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這二天鐘云與厲旭都沒有戲份要拍,為此鐘云特地向編導與經濟人請了幾天假,帶璞軒與鐘真三人外出旅遊散心
 
"怎麼好突然的。"
"不突然,一直都想來韓國欣賞一下傳說中的美景,難得有這空檔,當然要好好利用啊~"
"璞軒哥,你覺得在韓國哪最好玩啊?"
"其實我真的沒什麼經驗耶,以前就只是待在孤兒院,上學讀書~很少到外地去。"
"那不正好,最近老看你沈悶的,出去走走當散心吧。"
"嗯。"
 
三天的旅程,鐘云選擇了韓國朝鮮半島西南側的東海上,註有東方夏威夷之稱的濟洲島,欣賞這韓國最大島的天然美景,並沿路來到著名的正房瀑布,以及濟洲島附有的中文觀光中心,最後來到東部的太平洋樂園,大象樂園等等旅遊區域。
 
三天的時間雖然緊湊,但對璞軒來說,能夠好好看看自己的國家,看看美景散散心,忘卻一切的煩憂,放寬懷胸的享受著,簡直就像做了一場夢,夢見自己來到世外桃園般~
看璞軒能放鬆心情自然的笑,鐘云心中有著欣慰,二年來的相處不是不知道璞軒一直將自己蹦得緊緊的,有什麼不開心就待在房裡猛喝酒,想好好勸勸他時,卻總被拒於門外。
既然無法口言相勸,唯一能做的也就試著帶他好好玩一趟,適度的減壓相信對璞軒來說,至少還可以讓他有心力能繼續撐下去。
 
回到城市後,鐘云找了所居留的酒店附近一家道地的韓式料理用餐
 
"唉~早知道你這老人家去那些古板的地方,我乾脆自己一個找地方玩樂了。"
"你想找刺激啊~呵~在韓國別想了你。"
"鐘真,你要想玩的話,下次再陪你去狄士尼玩個過癮。"
"這可是你說的,別放空炮哦!"
"璞軒,你別理他,一天到晚只想著玩。"
 
就這麼湊巧,圭賢剛好帶上烔植也來到公司附近這一家。
 
一踏進餐館,圭賢並沒有留意到,反到是身邊的烔植一眼就看見二位大明星,撐咀直呼著"哇~金鐘云耶!"
鐘云到底是新加坡的一線演員,也難怪愛看電影的烔植一眼就認出
"在他身邊的好像是金璞軒啊。"
 
圭賢順著烔植手指的方向探去,想起前些日子中傷璞軒的話語,索幸大方的迎向前打了聲招呼
 
"Hi~"
 
圭賢突然冒了出來,厲旭有些傻眼地沒反應過來,鐘云起了身禮貌性的回個禮
"曹先生。"
"來吃飯?剛到嗎?"圭賢眼神掃了璞軒一眼,見璞軒那不自在的神情,似乎不太歡迎自己出現在這?
"是啊,要一起嗎?"
"好啊好啊!"能夠跟大明星同桌吃飯,烔植想都沒想搶著就答,圭賢微微側個臉對烔植盯了一眼
"我約了人,下次吧。"說完,圭賢在烔植耳邊小聲交代了二句後,留下烔植一個人獨自走進特定廂房。
 
短短的停留,厲旭避開臉平淡的坐在位子上,沈默著一句也沒吭。
這反應看進鐘云眼裡,不難看出璞軒和圭賢之間隱藏的糾結,一直都希望璞軒能放開一些,不要把自己深鎖,每每看見他呈現落漠神情,鐘云不免自嘆自己的無能為力...
 
與烔植年紀相仿的鐘真,很快就聊了起來,
 
"你不坐嗎?"鐘云很親切地
"啊~好啊,不過 Nelson只讓我坐一會,看你們一身穿著,要外出旅啊?"
"大哥帶我們出去玩了三天。"
"大哥?~你是鐘云哥的弟弚啊~"
"是啊~你呢,剛那位也是你大哥嗎?"
"不是,他是我老闆呢~呵~也是你們那部戲的老闆。"
"是嗎?他好年輕啊,真看不出來。"
"我看我還是不打擾你們吃飯了,對了~Nelson交代這頓飯他請哦,待會你們不用付帳了。"
"那怎麼好意思~"鐘云客氣地回應一聲
"不會,反正他錢多管他呢,盡量吃啊~給他吃多點,呵~"
 
哈拉了幾句後,烔植這才甘心的離開
走進廂房裡,烔植臉上立刻擺出小埋怨的面容,納悶地說"你明明就沒約人,幹嘛還這麼說~"
"大家不是很熟,沒必要。"向來都不喜歡多餘的應酬,圭賢擺著一臉冷酷,面無表情喝了口茶,其實心裡怎麼會不清楚,不多停留是為了不想和璞軒多一份接觸,尤其是看見鐘云總出現在璞軒身邊,心中萌生的醋意,這種無法撇清的莫名滋味,幾次都令自己感到納悶與不解。
 
"我還第一次見呢,你別老板著一副生人勿近的臉色嘛,看得誰都怕你了。"
"是嗎?"
"唉~鐘云哥真好,還帶他們出去玩三天呢~看著他們啊就像一家人的樣子,真溫馨啊。Nelson何時你也帶我出去玩玩啊?"烔植挑挑眉對著圭賢,表出一臉羨慕的神情,這可讓圭賢聽了立刻僵了臉,尤其是這話更強調了璞軒與鐘云的交情並不簡單,不過到底還是跟自己不相干的人,真是沒理由要在意些什麼
 
"我看還是算了,跟你出去鐵定悶到爆。"
".........."
"唉~我看鐘云哥真的就像報紙上說的,他真的很疼金璞軒哦~難怪他這麼提拔他,聽說只要鐘云哥接下的戲就一定有金璞軒的份呢。"
 
圭賢很淡定的聽著,就算烔植說的是真的,自己也沒道理要吃味些什麼,說穿了他跟璞軒什麼都不是,若不是帶著厲旭的影子,他根本不會去留意這個人的存在。
 
”你說他們會不會有什麼什麼的啊,我覺得一定有,你沒看那金鐘云對璞軒的態度,好體貼好溫柔~”不知死活的烔植,一句一句的接著來,句句搓中了圭賢那莫名的醋火,都不知道坐在對面的圭賢眼神有多殺!
"你不打算吃飯了是嗎?"耳邊璞軒的名字在烔植言述下一次一次打進耳根,圭賢實在不想再聽下去,冷不防的丟出一句讓烔植閉上咀
"不愛聽?我不說就是了~"接收到圭賢的犀利的一句警告,烔植總算乖乖的閉上咀。
 
 
這頓飯圭賢吃得納悶,離開後讓烔植自己搭車回公司,心情煩亂的他則四處閒逛著,當是散散心吧~
幾年來一直都是再平淡不過的日子,縱使在感情上有著打不開的心結,也不輕易的觸及,這陣子璞軒一再出現,無形中刺著心頭那塊空缺,說好的恨卻總被回憶一點一滴的啃咬。
常言道不是說時間能沖刷記憶嗎?怎麼四年了感覺還是那麼深,還是那麼痛著。
 
傭懶地走在街頭~恰巧在進樂器行外,看見了俊秀正在裡頭跟店員對話,圭賢停下了腳步,看了俊秀好一會,沒有踏進去打聲招呼,帶著平淡的面容離開店門前。
 
這並不是四年來第一次與俊秀碰頭,曾經仍帶著一絲希望向俊秀試探口風,不知道是俊秀有心隱瞞還是真的不知道~與厲旭分手的那一天之後,厲旭整個人就像煙霧一樣,消失得無影無縱。
 
 
緣份這玩意,非得在最不適當的情況下跳出來把人捉弄一番才甘心!
該怎麼才能抓得準?
 
返回公司的途中,在恍神的凌亂思緒下,沒留意到前方出現的身影,圭賢趕緊踩住煞車,閃避不及的身影在車燈前,退避不及踉蹌倒地,駕車的圭賢也因這瞬間的速度一頭往方向盤栽了一下。
很快的圭賢甩一甩昏炫的頭,讓自己速速回過神,下車探視被他撞倒的人
 
下意識的這一扶,才知撞上的人竟是璞軒!
"你......."
"Nelson!"
彼此都傻了眼,還愣在原地對望了幾秒,最後在厲旭在因疼痛忍不住發出一句微弱的呻吟聲下,二人才有了反應
 
"你沒事吧?"圭賢撤回原本扶握的雙手,用話關切著
"沒,沒事...."
"還能走嗎?"
"應該可以~"厲旭咬著下唇,忍著早已拉傷的肌肉撐起身子,但還是失敗,看樣子應該是扭傷了腿,圭賢看了不囉嗦的一手插上厲旭的手臂下將他撐了起來。
 
厲旭顯得有些難為情,隱隱牽動心中對圭賢的那份愛戀,微微低著頭不敢大膽的直視,只能偷偷感受著圭賢身上的氣息...
 
圭賢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壓低身子讓璞軒坐上,扭傷的腿無力的一坐而下,身子的重心直往下墜,連同攙扶的圭賢,身子也墜了下去,彼此的臉龐就這麼互頂了一下,圭賢的直覺反應下立刻脫出一聲對不起~
可這一頂,似乎頂出了小小的火苗,近在眼前的雙眸像被點了穴般,45度角的對視狀態下,二只雙唇婉如附有正負二極的磁力...
圭賢不自覺地將臉慢慢往下傾,在快要吻上的那一刻,厲旭將臉撇開轉向一邊,避開了這一吻...
 
不是沒奢望有這一刻,但絕不是以璞軒的身份!
這一閃也讓圭賢在頃刻中清醒,掛著既無趣又尷尬的神情縮回身子,坐回駕駛座
 
"載我回酒店就可以了。"
 
路上圭賢一句都沒說,沉默的開著車子將厲旭送回酒店。
待在車上看著下來接應的鐘云扶厲旭走進酒店的背影,圭賢的心境很複雜,心中浮起的那股悸動,是單純針對璞軒還是因為有著和厲旭相似的感覺?
 
圭賢不想去思考這問題,對他來說厲旭一個已經夠折磨...
雖然恨著,但也不是隨便一個就能代替,就能撫平這道傷口~
 
回到酒店的厲旭,心頭上的滋味是甜的,將捧在掌心上的懷錶打了開來,小心的取出照片,為了不讓人知道,厲旭一直將倆人當年的合照藏在照片的底層,每當留戀起過往時,只要看看照片就能感受圭賢曾經帶給他的美好回憶...
 
(圭賢,你不是真那麼恨我的對不對?)雖然只是璞軒,但厲旭能感覺到圭賢壓抑在內心被深鎖的情感,如果可以...都希望能以真正的厲旭去面對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