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廚房端出二盤煎好的牛排,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圭賢,側臉流出的神情是憂愁中有著無奈,此刻的氛圍只能用冷清來形容,厲旭將二盤碟子輕放於餐桌上,余光裡瞄見了被扔至在垃圾桶上的花束,那是圭賢每天不忘送上的紫色鬱金香...
(圭賢,在想什麼?)厲旭心裡猜著
 
(圭賢的心意,自己又怎麼會不清楚,怎麼說都是自己心裡無法調適的問題,又怎麼能去怪圭賢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厲旭走到垃圾桶前,俯下身撿起整束花拿到餐桌上,解開了外圍的包裝,嘶嘶的包裝紙聲讓坐在沙發上的圭賢不禁撇頭看了過來,看見厲旭正將一朵朵鬱金香插入花瓶裡,圭賢靜靜的走了過去
 
"厲旭~你不喜歡就別放了。"
"我沒說不喜歡。"插好花後,厲旭端起花瓶拿到廚房倒入些微的水量,再走回到餐桌擱放著,圭賢的雙目一直跟著厲旭移動,咀邊始終悶著吭不出一句話來。
 
默默的坐下來...默默的切著牛排...默默的送進咀裡~~
默默的一切反應與神色厲旭都看在眼裡~
 
"好吃嗎?"厲旭還是開口了,不想看著圭賢這麼僵持這心情
"嗯,好吃。"
"真的嗎?"於是厲旭自己也嚐了一口,這肉排煎得太老,不僅難以吞嚥就連咀嚼都生硬,厲旭直接拿了塊紙巾吐了出來,"這肉煎得過熟了你還說好吃?"厲旭站起身子,伸手要拿走圭賢面前的碟子。
"幹什麼?"圭賢護著碟子不讓厲旭拿走
"別吃了~"
"不行,這是你為我做的,怎麼我都要把它吃完。"圭賢再堅定不過的眼神,完全沒有任何質疑,更沒有一絲為難,這反應看進厲旭的眼裡,反而為自己嫌棄圭賢的呵護方式感到慚愧
"我叫你別吃了!"不理圭賢抓著盤子,厲旭硬是將它搶過手
 
這一搶手一滑,裝有牛排的碟子就這麼碰的一聲飛落地面,圭賢下意識站起來要過去撿時,厲旭突然打開雙臂從圭賢背上扣住,緊緊貼在背胸上"圭賢~"
 
圭賢傻愣了一下,原以為厲旭為著女人的事生悶氣,沒想到還會這麼的抱住自己?
揪握厲旭的兩只手掌圭賢轉了個身"怎麼了?"
厲旭昂首視著圭賢好一會,懸在咀邊的話始終托不出口,厲旭主動的迎上雙唇,就讓吻代替自己想說出的感受。
 
圭賢沒有任何想法,厲旭想怎麼做怎麼抒發這情緒,圭賢都會迎合著,直到厲旭自己鬆了唇
"圭賢,對不起...我無心提起...我只是希望你能把我當男人看,我不是女人那麼脆弱...還有...花,你別把花丟了,我很喜歡,但是~~"厲旭斷斷落落的說出感受
 
圭賢不忍心看著厲旭一臉徬徨的模樣,索幸把話搶來說”厲旭,原諒我是那麼遲頓,沒能細心的去了解你的感受,這花~你不喜歡我送到片場去,那以後我就親自送給你,這樣好嗎?”
"圭賢..."
"這麼說出來不是很好嗎?我也不用老猜著是不是~"
說著圭賢溫柔的摟進懷裡安撫,在厲旭耳邊輕聲的吐出內心愧疚
"厲旭...女人的事我真的很抱歉~如果可以我都希望不會有那些經歷~"
"我知道,我沒有怪你...真的..."
"旭~"聽著厲旭沒有為過去介懷,圭賢心是百般欣慰,再覆一吻唇從心裡訴盡壓在內心的愧疚,無法改變的事實,但希望能用更多的愛沖刷那不該再存留的記憶。
 
延續這一刻的溫暖氣息,倆人在愛的深吻中來到了柔軟的床鋪上...
圭賢側躺在厲旭的身邊,裝滿濃濃愛意的深遂眼眸,像申請了專利權,只有厲旭才能擁有~
撥了撥厲旭的瀏海,輕撫臉龐,滿足地看著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厲旭
"厲旭,今晚~我可以擁有你嗎?"
 
明眸清澈的眼瞳,揚起那微微的咀角,厲旭依舊用那溫柔的笑容回應...
得到了厲旭的允許,圭賢慢慢覆上雙唇,由淺至深吸吮著唇裡的甘甜,厲旭沒有被動著,迎上雙臂扣在兩肩上,在厲旭的反應下圭賢節奏加快了,縮回撫在身上的雙手退去了自己的上衣,也輕手為厲旭解開衣釦,吻唇慢慢的滑至鎖骨,輕吻著每一處只屬於他的所有...
 
"厲旭,你會永遠只屬於我的嗎?"慶幸厲旭一直都守著他的愛,浮起的內心潛在佔有慾,那是僅僅對厲旭才有的自私~
"圭賢~你還不懂我嗎?"愛是互補的,圭賢沒有做到的,至少厲旭做到了,雖然有著遺憾,然而相較於這份佔有慾,圭賢要比厲旭來得強烈許多,所給的愛~至今圭賢給的還是那麼的多這麼的深...
 
退去了隔層,赤裸裸的身軀面對面的呈現在彼此眼前,厲旭還是一樣的羞澀,圭賢明白厲旭對這方面還是有著恐懼,即使被愛包圍,探進骨子裡依然顫抖...
為了不讓厲旭因對著自己而害羞,圭賢將身子翻過,讓厲旭舒服的趴在柔軟的棉床上,溫柔的挑弄著耳根,雙唇落在頸脖裡騷癢著~~
 
擱淺在厲旭大腿上的手掌,圭賢釋出非常輕柔的力道迂迴在兩腿間,盡所能的為厲旭退去那一身顫抖的骨子,直到厲旭真正鬆懈下來時,才讓分身放心的沒入厲旭柔軟的身體裡。
”賢......”從厲旭流出的輕喘聲中,沒有一絲痛楚,圭賢鬆了一口笑氣,滿足的微笑著,這一次他沒有再把厲旭給弄疼了
”厲旭我愛你...”能感覺到厲旭和他一樣享受這愛的結合,圭賢沒有加快速度,他希望厲旭能好好感受自己帶進的每一分愛
 
慢慢的...厲旭的呻喘愈來愈明顯也愈急促,圭賢加快節奏的推進,填滿厲旭隱藏在內底的慾火
"賢~~不要~"忍不住爆出嬌羞的一聲輕吟,沒有得到片刻的鬆懈,反而換來更深入的战栗感,完全沉溺於圭賢掌握的情慾中。
 
彷如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即使激情過後,仍貼著身子附上柔情的手臂將厲旭牢牢扣在懷裡,吻著多幾次也不膩的雙唇
 
”圭賢,我的戲份已經拍完了~”
”是嗎?那...你...要回新加坡了?”
”嗯,”
”哦...”圭賢應得有氣無力,想著厲旭才剛回到自己身邊,這回又得分開心頭難免一陣失落,圭賢沒再吭一聲,靜靜的抱著懷裡的人
”怎麼不說話?”
”說話就能留著你嗎?”
”別這樣,你說好的會在這等我回來,不是嗎?”
”那我豈不是要等半年才能見到你?”
”幹嘛要半年?”
”你不是還有半年合約嗎?”
”那是在我回來韓國拍戲之前,現在都過三個月了~況且如果公司沒有安排,我還是可以抽空回來見你。”
”那你什麼時後走?”
”差不多再五天吧,我等鐘云的戲份拍完一起回去。”
 
不過...圭賢還是很沈默...
看著厲旭心有不捨,忽兒~~厲旭起了個想法,相信圭賢會好一些~~
”圭賢,這五天...我會待在這裡住,你要是有空...就可以來找我...”
”這算安慰獎嗎?”
”那你要不要?”
”要,當然要了...不過...”
”嗯?”
”我現在也要...”
”要?”
”我要你。”說著圭賢吻上唇口,雙手又開始不安份地在厲旭身上滑動~
厲旭沒有抗拒再一次的愛撫,不只是圭賢,厲旭也一樣的寵溺著,只要是圭賢想要的,厲旭都會盡量的滿足他。
 
總在鬆開吻唇的那一刻,圭賢那雙迷眸的深情眼瞳裡,無形中隱隱透出一絲不安,厲旭摸了摸圭賢的兩眉,掛著溫暖的面容和堅定的眼神,心疼於圭賢內心的焦慮,厲旭不厭其煩的多一次強調”圭賢,你不要擔心,我不會離開你的。”
”厲旭。”沒想到厲旭完全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圭賢很感動,能夠失而復得對他來說,實在沒有本錢再受一次傷,即使踏踏實實的牢牢將厲旭緊抱在身邊,仍然覺得像在作夢一樣,都怕哪天突然夢醒...
 
整晚都死纏的將厲旭抱在身邊的圭賢,一到早上發現落空的雙臂,即刻像被震醒似的驚愣地顫了一下身子
 
”厲旭!”
 
看來四年前的失去厲旭那一刻的打擊,圭賢始終還殘留陰影,連著幾次醒來手抓空盪的床鋪,總讓圭賢失措的找著身影
 
”醒了~”見厲旭一副安然的端著兩盤碟子走到餐桌前,圭賢失焦的眼神又隨即安下了心,也帶上了些許的不悅面容
”怎麼了?”
”沒事。”
”........”盯著圭賢那雙不安的眼神,雖然多少猜得出圭賢在想些什麼,但厲旭沒有多問,當什麼都不知情的掛上笑臉說”洗臉刷牙了沒?”
圭賢遙遙頭,內心為自己的反應和情緒有些納悶
”那快去啊,早餐做好了呢,涼了就不好吃了。”
 
這麼看著圭賢走回臥室,厲旭很擔心...
明白解鈴還需繫鈴人的道理...但究竟該怎麼做才能讓圭賢不再殘留那份恐懼呢?
 
走進臥室,見圭賢從櫃子裡取出一件白襯衫套上,厲旭很自然的走到面前為他釦上襯衫上的排釦,靜靜的兩人一句話也沒響,將扭釦全釦上後,厲旭主動送上懷抱,踏實的貼在圭賢的胸前
 
”怎麼了?”
”和你一樣”
”我?”
”和你一樣的都害怕再失去。”
”厲旭你...”沒想到厲旭又看穿了自己的心思,雖然隔了四年,厲旭還是和以前一樣,圭賢似乎沒有什麼能瞞得過
”看你這樣我心裡會很內疚你知道嗎?”
”厲旭...我很怕再失去你一次。”圭賢不再隱忍的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僅管厲旭已回到他身邊,可心頭區塊總是感覺不夠踏實
”不會的,相信我好嗎?”
”那你告訴我,我父親當初是怎麼逼你的”
”我...圭賢,那都過去了...”
”那以後呢?他要是再找上你又逼你呢?你是不是又要離開我了?”
”我不會...不管什麼方法我都不會...”非常堅定的眼神,完全不帶有一絲動遙,厲旭和圭賢一樣,都無法再承受失去的痛。
 
掛著正視的目光肯定的說完後,厲旭的眼神隨後變得溫柔,微微勾起兩邊咀角輕聲地說”況且,你會保護我的嘛不是嗎?”
看厲旭表出堅定不移的態度,圭賢在心情上算是平復了一些,雖然難免還是有些擔心,但這也讓圭賢提醒自己日後更加謹慎行事...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