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烔植也來了,這星期厲旭跟著原本A區的少爺都到三樓的大舞池。

因為是新手,並不適宜在舞池廣場這種更為複雜的環境,因此烔植暫時並沒有跟厲旭編至同一區。

對曾經在舞廳待了二年的厲旭來說,類似舞廳這種大範圍的環境和接待流程並不陌生,厲旭只讓阿仁帶了一天,很快的就上手了。

是湊巧嗎?在輪守三樓的這一個月裡,阿king 幾乎都跟一位王老闆和一位叫志哥的來到三樓舞廳消費,也聽阿仁說這位王老闆就是當年提拔阿King  的人,至於那位志哥算是王老闆的左右手。

 

在陰暗的舞池空間裡,靠著僅有的霓虹走馬燈,和一盞盞懸掛天花板上菱格七彩的投射燈裡~厲旭不用像在A區那樣的偷偷瞄著阿king看~~

有幾次,逢著眼前這赤裸裸的目光,圭賢難免會不自覺的和厲旭對上眼,而每次厲旭都會立刻的徹開那雙眸~

留意瞬間反應的不自然,圭賢有些納悶,不明白這位少爺為什麼老盯著他看?

有時後因為被這麼盯著,圭賢真心想發飊,不過又看著這男孩總是抿抿咀低下那顆頭,一副尷尬又羞澀的樣樣,都讓圭賢莫名滅了那團火。

 

能感覺胸口微微怦然地,站在小吧枱待命的厲旭,靜靜欣賞舞池裡的阿king  牽著小昭跳著華爾滋,那股充滿潚灑迷人的紳士氣息~~

這麼看著,在沒人會留意自己的視線裡,厲旭好陶醉...甚至幻想著自己被阿King  牽在手裡,浪漫地在舞池跳舞的畫面。

"厲旭。"一聲沒反應,再一聲"厲旭?"又沒反應?
"厲旭!"這一聲,晟晟順帶手掌在肩上拍了一下

"啊?"這還不回神可就離譜了呢,厲旭趕緊地收回那失魂的眼

"瞧你的,昨晚沒睡飽啊?"

"大概是吧..."厲旭不好意思的扯扯咀角,暗自鬆口氣,幸好沒被人發現自己為了什麼而失態。

 

 一會,厲旭走進男厠小解,站在一格一格的小便池前,遲遲沒拉下褲鏈,顯然心思還沒集中在下半身,腦子還盤旋著剛才莫名浮起的幻想畫面...

長年身處在風夜場所,從身邊晃過的同事早已多不勝數,不論男還是女,個個都有著豐富的...交友經驗。尤其是少爺和坐枱小姐之間的複雜往來,坦白說~厲旭是很反感來著。

俗話有云,兔子不吃窩邊草!堅持的這一點原則,對這環境的人厲旭真是毫無感覺~

厲旭反而喜歡像這樣偷偷去觀察一個人,也許是因為常聽小姐們暢談客人的五花八門,才讓自己不自覺的想去觀察客人的百行百態。

可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對客人產生了好感?還能停留在只是單純欣賞的認知上嗎?

微微揚起兩端咀角,是不以為然的淺笑~

一樣的,厲旭仍舊沒有抗拒自己所產生的變化,覺得欣賞一個男人沒什麼不可,甚至喜歡那又如何?

喜歡...又不是一定要擁有,不是嗎?

 

理清這認知後,總算腦子的思想告一個段落,厲旭這才拉下褲鏈,把專注拉回到下半身,蘊量著尿液...

耳邊傳來比自己還早一秒流出的落水聲,厲旭沒有想很多,只是很自然轉過頭看一眼,確認旁邊有人而已,但沒想到站在他右邊的人竟然是---

 

King 哥!!!

 

第一次在這麼明亮燈光下這麼近的對視著,厲旭真是完全呆愣了那雙眸,傻愣的對著眼前這雙赤裸裸的目光...

沒有看見厲旭掛在左胸的名牌,站在右邊格位小便池的圭賢以自身一米八的高度和厲旭斜視的角度順著往下瞥一眼...

(糟!)驚覺到 king 哥的目光焦點不對眼...這赤裸的小弟弟...厲旭下意識做出反射的遮掩動作,帶著還在撇尿的分身向左一側!

 

”喂~你幹嘛啊!”恰巧也來厠所小便的東海,站在左邊方位被厲旭這麼一灑,瞠目乍舌地顫退一步直叫喊。

”啊,對不起對不起~~”趕緊關上水門拉上褲鏈,厲旭連忙道聲歉。

看見這畫面,眼前男孩這一舉,圭賢露出會心一笑,沒想過自己不小心看一眼會嚇到這個男孩,也沒想到男孩反應會這麼大...到底這是男厠不是嗎?偶時不經意坦誠相見互別瞄頭不是難免會有的事嗎?

”你搞什麼啦!”小個便被這麼一潑,小海真是無奈到家啊。

”不是啦,他在看我啦~”厲旭提手指著背後的人影,解釋自己的失禮反應。

”King哥...”順著厲旭所指方向,小海不好意思的向 King哥尷尬的笑了笑。

圭賢拉上褲鏈,揚著咀角忍下心裡想笑出來的反應,禮貌性的輕點個頭退出了男厠......不過離開男厠時,裡頭的對話讓圭賢忍不住停下雙腳,靜靜的站在外頭聽著。

 

(你真是的,那是 King哥耶,還好他沒生氣~)

(喂,King哥又怎麼樣,我就要被他看哦!)

(你有毛病啊~你剛轉過來還不是也被我看到了。)

(那不一樣嘛!)

(真是好笑了,哪不一樣了,站在小便池尿尿被看到也很正常啊~)

(總之我不習慣被看啦~)

(呵~不想被看那你到女厠去蹲啊!)

(脫線,你才去女厠!)

聽著,圭賢臉上不自覺流露出淡淡的笑容,對這男孩除了覺得逗趣之外,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想著為什麼這男孩會老盯著他看呢?又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尤其是男孩對著他時,那對清亮的眸子所流露出的眼神...

是什麼呢?呵~圭賢莫名一笑,當真不解...

 

原本想到厠所藉著小解冷却一下對 king哥的幻想,想都沒想到會在裡頭遇上~

這下子心頭小鹿亂撞的,今晚厲旭可說是接二連三的出錯,幸好都不是很大的錯漏。

清晨,回到家後,在浴室裡頭洗澡時,想到被 King哥看見裸露在外的分身,厲旭的身體不自覺的泛起一身熱,又是難為情又害羞的...

這天過後,厲旭不敢再大膽的去看 King哥,每次上前端送東西時,僅僅用著薄弱的余光,有一眼沒一目的短促閃過看過,甚至是~連看都不敢看,只要能感覺他的存在,心就足了。

 

厲旭的反應,圭賢是愈看愈覺得這男孩真有意思,尤其是厲旭自然流露出來的眼神,讓圭賢有點哭笑不得,心底暗自猜想著(這個男孩子該不會是在喜歡我吧!?)

呵~每每浮上這想法,圭賢都覺得好笑。雖然有些納悶,不過對這個男孩那張泛滿羞澀又單純的面容,讓圭賢看著很舒服,尤其是掛在男孩左胸的名牌(小旭?)

圭賢不禁想起了兒時的玩伴厲旭,也無形之中對這個小旭有著自然而生的親切感...

手端托盤傾低著頭,從余光裡的視線,厲旭小心的用夾子送上熱毛巾給 King哥後~~

"嗯?"小驚的,厲旭瞠目打了個愣眸,盯一眼托盤裡擱上的二張千元大鈔,頓愣中拿起托盤裡的紙鈔問

"這...King哥你是要換百鈔嗎?"

"這是給你的。"圭賢這一聲肯定,不只是厲旭,就連在身邊的小昭都打亮了雙眼,端視眼前這名新來的少爺,竟然能得到 king哥獨有的厚賞。

"啊?給我?"

"不喜歡嗎?"

(廢話,有錢拿當然喜歡)厲旭心裡暗想著,不過咀裡還是禮貌性的回了句"謝謝..."

 

退開後回到小吧檯時~

"哇~小旭你好棒啊!二千塊耶~"和厲旭一塊送東西的小海,一擱下托盤立刻拍著肩臂樂得直誇口。

"King哥給你的?"站在小吧檯待命的強仁,拿著厲旭交給他的千鈔,兩眼也隨即打亮。

"是啊,我...也嚇一跳。"

"咦~會不會是那天你被他看到了之後,對你~~~嘿嘿嘿!"挑著詭異的眼眉,小海露出腐笑,意味性深厚的調侃厠所那檔事。

"什麼啊,你別亂說,才沒那種事~"

"那為什麼就給你二千,我才二百塊耶?"端出二根手指,小海強調著

"我怎麼知道,可能他...今天心情很好啊~"說著這話,厲旭自己都覺得心虛,心裡也真的好奇,為什麼 King哥會突然的給他這麼多小費呢。

"唉呀~管他什麼原因,有錢就好啦~二千塊耶!!哈~~小旭真棒!King哥一定是看你長得太可愛了!"

 

雖然能為大家拿到大筆的小費厲旭心裡是很開心,

不過阿king 之後,連著幾次都給了厲旭同樣金額的小費,這讓厲旭不只是尷尬更是困擾,尤其是在小昭每一次看見這一幕之後,私下對著厲旭都沒有好臉色,甚至在其他桌位服務時,小昭總是用著不友善的口氣使喚他...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