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洗去一身塵埃後,圭賢坐在房間書桌前,拿起厲旭的原稿圖...在被水浸蝕下,想完好的展開畫紙是不可能的了,圭賢輕輕用乾淨的手帕沾上清水,在紙縫間一壓一推,以柔軟的力道,慢慢的將圖完全的展開...
 
真是毀了,一群展翅高飛的小鳥變成了一坨黑影,一排紅配綠的歡送會字體成了一道彩虹般,左邊大大的老鷹只見翅膀卻不見了鷹頭,下方的一遍草叢在水的溶合下變成了一遍汪洋~
 
迂出長長一道氣,拿出壓紙墊,分別壓在圖紙的二端,看著原稿圖,圭賢試著揣摩厲旭的手筆,畫出相同的背景
 
門外傳來說話的聲音,圭賢定住筆,微微傾著頭,肅起耳朵聆聽外頭的聲音
”老爺,夫人那頭已經安排好...要我向您說一聲。"
”不是下星期嗎?”
”那少爺那邊.....這樣好嗎?.....哦.....好.....好.....我知道了”
 
隱約聽到父親與華叔斷斷續續的對話,斷章取義中,雖不知詳情,但能確定父親有事相瞞,圭賢思索著究竟是什麼事?會是跟媽媽有關嗎?
 
”小少爺。”華叔隔門叫著圭賢
”華叔,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從不失禮於人的圭賢,即使在家中,面對長輩依舊不失儀態,在開門之前,順手抽了件長長的薄外套
”明天中午有個基金會,老爺要你一同出席,叫我跟您說一聲。”
”什麼基金會?”
”嗯,愛兒基金會。”
”愛兒?有小孩子嗎?”
”是孤兒院,少爺。”
”這樣...好,我知道了!”
”嗯,那你早點歇著吧~”
”華叔晚安...”
 
送走華叔後,圭賢的肩膀立刻垮了下來,一直都不喜歡在任何宴會活動露臉,去應對那些世伯叔父,但對於父親的指令,圭賢幾乎只能是照單全收,顯少違抗過。
 
-----------------------------------------
 
學校禮堂。。。
 
倚著大門擺出偷窺的神情,傾頭露出半張臉,往裏頭探了探,精靈的眼眸掃盡禮堂內四周,尋找熟悉身影
 
”厲旭!”曉瑜在右邊二樓看臺上找到了厲旭
”曉瑜?”厲旭撐著拖把往門口看了過去,看見了曉瑜獨自一人走進禮堂
”你在上面幹嘛?”曉瑜抬頭望著說
”拖地啊。”
”你還要拖很久嗎?”
”嗯,你上來吧。”
 
很快,曉瑜走上樓梯來到厲旭身旁
”你還要做多久呢?”
”就剩二樓拖一拖,再倒個垃圾就差不多了...怎麼,有事?”厲旭邊拖邊說
”你說要幫我完成報告的。”
”不是說好星期日再幫你嗎?”
”今天不行嗎?”
”星期六我都要打掃校園,你不是知道的嗎!”厲旭繼續手邊工作沒停下
”你不是說再倒完垃圾就好了嗎?那不就有時間了?”雙手放在背臂上打彎了腰,傾著一邊頭直盯著,不管厲旭說什麼,她就是有辦法把話塞回去
 
”可是我晚上還要去打工,你也知道的。”
”但是還不到中午呢~下午如何?總該有空了吧!”
”下午我有點事...”
”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幫我啊,要是的話跟我直說好了。”曉瑜耐不住性子,急燥地脫了口
”曉瑜...”厲旭停了下來,打直腰,對看曉瑜淡淡一聲輕呼
 
又來了又來了,又到了底線了嗎?
每次只要聽到厲旭這麼叫自己,就知道已經沒有商量的空間了.....
難道連抽個幾小時的時間都沒有嗎?
 
曉瑜悶著氣走到一邊的席位坐下來,雙手交叉抱胸將頭撇到一邊,擺出倔氣的模樣。
 
”生氣?”明知是無理取鬧,厲旭還是選擇上前哄哄她
”有用嗎?”
”.....”
”我這麼心急也只是怕你明天趕不出來...”
”你不相信我嗎?”
”那你確定你明天真的可以搞定?”
”我會盡力完成。”
”那就是不確定嘛。”
”......”
”不是絕對的事我不會說...”
”好啊,你說下午有事,什麼事那麼重要,讓你連抽個時間來幫幫我都不肯?”
”辦點私事,我不想說...”
”什麼私事,連我都不能說嗎?”
”.....”
”算了算了,求人不如求己..報告我自己做好了。”
”隨你吧...明天我都會待在宿舍,到時打通電話給我就行了..”
 
對著曉瑜的嬌縱,厲旭感到有些疲憊,不想再多說些什麼,撐起拖把繼續完成打掃工作~
對厲旭的不再搭理,曉瑜訝異地挺直了身子,張著小小的咀巴不太敢置信一向遷就著自己的人,這次竟然無視於她?
可爲了護助自己的顔面,曉瑜頭也不回的帶著一股氣扭頭而去!
 
厲旭能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反應,他知道曉瑜生氣離開了...
喜歡一個人是否能做到什麼原則都不管呢?又或者應該就得如此?
我不是計較回報的人,只求彼此能相互體諒...
 
厲旭倒完垃圾後,收拾好清潔工具,將雙手洗淨後看了看校門高挂的時鐘,比預計的時間還延誤了半小時,厲旭趕緊拿了側背包往身上一挂,匆匆的離開校園...
 
”小旭,做完啦?”門口管理伯伯問著
”是啊,興伯。”
”走得這麼急,去哪?”
”我要回孤兒院一趟!先不跟你說了,公車到點了。”
”小旭,等等!”興伯叫住了厲旭
”嗯?怎麼?”
”給你買的,記得吃啊!別爲了趕時間又空了肚子了。”興伯從警衛室的窗口裏取出一盒便當交給厲旭
”興伯,怎好意思。”
”拿去吧,本來要找你一塊吃的,看樣子你應該是沒時間陪我在這閒著了~”
”呵~謝了興伯!正餓著呢~”厲旭撫著肚子笑著說”那我先走了,再見。”
”小心啊!”
”知道了!”
 
時間剛剛好,才剛跑到公車站牌,隨即看見迎面駛來的621號公車,厲旭揮了揮手,隨意找了個空位坐著,翻開興伯的愛心便當,厲旭吃得很滿足,邊吃邊看著車窗外景物,腦中浮起曉瑜的那一句話...
(什麼私事?連我都不能說嗎?)
 
曉瑜,原諒我不能告訴你,打從踏進這所明星學校開始,從來我就不曾向任何人提起我是一個孤兒...若不是陳院長和興伯的幫忙與力挺,我根本沒資格進入這所有錢人才讀得起的大學。
要是被其他家長知道學校接收一個孤兒,對學校形象而言是很大的衝擊....
 
厲旭是一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因爲得天獨厚的畫畫才能以及優秀的高考成績,院長不惜成本並透過關係,把厲旭送進了培育藝術大學,希望能讓厲旭接受最好的教學環境,好讓他的畫畫天份有更大的成長空間。
爲了能分擔學費,每個周末厲旭都必須留在學校打掃校園,晚上則去一家酒吧當侍應生爲自己賺取生活費~而另一方面爲了回愧照顧他長大的孤兒院,厲旭固定會抽出時間回來教指導孤兒院的小朋友們畫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