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看著眼前生活了二十來年的父親,再諷刺不過的眼神,圭賢停住那目光好一會後,將理好的思緒連同積壓多年的心聲一同拼出口中
 
"為什麼你會這麼殘忍,為了一份你們所謂的見面禮,你竟然用毒品去逼迫他?你明知道他是我最愛的人,你卻毀了他,你有沒有當我是你兒子?"
"就因為你是我兒子,我不能看著你泥足身陷,如果不是他出現,你現在還可以做一個正常人,有正常的交往對象,更不會像現在這樣用這種語氣來忤逆把你養大的父親!"
 
"呵~你以為他不出現我就沒事嗎?這四年我是怎麼對女人的,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找回來,你卻把他帶走?"說著,圭賢從西裝口袋裡將厲旭買的幾盒鎮定劑一把全甩在曹大東的桌前
"你知不知道他靠這些鎮定劑控制毒癮發作,為了什麼?就為了怕我知道真相,怕我知道我有一個下手這麼狠毒的父親!"
 
說到激動處,圭賢停了下來,吞盡咀裡的苦澀,哽著淚感深吸一口氣穩下情緒後,撫住胸口摸著良心,抹上那悲痛的神情對著父親說~
 
"你又知不知道...是我...是我啊!從一開始是我把他帶進我的世界,是我讓他來愛我,是我纏著他跟我在一起...”提起過往與厲旭的開始,內心的痛感再次飊出,圭賢頓下來深吸一口氣,忍著就連喘出都在顫抖的聲氣
”他一直都是被動著,我以為愛可以很簡單...但我萬萬都沒想到會因為我讓他跌入你這個火坑!一次不夠還來一次!你讓我背上了多少罪孽?他是無辜的你知不知道!是我...是我一次又一次讓他受盡折磨...你打在他身上的毒針就像打在我身上一樣,一樣的痛苦!"
 
說著圭賢垂下了頭,吞下鼻酸再迂出一口氣,說出最後的心意"我不想父子成仇,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兒子,我求你放過他,不要再騷擾他,不要再折磨我。"
 
任由圭賢爆出所有的肺俯之言,不發一語的曹大東還是穩穩的坐在椅子上,至於內心怎麼想?是不是有所動容?
從原本執意的強勢眼神中,飄過那一絲覺悟,如同圭賢所言,厲旭是無辜的,如果沒有圭賢,厲旭根本不會走上這條路~
而曹大東一再的將這錯誤加注在厲旭身上,一昩的以為這就是最好的方法。
 
------------------------------
 
回到1365,圭賢依如往昔的買了一束花回來...
厲旭睡著了,圭賢將花擺在床頭邊,有如風雨過後的平靜容顏,歷經這一劫,圭賢的感覺很深,深深的知道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影響他和厲旭,也不會再有失去的恐懼。
 
這天過後,除了公司重要的會議之外,圭賢幾乎都待在家裡,烔植每天都會帶文件來,並口述公司的狀況,也藉由電腦了解市場的運作,圭賢簡直把家裡的臥房當成了個人辦公室~
 
”Kevin,飯都煮好了,留在這吃完午飯再回去吧。”厲旭將剛炒好的菜擱放至餐桌,擺放了三副碗筷請烔植留下來吃頓飯
”啊~那怎好意思~”
”叫你吃就吃吧!厲旭的料理很棒,嚐嚐~”
”OK,免費午餐當然好啊!”
 
三個人坐在餐桌前,一撐起筷子厲旭就為圭賢夾了塊豬排,接著又夾了道圭賢喜歡吃的菜,圭賢很滿足的吃著,圭賢習慣厲旭為他所做一切的體貼,淡看眼前倆人一眉一笑的眼神互動,這讓烔植吃著忍不住發著勞騷
”哇,你們二個也太過份了吧,我在這呢...”
”嗯?”
”好歹我也是客人啊,怎麼都沒人夾菜給我?”
”你吃醋啊,那~”說著,圭賢順手夾了塊豬排放入烔植碗裡
”這還差不多。”
”呵~”厲旭笑了笑,烔植這孩子真可愛
”厲旭哥,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呢。”
”真的嗎?那你多吃點啊~”
”不過Nelson,你不會打算真的把家裡當成辦公事吧?”
”怎麼也要等厲旭好了再說。”這話圭賢看著厲旭說出,為的是給厲旭一個安心的眼神,厲旭扯了一下咀角,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倒是~厲旭哥戒毒很辛苦吧?”厲旭愣了愣,不知從何回應
”你快吃吧,問那麼多幹嘛。”知道厲旭為難處,圭賢很適時插上話
 
送走烔植後,圭賢走到廚房,從身後摟著厲旭的腰細聲說著”在想什麼?”
”沒有啊~”
”不說嗎?”
”你幹嘛?”
話才剛丟出咀邊,圭賢像磁鐵般直貼上雙唇吻著,擱在腰間上的雙手也開始不安份地在厲旭身上騷動...
厲旭有些吃不消的瞥開吻唇,投降似的直說著”OKOK...我說...”
”嗯?”
”其實你不用特地為了我待在家的,我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偷吃鎮定劑。”
”你認為我是在擔心這個嗎?”
”難道不是嗎?”
”看來我給的愛還不夠~~”
 
”嗯?”還沒能理解圭賢的話中意,隨即就被圭賢那張邪惡的吻唇給包圍,二只五爪調皮的在厲旭身上搜索,厲旭被圭賢貼上的重心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頂在廚櫃前止了步,知道厲旭無處可避,那雙手更放肆了...
厲旭將頭擺開徹離吻唇,抵著二掌於胸前直呼著”我說錯了,讓我再說一次OK?”
”來不及了~”圭賢再次將雙唇覆蓋,單手解開了厲旭的褲腰扯下隔層,大辣辣的在廚房放縱那分身直挺而入
”嗯...圭賢...”
幾回的擺盪,唯恐廚房的刀刀叉叉傷到厲旭,體貼的圭賢還是將厲旭抱回柔軟的棉床上
 
圭賢不心急,側身以手肘撐著身子,滿足的看身邊眼前的愛人,眼神還是這般的深情
厲旭提上指尖細微地順著圭賢臉龐輪廓輕輕滑至下巴
”圭賢...”
”嗯?”圭賢的雙唇順著那指尖親下了幾口,掛著深遂的柔情眼眸凝視著,等厲旭傾吐心中話
”我不想你帶著內疚來陪我渡過。”
”呵~你覺得我會嗎?”
”我不知道...”清澈的雙眼雖然明亮,可那底層似乎總是抹上一層霧,有如少了自信的眼神
”那就是我給的愛不夠明顯了!”圭賢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給了這麼多的愛,厲旭總少了那份信心呢~
 
”我是說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旭...我要感受你的所有...包括你所受的苦。”
 
(圭賢在微笑...原來笑也可以很深情)
 
圭賢輕輕的吻了吻厲旭的雙唇,慢慢的將分身沒入厲旭的身體裡
"賢~~"即使多次下來的接觸,厲旭還是那麼敏感,總在進入那一刻緊實的張力下,禁不住的呻喘
圭賢將分身更深入的推進,讓自己再聽一次那熟悉的呻喘聲
"厲旭~知道嗎?你的身體騙不了我~你還是那麼敏感~"
"因為我已經是你的命了..."
"厲旭..."感動於這一刻,激發出了更多的情慾愛,圭賢像爆出內心全部的佔有慾,在一次次推進中,彷佛將厲旭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密不可分。
 
 
半夜,在厲旭沈睡的時刻,圭賢輕手輕腳退開了溫暖的棉床,坐在書桌前拿出了四年前的日記本,翻到停置的那一頁,圭賢再次提筆,從空下的那一頁開始延續~
 
****************************************************
 
陪著厲旭戒毒的這段日子裡,厲旭變得很依賴我,我喜歡這樣的依賴~
我終於讓厲旭能踏踏實實的停留在我身邊,我不用再害怕他會突然消失不見人影,也不會再擔心任何事能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
我想我不再需要藉由日記來抒發內心的感受,因為...我和厲旭已經沒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旭~很感謝上帝把你賜給我,你是我的命,我的生命因為有你才完美,我會永遠的守護著屬於我倆的生命,我們的愛。)
 
****************************************************
 
在專注於眼前的抒寫時,厲旭突然的從背後披上了雙手,將頭棲靠在圭賢的肩頸上"圭賢~"
"旭~怎麼起來了?"
"你不在身邊,睡不著..."
"來~"圭賢將掛在胸前的兩手抬高繞過頭,牽著他坐到自己的大腿上...輕摟著,只要手抱厲旭,圭賢總是不忘帶上吻唇,直到滿足了唇裡的甘甜才肯鬆開
 
"寫什麼?"
"寫我們的愛。"
 
厲旭始終都不曾看過我寫下的日記,他告訴我~他不需要從日記裡感受我,因為我一直都活在他的心裡。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