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避人耳目,圭賢利用半夜的時後,避開父親指派的二名跟隨的眼線,從公司的小門速速離開,前來接應的是昌垊
搭上車後,圭賢開口就問"這麼急找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昌垊拿出一份資料交給了圭賢
"Nelson,我想你要有些心理準備..."
 
打開一看,是一份複印的合約書
"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複印版。"
"厲旭的合約根本還沒到期,怎麼會?"
"那還用想嗎?想必是你父親早已跟對方知會過了,談妥條件才過手囉~"
 
圭賢仔細的檢視合約書上每一條項目,眼尖的圭賢很快的就搜到其中一項條例
(該影片若有爭議,一切以公司利益為首。)雖然這是對厲旭不利的條件,不明白為什麼厲旭會接受這份合約
”看到了嗎?”
”嗯,看到了,不過...”
”是啊,以你的權限,其實對厲旭也不會有多大的威脅。”
”你確定只有這份嗎?”
"我拿到的就這份了~"
"麻煩你了~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讓你來。"
"客氣話你就別跟我說了,合約方面我是幫不了你什麼,但你父親那我會加緊盯著~"
”你這忙我先謝了~”
 
回到辦公室後,坐在辦公椅上的圭賢臉上掛著擔憂,心裡很清楚,父親會瞞著自己找人簽下這合約,足以證明父親已經知道厲旭的存在,那麼合約上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在這半夜的時刻,壓不住那思念,圭賢很想聽聽厲旭的聲音,拿起手機按下號碼撥打,在響了二聲後又不希望吵到厲旭睡覺,於是又急促的按下切聽鍵,僅僅以手指劃在屏幕上,送出一通簡訊
(厲旭,好想你,好想抱抱你,聽聽你的聲音。)
 
送出簡訊後,圭賢把手機擱在小腹上,傾身仰頭的棲在椅背上歇著,如同簡訊上的心情,多希望厲旭現在就在自己身邊,將厲旭抱在懷裡~
沒一會,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圭賢看了一眼,是厲旭打來的電話?
”厲旭?”
”圭賢。”
”是我吵醒你了嗎?”
”就算是...也是很美好的事。”
”厲旭...”
”你怎麼了?”
”我沒事,能聽聽你的聲音就好了。”
”圭賢,記得嗎?只有在抱著你的時後,我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記得,那是我說的,當然記得。”
”你現在也是這樣的心情,對嗎?
”呵~就連在電話裡也讓你摸透了,我該說什麼好呢~”
”要不我唱首歌哄你睡覺?”
”真的?還沒聽過旭唱歌呢~”
”是啊~要聽嗎?”
”嗯~~聽。”
 
你總是如同我的影子一般,靜靜的來到我身邊
無論我受到傷害或是感到寂寞
掛念著我的你總是朝著我走來
即使這個世界讓我哭泣也沒關係
因為你總是陪在我身邊
記憶會像塵土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踪嗎?
我只是笑了笑,這麼安慰自己
 
我的生活每天每天都像白日夢
如果與你對視後相愛的話,我將會再次振作起來
對我而言那些珍貴記憶裡的幸福
在艱苦難耐的時後,會變得更加溫暖
希望對我而言是永無止盡的夢
 
”厲旭,你還記得...”
”這是圭賢第一次唱給我聽的歌,我不會忘記。”
”嗯。”感動厲旭這份心,牽動於歌曲裡寫下的詞意,圭賢禁不住紅了眼眶,憋著哽咽聲,不願讓厲旭聽出自己的軟弱
”我的圭賢,哭的時後...還是很帥的。”即使看不見,厲旭能感覺到,相信此刻的圭賢,早已淚盈滿眶
”旭...”驚訝著厲旭對自己那完全掌握的感應
”我又猜中了嗎?”
”呵...”圭賢忍不住嘆出一聲自嘲笑氣,笑著自己的愚蠢,妄想能在厲旭面前掩飾自己
”對了,就是這麼笑的,忘了告訴你,圭賢笑的時後是最帥的!”
”厲旭,我好像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是啊!你完了呢~~”
”呵呵~”
 
顯然地,厲旭這一通電話來得即時,填滿了圭賢內心的孤寂,也暫時的退去心頭那煩憂,解放腦子複雜的思緒,連著二聲笑,圭賢臉上留著那笑容,滿足的掛上了電話~
始終不曾改變的,厲旭一直是催使內心的最大動力...
 
懷著這股氣勢,運氣也似乎開始飄向圭賢,沈住氣就等這一刻!
姑姑秋子終於現身了,看來承中的洞是愈桶愈大,逼得秋子不得不幫自己的丈夫,先前佈局讓秋子投資在房地產上,設法扣住的流動現金,為的就是等著承中扛不住期貨所設下的陷阱,雖然秋子最後並沒有釋出全部的股份,不過對圭賢來說,秋子這百分之十,再加上自己所持有的二十,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權,在權限上圭賢已經有足夠的能力保住厲旭。
 
拿到秋子的股權,圭賢心頭無比的振奮,隨即撥了通電話給遠在新加坡的厲旭,電話響了很久,也重複打了三次,始終等不到人接聽~
看了看時間,是否正忙著通告才不方便接聽?
圭賢沒有想很多,耐住性子晚點再撥也不遲~
 
可忙完公司事務後,圭賢再打了二通,一樣還是沒人接聽?不安的心情也隨之浮上,
雖然不想多打擾,為了不想多等待,圭賢向南大調閱鐘云的電話,主動向鐘云連絡
"我是Nelson~不好意思,冒然打來~"
"說吧,什麼事?"
"呃~你知道厲旭在哪嗎?"
"你不是找人把他簽下來了嗎?公司怎麼還會給他工作,這時後他要不是在家,就是出去逛街了~"
"你們不是住同一樓層嗎?沒看見他嗎?"
"這幾天我在趕戲,沒機會碰頭~~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今天一直連絡不到厲旭,我怕他有事,你能不能找找他在哪?"
"電話打不通嗎?"
"他沒接~他不會這樣,我擔心他~~"
"OK,我這忙完就去回去看看,你也別想太多了,應該沒什麼事。"
"謝謝,麻煩你了。"
 
和圭賢一樣擔心厲旭,從片場離開後,鐘云立刻趕回住所,按了幾聲都沒人應的鈴,連敲幾聲門也沒反應,鐘云開始相信圭賢的預感,在考量厲旭的安危下,回到自己的房裡拿出厲旭給他的備份鑰匙,開門探視屋內情況。
 
屋內擺飾很整齊,沒有任何凌亂或糾纏過的痕跡,徐徐來到厲旭的睡房,狀況看似平靜,然床上擱置的二件衣服上還撐著衣架,鐘云左右尋看著厲旭慣用的行李箱,掃盡房內角落怎麼也見不著,恍然地毫不遲疑的打開衣櫃一看,僅剩落單的幾件衣服還懸掛在吊桿上,腦子立刻浮上唯一的可能
(厲旭出遠門了嗎?)
 
為了確認自己的猜想,鐘云打去航空公司尋問後,得知厲旭早在昨天下午已經搭機返回韓國,這讓鐘云更加不解,怎麼厲旭回韓國圭賢會不知道嗎?
 
"什麼!厲旭回韓國了?"
"是啊,我查過了,厲旭昨天下午就已經回去了,他沒告訴你嗎?"
"怎麼~~前天他還跟我通過電話~~"話講到一半,圭賢擱下電話,滿腦子只想著厲旭所有可能的去向,第一浮上的念頭即是1365他倆的屋子
 
圭賢拿了鑰匙,早已不管被監視的眼線,駕了車直速的離開了公司~
站在房門外,插入的鑰匙竟然不需經過翻轉的門鎖?
頓時讓圭賢愣住了,這門為何沒上鎖?有人來過嗎?是厲旭嗎?圭賢心急的把門一推就喊"厲旭。"
 
走進屋內,燈還打亮著,餐桌還擺上了幾道小菜...
"厲旭,厲旭?"圭賢試著喊了二聲,走到餐桌旁看著厲旭準備的豐盛菜餚,圭賢完全沒有期待的想法,只有不祥的預感,伸手摸了摸碟子上的食物,早已冰涼變硬,這讓圭賢更加害怕了,厲旭到底去哪了?
 
不經意的腳踩到了一塊硬物,圭賢抽開腳一看,是厲旭的手機?
圭賢蹲了下來撿起手機,瑩幕顯示了幾通未接電話,圭賢按了按消除那些顯示訊息後,瑩幕跳回到簡訊的畫面(圭賢,晚上回來吃飯嗎?KeKe...旭在這呢~)
 
一通沒能即時發出的簡訊,感受厲旭當時的心情,這心頭就像被粗大的針頭狠狠扎了一針般痛心,胡亂猜想當下厲旭所遭遇的突發狀況
"厲旭~~厲旭~~~"連著二聲空喊,圭賢在飽受心疼下泛出恐懼下飊出了淚水,不能也不敢想像失踪二天的厲旭會被帶到哪裡去,會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雖然消息晚了,昌垊還是約了圭賢出來告知一切,在情理上昌垊很抱歉也很無奈
"不是盯著嗎?為什麼還是失手了?"
"你父親這次很低調,派去接應的都是跟了很久的人。"
"那現在厲旭人在哪?"
"再等等吧~"
"等?"聽到一個等字,圭賢情緒又激動了,揪起昌垊的衣領擺著不諒解的眼神直問"你叫我等?多一天對厲旭來說都是折磨,我完全不知道我父親會對他做出什麼威脅,你叫我怎麼等?"
"OK,不等~那你直接找你父親要人去!看看他會不會告訴你。"
 
圭賢鬆開緊抓不放的雙手,無奈無力的垂下頭,鼻子酸了眼眶紅了,抿上的雙唇在迂出內心痛楚,張咀遲遲吞不下哽在心頭上的痛,圭賢攪痛掙扎的擠出一句
"昌垊,我求你...我..."
"你冷靜點,只要抓到機會能對外連繫,就一定會立刻通知你。"
 
等待消息的滋味,無法預知的可能,得知厲旭被父親軟禁,內心的痛楚比起四年前莫名失去厲旭還要難以承受,而身邊竟然沒有一樣屬於厲旭的東西可以依偎,傾洩那思念的心情,圭賢回到小樓,看著餐桌上厲旭為自己準備的飯菜,多看一眼都是痛...
這一晚,僅僅抓著厲旭躺過的枕頭往胸口上塞(厲旭~對不起,我還是沒有好好保護你。)
 
對厲旭私自突然返回韓國,圭賢真是自責不已,自疚著...若不是那晚自己撐不住情緒打那一通電話,厲旭也不會為了想給他驚喜而突然回來,更不會讓父親有機會逮到厲旭將人抓走。
死死的抓著抱著伴著內心的自責,無聲的哭訴伴那眼眶一再湛出的淚水,忍著等待的煎熬度過這一個徹夜未眠的夜晚。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