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疼的心,等不及的擁抱,在這一進門,走到客廳擱下所有物品後,伸手一扣,將厲旭扣到身前來
"嗯?怎麼了?"
沒有一句話語,只有情深滿滿的眼眸,融入眼裡的心頭愛,圭賢即是把頭一傾,吻落唇口包圍著小咀,直探舌根的鑽入唇口
"唔~"沒有準備的一吻,口口深至谷底的親舔挑弄,惹火的深吻,厲旭有些罩架不住的抵上兩手輕推著
然而~圭賢像瘋了狂般,一手托著厲旭的後腦勺,一口加深一口的將小舌吸進唇裡
"唔~嗯~~"瞥不開的唇口,厲旭完全無法抵擋的陷入這片唇海,小小身軀由著大手一摟一撫的推到了沙發上
"旭,我想要你....."
 
激情過後~~~
 
騰抱在懷裡看著捧在手裡他的愛,臉上滿滿的寵溺沒有一絲退減,圭賢小心的避過門欄,抱著他走進浴室裡,輕輕放入浴缸裡棲坐著
"厲旭,冷嗎?"
"有一點~"
"來,先披著~~"不改變的呵護,為厲旭蓋上浴巾後,圭賢趕緊拿下蓮逢頭,調好了水溫讓厲旭拿在手裡,順著水流取暖,讓水落慢慢填滿在浴缸裡
 
"圭賢,你不來嗎?"
"厲旭你待著就好了,我不習慣泡澡。"
"你不來,那我也不泡了。"
"OK,我陪你。"就算是洗個澡,圭賢也一樣的寵著他,遷就他。
 
圭賢一坐進浴缸,七分滿的水這麼一升,沿著邊緣溢出了水面
"哇,水都被你趕出去了。"
"呵~"
"圭賢..."
"嗯?"圭賢挑亮深遂,等著厲旭對他說些什麼
靜著,眼底傳流的愛意剩過任何話語,厲旭揚起靦腆的甜甜笑容,移身向前貼上那口唇,溜出小舌在二片唇葉上舔劃著~感受小舌的煽情,圭賢張開唇口並拂上兩手,將這身軀在相吻中牢實的摟進胸懷...
 
一會,圭賢不再吻著,靜靜的將厲旭抱在身前,今晚他想跟厲旭多說些話~
 
"厲旭,對不起,這陣子都沒有好好陪你。遊藝場的工作我還有一年合約,恐怕在還沒期滿的這段時間,我經常要這樣待命。再加上我還有其他客戶要應酬,我想~~"
"想什麼,你想我搬回去嗎?"
"不,當然不是了,我怎麼捨得,我只是怕你悶,要是你想找份工作,儘管去做知道嗎?"
"真的?你~~你真的讓我找?"
"嗯,我想看見你開心的樣子,雖然不能時時刻刻看見你。"
棲在胸前,聽著圭賢吐露不捨的氣語,厲旭側身回頭親了他一下,告訴圭賢他的心疼。
 
"厲旭,我想找個時間,陪你回去一趟。"
"什麼?你要跟我回去?"
"嗯,始終還是要讓惠姨知道我們的事。"
"不,不行。"
"你不想惠姨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我~我怕會嚇到她,過陣子再說好不好。"
"那就當我是朋友去你家吃頓飯,至少讓她知道你住在我這,這樣可以嗎?"
"可是~~"
"你不要想那麼多,我只是想讓她放心一些,怎麼說她都把你帶大,一定會牽掛你現在過得怎麼樣。"
"那好吧,不過你要記住,千萬別露陷哦!不然我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
"OK,總之厲旭什麼時後要讓惠姨知道,我都聽你的。"
"嗯~~"
傾吐完心意之後,為著下午所見的身影而有所顧忌的,在幾經思量後,圭賢還是說了~
 
"厲旭,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嗯?你說~"
"以後你要去哪,都跟我說一聲,好嗎?"
"你不相信我嗎?"
"不是,不過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我找不到你的時後有多擔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只是走開一下嘛。"
"厲旭,我不想...找不到你,就當讓我放心,好嗎?"
 
厲旭安靜著,側過小臉微微昂首的對著圭賢,再一次用吻告訴圭賢要他放心,也用身體告訴圭賢,他只屬於他~
 
這個夜晚,充滿紫羅蘭香氣的房間裡,再次縈繞著煽情的歡愉聲
喜歡他停留在他的身體裡,就像自己的心也停留在他身上
喜歡他抱著他,在吻唇中傾吐他的愛
 
"厲旭,我愛你。"
"愛多久?"
"一輩子。"
比起三個字的我愛你,更喜歡他說一輩子......
 
 
隔天~~早上10點
 
感覺到微微晃動的棉床,圭賢擺過手臂牢牢的將人扣回身邊,大手溫柔的輕撫著驚受的小身軀,唇口在耳邊輕吐著~"再陪我睡一會,嗯?"
厲旭靜靜不動的,順著圭賢的心意,乖巧的由大手將自己扣在懷裡,細聽他的聲息,聞著他獨有的氣味
一會,手間勾著小腰身,輕柔慢慢的將厲旭轉了身,惺忪的眼眸僅管垂著目光,依然清楚的看見這張小臉,清透水亮的雙眸,小巧的鼻尖,紅潤薄嫩的小咀...
 
"嗯~唔~~不要~~"不滿足的大手帶著不滿足的唇口,圭賢愈吻愈熱的爬上了身子,在迂喘中厲旭連忙瞥開小咀,推著他,不讓他過份
可過份的圭賢依然繼續過份著,過份的再把小咀包圍,過份的挑開唇縫和他相吻,過份的鑽進衣服裡撫摸著,過份的脫下褲底,過份的推腰挺入,過份的要了他。
 
"過份!早知道就不讓你親了。"厲旭亮著小無辜的明眸,對著還停留在身上的人,吐著嬌氣的話語
"厲旭別生氣,下次我再過份的話,就把我踢下床,OK?"
"你說的哦!"
"嗯。"
"那你還不快把你的東西拿出來。"
"我是說下次,這次不算。"
"你!"
"讓我再親一下。"
"不要。"
"就一次。"
"不要。"
"厲旭乖,下次我讓你踢個夠。"
"不要,不要。"
 
這個夜晚,不~~是午後
充滿紫羅蘭香氣的房間裡,再次縈繞煽情的歡愉聲
圭賢~又過份了~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