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又不通!”
站在壁球室裡,銀赫利用小休片刻的時間,撥打了一通電話給圭賢,這已是今晚第三次響到進入語音信箱...
”打給誰這麼生氣?”始源拿條毛巾擦擦額上汗水,看著銀赫一晚老拿著電話碎碎唸個沒完
”Nelson這小子,今天不知是哪條筋不對勁,無原無故封殺來賓的通告,打了幾次電話也不接,搞什麼!”
”打去Club吧,也許在那喝酒。”說完,東海便走到角落收拾背袋
”怎麼你不打了嗎?”
”打了二小時了,你不累我累。”
 
鈴鈴鈴~~始源手機響起鈴聲~~
”嗯...好...先看著他吧!我待會就來。”
”怎麼?”
”Club打來的,Nelson喝了不少酒,去看看吧。”
 
三人走出壁球室後,在走廊上遇見了宋仁奐,一向都不會給仁奐好臉色的銀赫掛那不屑將頭撇向一邊...
不過~對著銀赫,仁奐也不會有太多的理會
 
”嗨,仁奐。”始源禮貌性的打聲招呼
”剛打完嗎?要不要跟我來場友誼賽?”
”有事等著,下次吧。”
”OK...對了小海,明天我會去你那看衣服,要有什麼適合我的,幫我留著。”
”嗯,知道。”
”那不擔誤你們辦事了,拜~”
 
前往Club的路上,赫在馬上就開口抱怨著
”真是搞不懂,你明知道仁奐不是什麼好東西,為什麼還要跟他來往?”
”你有毛病啊,我開店做生意的,難道趕走他不成?”
”放心吧赫仔,仁奐雖然手段不是很乾淨,但道義還在,得不到的他不會硬搶。”開車的始源,說出他對仁奐的了解
”我是怕小海哪天被設圈套了還不知道。”
”你管好你自己吧!用不著你擔心。”
 
話雖如此,銀赫總是有那麼一絲擔憂,每次看見仁奐對東海那雙腐笑的眼神,都怕哪天為了得手而不擇手段。
 
 
到了Club,圭賢果然如店員所說,已經醉趴在小吧桌上。
始源與銀赫將圭賢扛到小包廂歇著,東海則拿了一杯醒酒液,在將圭賢扔到沙發上時,銀赫撿起從圭賢手中滑落的懷錶,好奇地把玩一下
”這錶好別緻,緊抓著不放,看樣子對他一定很重要了。”
”這有個按扭,可以打開吧?”始源湊過去跟著銀赫探究竟
”喂,你們別亂翻人家的隱私。”
 
”這小子一天到晚老在悶葫蘆,看看裡面裝啥也好啊~以後他要是又發什麼神經時,也知道為什麼。”
”快開吧,囉嗦什麼~”
”璞軒?”銀赫震驚地睜大了眼
”他不是那位什麼演員來著嗎?”
”臭小子原來喜歡男人啊,怪不得對女人這麼絕了。”
”你在說你嗎?”
銀赫瞄了東海一眼,將呼之欲出的話語塞了回去,納悶地回了一句”我今天不跟你抬槓,我關心Nelson。”
 
(厲旭.....不要走...不......不要離開我.....厲旭...我好想你...旭...)喝得醉茫茫的圭賢,不經意的流出藏在心裡的話,這讓在場的三位友人,聽著都呆愣了
 
”厲旭?又多了一個!?真是看不出來啊!呵~這小子....”銀赫連聲噗笑,真是被圭賢給搞糊塗了~
”我想 Nelson以前一定經歷過什麼,才會讓他這麼封閉自己的情感...”看來還是東海感性些,憑著這二點看出端倪
”璞軒你不是認識嗎?”
”是啊!可是我真看不出 Nelson會和璞軒有什麼,除了今天封殺他的通告外...”銀赫聳肩又遙頭,實在很難將圭賢跟璞軒連想在一起
 
”難道是和這個厲旭有關?”
”你們別在那裡瞎猜了,就當什麼都不知道,Nelson要是需要我們幫忙,他自然會說。”東海從銀赫手中拿走懷錶,塞回圭賢的手裡
”小海說的是,我們就當沒看過吧。”
”你幹嘛用那眼神看我,你當我是那種大咀巴的人嗎?”銀赫一臉無辜地為自己澄清人格保證
”我是怕你對著璞軒說溜了咀。”
 
 -------------------------------------------------------------------------------------
 
接下來的幾天,厲旭再也沒有特地找上銀赫打探任何有關圭賢的事,反倒是銀赫老藉故聊天,一有機會就沾到邊的帶上圭賢,想觀察璞軒會有什麼反應。
甚至還故意假借一些理由,要圭賢到片場來,看看圭賢又會有什麼動作。
而圭賢大都不會拒絕,只要有空一通電話就會來...
"你最近怎麼搞的,老叫我來,這些東西你可以等收工了再來找我拿的。"圭賢開始懷疑赫仔的用意
"你這不是來了嗎?我也省了跑一趟。"(死悶貨,明明就很想來,我是在幫你耶,還不懂得感激我~)銀赫心唸著
 
其實圭賢可以不理的,派個烔植來也是一樣,親自來無非是想多看厲旭一眼,看看是不是還恨著。
不過幾次下來,每當彼此無意間目光對視時,厲旭總帶著心灰意冷的眼神飄過,這感覺讓圭賢得不到正解...
 
這天,編導阿南看見大老闆圭賢又再現身,走過去向他寒喧了二句,順道問問圭賢要不要留下來觀看,圭賢點了點頭,坐在工作人員為他端出的椅子上等著
 
 
--暗夜桃園第32場--
 
該橋段輪到男配角與女配角的對戲鏡頭,飾演男配角的璞軒,也就是厲旭...
厲旭實在很難無視於圭賢的存在,尤其是圭賢還大大方方的楚坐在導演身邊,這讓厲旭在肢體上不由自主的僵硬起來,老將頭撇向一邊,避開圭賢那雙赤裸裸的目光。
 
場景一切準備就緒,現場只剩佈景前二位演員的聲音,工作人員個個屏氣凝神站在兩側一旁待命,掌握主機的赫仔,盯著鏡頭裡的畫面,不難看出厲旭緊張的神色...
銀赫瞄了瞄導演,心想~璞軒的臉僵得像抽筋一樣,該喊卡了吧!
 
卡!
果然~才剛起的念頭,南大這刻就喊出
圭賢的想法很簡單,單純是想看看厲旭的成長,這幾年的變化,況且自己本來就有待在片場感受拍戲過程的喜好,像這類的NG也是常有的事...
 
不過也太頻繁了,單單幾段的對話,並沒有多大的肢體互動,厲旭竟然接連NG了18次!
在第五次時,早已看出端倪的鐘云,找來翻譯主動向南大請示跳下一個橋段,不過這提議被坐在南大身邊的大老闆曹圭賢給否決了。
 
”不可以,叫他繼續。”圭賢擺著淡然置之的神態,不是沒想過厲旭的失常是因為自己的存在,但光憑著鐘云為厲旭出頭,心頭那口氣怎能嚥得下!
鐘云當然知道圭賢不近人情是故意的,為顧及厲旭的感受,又是大老闆之姿,也沒什麼好爭的,只能把厲旭拉到一旁,好好的安撫他的情緒,鼓勵他...
 
”不要想太多,來~喝杯水定定心。”
”嗯...”
 
不遠的距離,冷看鐘云的臉靠在厲旭耳邊竊竊私語,還有為厲旭送上一杯水撫撫肩背的動作,從圭賢透出的那雙冰冷眼瞳,能想像當下心裡是有多麼不爽~
 
當NG到十次時,銀赫實在很想叫圭賢滾回去,可礙於身份之別,再悶也只能憋著一肚子火,看著厲旭一次又一次的失誤。
 
最後...銀赫以截取畫面拼湊的方式,來解決當時根本無法連貫演出的橋段。
花了二個半小時,NG了十八次,總算搞定了這僅僅只有六分鐘的戲份...
 
讓所有人因為自己的失誤,擔誤了這麼多時間,厲旭很抱歉,在退離時不斷向大家抱聲歉,一個人獨自走回更衣化妝間,卸下戲服換回自己的衣服。
 
十秤大的空間裡,貼在牆面上的左右兩面長鏡以及垂直懸空的二行化妝櫃,,室內末端的更衣間,騰出的正方型餘留空間走道,讓室內顯得更為寬大~
厲旭傾著頭兩眼無目光靜靜靠在椅背上,為自己這麼容易而感到懊惱...
 
處在自我狀態中的厲旭,沒留意到圭賢已經踏進更衣間
圭賢瞥眼擺手的將室內所有人都清空,感覺到身旁的人一個一個走開,厲旭這才回過神探視一下,回頭看見離自己五步遠的圭賢
”你來做什麼!”
”看來我對你的影響力還不小,幾分鐘的對話你都能NG18次?”
 
厲旭站了起來不願再聽見圭賢那些奚落的話語,在經過圭賢身旁朝往房門走去時,圭賢一手拉回,反手揪起厲旭的手捥質問著”你跟金鐘云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麼被質疑厲旭很生氣,使力拉回自己的手捥,銬住的五指緊緊掐住不讓厲旭抽回,圭賢帶上充滿霸氣的眼神,直逼正努力想甩開他的厲旭,再問一次”他是你什麼人!”
”那個女人呢?又是你什麼人?”對圭賢一昧只降罪於厲旭與鐘云之間,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妥,厲旭愈想愈生氣,不再費力掙脫的扳回臉孔反問著。
 
這一問真讓圭賢心虛了,面對厲旭難道真要告訴他那女人跟他的關係嗎?
圭賢流露出的面容不禁讓厲旭笑了,是諷刺的嘆一聲,從圭賢軟化的手掌中撤回被抓出一圈瘀紅的手捥,冷冷道出
”你憑著什麼來質問我?只因為我像你恨的人嗎?既然你那麼恨他,你又何必在乎~”
撇下最後一句,厲旭不再多說的轉身離開了更衣間。
 
厲旭的話刺中了圭賢的死結,是的~如果心裡真的恨著,又為什麼要在乎他做了些什麼,和什麼人在一起?
是內心的佔有慾在作祟嗎?還是不甘心看著曾經的至愛不再屬於自己,間而燃起這團妒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