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究竟去向何處?再明顯不過的源頭~
曹大東將厲旭安置在其中一名手下的私人住所,綑著童軍繩的兩處手捥被垂吊在樑柱上,縮在角落處的厲旭,看上去是完好無缺的衣著,雖然手捥早已呈現紅踵的瘀痕~
 
傳來的開門聲,身處異處的恐慌感讓厲旭下意識的立即睜開眼,看著眼前徐徐而來的人影,拉了張椅子坐在離自己5步的距離,展露那張毫無人情的面孔,冷冷的道出"今天,感覺如何?有沒有發冷的知覺?"
 
厲旭緊咬牙根忍著顫抖的身子,逼自己顯出一副安然無恙的神態
"不錯~挺能忍的。"
厲旭沒有一句抵吭,默默的承受身體上所帶來的冷顫
"這麼撐著想告訴我你捱得住嗎?"
"再多我都受得了,你省省吧!"
"是嗎?OK~那就試試吧!"此話一落,曹大東站起了身,向身旁的看守瞥了個頭,允許告知看守的人,繼續下一步的動作。
 
看守的部下從冰箱取出裝有半分滿毒品的玻璃瓶,以針頭抽取了5cc的量,持著注射針朝著厲旭走去...
厲旭沒有半點掙扎,逆來順受的由著針頭扎進血管裡,只有微微的鎖住眉頭,忍下針刺的痛
 
臨走前,曹大東不忘交待著"每四小時給他一針。"
"知道了~"
 
四小時.....雖然擺出不屈服的姿態,但在內心厲旭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熬多久...
他只知道這一次不會再妥協,為了圭賢再難受也要死撐著,也深信圭賢一定會來把他救出去,只要再多熬一會,再多一會...
 
(只要你肯配合,滿足宋仁奐的要求,就可以免受毒品的折磨,你好好考慮吧!)
從1365的小屋被強行扎了第一針後,隨後就被帶到這間屋子,曹大東並沒有端出四年前那所謂的禮遇,也沒有提起厲旭和圭賢的關係,僅僅仗著手上這份合約背後所掩飾的賣身約,要厲旭配合做為仁奐的禮物...
 
早料到厲旭打死不從的性格,為確保完整,在無法對厲旭做任何凌虐的傷害下,曹大東唯有靠毒品的藥物,控制厲旭逼使他心甘情願的屢行這項交易。
 
(厲旭~你會永遠只屬於我的嗎?)
這樣的意念,掛念著圭賢曾經說過的話,厲旭吞忍毒品在體內蒸發,承受那一再發寒發冷的骨子,咬到不能再咬的牙根,厲旭說什麼也不願服從曹大東所開出的條件。
 
半夜~
毒癮發作的厲旭,手邊能拉能抓的也只有綑在手捥上的繩子,厲旭緊緊咬住粗厚的麻繩,忍著在身上泛濫肆虐的毒癮,爆衝腦門拖出的冷汗,一波又一波打顫
"圭賢~~不會的~~我不會的~~~"厲旭一再的提醒自己,絕不妥協...
 
該說厲旭太傻嗎?其實只要厲旭肯妥協就能暫時脫離那間屋子,脫離毒品一再的折磨,只要離開那屋子圭賢絕對可以得到消息,馬上去救他...
然而,打從心裡就不想背叛圭賢的他,就這麼傻傻的死守著承諾
 
------------------------------
 
熬了二天終於從昌垊口中得知厲旭的藏身處,圭賢拿著合約與文件,前往住屋~
 
再一次親臨的曹大東,臉掛滿意的神情看著厲旭毒癮發作的模樣
濱臨崩潰的無聲嘶喊,胡亂扯的雙手,跪地求饒的掙扎~
 
"還死撐?我真是不明白,為什麼你這麼堅持?就當是應酬被鬼壓,敷衍他一下如此而已,何必在這吃盡毒品讓自己犯賤?"
"你死心吧,就算弄死我,我也不會圓你的意。"
"沒想到我兒子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你連死都甘願?"
"承認了嗎?呵~想逼退我嗎?來啊!呵~怎麼~不服氣嗎?你兒子就是放不下我,怎麼也要把我找回來怎麼樣?你輸了,你徹底輸了!哈哈哈~~"
 
很明顯,厲旭已經完全被毒品征服了腦細胞,抑不住的情緒,再諷刺不過的笑聲如此陰沈...
看似語無論次的傾洩內心憤恨!
 
這時一名跟隨從房外走來,在曹大東的耳邊私語了幾句"老闆,少爺在外面。"
曹大東聽了靜靜地沈思了一會說"打一針讓他睡,把他解開放到床上去。"
 
之後曹大東站了起來,拉拉西裝二兩側衣領,神色自若的走到客廳坐等著
 
一會,圭賢踏進屋內,冷看父親依舊擺出莊嚴的面容,安然的坐在沙發上
"你來幹什麼?"
"爸,我不想拐彎末角,如果你不希望我驚動警察的話,就別攔我。"話一擱不等曹大東回應,圭賢隨即擅自在屋內搜人,曹大東沒有阻止,由著圭賢去~
 
很快的圭賢在房裡找到了厲旭,愣著雙眼撲向床邊將厲旭撐扶起來
"厲旭!厲旭~"
慢慢陷入昏昏沉沉的厲旭,迷矇中依稀聽見圭賢的呼喊,勉強地,厲旭撐了撐眼皮,瞥不開再多的視野,只知道圭賢來了,他終於撐到圭賢來拉他一把。
"你們對他做了什麼了!"感受手裡攤軟的身軀和那雙瘀痕微露血絲的手捥,圭賢情急憤怒一吼
"沒~~沒什麼,只是給他打了安眠藥而已。"
 
圭賢將人抱起直接想走人時...
 
"你不能帶他走。"沒想到曹大東竟然還蠻橫說出這一句
"為什麼?"
"因為他簽下了賣身約,我是有權要他留下~"
"好,講權是嗎?"圭賢將抱在胸前的厲旭輕放在椅子上,拿出早準備好的複印文件丟置曹大東面前的茶桌上
"這份是我持有的股權,不管厲旭跟你簽了什麼,只要是以東信之名,你很清楚我有沒有這個權限把他帶走!"
"你怎麼會有這些股份?"
"你不是神通廣大嗎?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
"這句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有當我是你兒子嗎?我說過,什麼事我都能順著你,也說過我的對象一定是我最珍惜的人...而我最珍惜的人你卻一再的折磨他...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圭賢深吸一口氣慢慢吐出,傾出積壓在心中的無奈,退二步轉身將厲旭再抱起,離開前為了不想再節外生枝,圭賢還是把話說了
”如果...你還想要我這個兒子,我希望你不要再找他的麻煩。”
 
在顧不得父子情面之下,圭賢挑明了立場,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孤身一個抱著厲旭脫離了父親,離開了這間將厲旭關了五天的房子。
 
在樓下等候的昌垊,看著圭賢手抱厲旭坐上了車
"他怎麼了?"
"不知道,說是打了安眠藥。"咀裡回應著,眼睛仍不離懷中的厲旭
"要不要先送他去醫院?"
"圭賢..."這時,厲旭頂著薄弱的意識,眼簾沒有睜開,那是逼自己撐出的意識
"厲旭,你怎麼樣?"一聽見厲旭吐出虛弱的氣聲,圭賢好激動
"別...我...我不要..."撐著微弱的氣息,擠出段段落落的話語
"好,我知道。我這就送你回去,沒事,沒事了~"圭賢心疼的打住厲旭的話不讓他辛苦的說下去
再看一眼圭賢,厲旭解放身上所有的緊崩,放心躺在圭賢的懷裡慢慢昏入睡意裡
 
 
回到小樓,再輕柔不過的力道,圭賢小心的將厲旭放上床
揪心的看厲旭那蒼白臉色,內心攪和陣陣刺痛,圭賢一再吞嚥積在唇裡的淚液
 
鈴~手機響起,圭賢看了一眼,是烔植打來的電話
”嗯,我現在有事不方便回去,要不你拿來給我吧~”圭賢告知住址,讓烔植親自將文件拿到住所,並再回撥一通電話,吩咐烔植買一些食糧過來。
 
片刻都不想離身,圭賢靜靜的坐在床邊陪伴,撫握厲旭的手捥心頭是無比的心疼,圭賢從浴室裡把了條熱毛巾,輕手為厲旭擦去那乾固的血絲,發現家裡沒有醫藥箱,隨即又交代烔植買盒完整的醫藥箱~
 
過了一小時,厲旭還沒能醒來,門外傳來按鈴聲,烔植買齊了圭賢所吩咐的東西,一進門滿頭霧水的探著四周,看見圭賢一臉悵然,憋不住那好奇心多咀問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要是不礙事的話就跟我說啊,看我能不能幫你?”
 
”你幫我把這些帶來,已經幫了。”一拿到烔植帶來的醫藥箱,圭賢立刻就打開來,找著可以為厲旭傷口塗抹的藥品
”你也太敷衍我了吧,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
”這幾天我不會待在公司,要有什麼文件,你就拿來這給我就行了。”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要是有什麼會議,要是你不在的話這像話嘛?”
”有的話再說。”說完,圭賢從醫藥箱取出了一瓶典酒和藥膏,自顧自的走進臥房
 
心生好奇的烔植,僅僅拉長脖子往圭賢走進的臥房的方向探了探,圭賢沒有關上門,似乎並不避忌烔植的存在...
雖然如此,烔植也沒好意思擅自走進,一個人站在餐桌旁悶著,想起圭賢近期轉變的原因,難道是圭賢口中回到他身邊的愛人嗎?
 
那...在房裡那位應該就是了吧...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