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找出當年的原因,唯一的希望就是俊秀~
圭賢不再遲疑的約了俊秀出來尋求真相
 
"突然找我吃飯~不是請我查案子的吧~"
圭賢沒有回應,表情上有些吞吐,似乎有什麼難以其齒的話要說
"想找我問厲旭的事嗎?"
 
話都還沒擠到咀邊就被識穿,圭賢瞠開兩眼直盯著
"用不著這麼驚訝,這還不難猜嘛?你不是那麼婆媽的人,對著我會有什麼讓你開不了口的,除了厲旭不會有其他了。"
"........."
"說吧!"
"我想知道厲旭選擇離開的原因..."
 
整整四年了,吃盡苦頭的厲旭捱也捱過了,做什麼都無法追回已經發生的事實...對圭賢這遲來的一句不禁讓俊秀嘆出一聲嗤笑"呵~都四年了你現在才問?會不會太晚了,況且厲旭不是都說了嗎?"
"我只求一個真相~"
"那你直接找厲旭問個明白不就好了?"
"........."
"會這麼找上我,就已經表示你知道厲旭回來了,不是嗎?"
 
"我只是遇見一個跟他長得很像的人..."想套些俊秀的話,圭賢沒有直接托出厲旭,可沒想到...
 
"呵!只是長得像你就跟他上了床,我該說你隨便還是長情呢?"
"你說什麼?"俊秀說得諷刺,圭賢聽得震驚
"別跟我說昌垊找你的那晚發生什麼事你都不知道,不然我會狠狠揍你一頓!"
 
圭賢雙眼疑愣著,趕緊將腦袋追溯到當晚的畫面...那一夜自以為的夢境,瞬間恍然之中依然不敢置信那是真實的?
 
"厲旭怎麼會........."咀邊喃呢的傾出微弱的呼聲,回過神想追問俊秀時,俊秀站起身使勁揮過一拳,圭賢傾身坐倒在地,俊秀緊接再抓起圭賢的衣領怒斥著
"媽的,你真不知道!怎麼,你當他是夢嗎?他媽的,因為你他受了多少苦你知不知道!四年前你有沒有追根究底?四年後你跑來問我這算什麼?你現在才想上訴嗎?你省省吧!"烙下聲聲責罵,俊秀氣憤地撒手推開圭賢,轉身要走時,圭賢慌忙伸手揪住俊秀追問著"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
 
"遺憾是嗎?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你活該如此!"為替厲旭出一口氣,俊秀鐵了心的放下狠話,甩手離開。
 
(因為你他受了多少苦你知不知道!)
(你當他是夢嗎?)
俊秀的話排徊在耳邊,一字一句像電擊一樣竄入腦,所有的想法與記憶被這電擊全都從腦子裡逼了出來,沒了魂的眼神在酸澀中紅了眼,眶滿了淚液~
 
"厲旭......為什麼..."圭賢無奈又自責的垂下了眼簾
 
無奈於厲旭的自作主張,自責於自己太過感情用事,無形加深了這傷害。
雖淚盈滿眶卻掉不出一滴淚珠,圭賢沒有想哭的衝動,更沒有傷心的感覺,他只有心痛~
並不是為自己而痛,是為厲旭所承受的傷害感到心痛...
 
 
------------------------------
 
 
一心只想立刻見到厲旭,想好好的傾吐內心所有的內疚與心疼,圭賢飛快的開到片場去...
為不打擾厲旭工作,圭賢一直待在銀赫的剪輯室裡,直到厲旭搞定他的部份之後,銀赫藉故找個理由將厲旭帶到了剪輯室...
 
腳才踏進剪輯室,看見眼前這身側影,即刻調頭想離開時,銀赫趕緊擋了擋,好言相勸著"璞軒啊,你先別氣,聽聽他想說什麼也好啊!給我個面子,ok?"說完,不管厲旭怎麼打算,銀赫自顧都先將門給打上,就讓倆人好好溝通吧~
 
圭賢慢慢的走向厲旭,隨著方向厲旭慢慢的移著雙腳與圭賢保持一定的三步距離遠
 
"你再走我出去了ㄡ"
"厲旭。"圭賢還是忍不住又踏了一步
"你還來!"
"好,我不動~你聽我說就好。"圭賢振定的擺出二掌不再往前
"一句,我只給你一句,聽完我就走。"
 
一句!怎麼夠,既然厲旭開了口,為了不想把人給急退,圭賢也只有欣然接受,腦子速速的整理,想著僅有一句的機會,圭賢吞了吞咀裡的唾液,謹慎挑出唯一的一句"厲旭,我想你明白,在我看見懷錶時,我已經沒有再跟女人來往了。"
 
聽完這一句,厲旭撇下不屑的眼神,什麼話也沒回,毫不猶豫的轉身握著門把,對圭賢的解釋他只覺得可笑!
就在拉開的那一刻,圭賢飛快向前踏了二步,把手壓住門不讓厲旭拉開
"你還沒回答我。"
"你想我說什麼?那些女人你不用負責嗎?你把她們當什麼?洩慾工具嗎?"
"......."
"別再找我,我說過,我不想再見到你!"厲旭連著二句把話給反問,問得圭賢一個字也應不出聲,依究擱下一句我不想再見到你,使勁的拉開了門。
 
不想就這麼讓厲旭再從眼前離開,圭賢使命的把門壓回,伸手揪住厲旭的兩臂將他拉向自己,想試著掙開卻怎麼也鬥不過圭賢的力氣,兩人這麼的糾纏著...
明知道厲旭愛著自己,圭賢怎麼也不肯鬆開這雙手,深情的眼眸直望著,對厲旭的愛戀這一刻有如巨浪狂潮,再也壓抑不住那情不自禁的雙唇,圭賢手一托將厲旭的小臉壓向自己
 
"放開我!"不讓厲旭再多說一句,圭賢覆上口,將那還帶著憤怒的雙唇,強硬的包圍唇中,失了控的吻著他,也唯恐厲旭為著反抗像上回一樣狠咬他一口,圭賢沒有將舌根挑入,僅以唇瓣包住厲旭的柔軟,框住的身軀,使出的力氣,不論厲旭怎麼的抵擋怎麼也逃不出...
 
"不要~"一再瞥開的雙唇還是讓圭賢蠻硬的覆上,圭賢真的很想念厲旭,雙手緊緊的將厲旭抱在身前,這擁抱在厲旭的抵抗下很不踏實,然而~愈不踏實就愈帶出圭賢強烈佔有的渴望...
"你幹什麼~放開我!"逃離了吻唇卻怎麼也徹不開被鎖住的身軀,圭賢再次含住厲旭柔軟的小咀,不想再聽見他任何一句拒絕自己的話語。
 
自知這一刻擋不住圭賢強大的力道,厲旭不再盲使力的阻止,就讓圭賢貪取一切,直到他肯罷手為止...
這吻慢慢的放柔了,頂在胸前的雙手也鬆懈了,鎖在懷中的身子也不再僵硬,圭賢知道厲旭不會再逃脫,放輕力道溫柔的將厲旭摟在懷裡,深情的吻著,安心的挑開唇瓣探入舌根,深深釋出內心積壓的思念...
迎著圭賢的深吻,厲旭不知覺的紅了眼眶,心裡何嚐不也和圭賢一樣的倦戀著~
 
圭賢緩緩的鬆開了吻唇,揪著兩眉間深情凝望眼前的他...可無奈這懸在咀邊的愛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時,厲旭搶一步先說了...
"滿意了嗎?請你記住,我不是你洩慾的工具~別再碰我!"無法接受圭賢對女人的濫情,厲旭最後還是忍著眼眶裡的淚珠,打住心裡的愛,堅持那固執,說出違背心意的話語,退離圭賢的懷抱離開了剪輯室。
 
(我不是你洩慾的工具........)聽著這話,圭賢整個傻傻的呆愣著,就連拉住厲旭的念頭也沒有
(厲旭,你可知道在我心裡你有多珍貴,我怎麼可能把你當成洩慾的工具?)僅管這是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但在厲旭面前只怕都是多餘的解釋
 
 
---------------------------------- 
 
 
無法接受也不敢相信厲旭會對自己產生排斥與反感,圭賢像酒癮犯上身,一杯接著一杯,每一杯都是一口乾至杯底,挨著胸口上的刺痛,感受懊悔的心扉
這樣的心境,圭賢很快的就醉趴在始源的 Club小吧檯上
 
"Nelson,別喝了..."在接到店服生的電話,得知圭賢醉倒在 Club,銀赫速速的趕來,擺開手臂將圭賢架了起來,酒隱不淺的圭賢一把甩開了銀赫"別管我,讓我喝~"
"OK,想喝明天我再陪你喝。"銀赫隨口回應打發一句,即使身軀早已不聽使喚,腦子卻還有著7分清醒,圭賢揮著僅有的薄力把人推開,僅剩一口還聽話的咀巴替自己喘口氣"赫哥~真的,你讓我喝吧,不然我很難受。"
 
"這是幹嘛,想懲罰自己啊,這樣有用嗎?厲旭就會回來嗎?"
"赫哥,我能感覺到厲旭的痛苦,他是愛我的~"圭賢掛著無助的眼神,說出連自己都不是很肯定的感受
"那不就好了,幹嘛還來把自己灌醉呢?"
"可是他不會再接受我,他不會原諒我了..."
"給他一點時間吧,你都說他愛你了,四年都支持下來了,不是嗎?"
 
沈默著,圭賢依然持續的喝了一口又接一口,看得銀赫不得不搶走杯子"夠了,別在這裡做喪家犬,你想他愛他嘛,那就去找他啊,在這喝個什麼勁~他不理你就求他啊,死纏爛打都行,如果他愛你一定會心軟的。"
"你不了解他,他要是不想留下,就算關他一天,隔天他還是會走..."
"人會變的嘛,說不定他現在不是了呢,你別老把事情鎖死,一次不行就再試一次啊,真不行再一次嘛,金誠所至什麼的不是嗎,書都有得教耶。"
"呵~你真想得開。"
"不然怎麼辦,後面要走的路還長著呢,你呀~快想想怎麼把他追回來才是,在這喝個什麼勁,真是~"
 
在銀赫輕鬆帶上的片片安慰之語,圭賢看起來好了很多,心也慢慢的定了下來
(厲旭,我會陪著你慢慢走,不會放手)憶起曾經承諾的話語...那勇氣呢?
是啊,怎能就這麼認輸...
 
圭賢從襯衫裡抽出掛在胸間的懷錶,打開來看了看,想著這四年來厲旭一直將自己帶在身邊...
而自己,又能為他做些什麼?
 
雖然這一夜圭賢還是醉了,但也在醉意之中再次抓住差點就遺失的勇氣,當早上清醒時,楚坐床邊的他,漸漸回復那自信的面容,摸了摸床舖,看看小房間四周,而後起身走到辦公室桌前,摸了摸桌角,左右擺頭環顧四周陳設,神情中似乎有著什麼樣的打算...
 
"Alen,幫我連絡裝橫師博。"不多遲疑,圭賢按下內鍵,通知秘書幫他找來裝橫師博
四年來數不清多少次和女人在這放肆的激情,圭賢厭惡這房裡所有的陳設,眼不見為淨的只想全部徹走這存在的畫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