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別後,圭賢離開了小樓,回到公司處理移權股份的會議,不想再有意外,圭賢還是將鑰匙交給了烔植,要他回去看著,不讓任何人再有機會接觸厲旭。
 
烔植不疑有他,拿著1365的鑰匙站在門外,先是按了二聲門鈴,呆站了一會等不到厲旭前來打門後,才用圭賢給的鑰匙將門打開,走進屋內燈光明亮下流著人氣的暖息,環顧了四周不見厲旭人影,多走二步來到餐桌旁,桌上擱了一只提袋,烔植心想(厲旭哥出過門買東西嗎?)
 
不過更令烔植亮眼的是扔在提袋旁的一盒膠囊藥盒,藥盒上還沾了幾滴紅色的血漬~
(厲旭哥?)腦子立即浮上危機意識,烔植四處搜人,在廚房看見散落一地的碎玻璃,地上一樣殘留著血漬,情急之下顧不得禮節烔植把門一拍直接闖入臥房
 
眼前閃過那雙慌忙的神色,隨即振定著擺出安然自若的面容,厲旭蹲跪在床頭櫃前,從藥箱拿出紅藥水在手掌的傷口上擦拭
”Kevin,你怎麼來的?”
”呃...Nelson不放心,叫我過來看看...你...你怎麼了?”
”沒事,不小心打破盤子,破了點皮。”
 
烔植沒有追問,然而~打進闖進門的那一刻,厲旭的慌忙眼神還有下一秒固作振定的牽強面容,一舉一態中烔植暗暗心裡打量著
 
”你好像流了不少血,要不我帶你去醫院吧?”
”不用!”厲旭回應得很急很肯定,不過下一聲又很快的緩柔下來”小傷而已,擦點消毒水,沒事的。”
”哦...”
 
不便礙著多打擾,烔植自顧退回到客廳坐著,對厲旭的反應烔植很保留,過了好一會厲旭才從臥房裡走出來,拿了掃把將廚房清理一番,烔植沒好意思想上前幫忙,厲旭沒阻止將清掃用具交給了烔植,自己走到餐桌旁,取走剛才擱置桌上的藥盒連同提袋再走進臥室...
 
四小時的逗留,除了簡單的聊上幾句,基本上厲旭大部份都待在臥房裡,沒事做的烔植只是坐在沙發上,看看電視,看看這屋子的高雅裝橫,從這屋子的設計與擺飾,看得出圭賢放盡了許多的心思,這樣的圭賢真是烔植想像不到的一面...
就算圭賢不曾在他面前提起過,烔植已經能想像存在他們倆人之間的愛,和隱藏另一面的坎坷過程~
 
圭賢按著門鈴回來了...烔植給他開了門,見圭賢捧著一束花回來,即使踏進門自己就站在眼前,圭賢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盡是往屋裡探~
 
(圭賢...整個心思...整個人...完完全全的只牽制在一個人身上...)
難以想像圭賢投在厲旭身上的愛究竟有多深厚,站在朋友的立場上,烔植自知不能無視於厲旭的問題...
 
”厲旭人呢?”
”在房裡,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是嗎?我去看看。”圭賢帶著花走到房門外敲了二聲”厲旭?”
厲旭很快開了門”圭賢。”
”厲旭,今天的花開得很漂亮~”圭賢將花端在厲旭的胸前
 
從圭賢手中接過的花束厲旭欣慰的看著~圭賢帶來的紫色鬱金香還是那麼美麗,圭賢的心意還是一樣沒有改變,而自己還可以繼續在圭賢面前保有完美嗎?揪看眼前的花厲旭落下徬徨無助的眼淚...
看見滴落在花朵上的淚珠,趕緊捧起厲旭的臉龐,連忙心疼的問”厲旭,怎麼了?我弄哭你了?”
”不是...圭賢我...”厲旭貼上身子抱住了圭賢,哽咽的吐出一句話...”圭賢,你會不會永遠...不管我變得怎麼樣,都還一樣愛我?”
”當然會了~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問?”
厲旭將臉埋進頸肩裡遙了遙頭,沒有作任何解釋。
雖然感到突然,不過對厲旭當下的情緒,圭賢只有心疼,什麼也沒多想~
 
理了理情緒後,兩人一起從臥室走了出來,厲旭淡淡的給了烔植一個微笑後,拿著花束到餐桌上,為花瓶換上新鮮的花朵。
 
”Nelson,我想我該回去了,你方不方便送我回去一趟?”烔植藉故挑出理由,無非是想帶開圭賢,私下告訴他自己的想法
”送你?你自己搭車回去就好了。”
”啊~好歹我為你東奔西跑耶,送我一下都那麼小氣。”烔植避開厲旭的角度,對圭賢使了個眼色,暗示著...
可沒想到圭賢還沒來得及反應,厲旭反而主動說了”Nelson,你就送Kevin回去吧,順便幫我買份披薩...”
”披薩?”
 
”嗯,突然很想吃...”
”哦,好...我這就去買。”厲旭想要的,圭賢當然沒有多考慮就應了,拿了鑰匙跟著烔植下了樓。
 
倆人來到了一樓大廳,圭賢隨口就問了
”說吧。”
”Nelson~我覺得厲旭哥不大對勁。”
”怎麼?他怎麼了嗎?”
”我看見他買了一些藥品回來......是鎮定劑。”
”鎮定劑?”
”沒錯~~還有他眼神也不大對~~總之,你自己留意一下吧!”
”嗯,謝謝你,我會注意的。”
 
”你現在不是真的要送我回去吧~”
”怎麼?”
”讓你送我回去又叫你買東西,擺明是在支開你了,你不是這麼笨的吧?”
”.......”
”快回去看看他吧。”
 
經烔植這麼解述,圭賢真覺得這二天厲旭的確有許多怪異的反應,盯著烔植離開後,圭賢楚在大廳猶豫著~
倘若厲旭真的有意要支開他,自己又該不該去拆穿厲旭呢?
 
(圭賢,你會不會永遠...不管我變得怎麼樣,都還一樣愛我?)想到厲旭剛才的那段沒來由的情緒,思忖這一句話裡所深藏的涵意...
自知不能再逃避這無法預知的真相,圭賢不自覺的害怕起來,踩著不安的腳步徐徐走到門外,圭賢不想嚇到厲旭,還是選擇了先按了門鈴,等待十來秒之後,才用鑰匙將門打開
 
放眼掃盡屋內,不用猜厲旭一定又待在臥房了,站在臥房外握著門把,這手掌握得沈重,厲旭會在裡面做些什麼?圭賢懸著問號轉開了門把推進...
 
浴室裡傳來沖水聲,看來厲旭正在洗澡,圭賢鬆了口氣安撫自己,也許不是像Kevin說的和自己想的那麼嚴重,不過想到Kevin提及的鎮定劑,圭賢還是很好奇,小心旳盯看浴室,圭賢輕手拉開二邊床頭櫃的抽屜,摸索看看那些鎮定劑究竟擺放在何處...
 
 
待在浴室裡,厲旭刻意加大蓮篷頭的落水聲,拿條毛巾塞在咀裡緊緊咬住,一個人蹲在角落處縮著一身顫抖的身子,不停的打著冷顫直發抖...
在聽見門鈴聲,厲旭知道圭賢回來了,匆忙的吞了二顆鎮定劑,躲到浴室裡去,藉由水流聲來掩飾,看見浴室門外的身影,咀裡的毛巾咬得更緊了,就怕自己承受不住發出了聲音...
厲旭很小心,就連掙扎的雙手都不敢有太多的動作,靠著意志忍住在體內流竄全身衝至腦門的毒癮...
 
在鎮定劑的借助下,厲旭沒有花費很多時間退去令他發寒的骨子,緩了緩情緒,深吸幾口氣讓胸口順暢些後,厲旭裹著浴巾擦拭那沾濕的頭髮,從浴室走了出來~
赫見蹲在床邊的圭賢,手裡拿著那盒鎮定劑,厲旭小愣了一下攪著腦汁要自己趕快想出一個塘塞的好理由
 
”這是什麼?”
厲旭吞了口口水,振定地看著圭賢,眼神沒有多一處遊移,慢慢的走到衣櫃前拿了件睡衣套上
”為什麼你買這麼多,你要這些鎮定劑做什麼?”
”沒什麼,我在那被關了五天,那恐懼我還沒調適回來,想說吃點鎮定劑,定定心...也比較好睡...”
”你今天才買就吃了五顆?”
"我一害怕就想吃。"
"你別騙我了,到底怎麼了?這是鎮定劑,不是鬧著玩的!"
”你別大驚小怪了,以前拍戲壓力太大時,我也是這麼吃的...”雖然內心很心虛,厲旭還是逞強地擺出安然的神態。
 
至於圭賢相信嗎?厲旭已沒那心思去猜想,僅存著能拖就拖能瞞就瞞的念頭~
不管厲旭說的是否屬實,圭賢一手將抽屜裡那幾盒鎮定劑全都拿了出來
”你幹什麼?”
”以後不許再吃這些,對身體沒好處...”烙下這一句,圭賢果斷的將所有的鎮定劑全都包起來,走到客廳在厲旭沒看見之下放進自己的公事包
 
”厲旭~”再回到房裡,圭賢從身後摟抱厲旭,輕聲地說”我已經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那個賣身契對你沒用了,你不用再害怕。”
”是嗎...”
”答應我,別再吃那些藥了。”
 
厲旭垂閉一眼感受圭賢貼上身子所傳送的溫暖,不到一會在鎮定劑反應下,睡意隨之飄來,厲旭轉了個身,撐著幾斤重的眼皮,對圭賢給了一個安心的吻唇,傾出柔弱的聲線說"圭賢~我沒事的,吃了藥我有點累,想睡會~你抱我去床上好嗎?"
 
厲旭很快的就這樣躺在床上睡著了,睡得很沉很安穩,然而~看進圭賢眼裡,眼前身邊的厲旭,彷彿少了塊魂魄,就連抱在手裡都覺得輕飄...
再三的隱瞞偽裝,圭賢不想再被動來等待真相一點一滴的流露,就算厲旭不願意還是生氣,也要試一次。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