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呀!"看著厲旭遲遲不進門,站在身後的小海小聲地催促一聲,推使著倆人的互動
在小海這一聲,厲旭微微的傾動臉龐,看一眼小海,再擺回的看著圭賢,跨出徬徨的腳步走進門...
 
圭賢緩緩站起身,目光一動也不轉的打亮那雙深遂,一步一步徐徐的走向那個門,走到厲旭的面前~~
 
答應別人一起去看電影的厲旭,還是回來見他了?
(厲旭...)頃刻間,圭賢的內心又變得溫暖了,欣慰著慶幸著,兩手一拖將人牢牢的摟進懷裡。
突如的擁抱,厲旭愣著那雙明眸,小小臉龐呈著無辜棲在頸肩上,圭賢把他抱得很緊,圈繞在腰上背上的手都帶出了力道,感覺到圭賢的情緒是激動的...
 
踏踏實實人就在他懷裡後,圭賢鬆開緊貼的身軀,捧起小臉輕撫著臉龐,深鎖那道眉間捱心捱痛的看著厲旭,是的~厲旭不會的。
他是他心裡最後一層防護線,是讓他還相信真愛可以永恆的唯一依靠,
厲旭~是愛他的。
 
圭賢帶上那微微輕顫的指尖,輕貼在兩側的臉夾上,看著他的厲旭...
 
白晰的小臉,獨有的羞澀,是他的
清澈的明眸,流露的情絲,是他的
薄嫩的小咀,唇裡的甘甜,是他的
圭賢深情的覆上雙唇,吻著屬於他的柔軟,吸著只有他才能擁有的甜液...
無視身旁有任何人的存在,在他的心裡眼裡只有厲旭
 
突如的吻唇,厲旭兩眼又是一愣,垂著無措的眼簾,傻愣的放著舌根闖進唇口舔取一切...
 
這時~~
一個梢瘦的背影,出現在小海的身後.....
 
是銀赫前來探問圭賢,關心厲旭的情況。
誰呢?疑惑著,銀赫多走了二步,看了看站在屋子口的身影,這陌生的面孔,是圭賢不曾來到住屋造訪過的人。
可再走近之後,好奇此人投射的目光~~順這目光,瞥一眼看去。
(哇靠,不會吧...)真是離譜!銀赫的臉上寫滿了傻眼...
 
感覺身旁有人來著,小海轉頭瞧了一眼~~嗯?李sir?
四目相視的兩人,銀赫扯著一邊咀角,先給了一個生硬的笑臉。
看著眼前這個一點也不自然的笑臉,小海敷衍式的,微微瞇了一眼當回應的帶過。
銀赫沒有多留意,因為眼前有著更吸睛的畫面,引著他忍不住上前調侃這不害燥的戀人。
 
"咳咳!!"有力的咳嗽聲,擺明的打斷兩道相貼的唇口。
圭賢頓了一下,小瞥一眼,不是很想理會的,一親一點慢慢把吻瞥開
"你們也真是的,還有人在呢!"
"你怎麼在這?"
"來問問你找到厲旭了沒啊!不過現在看來~~呵~~我的消息更新速度慢了很多啊。"銀赫挑眼挑眉的,少不了調侃一句。
"呃~~king哥,我~該回去了。"
"小海,不進來坐一會嗎?既然都來了。"
"下次吧,你們一定有很多話要說。"
"小海,謝謝你。"道一聲簡單一句的感謝,可在眼裡圭賢有著無限感激
"沒什麼啦,只要你們不要再有誤會就好了。"
 
"赫哥,麻煩你幫我送小海回家好嗎?"圭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知道這樣唐突了些,可為這刻和厲旭的相處,圭賢還是拖出一句麻煩
"啊?我送啊?"
"呃~不,不用了啦!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了。"
"你幫我把厲旭帶回來,我怎麼好意思讓你一個人回去。"
"真的不用了。"
"你就別跟他磨了,順著他吧,你沒看這小子巴不得我們立刻消失嗎?"
"啥...呃...好吧。"當下,雖然一臉莫名,不過聽著李sir這麼說,小海似懂非懂的,索幸就順著銀赫指意回應著。
 
倆人離開後,屋子裡剩下了兩個人...
靜著,站在圭賢的面前,飄移的眼瞳厲旭沒敢抬頭看一眼,等著圭賢來對他說些什麼。
看著,站在厲旭的面前,端倪那張小臉,疑晃那不著點的雙眸,他的厲旭還是那樣羞澀~
 
再一次輕撫著臉龐,釋出掌心充滿愛的力量,溫柔的拂過頸椎,滑至腰身,珍惜著將他攬進他的懷裡,疼著,愛著~
"厲旭。"輕吐一聲他的愛人,深吸一口氣,感受流回到他身上的溫暖~"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貼在圭賢的胸口,厲旭垂下了眼簾,安靜地聽著那低沉的聲線,聞著他的氣息,感受他的溫暖,這是他最熟悉的味道。
 
僅管沉浸在這個懷抱,心頭還有著倔頭尚未滅息火苗,在短暫的倚賴後,厲旭還是使著小別扭,挺回背身,瞥離這溫暖的貼靠
"還在生氣嗎?"
厲旭抿著小咀,擺下小委屈的臉
"那你相不相信我呢?"
厲旭把咀封得死緊的,總是嬌縱的想要圭賢多幾聲來哄哄他
"我無法為了去否認你所看到的...一昩去找理由來辯解,但是~我想你知道,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如果沒有,那為什麼你還要見她?她...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你還見她?你教我怎麼想?"
"雖然我們分手了,不過她一直在幫我做事,私下透露消息給我~所以───"
"那就是說你一直都和她保持連繫了?也都一直跟她見面了?"
"只是偶爾,有需要才會見。"
"你..."聽著這事實,厲旭生氣的兩手一掙,退開和圭賢貼靠的距離,斥責著"太過份了,你這樣瞞著我。"
"不是,厲旭~你冷靜一下,聽我說好嗎?"圭賢向前一步圈回厲旭的手肘,不讓他多離他一步
 
"還有什麼好聽的,你背著我跟以前的女人見面,還不止一次,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厲旭還是倔將的把手甩開了,倔將的堵上一句話語
"我跟她見面都只是公事上,沒有其他的。"不想把人逼得太緊,圭賢沒有再扣回小手,冷靜不急燥的說出事實
"你當我傻了?你在車上跟她又親又抱的,這叫公事?"
"那是意外。過二天她就要到國外長期居留,她...她捨不得,所以才會...我真的沒想到她會有這個反應~"面對厲旭,圭賢沒有隱瞞的解釋著。
 
要說是性格所使嗎?圭賢不加修飾的把事實說出。
然而,這對厲旭來說,不止讓畫面殘酷的再重現一次,更加帶出了真實面,尤圭賢親口說出的真實,如此酸澀。
 
"呵~捨不得你?這算什麼,吻別嗎?她一直都還愛你,別告訴我你一點感覺都沒有!"
"有,可是我當不知道。"
"你...你明知道她愛妳,你還見她?你..."
厲旭實在難以接受這種關係的存在,更難接受圭賢是以這樣的方式對著曉桐,擺身一側,不屑再多說什麼。
 
"厲旭~"圭賢連忙扣住厲旭的手捥,抓著他不讓他再跑開自己身邊
"放手!"
"你聽我說。"
"我什麼都不想聽,你放開我~"厲旭好生氣的使著手勁,甩開圭賢的糾纏。
 
唯恐出了這扇門就再也抓不回,不管厲旭怎麼掙脫圭賢都毫不鬆懈,一抓再揪的把人箇在身前。
"厲旭啊,在公事上我需要她的幫忙,再多都只是我付錢買他的消息,就這麼簡單而已,她要怎麼想我無法干涉,我只能保持距離,擺明立場。我跟她真的沒什麼!你相信我好不好。"這情急,圭賢暴出了對厲旭不曾有過的怒氣。
 
"我不知道,你什麼事我都不知道,云哥,赫哥,就連青青都知道,可是我~~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僅管圭賢帶出少有的嚴厲氣聲,可在混亂思緒下,厲旭還是壓不住那情緒,也洩出一直以來,對圭賢了解有限的無奈。
"你每天出去應酬,為了什麼,在做什麼,見了哪些人,我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每次回來都是半夜,每次回來身上都是酒味....."把月來壓在內心的疑惑與不安,在這一刻傾洩中,厲旭的情緒也崩了,眼眶捱不住的泛了紅,也引上了酸澀的淚液。
 
又多一次看著自己招來的眼淚,萬般自責的圭賢,啞著口吐不出心頭那份歉...
"可是我一直都相信你,也不曾過問你的事,但是你...你從來就不會告訴我......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可是我還是相信你!沒想到你卻---"淚盈滿眶中,厲旭愈說愈委屈
 
"厲旭,對不起~"看著那雙水汪汪的明眸,每落下一滴淚,心就像被針刺一樣的多一次痛,圭賢心疼得,顧不得厲旭願不願意,一把將他拉進懷裡,緊緊的抱著他,牢牢將他禁固在懷裡,訴傾他揪疼滿心的歉疚~
 
這一擁,貼埋在圭賢暖暖的胸膛裡,捱不住壓抑許久的酸楚,厲旭淚眼婆娑的再也使不出任性,所有委屈與不滿,也似乎都抵不過依賴的心........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