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車子愈漸愈遠,小海轉頭看了看厲旭,依舊吃悶的,無奈厲旭那對目光,還望著那前方的車影...
浮現在厲旭臉上的神情,小海真擔心著,就怕這位家豪佔據了厲旭心中,原本只有King哥的心房
 
"喂,你不是吧!"不樂見的小海,這是不客氣的直端上口,諷刺那一聲
"什麼?"
"你不是真的吧!你還有 King哥呢。"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雖然知道小海話裡帶話,可對這時的厲旭來說,根本沒那心情多費腦力去思索
"king哥對你那麼好,你還跟他們來往?"
 
"那又怎麼樣,我難道不能有朋友嗎?"小海這麼一提,讓厲旭瞬時燃起了委屈的火苗
"那個人擺明在討好你耶,你還---"
"我怎麼了,我做什麼了!"
"要是King哥知道了,會很失望的。"
"失望又怎麼樣,他何嚐不是也讓我失望?就讓他感受一下我是什麼滋味。"
 
"小旭,別嘔氣了,不過是個誤會,說清楚不就好了,這麼做又何必呢~你這樣做只會讓誤會加深而已。"
聽著小海這麼一說,厲旭頓愣了一下,恍然的回問一句~"對了,你怎麼會知道?"
"呃~我...我聽你說什麼失望的嘛.....想也知道你們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的了。"
"我知道了,是King哥叫你來的對不對!"
"......."
看著小海那張默認的表情,厲旭一個轉身直向前的,不想留在這的,聽任何人一昩站在圭賢立場的來勸他。
 
"小旭,你聽我說,King哥真的很擔心你。"小海跟上腳步,抛開任何顧慮,憑著自己的想法與所感受的King哥,試著開始勸服厲旭~"你就聽聽他的解釋嘛,要是不滿意,你可以走啊!"
 
繼續走著,不管小海說了什麼,厲旭始終都不肯開口來反應
 
"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如果King哥真的外面有女人,他何必還要跟你在一起。"
 
勸言勸語還是勸不住的這雙腳,小海無奈的瞥閉一眼,悶不過句句無效的反應,索幸毫不保留的抛出一句狠~
"要知道你可是男人啊!"
再真實不過的一聲男人,不禁讓厲旭煞住了腳步。
加緊的,把握這機會,小海把話再接上~"他要是對女人還有興趣,幹嘛還要對你那麼好?現在就把你甩了不更快。"
 
"是啊,他是應該把我甩了,回去做一個正常的男人!"
"你也知道不正常啊!"小海當真豁出去的把話說得直白
"你!"
"一個過去有女人的男人,是什麼原因讓他走上這條路?難道是好玩,求新鮮啊?"
"........"
"沒有經歷又怎麼會愛上,你以為同性戀容易嗎!除非~~King哥天生就喜歡男人。"
"........"無法否認的,堵不上小海說出的真實面,厲旭這是一句也拗不上
 
"你別怪我太坦白,King哥這麼好條件的男人,身邊還怕少了伴嗎?你還住在他家呢!最真實的就在你身邊了,還有什麼可以質疑的。"
是呢,最真實的也都歸他所擁有了不是嗎?厲旭暗自反省著,圭賢給他的一切,也確實沒能質疑些什麼
 
"喂,我說了這麼多,你給個反應行不行啊,好歹也回我一句嘛。"
"你要我說什麼,如果你是我,你能接受他跟女人又抱又親嗎。"
"那你怎麼不想想,搞不好是那個女人自己撲上去的,也許King哥根本沒那個意思呢,你連個機會都不讓他解釋就這麼放棄了,不可惜嗎?"
"......."
"他...他對你好不好你自己最清楚了。你聽都不聽就直接判他死刑,那多冤啊!"
"......."
"走!"多說無用,小海一手扣上,抓著厲旭的手捥,拉著人走
"幹什麼!"
"帶你回去啊。"
"我不去。"無預警的,被小海拉了二步,還挨著堵氣的厲旭,把手一扭,擺開小海的扣抓其實到這一刻,厲旭很清楚自己在想要什麼,可是呢?就好像還差了點什麼,還需要一些什麼,這些差一點些,就需要有人推一下拉一把
 
"小旭,回去吧,King哥真的很擔心你。"
"我不知道要怎麼對著他。"
"不知道回去就知道了嘛,King哥要是看到你回來,還不把你抱起來親啊!"
"你說什麼啊,他才不會那樣。"
"那他會怎麼樣?"
"他...關你什麼事。"
"呵~對哦,還真不關我的事,好了啦~別氣了,快回去吧!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啊,看到 king哥樣子好沮喪的,搞不好他現在一個人正在家喝悶酒呢!"
 
聽著小海說的話,不禁讓厲旭想起了圭賢半夜一個人喝悶酒的時後,那副愁悵的模樣...
這心頭,不自覺的心疼了起來,也牽掛著不知道現在的圭賢怎麼樣了。
 
-------------------------------------
 
在離開藍尼司獨自返回家中的圭賢,看著吧檯上吊掛的貝殼,再看看電視櫃上的擺飾,想起厲旭開心為著他們的家佈置的模樣~~心頭有吐不出的難受。
走到吧檯前,圭賢舉高手,從懸掛的酒框裡拿下了一瓶紅酒,也拿了只杯子,沒有多走一步的直接坐在小吧檯前,靜靜的倒上一杯,再一杯...
 
一雙痴愣的深遂,看不著眼前的景物,只見著腦海裡的畫面,就算是拿起酒杯看著,還是一樣擺不去從腦子裡射進杯子裡的酒影~~
酒影裡那是厲旭的背影,坐在藍尼司裡的背影,他和他對視的背影,他為他披上外套的背影,兩手貼握的背影...這一幕幕...
 
想著~飲一杯...再想著~再一杯...反反覆覆,婉如自虐般的,無法阻止自己不去想~
打算離開的他,怎麼教自己來淡定的放著厲旭進去吃著這頓飯?
不放心還是忍不住回頭了...
是想知道陳家豪將會對厲旭做些什麼?還是...想知道厲旭是不是忠於他的心?
不管是為了什麼,畫面都在提醒自己...愛,可以永恆嗎...
總會有那麼一天,厲旭還是會離開他,像那些女人一樣,都不可靠!
 
(厲旭.....)難受著,圭賢一口吞乾了杯子裡的酒
(為什麼。)心痛著,昂首吞飲
(全都是一樣的。)憤怒著,這一回,衝動的手倒上了一杯滿酒,飲恨著一口沒停落的吞進喉裡,帶著痛心哽入心口
(為什麼...)重複著,圭賢好不甘心,微微顫抖的握著那瓶紅酒,無法平靜的倒上杯,無法冷靜的吞下那口酒,無法停止的思想,無法停止的放肆狂飲,更痛恨那無法改變的畫面。
 
是,就是這樣,不會改變!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會改變的一直背棄他!
爸爸,媽媽,親人,女人...就連厲旭也...
 
深遂裡的亮光,也一樣不曾改變那吝嗇,依舊吝嗇的守住這把男兒淚,圭賢無力的趴在檯桌上,埋在交合的手臂裡,倒吸一口氣試著固化眼眶裡的淚。
 
(不會的...厲旭不會這麼對我的,你不可以。)不想接受也不願接受會有那麼一天,經歷的是這般真實,厲旭是他心靈的依靠,是他才有了今天的他,才有了溫暖,才有了愛。
 
(圭賢,你會一直愛我嗎...)腦子裡飄過了厲旭說過的話語。
沒改變的,厲旭一直都是愛他的,就算所有人都背棄他,厲旭也不會的!
趴在桌上,圭賢開始想起了過去的種種~~他的厲旭,他的小旭...
 
每天~總怕他吃不飽的小旭,每天~擔心他被苦毒的小旭
每天~都不忘來陪他的小旭,每天~掛著溫暖笑容的小旭
(你笑起來的樣子挺潚灑的嘛!這樣多好~)
(你要記住了,命是自己的,要為自己勇敢一點,知道嗎?)
 
是啊,命是自己的,為什麼要屈服?至少~他還有厲旭...
 
沿續著少時的記憶,溫馨動容的畫面,這冥冥中注定的緣份,小旭還是那麼可愛,依然像天使一樣的,不僅給了他溫暖,更多了愛~~隨著腦海裡浮現的美好,棲在手臂上的頭微微抬起,一雙深遂呆呆凝望著...
落在眼眸中他的樣子,依晰都還感覺到身上的溫熱,他的吻,他的擁抱,他的柔情~~
 
鏘鏘~~鏘~咔!      
耳邊,聽見那鑰匙打轉聲......厲旭?
還需要想嗎?這間房子除了自己,也就只有厲旭可以直接拿鑰匙開門了
圭賢一愣過一愣的挺起腰,側過臉龐,亮著無助的深遂...
門已經開了,可人還站在門口,那雙疑愣的眼眸,是在猶豫嗎?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