為迎和厲旭的心意,在吃完飯之後,照著青青所指的路標,倆人來到了針線專賣店~
楚在一旁,青青有些驚訝的,看著厲旭如此專注的學習老闆娘所試範的幾種針法,真沒想到原本毫無興趣的厲旭會轉變得這麼快?
 
"不好意思,讓妳在這等。"
"啊~不會,我也順便學嘛~~那~~你都OK了嗎?"
"嗯,差不多了,針線也都買齊了。"
"那我們快回去吧。"
 
離開店口後,漫步走在街上時~~
 
"還說對這個沒興趣,結果學得比我還認真呢~看樣子圭賢哥還真有影響力哦~。"
"不怕你笑我,每次都是圭賢買名貴的衣服送我,可是我卻沒能力買給他...不過現在要是可以打一件背心送他的話,應該可以抵過一件吧。"
"那當然啊!那些名牌哪比得上厲旭牌哦~"
"你真會說話~"
"我說的是實話嘛。"
 
走著,就在前方五十公尺處,看見了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轎車,厲旭頓下了腳~~
"嗯?圭賢?"仔細一看,駕駛座上確實是圭賢,不過為什麼到這來呢?厲旭抬高目光昂首看去,車子停靠一旁的建築物是一棟大飯店。
"什麼?"
"是圭賢的車。"
"是呢~這麼巧,呵~King哥怎麼會在這呢。"青青面容僵直的臉笑呵一聲,有著看似知情卻又不知情的模樣
"我想他大概是來接小姐的。"
"你怎麼知道?"詫異的,沒想到厲旭會對king哥出現在此完全沒有任何誤解
,你看~是飯店。"
"呵~是啊,真是飯店。"頓然想到圭賢身為經紀人,總有偶時會親自接送小姐,青青有些尲尬的,為自己乾緊張感到好笑。
 
"小姐來了~"
"曉桐..."
"你認識?"
"呃~~你說小姐嘛,同行總會碰頭的。"青青貼上自己的職業,似乎有意掩飾著曉桐真實的身份。
"那倒是,不過這個我倒是沒看過。"厲旭沒有想很多,直踩腳步的就想往前走,青青趕緊的扣上手,拉著厲旭直拖一聲"你幹嘛?"
"去找他啊,怎麼?"
"呃~~你這樣會防礙他的,我們還走吧。"
"不會,有時後圭賢去接小姐時,也都會帶我去。"
"是嗎?"迎和厲旭的不知情,青青淡淡應了聲,可在下一秒,又看見厲旭執意的跨出腳,趕緊的,青青又是一抓,拉著厲旭的手肘匆匆堵一句"喂,別去了。"
 
"圭賢每次出門老是要到半夜才回來,難得在這裡看見,我想找他。"
"那~你可以先打電話給他嘛。"
"幹嘛這麼麻煩,他不會介意的。"
"可是....."一句再一句的,青青盡可能拖著厲旭的腳步不讓他上前,不知情的厲旭揪著眉梢,有些納悶的看著前方,心裡不明白青青到底在顧忌些什麼。
 
 
前方的車上,在曉桐上車後,圭賢即是拿出了銀赫辦好的文件與護照...
"這是給妳辦好的新護照,還有身份證,名字都改好了。"
"效率挺快的。"
"這是一定要的,擔誤到妳就不好了...這袋裡有些錢,是我一點心意,你收下吧。"
"不用了~我拿走的錢難道還不夠多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錢你還是收回吧,這幾年你已經幫我不少了,有幾筆我都沒還你呢~"
"那好吧...妳打算去哪個國家?"
"巴黎。"
"......."圭賢頓了下,心裡有數是知道為何曉桐會選擇巴黎這個國度。
 
"呵~沒想到最後去的人是我,雖然一個人,孤單了點。"
"......"圭賢依舊沉默著,靜靜的端看曉桐抹上的牽強笑容,眼眸中有那麼一絲不捨與遺憾。
"不過現在有錢了,到那我可以逍遙快活,說不定會有場異國戀情呢?呵~~"
"要是找好地方落腳,跟我說一聲。"
"呵~跟你說幹嘛?難道你會來看我嗎?"
"......"
"算了吧,客套的話省了,對你~我的心早死了,更不會有任可指望。"
"總之,妳好好照顧自己,要是將來有什麼難題...妳知道...我不會拒絕。"
"真的任何難題都不會拒絕嗎?"
 
話語停下來了,圭賢...也徹回了目光,似乎兩人之間沒有再多的話語可以延續。
可對曉桐來說,這一別~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僅管咀裡潚灑,但面對離別這一刻,過去總總的畫面與記憶卻浮上腦海,湧進心頭~
"King,走之前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妳說。"
"如果當初我沒有義氣用事去氣你,你會不會付出真心來愛我?"
猶豫地,也疑愣著~對曉桐的問題,在這當下離別的心情,圭賢遲疑了一會才慢慢給了回應
"我不知道...我..."
"阿King~"捱不住內心重現的悸慟,曉桐兩手一扣的,環著後頸送上了擁抱,小臉埋在肩脖裡,撐著泛起的淚光,萬般不捨的傾洩心中的感觸~"混蛋!"
 
一聲混蛋傳入耳根,那是厲旭生氣他時才有的話語,對曉桐這一擁這一聲,圭賢傻愣著,完全不知可以給些什麼反應。
 
"你就是這樣!我都要走了,將來還能不能再見面都不知道,難道你就不能說句謊話來讓我開心嗎?為什麼還要讓我留下遺憾。"
"對不起,你說的沒錯,我是混蛋...可是如果要我騙你,我寧願做一個混蛋。"
"好,那你告訴我,你會不會把我忘了?"
"不會。"
"真的?"
"發生過的事,又怎麼會忘記?"
"阿King..."耳邊,曉桐輕呢喚一聲,退離了緊貼的身子,在這離開前,想再好好的看看一直都存在她內心深處的男人,在轉身下車前帶上勇氣覆上雙唇,牢牢的吻著唇口,放縱自己再嚐一次無法再擁有的貼靠.
 
"不要這樣。"是自己太無情嗎?可無情的雙手還是狠下心的把人撐離了~就算面對曉桐送上的吻別,圭賢還是無法做到敷衍。
"阿king,我捨不得你。"擱不下的捨,曉桐又再撲上身子,為這最後,留下最深刻的擁抱。
 
是的,這就是圭賢,就是這樣的圭賢,就是這樣的死心眼,才讓曉桐更加悔恨,恨自己悔不當初,恨自己一手折斷了愛的枝苖~
 
"已經都過去了,不可能再回頭,妳也...不要再去想,好好過新的生活,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到底是昔日初戀的情人,對圭賢來說,就算沒有愛,還是有著一份情,這是無關愛的情份,怎麼都教自己無法成為草木,在臨別前圭賢留下了心疼的話語,但求曉桐離開陳家耀之後,可以重新開始她美好的人生。
 
 
殘酷的,世事總是不盡人意~曉桐的遺憾,在這車子裡的一幕幕,也遺憾的收進了遠在五十公尺遠的雙眸裡...
打從兩人相擁的那一刻開始,厲旭已經驚愣了兩眼,可還沒來得及泛起酸澀之下,這雙眸更是無預警接收了相吻的畫面~~
厲旭完全看傻了,傻傻的撐著眼眶,毫無知覺的由著淚液直往眶裡盈動,毫無知覺的感受不到眼眶裡早已挨不住的酸澀。
 
"厲旭哥...你,你先不要亂想,這...king哥不會的..."和厲旭一樣都感到傻眼的青青,真不知要如何來解釋這畫面。
在青青這吞吐的話語,厲旭轉身了~扳著無力的兩肩,回了頭背身走去。
不論是眼前的畫面接下來會是什麼,還是青青接下來想說些什麼,厲旭都不想知道...
 
 
"厲旭哥,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他們沒關係的。"擺在眼前的畫面,讓青青連說著勸服的話語都感到心虛
"呵~沒關係?妳是把我當小孩子,還是當我瞎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想,可能是~~曉桐對king哥餘情未了,所以才會~~"僅管慌了眼,青青還是盡所能的為king哥 解釋著
"你說什麼?餘情未了?那也就是他們曾經交往過了是不是?"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相信 king哥絕對沒有那個意思的。"該死的,氣自己愈說愈壞事,青青懊惱撇下那無奈,遙了遙頭,努力的澄清這連自己都感到訝異的畫面。
"事實擺在眼前,你要我怎麼相信?"
"是,曉桐是親了 king哥,可是你剛剛也看見了,king哥很快就把她撐開了不是嗎?"
"那又怎麼樣?我是不是該慶幸啊?"
"厲旭哥,你冷靜想想好嗎?如果他們真有什麼為什麼 king哥還要對你這麼好?你也都說了,他連接送小姐都帶上你了,又怎麼會背著你做對不起你的事呢?"
"夠了!妳不用再替他解釋,我自己有眼睛看。"這話完,不想再多說多聽的,厲旭直向馬路揮了揮手,攔下一輛計程車。
"厲旭哥~"
"別再跟著我。"冷冷的烙下一句後,厲旭執意的把門關上,呼著司機不多停留的離開了。
 
看著遠遠駛離的計程車,青青回頭再望一眼飯店的後門,此時~圭賢的車子也已經離開了...
該怎麼來交代厲旭看見了這一幕,不知所措的,青青拿出了手機,慌愣地思考著~
打給 king哥?還是....先找赫哥,大云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