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能來得及在給內心傷口上藥的圭賢,在離開宿舍後,接到一通陌生女人的電話,要他前往醫院一趟?
 
來到醫院,接應他的女人,僅僅只矮了自己半顆頭,一身中性的穿著打扮,圭賢想著眼前這女人的來歷
”你好,我可以叫你小賢嗎?”
”嗯?”
 
原來,這女人是媽媽的情人?!
圭賢震驚著,一時間還是無法反應過來,但是當從她口中得知母親身染重病時,也沒心思再去多想,緊跟她來到病房前~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媽媽,圭賢整人都傻了,媽媽變得好削瘦,很憔悴...
看見圭賢,媽媽很感動,立刻流出兩行淚
”媽媽。”
”小賢...”
”末期肝癌,病情惡化得很快,這麼把你找來,我知道是唐突了點,但是你媽媽很希望能再見你一面。”
”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想,但是不可以。”
”爲什麼?”
 
女人靜下來了,看著圭賢媽媽給了那個女人一個允許的眼神,由她說出事情的始末
”因爲...因爲在你媽媽離開你父親的時後,曾經簽下一份合約,合約上的條件是不能讓你知道所有一切,也不能再見你。”
”你說什麼?什麼合約?爲什麼要簽那份合約?”圭賢想起了之前在會場聽見的內容
 
女人難以其齒的不知該如何告訴圭賢
 
”你們說啊,爲什麼?爲什麼會有那份合約!”圭賢掛怒地鎖起了眼眉
”你母親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她只是想用剩下的時間和我在一起。”
”........”
”小賢 ...”病床上的媽媽開口了”對不起,是媽媽的錯...”
”不,是我,是我的錯,如果當年我堅持一點,你就不會嫁給曹大東,更不會這麼辛苦的活著。”
”不是,是我太任性,爲了氣你賭氣下嫁他人,是我辜負了你。”
 
”夠了!你知不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你愛她,爲什麼還要生下我,你把婚姻當什麼了,呵~荒繆!你們真的好荒繆。叫我來做什麼?來看看你?要我體諒你們?然後原諒你們嗎?”
母親和這女人堅守的愛,並沒有感動圭賢,反而更讓圭賢覺得可笑
”小賢..”
”不要叫我,既然你已經選擇了,就不要後悔這一切,和你愛的人好好過著吧~我有沒有存在對你來說,都不重要!”說完,圭賢大步的跨出病房,一天要自己承受親情與愛情的背叛,這是什麼?逼自己走進死巷嗎?
 
媽媽可以爲了愛人,寧願放棄我這兒子~
厲旭,你爲了什麼?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個玩笑?
 
爲什麼要讓我恨你...爲什麼要騙我...
全都在耍我!都在耍我!
 
坐在桌前的圭賢,再也抑制不住那憤怒,兩手使力的將桌上所有物品揮灑一地,房間裏所有可以翻倒的置物品全都一掃而空。
對圭賢而言,不論厲旭的決定是真心還是假意,都徹底的瓦解了他內心最後一道防線...
 
從沒像現在這樣的絕望著,圭賢吞進喉間的淚水,不讓自己再流下任何一滴眼淚,
從這一刻開始,是喜是悲,是苦還是笑,都不會再有人看見!
 
 
-----------------------------------------------------------------
 
 
”厲旭~你醒醒~~厲旭~~快起來,別睡!”一早才剛下了床,赫見厲旭垂下的手捥上流著血滴,而地上已淋了一攤血漬,俊秀趕緊抽了條毛巾將手捥捆綁,咀裏不忘碎碎的念”你這是幹什麼,不就是失戀嘛,你瘋了你,那麼想死嗎,下次告訴我,我直接給你一刀痛快點!”
看著其他二位室友一旁看傻了眼呆呆的站,俊秀心急的喊”還站那做什麼,快去叫救護車啊!”
”哦~~我馬上去。”
”厲旭,你別睡啊,你給我起來!”俊秀不停的輕拍著臉,試圖叫醒昏睡的厲旭
 
很快的厲旭被送至醫院,幸好傷口割得不夠深,才能及時救回一命。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厲旭,俊秀手握手機,想打給圭賢也不是,可要自己站在這呆看著又難受~
在進退二難時,病房門忽兒打了開來,以爲是醫生或護士,回頭一看竟然曹大東!?
(媽的,他竟然還有臉來,到底想幹嘛!)
 
”你來做什麼!”
”我來看看他,跟他說幾句話。”
”還有什麼好說的,他已經離開你那個寶貝兒子了,你還想怎樣!”
”有些事還是交代清楚一點好。”
”你們給我滾,我不會再讓你傷害他!”
 
孤身怎麼敵衆,想將人轟出病房的俊秀反倒被曹大東帶來的人給抓了出去,只剩自己獨對厲旭。
耳邊的吵雜聲,讓昏沈的厲旭恢複了些意識,緩緩的撩起雙目,虛弱的撐開眼,沒想到進入眼朣的身影竟是帶給他惡夢的人...
 
厲旭將臉擺向另一頭,不想再看見...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做到了。不過你在這躺著要是讓圭賢知道了,恐怕只是功虧一簣。”
”你想怎麼樣...”
”我要你去美國,到那會有人接應你,安排你入學,所有費用我會負責。”
”你憑什麼!”
”憑我手上還有你的光碟,你沒得選擇。”
”你...”
”這要感謝你上次沒把光碟帶走,等你到美國安頓下來,光碟我自然會還給你~~過二天會有人來接你,你好好休養吧。”
 
外頭,靜等曹大東一票人離開之後,俊秀趕緊回到病房
 
”厲旭~你幹嘛!”一進病房,直見厲旭拔開了手上的點滴針,俊秀連忙上前阻止厲旭揮舞的雙手
”走開,你不要管我!”
”厲旭你冷靜點。”
”走啊~你就由著我吧,不要管我了。”
”我不管你誰管你,真那麼想死嗎?你不是老說人活著就有希望嗎?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我好痛...我真的好痛...不管我怎麼割傷我的手,都比不上我心裏的痛......俊秀,我...我以後再也看不到圭賢了!”
 
”怎麼會,你想他的話還是可以偷偷去看他的...”
”不可以不可以了...曹大東拿走我的光碟要我立刻到美國去,我以後就連看見圭賢的機會都沒有了...”
”厲旭,我知道你很想他...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只會讓自己更痛苦~~也許到了美國,可以讓你好好的把圭賢忘了。”
”我不要!我不想忘了他,我做不到...”
”厲旭...”
 
看著厲旭這麼痛苦,幾次...俊秀都想打電話給圭賢,讓他知道這一切...
可是,相信這麼做對厲旭只會招來多一次的傷害,這傷害誰都輸不起。
莫嘆著,明明相愛的倆個人~~
 
二天過去了,曹大東的人真來到了醫院,厲旭看起來很平靜,沒有任何反抗的情緒,俊秀很擔心厲旭到了美國能不能捱得住。
一路陪他來到關口,俊秀知道他一直在強忍,可身爲朋友,除了看著他上飛機,俊秀不知道還能幫他些什麼~
 
在踏進關口之前,厲旭停下了腳步,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俊秀,謝謝你一直這麼幫我,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到了美國我會盡快跟你連絡,不會忘了有你這麼一位好朋友。”
”呵~還以爲你啞了,原來還會說話,真把我給嚇死了!”
”俊秀...”
”嗯?”
”圭賢他...沒什麼可以信任的朋友,如果可以的話...”
”你要我看著他是吧!到這時後你怎麼還顧著他的感受?”
”我進去了,你要保重。”
”你也是,記住了~人活著才有希望!”
 
最後,厲旭回了一個微笑,俊秀心想,厲旭應該是想通了...
 
 
俊秀,不是我不想將圭賢忘了,而是圭賢早就已經活在我的心裡。
圭賢,你是不是已經開始恨我了?請原諒我無法做到對你的承諾,如果可以再愛一次,我會好好歸還你所有一切的愛。
 
起動的飛機直線的掃過加速跑道,緩緩離地升起,劃過天空,衝破雲霄
厲旭帶著殘缺的愛,徹底遠離了圭賢存在的國度。
 
 
 
======================================================完結=================
 
 
最後厲旭帶著殘缺的愛,遠離了圭賢。
 
被曹大東押至美國的厲旭,何時才能有機會再回來?
在親情與愛情雙重打擊下,圭賢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圭賢與厲旭將如何再相遇?是不是還能夠再愛一次?
 
接續-欲走還留第二部:愛恨一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