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雅座房裡,厲旭是心繫圭賢的,身處在同一個空間,只能無形的感應對方~

手中這杯法蘭西玫瑰,喝著不僅淡然無味,也聞不出玫瑰的香氣,面容沒有太多的變化,也不見多少笑容,就算是笑也只是扯扯咀角的敷衍。

 

僅管如此~但在阿孝的面前,厲旭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吃著茶點,阿孝又怎麼會看不出厲旭的情緒都牽制在外頭那位男人身上,不過厲旭不想說阿孝也不會去多問,只能盡量的藉由話題試著讓厲轉移心思。

等到準備離開時,厲旭沒有期待,因為他知道圭賢不會還停留在外面的可能。

 

晚上下班前~厲旭把抓著滑鼠在電腦關機前突然鬆了手

呆呆的對著電腦,內心掙扎了很久,一而再三的提醒自己卻怎麼也壓不住心中堆積的思念...

厲旭很想念圭賢...

看不到的人,抓不到的愛,那麼...虛擬的......可以嗎?

 

(圭賢不會知道旭日是誰,我可以很自在的跟他說話~)

厲旭這麼想著,也這麼的按下了遊戲檔,在猶豫之中選擇了滿足自己卑微的貪戀。

可是~黑夜會在嗎?

 

比厲旭坐得更久更早一步掛在線上的圭賢,彷彿等待的眼神,在看見旭日名字浮上來的那一刻,臉上流出殷切的笑容,圭賢很開心,總算在還沒離開網吧之前等到了旭日,對他來說旭日是唯一懂他的人,也是能讓他自在說話的對象。

 

一看到旭日,圭賢立刻拉開對聊主動先打上一句

(Hi~你總算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等我?)

(是啊!)

(嗯~你這次又想問我什麼?)

相同的話比起上一次,厲旭更想知道~

(沒有了~我不需要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厲旭心裡揪了一下,雖然知道跟圭賢沒可能了,但看著這字串,這是不是代表著,圭賢對真實的他,就連探索的興趣也沒有了?想到這點心頭難免再次飄上那股失落感...

(那你用心去感受他了嗎?)不過對於圭賢口中的那個旭日,厲旭很想知道,圭賢用心去感受的感覺是什麼

(嗯,感受了。)

(如何?)

 

字幕停下來了,圭賢遲遲沒有回復,在猶豫嗎?還是掙扎著?

厲旭沒有打擾,靜靜的陪著,等著他說

(他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我會不自覺的想起他~)

 

圭賢會想起我?一行字動容於頃刻之中,清澈水眸湛出了盈盈淚光,雖然知道圭賢是有反應的,但沒想過圭賢會這麼說出內心的感受,厲旭很激動,這時刻他更想念圭賢了,很想見他,很想再一次靠回圭賢的懷裡,哪怕是沒有下文的結果都無所謂~

 

(他知道嗎?)

(不知道。)

(你不想讓他知道嗎?)

(沒有這個必要。)

(你想感受他,卻又不讓他知道?你好自私。)

(我沒得選擇,也不可以,讓他知道只會帶給他多一次傷害,就當是我對不起他吧~。)

(既然這樣,那以後就離他遠一點,不要再傷害他。)厲旭打得心很痛,看得到的感覺卻怎麼也抓不著,不管圭賢存在著什麼原因,都在告訴他這是不可能有的結果。

 

明知不可為而為,一切真是自找的,好端端的惹來一陣痛,再一次厲旭用酒來麻醉內心的痛楚,這一回不再是細細品嚐,而是狂亂的喝著~

一杯一杯又一杯,杯杯一口吞至杯底這痛快~高濃度的酒精,強行的將這口灼熱推進喉管放肆的燃燒,雖然免不了又咳又嗆的折磨,可比起內心的刺痛,厲旭就是想要這麼的折騰自己,讓身體難受著,自然就會忘卻身心所帶來的糾結。

 

擺著關切的神情,像在守護目光裡的身影,一旁靜靜的待坐在角落位置,看著厲旭每一個動作,僅能看見的半邊臉,從側臉看上去,更凸顯厲旭那憂鬱的神情~

 

從網吧離開後,在經過厲旭常來的小吧時,如同經過米卡餐廳一樣,雙腳還是不自覺的踏入,沒想過會遇見誰,一切都是很自然的反射意識,是緣份在戲弄嗎?說好走遠一點卻還是看見了~

 

厲旭每嗆一次咳一聲,都讓圭賢心裡多加一分內疚,不敢走近只能遠遠的凝視,就如旭日所說的,別再傷害他。

一會,看見厲旭擱下酒杯走進了洗手間,圭賢這才放鬆了僵直的脖子把臉轉回,無力的從鼻腔裡嘆出一道長氣,也喝起了悶酒......

對厲旭所產生的情絲,隨著一天天下來,似乎時間還是沒能幫上忙~

然而~圭賢的思緒很清楚,也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可與不可的劃分是沒有模陵兩可的中間點。

 至於,為什麼要留在這看守?是為了想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嗎?還是為了想多看厲旭幾眼?

 

不知獨自思忖了多久,撇頭再看往厲旭的所在方位時,椅子上還是空著~

是走了嗎?可是杯子還在.....

在厠所窩了這麼久,不會是在裡頭吐了還是醉倒了吧!?

想到這圭賢不放心的前去洗手間探視...

 

卡住的喇趴鎖轉不開,洗手間的門被反鎖著?

深怕厲旭遭遇任何危險,圭賢一秒都沒多浪費的立即退開一步,使勁的往門用力一踹~

 

 

"王八蛋!"

嘣!門被踹開了,看進裡頭的畫面,圭賢沒有傻眼只有震怒,隨即大聲的吼出一聲叫罵,圭賢即刻衝上前憤怒用力的將裡頭把厲旭壓在洗手檯上的男子推開,男子踉蹌的跌至一邊小便池,頭也撞上了一下。

 

圭賢揪著厲旭兩肩將他翻過身,破皮的額頭順沿流下了紅紅的血漬,鏡子上是碎裂的,可想像厲旭被男子狠狠砸向鏡子的畫面...

”厲旭!”

”圭...圭賢...”無法完整的叫出名字,模糊的視野中,厲旭看見了圭賢的樣子,彷彿進入夢境看見那顆守護星,厲旭放心的讓自己昏了過去~

 

圭賢轉過頭,豎起一副不可原諒的怒目,打算趁男子倒地多踹幾腳,可那抱在手上的身軀一度癱軟的向下傾,慌看厲旭兩只手臂上有著多處的傷痕,襯衫破了,褲腰也被拔開了,想著要是再晚一刻...

 

圭賢緊皺眉頭心疼得真是無法再想下去,圭賢輕手將厲旭扶靠在牆邊...

跌倒在一邊的男子,不甘被圭賢這麼破壞了好事,從旁拿了把拖棍朝圭賢猛力一揮,雖然知道這一擊即將而來,手無寸鐵的圭賢,在放下厲旭後僅僅只能揚彎手臂,以肉擋棍的避開這一棒。

痛是痛,但想到厲旭被打得滿身傷,圭賢滿腦子只想打扁這混蛋!

 

男子接著而來的左一揮右一掃,圭賢看準再度揮落的棍子蠻勁的一把反搶過手後,將棍子扔至一邊,兩眼帶火的眼瞳,圭賢緊握拳頭地打算以空手痛宰男子!

沒一會功夫,圭賢已經將男子制伏在角落,和厲旭一樣的癱軟倒地,轉身前圭賢不忘回頭往男子的小老弟再狠踹一腳,男子慘叫了一聲~~

 

解決男子後,轉身走回到厲旭身旁,先是幫厲旭將褲腰重新扣上,再脫下自己的外套披蓋在身上遮掩被扯破的上衣,看那小巧的臉龐被這麼折騰,圭賢萬般心疼的將厲旭埋進胸膛護著擁著,兩手一撐將厲旭橫抱在懷裡,離開了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