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月來的日子裡,圭賢很安份的待在公司,父親那頭也暫時沒有任何的動作,這段時間裡,厲旭開始打理新加坡的住所,以及為後續的工作做結尾,在所剩不到二個月的合約期,除了接拍短篇戲劇之外,沒有再接下其他的新片,想利用幾天的空檔返回韓國時...
 
”圭賢嗎?這幾天沒什麼通告,我打算明天搭中午的班機回去,你能來接我嗎?還是我直接去小屋呢?”
”明天?”
”嗯。”
”厲旭...這陣子有幾個案件要趕,會忙一些...我怕到時沒空可以陪你。”
”不要緊,晚上你忙完再回來就好了。”
”還是不要,我不想你回來把你丟在小屋那,過幾天吧~等我忙完手邊的...”
”那好吧!你空了再告訴我,我再看看有沒有假期。”
 
第一次,厲旭不以為意,當真相信圭賢所謂的忙碌。
第二次,厲旭心知肚明,忙錄碌絕不是一個好的理由,但也相信圭賢避不見面一定有他的顧慮存在。
 
到了第三次...表面上厲旭裝作不在意,但心裡還是熬不過那股失落,已經好一陣子沒再開喉的他,最後還是忍不住一人跑到酒吧獨自喝著,腦子亂想各種可能...
 
會讓圭賢忍著不見面的原因是什麼?
難道曹大東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如果是~那也表示圭賢無法解決這口關卡,所以才不敢讓我回去嗎?
 
想到這,承受內心的糾結,厲旭一杯又過一杯的吞盡肚,明白這條路不好走,也沒得怨,只能靜靜的等著圭賢的消息...
 
淡看手指上的戒指,厲旭想著圭賢的話...(厲旭...這四年前我早就買好的戒指,那時沒有機會送給你...現在我將它交給你,這是一對的,希望我們就像這對戒指一樣相扣彼此~)
 
圭賢你不會放棄的對不?
暗自心裡厲旭對自己喊話,壓著內心的思念,藉這酒來發洩...只因為酒能讓自己好好睡一覺,不會在半夜裡折騰心頭那陣酸...
 
感受到褲袋裡手機的震動,厲旭拿出手機看...顯示的號碼是圭賢打來的...
滿心疲憊的他,無助的看著手機直到響聲靜了下來...
無奈地又是一杯乾至杯底的痛快,受不住吞進喉間的灼熱感,厲旭輕咳了二聲,拿酒杯輕輕敲了敲小吧枱,要酒保送上一杯,似乎沒打算放過還算清醒的意識。
 
手機又是一陣響~撫握手機那蠢蠢欲動的指尖,想衝動按下切電扭時,厲旭還是忍住了,深怕自己撐不住內心的思念,也不想為自己的情緒擾亂了圭賢的腳步。
 
嗶嗶!!簡訊來了~
早知道圭賢不會這麼輕易放過...
厲旭完全沒有一絲期待的撐著手機掃了一眼(厲旭,別不接電話,我會擔心...)
很快的不到一分鐘,圭賢就打來了,為了不讓圭賢胡亂想,厲旭總算按下了接聽扭,有氣無力的喂了一聲...
 
”厲旭?你怎麼了?”
”我沒事...”
”你在哪?”
”......”一時間沒能即時端出謊話塘塞,厲旭頓愣著~
心急的圭賢再一聲追問”你那邊怎麼這麼吵,你在做什麼?你跑去喝酒了嗎?”
”圭賢,你不要緊張,我只是跟朋友來酒吧聚聚而已。”
”真的?你朋友呢?讓你朋友跟我說句話。”
”........”
”你還騙我,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一個人跑去喝酒了?”
”都說我沒事了,我只是無聊一個人跑來這喝二杯罷了。”
 
電話靜了幾秒~厲旭喘了一道氣,緩了緩酒精帶來的昏眩感,厲旭逼自己端出清醒意識來打破這靜了幾秒的對話”圭賢,你不要擔心,我很好,真的...我只不過這陣子沒事做有點無聊,所以才來這透透氣解悶一下。”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隱忍嗎?”
”.......”
”是不是我不讓你回來,才不開心,是嗎?”
”圭賢...”唯恐讓圭賢聽出自己的哽咽聲,將溢在咀裡的淚液吞下後才接著說下去”如果你不希望我把自己看成是你的負擔,你就不要再擔心我什麼,好嗎?”
 
厲旭這話擺明讓圭賢一句也頂不了,只能無奈接受厲旭端出的堅強...
掛上電話後,待在辦公室的圭賢,一樣地也喝起酒來,不為其他,只為想感受厲旭的苦楚,以酒懲罰自己的無能,放著心愛的人留在海外,什麼也做不了...
 
過後,圭賢忍著這思念,耐住性子總算等到了好消息~
前些日子委託神童與始源私下進行的圈套,終於順利的成功了,在俊秀搜到的資料中,得知姑姑秋子向來都有投資房地產的野心,為了迫使秋子資金套牢,圭賢特地藉由始源公司的專業經紀人,以低價利誘秋子買下幾棟毫宅,相信以秋子對房地產的自信度,絕對避不了這誘惑
 
除此之外,也得知姑姑的老公大姑丈承中,一直都掌握著期貨的指數,不過保守的投資手段,就算是有輸有贏也不至於傷其老本
然而~對一個投資者來說,貪字是永遠不會少一撇,衝著人性是貪婪的心理,圭賢不惜用自己現有的資金,找人放出假消息孤注一擲,壓注在承中所投資的該指期貨上,犠牲獲利只為造成數字上的假象,引誘承中加注資金,隨後再將自己的期貨即時抽回,逼使承中拿出更多的現金補救這坑洞
 
沒錯,這種方式對圭賢一點好處也沒有,完全是以本傷本二敗俱傷的手法,唯一的差別是,圭賢可以即時抽身,反觀等到承中發現時,早已措手不及!
很明顯~圭賢的目的無非也是要逼得承中資金套牢~
 
為了套取更多的現金,承中一定會先賣掉手上的股票,等到股票賣光了,輪到的就是持有的股份...
以承中身為大姐夫的姿態,相信不會找父親商量股份的事,圭賢暗自盤算,等著姑丈承中親自登門~
 
果然!事隔一星期,承中親自來到辦公室,請求圭賢幫他一把
 
”姑丈一向穩操勝卷,這次怎麼會失手了?”圭賢故作不知情,假意藉慰著
”別提了,都怪自己看走眼~世姪,要是可以的話,你就幫個忙,我不會虧欠你的。”
”姑丈你想補倉嗎?我看算了吧,就算幫你恐怕我手上的現金也不夠你去填補。”
”要是不補倉我什麼都拿不回來了~你就幫我個忙,等我套了現,一定立刻還你。”
”姑丈,不是我不想幫,是我真的沒那麼多現金~~”圭賢盯著承中的面容,從眼神透出的徬徨神色,圭賢知道姑丈這塊肉已經穩穩的握在手中,就差自己開這一口”要不~這樣吧!你釋出東信的股份,我才能調動公司的資金幫你套現。”
 
姑丈沈默著,自吞口水的掙扎賣與不賣
 
(猶豫嗎?呵~你一定會賣的!)眼看自己一手策劃的計謀逐漸成形,在圭賢眼瞳裡暗藏的,是滿滿的自信與期待
 
”要不你回去考慮一下,想清楚了再找我也不遲~”圭賢再推一把,逼承中立刻下決心
”不,我賣!最快我什麼時後可以拿到錢?”承中果然被錢逼急了
”就算現在過戶,最快也要明天才能給你,手續需要點時間...”
”那就快吧,我在這等你。”
”OK。”
 
一切都很順利的進行著,承中最後將手中持有東信百分之十的股份全都釋出,圭賢並沒有調動公司的資金,完全用個人持有的現金買回這百分之十的股權
 
接下來就等姑姑秋子了,以姑丈的補倉速度,遲早會將姑姑也拖下水,雖然圭賢身上已經沒有多餘的現金能夠吃回姑姑的股份,為此早已向始源知會調遣資金幫他這一把~
 
---------------------------
 
連著一個多月的時日監視下來,等著消息的曹大東,每隔一個星期都不忘質問著派指的跟隨人員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老闆,這陣子少爺很安份,除了固定幾位熟人外,沒有發現有其他往來親密的友人,也沒有女人找上門~"
 
聽這回報的消息,曹大東不得其解,反複想著仁奐所指,暗自探究各種可疑...
突然,腦子飄過一個人名~金厲旭?
 
這個人自從在美國畢業後,已經消失三年了,會是他嗎?
很快的,曹大東不遲疑的撥了通電話,請託熟人幫忙調出金厲旭的出入境資料,不過所得到的消息是金厲旭只有四年前的出境記錄,而後皆是空白?
 
這結果更讓曹大東困惑了,倘若不是金厲旭,那纏在兒子身邊的男人又會是誰?
然而,對兒子生平的第一個對象金厲旭,曹大東始終有所保留,為了多買份保險,曹大東乾脆直接委託偵信社,調查四年前金厲旭在美國的所有資料...
 
 
麥奇華和四年前一樣的拿著牛皮紙袋,走進
 
”曹先生~這是你要資料。”麥奇華將資料呈放在曹大東的面前
"金璞軒?"沒想到打開的資料上,舉列的名字並不是金厲旭,而是金璞軒,曹大東擺著不解的神情,等麥奇華來解釋
"沒錯,這的確是你要找的人,三年前他去了新加坡,二年前他改名叫金璞軒,現役演員,原藉韓國。"
"那他現在人呢?"
"前陣子回來韓國拍完一部戲後,回新加坡了。"
"也就是他接觸過我兒子了?"
"這部戲是東信接拍的戲,你兒子就算跟他碰面也不奇怪,還有什麼要我幫你查的嗎?"
"暫時不需要了,謝了~"
 
麥奇華走後,曹大東淡定的盯著資料上的照片,也開始打量要如何處理這位金璞軒,在還沒有確認圭賢和金璞軒有實質往來的證劇下,曹大東沒打算挑明立場的去找人。
 
既然確認了金厲旭的存在,那麼對於先前早有盤算的金璞軒合約一事,就更不適合由圭賢經手了。
為此~曹大東以名譽董事之職指派了二名經紀人前往新加坡,在圭賢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會見厲旭該屬影視公司,並且拜訪金璞軒,以東信之名簽下了金璞軒。
 
對厲旭來說,根本不知道這二名經紀人是曹大東指派的人選,完全信任於圭賢所執掌的東信之名,雙方在條件與合約舉列的項目上達成共識後,厲旭斷然的在合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