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帝國大門,是厲旭再熟悉不過的流程,領檯沒例外的站在電動門前,擺開手讓客人在踩進之前讓門自行敞開,主管級的也跟著迎上前招呼
 
"King哥!"
 
(King哥!)好順口的一聲稱呼,雖然以前聽過子瑜姐提起King的威風事,也知道他是寶藍的常客,但沒想到不只是寶藍,就連這一間~~單從一進門,看這些經理級熟絡的招呼方式,相信King在這也挺大枷的吧?厲旭心想著......
 
"李Sir他們到了嗎?"
"剛剛到一會,這邊請~~"經理卑躬軀膝擺手引路的將他們帶到了二樓208的廂房。
把門一開,就見云哥和李Sir坐在沙發上,裡邊還站著一位大班正招呼客人。
這場景雖然過去天天看得見,不過現在以客人的姿態看來,感覺很新奇,是一種熟悉卻又陌生的臨場感~
"King哥你來了,想說大云哥和李Sir都到了,怎麼能少了你呢。"
圭賢僅僅淡淡笑了笑,輕手搭一下厲旭的腰,示意著要厲旭先坐下來,而後自己則坐在銀赫和厲旭的中間
"這位是King哥的朋友吧,怎麼稱呼呢?"
 
聽著,厲旭頓愣的,一時間不知要如何來介紹自己
"叫他小旭哥吧。"不見厲旭來反應,圭賢自作主的代答了這問題。
不過這小旭哥,讓厲旭小愣愣的撇頭對King看了一下,眼底有著小埋怨。
"小旭哥,你好~~我是這裡的大班,叫我華珍就行了。"
"你好..."厲旭僵著臉,勉為其難的接受這稱呼。
 
一會大班又轉向大云哥,少爺也跟著進來,包廂裡熱烘烘的,又一會所有人退出包廂後,突然靜了下來~~
"厲旭你好哦,我們又見面啦!"短促的沉靜,在銀赫主動招呼下有了聲音
"你好~李sir"
"唉呀,這裡不是寶藍,不用這麼叫我,阿King都叫我赫哥,你就跟著他叫就行了。"
"哦。"
"這位是大云,你應該不陌生吧。"
"嗯....."
"呵~厲旭好像挺害羞的啊~"
"你還真多廢話。"翻個冷眼,一旁鍾云對赫哥這組客套話表示無趣
"喂~初見面嘛,當然要多點廢話了。難道要像你這樣擺酷啊!"
"我是不想把人給嚇著了。"
"不會,這地方我也很熟悉了。"
"咦,對哦,才想說不知道你會不會到這種地方來呢,都忘了你以前就在寶藍做少爺了。"
 
"厲旭說想來見識一下當客人的滋味。"
"哦~見識啊,哈~~那待會小姐來就擺酷一點,像他這樣。"指著大云,銀赫很熱心的帶上落落大方動作,教著厲旭怎麼當一個酒客。
"呵~"看著銀赫擺酷有點滑稽的模樣,厲旭忍不住的噗笑一聲
"哇,你笑得這麼甜哪行,要有男人的氣勢嘛,你這個笑拿來對付阿King就好了。"
"呃~不是,我..."
"厲旭,別理他,這像平常去唱歌一樣,沒什麼。"
"嗯。"
 
這時,推進了包廂門,華珍大班帶了五位小姐進來,安排小姐各自搭坐在四人的身邊,過程中,圭賢提手指示著要小姐坐在另一邊,不讓人介入在他和厲旭之間的坐位上。
 
對胭脂粉紅的女人,圭賢向來都是不聞不笑,要說有也只是小昭和曾經的喜兒,就算這當下多了厲旭在場,面對小姐坐到身旁來,圭賢的態度並沒有什麼不同,反倒是厲旭可說是完全僵著臉好不自然。
 
跟著酒菜也都相繼送來了,小姐們慣例向身邊的客人敬上一杯酒,招呼幾句問暖話語
"小旭哥你好,我叫思思。"思思小姐綻放甜甜的笑容,向著厲旭提上酒杯
"你好。"看著,厲旭也拿起杯子,有些慌張的,一口就把杯子裡三分滿的酒給全乾了。
可這洋酒之烈讓厲旭禁不住連聲咳了咳。
 
"厲旭,怎麼樣。"一聽見咳嗽聲,坐在身邊的圭賢,趕緊伸手輕輕拍著厲旭的背胸
"你沒事吧?喝點水,會好點。"一旁思思看了也連忙從桌上拿過水杯,貼心的要為厲旭端到咀邊時,被king哥早一步從手裡取走了水杯。
手裡的杯子突然被拿走,思思有些小驚的愣了下,不過再看著King哥如此細心的照顧身邊這位客人時,思思有著驚奇,沒想到向來冷情的King哥,對朋友是這般暖情~
 
"好點了嗎?"
"沒事。"
"洋酒很烈,直接吞進肚的話,喉嚨會很嗆。"
"我知道,我只是一時忘了。"
圭賢沒有再多說,伸手拿起洋酒瓶,為厲旭再倒上酒,不過只僅僅只倒了五分之一的微量,接著再拿水杯倒進酒裡,持起杯子輕遙了二圈。
這一連串的動作,厲旭知道King是在幫他把酒稀釋,雖然這舉止是很貼心,不過這份貼心擺在這台面上,對一個男人來說卻失了薄面,厲旭擺著有些尷尬的微笑帶過這場面。
 
"厲旭啊,來來來~~我跟你喝一杯!聽阿king說你跟他是青梅竹馬是嗎?"
"稱不上是,不過小時後我們就認識了。"
"那就是囉~差不多啦,不過十年了還能碰上,真是有緣啊!"
"嗯。"
"那,我先乾了,你隨意啊~~"說完,銀赫豪爽的一口吞乾,厲旭也不失禮的不留杯底,乾了杯子裡的酒。
 
圭賢拿上水杯,再一次為厲旭調稀的把酒斟上,咀邊順帶說著~"厲旭,這位是鍾云,你見過了~"
"鍾云哥。"
"呵~不介意我叫你小旭吧。"
"不會。"
"阿King都叫我云哥,你就~~跟著叫吧。"
"好。"
初識的相見歡,手中這杯酒,彼此都杯杯不留底的給足了心意。
在圭賢的臉上樂見的眼神表露無遺,能讓厲旭和銀赫,鍾云這二位好友相處融洽少了分距離,相信在往後的日子,對厲旭來說都是多一分照應。
 
"昨晚還搞得定吧,阿King有沒嚇到你啊?"
"呃~沒~~沒有。"敏感的話題這麼蹦出口,厲旭臉一僵,吞吐的回應著
"盡說廢話,找不到話題你就別說了。"擺著冷眼,鍾云飄了記鄙視的眼神給銀赫,為這話題一解尷尬
"老嫌我廢話,那你說啊~"
"說什麼。"
"看吧看吧,你連個廢話都擠不出來,要像你這樣那怎麼混得熟啊。"
"幹嘛一定說,多見幾次面不就熟了。"
 
聽著兩人閒話閒聊,圭賢不插一句的只管身邊人,就怕把人給怠忽了。
"厲旭,還習慣嗎?"湊進臉邊,圭賢小聲問一句
"嗯。"掛著微笑,厲旭點點頭
"他們說話是這樣的,沒嚇著你吧。"
"不會,挺有趣的。"
 
"厲旭,平常你喝不喝酒啊?"
"很少。"
"這樣啊,那酒量不就不行了?"
"應該是吧。"
"不要緊,阿King可會喝了,以後叫阿king多帶你出來練練就行啦!"
"咳咳!咳~"一旁,正吞了口酒的鍾云,無言於銀赫這句廢話,無意又像有意的咳了咳
"幹嘛,你又有意見!"
"不是,不小心嗆到了。"
"呵~云哥,什麼話題我都不介意,你們隨意說吧~"
"聽到了沒有,厲旭說不介意,你看人家多隨和。"
"小旭,別理他了,看要不要點首歌唱唱吧,還是想吃點什麼,別客氣~"在鍾云這一句招呼,帶過客套的氛圍,好讓厲旭自在的親臨此處,放鬆來感受當一個酒客的威風,一頭則向著圭賢問過昨晚的應酬,在公開的場面下,句句點著話來問,大致了解一下。
 
劃下初見歡的場面後,擺空的厲旭不知該做些什麼,坐在身旁的小姐思思,見身邊這位小旭哥默不吭聲的靜靜坐著,為不讓客人感到無趣,思思帶上酒再向厲旭敬了一杯,在酒的相伴下開起了話匣子~
思思很健談,鎖碎話題一句過一句的,問著年齡,職業,興趣,喜好~
知道厲旭也在這環境打滾後,更多了話題,彼此聊著這一行的甘苦談,思思的親和力讓厲旭放鬆了許多,感覺就像同事,朋友一樣的相處著,聊著話語。
 
聊上一會後,為再增進和客人間的互動,思思更是主動邀著厲旭點首歌來合唱,佼好的臉龐不退那甜甜的笑容,在伴唱中不斷的挑著一雙嫵媚抛向厲旭。
 
身邊~時不時的瞥見小姐送上的溫柔,雖然讓圭賢看著有些納悶,不過看在厲旭這麼開心,也沒好意思打擾厲旭的興致。
壓著無奈,圭賢提上又擱下的飲過一杯杯,當作沒看見的來掩飾心中不快。
 
歌唱完了~
小姐一手拿著自己的杯子,一手拿上厲旭的杯子,邀著小旭哥一同乾下這杯酒~
厲旭從手裡拿過酒,一樣掛著笑容,迎和這興致不囉嗦的把酒給乾了
"小旭哥你的唱歌好棒,沒當歌星實在太可惜了呢~"
"呵~過獎了,妳的聲音也很美呢。"
"真的!小旭哥這麼誇我~那我就再敬你一杯囉~"
說著~厲旭又再和思思乾了一杯,不過在拿起杯子之前~
"厲旭,等等。"
"嗯?"
 
不忘洋酒的灼烈,唯恐厲旭再嗆到喉嚨,圭賢沒有多解釋,逕自拿過水杯倒在酒杯裡,把酒稀釋後,才放心的讓厲旭乾下這杯酒,也在喝完後,圭賢一樣的準備再為厲旭倒上時...
"King哥,我來吧~"怎能讓客人勞手來調酒,一旁思思看見了,貼心的伸過手,輕握在酒杯的另一頭杯緣上,
"妳幹什麼!"對未經允許就貼上來的觸碰,圭賢再度像以往一樣的亮起了嚴厲的目光。
"呃~我~~"驚愣著,King哥的反應讓思思慌了心,頓了口
"思思,妳拿副骰子過來這一道玩吹牛吧。"不是不知道圭賢的禁忌,眼前這一幕,唯恐小姐的好意換來一攤冷水,讓圭賢在厲旭面前失言失態,一旁鍾云趕緊湊上一句把人支開。
 
厲旭狀況外的,沒能洞悉圭賢的情緒來源,在身邊空下了人之後,二小時下來,厲旭很安靜,靜靜的坐身旁看著king和云哥赫哥這二位朋友的互動,也看華珍大班和小姐們如何熱場招待客人。
眼前這些滑拳,罰酒,說笑,唱歌,在小小空間跳著交際舞,這種種的娛樂~不禁讓厲旭想起以前在酒店上班時,時常也是這麼的觀察客人的一切,然而~也就是這樣的習性才讓他愛上了King哥。
 
"是不是很無聊?"不管耳邊誰在說話,又或迎和當下的話題,圭賢總是能感覺到厲旭投射的目光,也不忘多關切的多問一回,就怕把厲旭給悶壞了。
"不會。"
"呵,如果想走的話,僅管跟我說,知道嗎?"
"嗯。"
 
King哥是與眾不同的,僅管是美女當前,還是不為所動,是因為自己坐在身邊嗎?
厲旭知道不是,印象中~King一直是個很有格調不隨便沾腥的客人,唯獨小昭...
頓刻,厲旭想起了小昭...難忘King和小昭相吻的那一幕,頓時也打壞了King在他心中不沾腥的完美,究竟~~King和小昭當初發展到什麼樣的關係?在心底厲旭還是很想知道,雖然~已經過去了。
 
"怎麼了?"
"嗯?"
"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
"還是我帶你回去?"
"這樣好嗎?大家都還在..."
"不要緊,這都自己人不會介意這些。"
 
就這樣,圭賢帶厲旭先離開了...
沿路上,厲旭話變得很少,也顯得有些疲憊,圭賢不疑有他,只想著盡快開回家,好讓厲旭早點休息。
 
回到家裡,各自回房間洗了澡~
站在蓮蓬頭底下,昂首迎著溫熱的水流,厲旭深吸一口氣,吐出心中的鬱結,知道這樣不好,也明白再想都是多餘,可這腦子卻不聽話的反覆複送那相吻畫面。
 
為什麼還要去在意呢?就算真的有什麼,也都是在他和King在一起之前發生的,不是嗎?
無奈這時間點,King口口聲聲說的早在乎,如果當時真是喜歡他,那麼和小昭之間又算什麼?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