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站在父親面前的,竟然是他二年來日日思想的母親,原本想迎上前向母親擁抱,卻在倆人的對話內容中煞了腳
 
”你竟然還有臉在這出現?”
”我只想看看兒子。”
”怎麼你還記得你有個兒子嗎?”
”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們,而今我只想見見兒子,就一次好嗎?”
”不可能!你最好立刻走,別忘了當初你在合約上寫了些什麼。”
”爲什麼要非做得這麼絕?”
”絕的人是你!馬上給我滾,別讓我再見到你!”
 
藏睰在牆角的圭賢,聽著令他毫無頭緒的對話,直到不再出現任何聲音,知道母親已經離開了,沒有攔下苦等已久的媽媽,是爲了尊重父親的原意,可二人的對話裡...究竟夾雜了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實?
媽媽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我們的事?合約上又是什麼?
圭賢冷靜的楚在原地好一會,讓情緒平複後裝若無其事的走回會場...
 
拍賣會結束後,父親和幾位叔伯一起乘車離開了,想必又是去喝酒應酬了,圭賢並沒有坐上麥叔的車和小敏一起回家,說是想去逛一逛,透透氣!
 
真實是圭賢來到了藍色酒吧...
坐在吧臺前,酒杯在手裡輕輕擺晃,雙瞳視著杯中酒映在眼簾中打轉,注視的眼瞳沒有一絲晃動,淡定地思索,
許久...才將杯裡的酒一飲而乾。
 
來到藍色酒吧,圭賢不像以往那般狂飲~
母親出現在眼前,不是應該很興奮的撲上去嗎?
那可是他一再等待渴求再見的身影不是嗎?爲什麼心裏沒有期待?
那些殘留的記憶像是被掏空的地基,圭賢爲自己的過去感到空洞,飄渺~
彷佛一切都不曾擁有過,沒有歡樂沒有難過也沒有感覺般...
 
又一杯飲乾後,圭賢提手向酒保示意再添上一杯,沒有想將自己灌醉的衝動,卻又一杯接過一杯,杯杯乾...
酒氣吹著腦細胞逐漸發脹,圭賢感到一陣疲倦,眼皮也愈來愈沈了,圭賢不逞強的趴在吧臺桌,放過自己讓自己歇一會~
 
”圭賢~圭賢。”隱約聽見有人輕聲呢喃地叫著自己名字,圭賢撐著眼皮緩緩睜開,是自己在作夢嗎?
映入眼簾的面孔,從那清澈的雙眸裏看見了自己疲憊的神態...
”厲旭~是你嗎?”圭賢用那微弱的喘息,確認眼前是幻影還是真實
”走吧!別喝了~”厲旭溫柔地撫了撫圭賢的背肌,一手插入圭賢的臂下將他撐了起來
”厲旭...真的是你。”兩邊咀角微微的牽動著,眼神帶出一抹深情,圭賢像找到了港灣般,將頭安心的貼靠在厲旭的頸肩上。
 
厲旭將圭賢帶上計程車,找了間飯店讓圭賢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歇一晚~
把圭賢放上床後,厲旭沒閒著,爲圭賢脫下皮鞋,西裝外套,解開領帶,接著到浴室滾了條熱毛巾,覆在圭賢臉上悶了一下,讓他能吸吸熱氣清醒些,並細心的擦去臉上塵埃與汗油...
圭賢提手將厲旭的小手溫柔地握在手中,迷蒙的眼神逐漸顯得明亮,隱隱夾帶慾火的喘息聲在二人的距離裏迂回,彷佛在蘊量著所有的愛戀,等待飽合的那一刻.......
 
圭賢慢慢貼上唇,溫柔的在厲旭的唇邊親磨了二下後,踏實的覆上將舌根探入縫裡,用愛感受厲旭的所有,這一吻,吻得長久...
只要圭賢沒鬆口,厲旭依舊由圭賢肆取,圭賢將環抱的雙臂一次一次加深力道,踏實的將人鎖在懷裡,撫在身體上的雙手柔柔在背上遊移,沿著厲旭的椎骨直至末端......
 
哪怕骨子裡早已微微的顫抖,厲旭也沒有一絲退卻,他知道圭賢需要他的溫暖,在這一刻裡...
圭賢還是那麼的體諒著,能感覺到厲旭緊貼的身子裡仍然畏卻著更深一步的舉動,圭賢忍住慾火鬆開緊合的雙唇,收回手上力道解放了厲旭那瘦弱的身子~
厲旭喘著微弱的氣息,舒緩滿身緊蹦的肌膚,難掩臉上的羞澀,低下頭避開了圭賢的深情...
 
”我是不是嚇著你了?”圭賢托起厲旭的小臉,兩手輕輕撫著臉夾,心疼厲旭隱藏在內心的掙紮
厲旭輕輕遙一下頭,微微笑了笑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圭賢。”聽著圭賢這麼說,厲旭再將自己投回圭賢的懷中,倚偎著
”厲旭,你知道嗎,只有抱著你的時後,我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這麼擁抱好一會,厲旭這才開口說出擱在心中的牽掛~”可以告訴我嗎?爲什麼不開心?
”我看見媽媽了...”
 
圭賢將今晚所聽所見,一一告訴...厲旭很平靜的聽著,靜靜的聽圭賢吐出所有的不快
”當媽媽的聲音慢慢消失時,我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很諷刺對不對...我竟然沒有一絲回憶,記憶像消失的墨水一樣...”
”圭賢...”
”不過沒關系,我還有你,在我腦海裝滿了有你和我的記憶。”
”圭賢,走~”
”嗯?”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厲旭帶圭賢來到一個小山坡,從這高度遠視,能夠看盡前方整座孤兒院
 
”到了,就是這了~”
”這是?”
”你看那?看見那家孤兒院了嗎?”厲旭手指著,雖是夜晚,但隱約還是看得見白色刷牆作底的孤兒院
”看見了,怎?”
”記得嗎?我們曾在那見過面。”
”那,我想起來了,愛兒基金會的幕款。”
”是啊~~緣份什麼來的,這也能讓我們碰見。”看那遠方,厲旭深吸一口氣後~
”圭賢,你知道嗎?我是在那長大的...”
 
”嗯?什麼?”深怕自己沒聽清楚,圭賢再問一次
”從來我就沒告訴過任何人,我是個孤兒...問我爲什麼我必須在學校打掃,爲什麼我一直住在宿舍,爲什麼還要去打工。”
”厲旭!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
”我已經習慣了。”
 
”環境告訴我,我必須該怎麼做,什麼可以或不可以,我能拿多少,我會失去多少...從我身邊離開的,不再只是親人,看著一起長大的朋友一個個的離開孤兒院,最後連我也離開了,人聚人散我很看得淡。"
”別說了厲旭。”
”讓我說完......曾經我埋怨過...直到認識你,藏在你的內心那份孤寂,就好像看見我自己一樣.....每次看見你孤單的身影,看你不開心,那只針如同扎在我身上,一樣難受。”
”厲旭....”
”圭賢,你並不孤單,你還有我當墊背呢,而我也一樣。”
 
眼前的厲旭是這般豁達,一直都這麼樂觀的生活著,而自己又有什麼好怨歎呢!
圭賢慚愧地笑了笑,牽著厲旭的手拉到自己身邊坐,和厲旭一起眺望這夜景,促膝長談的聊著少時往事,讓彼此都能更深一層的了解對方的過去與種種。
 
”厲旭,你爸媽呢?見過嗎?”
”不知道...”
”沒想過要去找他們嗎?”
”我一出生就被丟在孤兒院門口了,除了包在身上的浴巾之外,沒有任何其他遺留的物品.....除非有一天他們突然蹦出來指認我,不然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知道吧。”雲淡風輕的述說自己的身世,厲旭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
 
”你真是看得開,說得好像事不關己。”
”很奇怪嗎?其實像我這樣也不錯,無牽無掛的,要是有份希望在,心裡也不好過,老想著也不是辦法,你說是不是?”
”像我這樣嗎?呵~老想著期待,等到的結果都怕是種傷害。”
”傻瓜!你就不要再去想了啊,未來還長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