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個月後~厲旭終於徹底的戒掉了毒癮,圭賢約了大家一起到餐廳吃飯,給厲旭洗洗塵,慶祝一下~
 
"厲旭,恭喜你哦~浴火重生啊!"
"是喜獲重生啦~"
"唉呀,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就好了。"在銀赫的帶頭下,大家紛紛舉起了酒杯,誠心向厲旭敬上一杯洗塵酒
"謝謝你們。"
"我看最開心的是Nelson了~"
 
圭賢不避忌的在大家面前握著厲旭擱放在餐桌上的手,附上那始終如一的深情眼眸與厲旭對視,擺脫毒癮的厲旭,再次綻放那靦腆的甜甜笑容,甜滿了圭賢暖暖的心窩
"喂喂喂,我看你們倆個不用吃了,光看就飽了。"銀赫瞥了一眼吃味地說
"呵~Nelson,恭喜你,苦盡甘來了。"始源舉起酒杯,真心替圭賢開心
"謝謝。"圭賢回敬一杯,心中感謝於始源過去幫他這一把
"Nelson,看見你和厲旭為了愛毫無畏懼的,我都被你們感動了,這一杯我敬你們二個,祝福你們~"東海舉起這一杯,說出發自內心肺俯的感受
 
在這一杯後,服務小姐拿著一束花走了過來
圭賢接過花束,將一束紫色鬱金香端在厲旭的面前"厲旭~"圭賢沒有多說,只要看著眼神厲旭就能知道圭賢想表達什麼
 
"怎麼全都在,真是難得啊!"仁奐又再像魂一樣迎面飄了過來,還是一派潚灑的風姿,不過對在場每個人來說,完全是煞風景的人物。
 
想到厲旭飽受毒品之苦,仁奐或多或少都是間接造成的導火線...
瞥見厲旭很快的徹回眼神,目光沒著點的飄移著,圭賢看在眼裡,心疼那無謂的糾結,不想失禮的他僅僅抓握住厲旭的手背,用眼神告訴厲旭(別怕,有我在呢!)
 
仁奐瞄了那二只緊緊相扣的手掌,嗤笑一聲"沒想到Nelson和我是同道中人,看來我要好好跟你學習什麼叫真愛!"帶諷的說出這一句,仁奐的目光射向了東海
冷眼端倪也只是一秒,東海目光沒有多停留,端了酒杯沉默自飲一口
"你別鬧了,這不歡迎你!"銀赫說
"不要緊,機會是不需要人給的,可以爭取也可以製造~"又是一句挑味性十足的暗指,圭賢頓時惱了火,兩手揪起仁奐的衣領,在經過了厲旭這一劫,只要任何威脅到厲旭的,圭賢不會再像以前那般客氣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厲旭,我絕不會客氣!"
"Nelson!別這樣,給我個面子。"東海說
"你這是在幫我求情嗎?"仁奐擺過頭看向東海,眼神是平淡的,圭賢帶個尾勁鬆了手,仁奐拉拉衣領,整整裝後,從平淡的眼神中變得犀利,冷冷道出"我不需要!"把話擱下後,仁奐就走了
 
在彼此都將注意力放在圭賢與厲旭身上時,沒人留意到仁奐的反應裡背後所掩飾的情緒,在回復熱鬧的氛圍下,大家還是很開心的吃完這一頓豐盛的晚餐。
淡定的東海總能不留一絲破綻,將自己的面容掩飾得很好~至於內心隱藏了些什麼,只有自己知道...
 
這晚東海破例的喝醉了,在銀赫的護送下將東海撐扶回住所,在酒精的搓和下,東海沒有抗拒的與銀赫渡過這個柔情的夜晚...
對銀赫來說,相處的這二年很多事都看進眼裡放在心裡,不敢奢望真的能擁有,哪怕這一夜不存在東海的記憶裡也不在乎,他只想靜靜的守在東海周圍,伴他一同走過未知的將來。
 
"赫仔,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躺在銀赫的小腹上,東海盯著天花板若有所思的過慮腦裡浮上的念頭
"如果我說不知道,你會生氣嗎?"
"是啊,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只會傻傻的跟我頂咀,傻傻的付出..."
"呵~傻傻的不好嗎?"
"你說,明知道可以阻止的事,如果不去做由著它發生,那是不是一種罪過?"東海感嘆著
"不管你怎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
"那你會陪我去做嗎?"
"如果你不嫌我笨的話~~"
"赫仔~謝謝你。"東海轉過身對著銀赫,一向不多話不擅表達的他,僅僅簡單的訴出自己的心意
銀赫撐起身子將東海輕壓在身邊躺著,凝視的雙眼停留了許久,銀赫這才慢慢的鼓起勇氣,允許自己貪心的說一句"小海...我想照顧你...你願意...跟我賭一次嗎?"
"我不知道...我...我沒辦法給你什麼承諾。"
"不要緊,我可以等你。"
 
東海輕輕點了點頭,沒有退縮的迎著銀赫覆上的雙唇,不管是不是暫時的允許,至少彼此都有著相同的共識
(這條路我走得比你慢,我需要你多等我一會)如同厲旭曾經的話語,東海一樣有著相同的感受
 
 
二天後,東海主動約了仁奐,說是有事相談,在仁奐的堅持下,東海接受了見面的地點~琴海飯店~
 
踏進313房間,仁奐坐在房間擺設的桌櫃旁,桌上擺著一瓶洋酒和二只酒杯,仁奐客氣的為東海倒了2分滿的酒量
 
"放膽的約我來,不怕我嗎?"
"你是什麼人,會怎麼對我,難道我還不清楚嗎?"
"不是有事要找我談嗎?說吧!"
"你放手吧,他們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就別再插一腳去破壞了,沒用的,你證明不了什麼~"
"你的話深奧了。"
"你懂的,Nelson和厲旭的感情對你來說是最大的諷刺不是嗎?你忌妒Nelson有一個肯為他犠牲的人,你想看看厲旭是不是真能承受得了---"
"是啊,我是想看看~你呢?為什麼你不能像厲旭一樣?"
 
"一樣?你值得嗎?Nelson完全不知情,你呢?你是知道的,可是你沒有勇氣來救我...你放著我讓你父親把我帶走..."
"我有讓人去救你,你不是不知道!"
"救我?等你決定要救我的時後,我已經被丟棄在山坡上了...Nelson是沒得選擇的,但是為了厲旭他寧願花盡所有的積蓄也要保住厲旭,可是你...為了不失寵,為了掌權恆發,為了博取你父親對你的信任,你一再無視我的感受。”
”藉口!如果我沒有權,我怎麼掌控一切,怎麼保住你?為什麼你不等我?不給我機會?"
"因為我沒有辦法容許我的愛裡有任何的缺陷,曾經你放棄我,沒有勇氣來救我,打從心裡我已經無法再原諒你。"
"你不原諒我是嗎?OK...那你就不要阻止我怎麼做!"
”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不過我告訴你,當年我被你父親丟棄在山坡上,把我救回來的人是Nelson,如果你對我還有一絲虧欠的話,這人情就請你還給Nelson。”
 
一樣身負家族事業的擔子,仁奐放棄悍衛自己的愛情,選擇了退一步識時務為俊傑的抉擇,在圭賢身上看見的勇氣對仁奐來說是飲恨的...
 
為了讓仁奐打消念頭,東海端出了人情債,但求仁奐還有一絲情義,不再去打擾圭賢和厲旭的平靜生活,至於仁奐接受嗎?
雖然東海從來不敢高估自己在仁奐心中的份量,但也清楚知道仁奐始終對他有份虧欠,不管仁奐最後會怎麼想怎麼做,至少對圭賢這份人情,東海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
 
---------------------------
 
二年後
 
為了減少曝光率,厲旭選擇了退出影壇,開了一間兒童才藝班,教小朋友畫畫~
在曹大東釋出所有東信的股份後,圭賢以獨資的總栽身份全心投入在東信的事業上,對於列屬父親的申氏企業,圭賢從不干涉也不曾參與任何發展項目,似乎有意與父親劃清界限~
 
晚上~厲旭待在廚房做著料理,耳邊隱約聽見了鑰匙的開門聲,厲旭繼續手邊料理,沒有任何的表情反應,他知道圭賢回家了...
 
總是一回到家就往廚房裡搜人
總是靜靜的從身後伸進倆只手臂輕摟著
總是滿足了厲旭唇上的柔軟後才肯甘願的進臥房換上居家服...
 
習慣厲旭幫他夾菜
習慣厲旭每天為他準備午餐飯盒
習慣在沙發上有厲旭倚在身邊
習慣厲旭每天幫他打理衣著
習慣厲旭幫他穿上睡袍
習慣睡覺時摟著厲旭的腰入夢
也習慣睡覺前和厲旭聊上幾句...
 
”旭,陪著我捱,心裡苦不苦?”
”怎麼了?突然說這...”
”為了我讓你放棄演戲,人前人後隱藏著身份~”
”那又如何?現在這樣不好嗎?”
”只要你說一聲,我絕對會尊重你的決定。”
”我知道你會...”
 
定住不動的目光,圭賢看了厲旭好一會,同居二年的日子以來,厲旭隱藏伴侶身份,沒有一句怨言的默默守在他身邊陪伴,打理他的一切...
圭賢心中始終有份虧欠,有著未完成的愛...
 
”旭,如果你想要,我一樣可以給你一個浪漫的完美婚禮,嗯?”
 
厲旭伸出了右手掌貼在圭賢的臉夾,溫柔地輕輕撫,帶著和圭賢一樣的深情眼神凝視著,慢慢的迎上雙唇,將吻擱在圭賢的唇邊,等圭賢回應這一吻,圭賢沒多考慮挑開唇縫深深地吻回...
厲旭掛著滿滿幸福的微笑鬆了口...吐出他的心聲
 
”圭賢...我只求一個自在,我不要別人的異樣眼光,更不需要讓別人來認同我們的愛,我只想安靜的待在你身邊,陪你走過每一個歲月...”
 
是的,厲旭根本不在乎所謂的名份,故守在人世間的常理,僅管經過了幾世紀一樣不會因歷史的變遷而有所改變,唯有調適自己的心態與認知,才能自在的生存在這個社會,這個世界~
 
天大地大,倘若真心相愛,豈無容身之處呢?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