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途中圭賢慣例的刻意繞過街停駛在花店門口,一樣選了紫色鬱金香,依如往常的要人送至片場,隨後才返回公司...對圭賢來說,送花單純是對厲旭的一份思念,並不是要展現浪漫的意境。
 
一回到辦公室,烔植拿著幾份文件跟了進來
 
”今天就這些了~”
”先擱著吧~對了Kevin,晚上我去始源那,你去嗎?”
”哦...”
”怎麼了?一聽到源哥那你都很高興的...有事?”
”沒有啊~這陣子你老一個人去,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呵!你吃醋啊~”
”切~誰有空吃你的醋啊,不過你最近真的變了個人似的,那些女人也沒來找你了,轉性了嗎?是不是有人改變你了啊?”
圭賢垂著眼簾笑了笑,發自心中的甜味說出”是啊...是有人改變我了...”
”什麼人啊?”
”一個我深愛的人...他終於回到我身邊了...”
 
”哇~還真的是大新聞哦,到底是誰有這麼大本事,讓你這冷血的愛上啊?”
”.......”
”好啦,你知道我有什麼說什麼嘛~現在不冷血就好囉~”
”Kevin,謝謝你。”
”啊~謝我?”
”謝謝你這二年幫我打理一切,忍受所有,我很感謝。”
”切~別再說了,多不慣啊,我有薪水領的嘛~~不過看你這樣我也替你開心,不打擾你辦公了,我出去做事了。”說著,原本要退出辦公室的烔植即時打住腳地又再回頭。
 
走到辦公桌前,翻著剛才遞給圭賢的那疊資料,從中抽出了一份,烔植將資料打開放至圭賢面前”那~這個。”
順著烔植的手指低頭一看,文件裡夾帶的是一份人事資料履歷,而烔植的手指則指向姓名欄上那三個字
(李琳倩)
 
”她?”
”是啊!我想你應該還不知道吧?”
”現在知道了。”
”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去出做事~”
”嗯。”
 
烔植離開後,對於琳倩任職廣告設計的這份履歷資料,圭賢只是略微看了一下,了解個大概,礙於惜日情人的立場,圭賢沒打算過去打聲招呼,不過琳倩反而不畏懼的親自來到圭賢辦公室..
 
"嗨,沒打擾你吧?"
"沒..."
"冒然的我到公司來,你介意嗎?"
"陳經理會錄用你,表示你這在設計這方面有實質的才能~我又怎麼會介意?"
"嗯...待會一道吃午飯,去嗎?"
 
圭賢愣了愣,思考了一下該與不該,妥與不妥~
 
"看樣子你怕惹人閒話~"看著圭賢猶豫的反應,琳倩索幸把話先說
"是有一點。"
"那好吧!下次有機會再說了~"
"嗯。"
"對了,以前認識的是Nelson,現在時日不同了,我想以後叫你圭賢可以嗎?"
"......"圭賢頓了一下,直視的目光沒動遙,掛那不再帶有一絲情感的眼神,在著量後淡淡回應了一句
"我不習慣別人叫我圭賢,你還是叫Nelson吧。"
"這麼看好像沒人可以直呼你的名字,背後有故事嗎?"
"沒有故事,只是單純不習慣~"
"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人可以讓你打破這習慣~~好了,那我出去做事了。"
 
琳倩退開辦公室後~圭賢回複著琳倩的話,臉上流出的笑,是帶著甜意融在欣慰的心境中,背後的故事?
曾幾何時,圭賢這二字已經成了厲旭的專屬,也只有厲旭才能親蜜的叫出他的名字~
 
----------------------------
 
圭賢,始源,東海,銀赫四人剛好湊一桌麻將,看著不一樣的圭賢呈現眼前,彼此都替他開心,總算這悶貨不會再老掛著一副討債臉了~
 
"七萬。"圭賢打了一張七萬至海底,隨即被始源胡了一把,這已是圭賢今晚第13次放槍
又來一次被攔胡,銀赫氣得直叫罵"喂~打麻將耶,你以為在玩積木啊,你知不知道你放了幾次砲了,七萬這塊生張你還打啊!"
"我聽牌了,想說就拚拚看吧~"
"那也不用把把都拚吧?"
"你真是有毛病,又不是你付錢,窮鬼叫的幹什麼~"東海托著下巴納悶地看著自己的牌面,早已聽牌的他和銀赫一樣都被攔了胡
 
"我是看你八成被厲旭那小子迷昏了頭,連牌都不會打了~"銀赫咀裡窮嘮叼的著,很不甘願的洗了洗海底牌
"呵~也許是吧。"
"怎麼不把厲旭叫來呢?"      
"這熟人多,不想他常在這露臉,傳到我父親那就不好了。"
"那倒是~但總不能一直把他藏著吧?"
"放心,Nelson很有辦法的...這小子啊每天叫人送一束花到片場,真是笑死我了,哈哈~~"於是銀赫將那過程在桌面上描述一番,聽得始源和東海也跟著憋爆一臉笑氣,唯獨圭賢那副無辜的模樣,還不自覺有什麼不妥?
 
"什麼?送花?呵~Nelson你不是吧?"始源皺眉揪眼沒好笑的說
"很奇怪嗎?"
"送女人就不奇怪啊,可是你別忘了~厲旭可是男人啊!要我豈不丟臉死了~"
"可是...我也沒聽他說不喜歡..."圭賢一臉疑惑地,想著厲旭每天收到花之後,總會留個簡訊說很喜歡,沒想過會有什麼其他感受
"不想你失望當然就不說囉!Nelson,我真是不知該說你笨還是蠢。"圭賢的簡單真讓東海看著都遙頭,
 
東海的二句話,這才讓圭賢有了驚覺,也沒想到送花單純想表達思念之情,反倒困擾了厲旭~
想到這圭賢已經沒有心思再打這桌麻將,兩手一扣,將麻將蓋了下來,很明顯~圭賢似乎沒有接著玩的意思。
 
"喂,你幹嘛?"見圭賢的動作,手上還拿一只七索等著打入海底的銀赫
"你不是要走人了吧?"始源也看出來了
"你不是吧~三缺一難受啊。"輸了十幾底的銀赫,皺那眉頭苦懊臉地直抱怨
"你們讓他走吧,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厲旭,哪裝得下這些字牌。"東海知道圭賢是走定了,跟著兩手一按扣下了牌面
"Sorry...下次補你們八圈OK?然後...再吃你們吃頓大的,別生氣~~先走了。"話一丟,圭賢心比腳還急,立刻走出 Club開了車就離開。
 
路上片刻不費時的利用停紅燈空檔給厲旭發了通簡訊
(旭~今晚有空嗎?我在1365。)
 
途中經過了花店,圭賢打車返回,急快的又買了一束紫色鬱金香,將花擱置後座。
這時厲旭傳回了訊息(圭賢~我會到的...)看了簡訊,圭賢露出期待的笑容,思忖了一會後,隨後開到了超商停了下來~
推著活動置物車,走到了酒品區挑選了一瓶紅酒,雖然不是自己獨愛的年份,礙於一時之選也只好勉強湊合~
走著,來到冷凍區,買了二塊上等牛排肉,幾樣配搭疏果~~
離開超市圭賢捧著一包紙袋回到車上,看著擱放在副駕駛座的物品,假想待會厲旭看見的喜悅~。
 
來到倆人的小窩裡,圭賢將花束擱放在餐桌上,給自己繫上了圍裙,看著廚桌上擺放的食材,對從沒下過廚房的圭賢來說真是一大挑戰,為了想給厲旭一個驚喜,圭賢可說是硬著頭皮試一次。
 
不久,厲旭來到1365,用著圭賢特製的心型鑰匙開了門,未料腳還沒踏進屋裡,耳邊隨即傳來一陣落至地面玻璃碎裂聲,厲旭順著聲源走去,見圭賢正蹲下身擦拭地面的油漬
”圭賢...你在幹嘛?”想湊過去幫忙撿碎片時,腳才剛踏出隨即被圭賢一聲喝住”別過來,小心玻璃!”
 
怎能讓自己站在一旁呆看不幫忙,厲旭不理會的蹲了下來,不過這伸出的手掌在撿到玻璃碎片之前...就被圭賢一手擋了下來,抓著厲旭的手捥不讓他碰觸到有機會割傷他的碎片,這舉動看似貼心,然而這樣的呵護不得不讓厲旭覺得圭賢把他看得脆弱了...
 
”厲旭~你什麼時後來的?”
”剛到呢,你...”厲旭抬頭掃過廚桌上的食材,一臉質疑”你在做飯嗎?”
”呵...是啊!”圭賢清理完地面後站了起來”想說煎個牛排~看來不好像不太順利哦~”說著,圭賢將煎鍋沖了沖水,放回爐上重新再點一次火
 
"對了,明天你不要再送花來了。"厲旭順帶一提的話,圭賢小愣了一下,就如銀赫說的,厲旭真的不喜歡他送花到片場去,腦子懸著這思緒,手邊拿著煎鍋的圭賢,恍神之中,把放油的程序給疏忽了,在水還沒燒乾時就倒下沙拉油,火油立刻滋滋作響噴爆著,圭賢連忙退縮手退了二步,一旁厲旭沒多猶豫的打快二步到火爐前伸手將火關上...
 
厲旭突然湊近爐台,唯恐被火燙的油給波及,圭賢下意識的連忙揪住手臂拉了過來”小心!”
”我沒事。”厲旭擺開圭賢揪住的手掌,果斷的提起煎鍋放至洗碗槽再洗一番
”別弄了,這好危險,待會叫外賣來吃就好了。”圭賢不放心的,輕握厲旭兩手臂不讓他做
”東西都買了,不做可惜了。”
”可是...你會做嗎?”
”好歹一個人在外頭生活了四年,這都不會的話吃什麼呢?”
”那我幫你吧。”
 
”不用,你去客廳看電視吧,我很快的。”
”動火又動刀的,看著都危險,還是我來吧~”
”這沒什麼,我可以的,你去外頭等著吧...”
”不行,你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
"你別老把我看成你那些女人好不好,我是男人啊!"圭賢的關愛與呵護,無形催毀著厲旭潛在的男人自尊,厲旭無意托出圭賢過往的女人,只為不希望圭賢把他當女人看待...
 
可那敏感的字意讓圭賢瞬間愣呆眼,心也揪著,沒想到厲旭還是介意著那些女人的存在,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圭賢無奈的默默退出廚房走至客廳...
 
厲旭自覺帶錯了詞傷了圭賢,但也確實是自己的真心感受,厲旭沒有上前解釋些什麼,一個人悶著心頭那糾結繼續手邊的料理,過程中,幾度三番的擺頭看往客廳,惦記圭賢心裡是否還難受?
 
坐在沙發的圭賢,對著電視那目光是沒目標的,一心準備美好的氣氛想帶給厲旭驚喜,沒想到會惹來厲旭的反彈,圭賢感到有些納悶,想起擱放在餐桌上的那束花,圭賢走到餐桌旁看了看,也回頭望了望廚房,老早想好的情話沒能預期的在自己設想的畫面中傾吐,心頭不禁飄進一陣失落~
 
(你別老把我看成你那些女人好不好,我是男人啊!)腦子裡老飄送這一句,盯著眼前這花,看來一點存在的價值都沒有,圭賢氣餒的將花往垃圾桶一放,拖著一身無力感靠回沙發的椅背上~~
在心裡,圭賢難免自責於過去所沾惹的女人,才讓厲旭留下不好的陰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