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飾店裡有著三位專櫃小姐,看見客人進門時,小姐們先是對厲旭和烔植掃了一眼,看著烔植一身簡便的衣著,帶著勢利眼的小姐似乎沒有上前招呼的動力,不過再看看厲旭時,其中一名小姐隨即帶上了笑容,走到厲旭身旁親切的問候了聲
 
"先生,有沒有喜歡的呢?有的話跟我說。"
"我想試試那件~"厲旭指著衣模身上的外套。
很快的小姐在一旁架上拿了同款給厲旭試穿,照著鏡子,厲旭流露很靦腆的笑容看著自己的模樣。
"哇~真的很好看哦,很適合你呢~"小姐這麼一說,厲旭彎著心型的咀角,笑得更靦腆了。
 
這時,另一邊轉角的更衣室,正在裡邊換回自己衣服的客人,掛著試完的衣服走了出來,
緣份就是如此巧妙,圭賢也來到了這家服飾店。
 
眼前的身影,讓圭賢頓下了腳步(小旭?)呆愣的凝望著,第一次看見這個男孩私下身穿便服的模樣,圭賢有些傻眼,這和他在寶藍所看見的小旭是完全不同的氣質,乾乾淨淨清秀白晰,配著那張靦腆溫柔的笑靨,看著好舒服...這笑容...
 
 
"先生,衣服還可以嗎?"
"嗯?嗯...可以。"走到身邊來的服務小姐一聲問,打散了圭賢腦海裡沒來得及浮上的畫面
"對了,還有這件,要試試嗎?"
"等等。"暫時應了應打發專員後,想再撇過頭看時,已不見小旭身影,圭賢慢慢走向櫃枱,而目光向店外四周掃了掃,很遺憾的男孩已經不在視野之內。
 
"我看得很準吧,就跟你說這客人只是看看而已。"
"有什麼關係,說不定他真的買了呢。"
"這件外套二萬多塊呢!你看他身上穿的,搞不好加起來都不到一千,他哪買得起啊~"
"那倒是,不過他長得好漂亮哦~"
"漂亮?呵~妳用漂亮形容一個男人啊?怪不怪啊妳..."
 
眼前二名小姐談論男孩的話語讓圭賢顯得有些不悅,走到櫃枱前瞄了一眼小姐手裡拿的外套,這是剛剛厲旭試穿過的。
"先生,你還要試這件嗎?"
"不了~"
"那這幾件?"
"都不要了。"
"啊?"錯愕著,以為客人滿意的表情,沒想到全不要了?
 
"我只要那件外套。"手指著厲旭剛才試穿的外套,圭賢脫出肯定的話語。
"那這些都不要了嗎?"小姐質疑著再一次確認,心裡不太想放棄就要到手的業績。
"有問題嗎?"
"呃...不是,我去拿大一點的尺寸給你試穿。"
"不用了,我就要這件。"
"哦。"
 
雖然心裡有些納悶,不過看著眼前這客人那雙堅定的眼神,和一臉嚴肅的面容,小姐沒敢多質疑的速速打包給客人。
踏出了這間服飾店,圭賢看一眼手中裝有外套的袋子,為何而買?買了要幹嘛?
圭賢淡淡的露出一抹嗤嘆的笑容,還真不知道為什麼要把衣服買下來...
 
回到家後,圭賢將外套吊掛在衣架上,沒有想送出這件外套的念頭,因為這麼做別說是嚇到了小旭,就連自己也無法給自己一個解釋,為什麼要這麼做。
既然解釋不了,就先放著吧~說不定哪天哪個巧合或是有個理由,可以很自然的把它交到真正屬於它的主人手裡。
 
當晚,雖然沒有任何應酬,但圭賢還是去了寶藍,這次他自己主動約了鍾云和銀赫到酒店消費~
其實這對圭賢來說是很少有的事,除了大老闆邀約之外,去也是鍾云和銀赫叫上他,顯少會是出自圭賢的口中親自來叫人。
 
來到寶藍酒店,在看見三人踏入大廳時,現場的副理很理所當然的安排了金星廳,手中對講機正要拿起來時,被King哥一句話打住了口
"等等,今天我們坐舞廳。"
"哦!是~好的。"雖然有些訝異,不過King哥開口了,副理也沒有什麼好質疑的趕緊地再按上對講機,交代三樓的少爺準備待客。
 
"怎麼突然要坐舞廳了,你知道我不慣的。"銀赫納悶的順口問了問
"去看看。"圭賢沒想多解釋,也解釋不來,難不成要說只是想看看一個少爺嗎?至於鍾云,倒沒什麼意見,反正錢誰付的誰就作主。
 
走到三樓,從少爺帶入桌,送上毛巾水杯,直至酒菜~這過程厲旭只去了一次,終於看見小旭來,圭賢這目光一眼就鎖定在厲旭的小臉上。
想悄悄偷看圭賢時,反被圭賢這對直直盯著他看的眼神小驚了下,厲旭打愣雙眼內心質疑著
(king哥為什麼這麼看我?是因為發現我在看他嗎?)尷尬著避開這赤裸的眼神,厲旭胸口又是一陣噗咚跳,緊張的胡亂猜想自己被看穿的可能。
 
坐在圭賢身邊的小昭,沒有看見 King哥的眼神,不過對眼前這位少爺時不時的瞄著 King哥看,實在讓她愈看愈受不了。
這到底是什麼來的,搞同性戀嗎?King哥可是男人!
 
 
"呵~主動把我們約來,原來是為了小昭小姐啊。"見圭賢身邊又坐著同樣的人兒,銀赫不例外的調侃了一下
"開始懂得憐香惜玉了嗎?"和圭賢來到酒店這麼多次,顯少看見圭賢身邊有固定的小姐坐在身邊,但連著幾回都看見的小昭,鍾云也忍不住吭聲了。
圭賢沒有正面回答,帶上淺淺笑意,扳著他慣例的面容不解釋的一笑置之。
讓 King哥的友人這麼吹捧,小昭一抹羞澀的傾低頭,難為情的抿抿那小咀微笑著。
 
一會,厲旭和晟晟端著酒來,今晚是圭賢點了自己獨愛的紅酒,有時在酒店裡開紅酒也是一門功夫,往往少爺都會在客人的面前,展現開紅酒的獨門技巧。
 
為了討好近來對厲旭常常賞有厚禮的 King哥,強仁特地讓厲旭來開這瓶酒。
厲旭以熟練的技巧,利落的拉出一記空響,拔開了紅酒瓶上的軟木塞,一切都進展的很順利,而圭賢今天真是心花開,給了厲旭三張千元大鈔,厲旭又愣著傻,沒立即接下這三千塊。
"拿著吧。"
"謝謝。"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每當著這些小姐的面從King哥手中接下厚賞時,厲旭還是很尷尬也很不好意思,好像搶了小姐的風采般...
 
眼見厲旭傻著不動,晟晟用手肘輕點了一下"快倒酒啊。"無聲地,晟晟僅以口型和眼神提醒著。
趕緊地,厲旭收回恍神的心緒,兩手一高一低端捧著紅酒逐一倒上。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坐在阿King 身邊的小昭,看似無意的在撥弄髮尾時,撇到了厲旭的手肘,就這樣不小心的,厲旭手捧的酒瓶就這麼往阿king的方向棲,這一傾可真是灑得阿king 一身狼狽。
 
"對...對不起...我..."張著一口慌咀吱吱唔唔說不出完整的字串,想起貌似有潔癖的 King哥,唯恐下一秒就被轟了出去,厲旭忙亂的順手拿起桌上的毛巾,想上前擦去阿King身上的紅色的酒漬時,手中這毛巾立即的被小昭拿走。
 
"King哥,對不起,少爺不是故意的。"脫出善解人意的話語,小昭溫柔地拿著毛巾輕輕擦拭圭賢沾濕的衣服
"唉呀~你是怎麼倒酒的!"唯恐觸怒了King哥,大班連忙的趕過來幫忙,咀裡不忘帶上一聲指責。
"真是的,怎麼這麼不小心~還不快去多拿幾條毛巾來!"另一名大班,也立刻站起來指著少爺罵。
"哦...是..."被大班這麼斥責,驚嚇的厲旭撐住差點就想泛紅的眼眶,拖下一臉難堪趕緊的徹離,退回到小吧枱去。
 
"不要緊..."看著小旭那張委屈速速退開的背影,圭賢心裡揪了一下,有著不捨。
"king哥,真是不好意思,這紅酒我會叫人再送新的來~"大班圓滑的說著場面話
"不用,酒寄我的帳,這事不要再追究了。"圭賢心裡雖然有著心疼,但也沒有直接的為厲旭說話,僅僅只是以保守的話語帶過,表示不希望有任何人為這事再去責怪少爺。
 
一旁的鍾云和銀赫,看見圭賢這反應時,兩人意味深厚的對視了一眼,相處了幾年了,一起到酒店的次數早已算不清,向來在圭賢身上少有的關愛眼神,沒想到會在一個男孩身上看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