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過後~圭賢下次再到寶藍商務酒店時,已經是一星期之後的事,這一次圭賢和聖華飯店的大股東陳老闆一同前來。

一踏進大廳,領檯和經理們立即上前迎接大客上門,不需領檯安排包廂,經理直接拿呼叫器要A區的少爺在二樓小廳等候,將客人帶至金星廳。

站在小吧檯準備毛巾和水杯的厲旭,好奇的把頭拉長向後傾,亮了亮眼想看看這位傳說中的大枷 King哥究竟長什麼樣~~

 

只是很短促的瞥了一眼,也只是僅僅看見了側臉跟背影....

(原來 king哥是個年輕人,看起來長得還不討厭嘛~身材嘛~~~還真不錯!)厲旭不自覺的暗自打量這男人的外型,突然間感覺頭像被巴了一下

(呃~~我在幹嘛,身材好不好關我什麼事...)心裡,厲旭自嘲著

 

"小旭啊,待會你和晟晟一塊送毛巾跟水杯時,你只要站在一邊,讓晟晟拿給客人就好了。"待在這家三年的強仁,對 king哥這號人物可說是再了解不過了,有此安排也是為了不讓厲旭在客人面前有所閃失

"啊?為什麼?"經過上回小姐的情況,對 king哥也算略有所知,不過厲旭還是有些納悶,心想這位客人真的有那麼難伺候嗎?

"你還不知道 king哥的習性,我怕你不小心踩到地雷就不好了~"

"哦。"

"站在一邊時,記得留意晟晟是怎麼做的哦,把它記起來,知道嗎?"

"嗯,我會的。"厲旭乖乖地聽從阿仁的指示,到底是第一次接待這名大枷,要是錯漏了連累大家可就不好了。

 

就這樣,厲旭跟著晟晟一前一後走進了金星廳,站在靠離門較近的位置,認真的看晟晟如何遞上水杯和毛巾~

在端看之餘,厲旭難免瞄了瞄他所好奇的 king哥...

(哇~~這應該是我看過最帥的一個客人了吧?坐他檯的小姐會不會太爽了~有錢賺又有得看!)暗自心中讚嘆著,傾慕著...不過下一秒也錯愕著(搞什麼,我怎麼會這麼想.....)

 僅管如此,厲旭真心覺得這個 king哥確實長得風流俊俏,在這種三教九流的胭脂場所裡,當真是少見中的少見!

 

"趙老闆,請問今天要找哪位大班?"跟進的王經理,等著晟晟遞完毛巾後,卑躬軀膝面帶親切笑容的詢問著。

"問阿 king吧。"趙老闆沉穩的提著左手掌,五指向著圭賢,看似一切都交由身旁的友人來安排

"king哥,那今天??"其實這的經理級都知道,不管 king哥帶來什麼老闆,最後作主的都還是在 king哥手上,也因此~king哥在這些人的眼裡,才是真正要看的臉色

"小莊大班。"

"哦,好的。"

"那個~錦鏽也叫過來吧!"

"好~那趙老闆,king哥先坐會,我出去了。"

 

在王經理離開後,晟晟和厲旭也跟著退出了金星廳~

不久之後,小莊和錦鏽大班相繼進出金星廳,除了向少爺們告知客人今天選擇的酒種之外,也向該區經理滙報客人欽點的小姐,很快的名單傳至櫃檯

櫃檯人員先是打上跑馬燈的字幕,隨後以廣撥呼叫小姐名字。

 

這次圭賢待了三小時,趙老闆前前後後捧了不少小姐,幾乎二位大班旗下的小姐,除了當下有檯坐的走不開之外,其他可以說是輪番各自賺了基本一小時的枱費。

要說誰最受寵?每個被大班安排搭檯的小姐,都能看見穩穩坐在圭賢身邊沒被徹換的小昭,這是很少見的例外,小昭可真是一夕間成了寵兒,不只是小姐們對她另眼相看,就連少爺也都要敬她三分。

今晚被買出場的小昭,僅僅只是陪圭賢和趙老闆一起去吃山產,於是在吃完這頓飯後,稍早前就讓圭賢載回酒店~沒浪費一天上班黃金時間的小昭,接著又賺了二個鐘點費~~

 

凌晨四點半,再次輪到厲旭到小姐休息室整理,這回沒有再像上次那樣被小姐們調侃,因為大家的話題都放在小昭身上

”小昭,妳可真拚哦~買了全場還趕回來上班啊。”叼著一根煙,在吐出長長一道煙後,冷眼看著剛坐完枱回休息室的小昭,思思這話說得酸刺

”我看時間還早,反正回家也是睡覺,既然有枱坐當然要去了~”對這類酸刺的話語,待在這行早慣了,小昭不悶不氣,帶著平淡的口語,一字一字咬字清淅的回應

”二次被 king哥買出場,二次都還回來~怎麼他不帶妳過夜嗎?”掛著存心的質疑,思思接著說

 

”他不是那種人...”小昭肯定的否認著~不讓大家以為 king哥帶他出去,只是為了開房那檔事

”妳少裝了~我看是去休息吧,二小時綽綽有餘了呢~”哪隻貓不偷腥呢,一旁婷婷聽不下去,忍不住也堵上了話

”信不信隨你~”

”我說婷婷啊,妳就別眼紅了,人家現在可是 king哥的新寵呢~說話可要著量點,別又像上次那樣被轟出來了。”坐在思思身邊的圓圓,擺明的挑畔兩人之間的心結,坐看好戲。

 

”我去你的~說到上次真是見鬼了,我怎麼都想不通我何時喝到 king哥的酒杯了,說不定當時有人趁我不注意時移形換位...”斜眼掃向小昭,婷婷至今還是肯定當天她沒有喝錯杯子,然而就是苦無證據,內心這番不甘心的猜疑老早就想爆出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看著婷婷將目光對著自己說,小昭立刻的翻出一雙銳利的眼神,正視著,警告意味深厚的要求講明白

"呵~我可沒指名道姓,別自己對號入座了~~"婷婷把頭撇向另一邊,不帶正面和正眼的接著話語

”婷婷,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要有證據的。”對從來沒機會搭上 king哥枱的圓圓,這是哪邊都不挺,一再挑著話語,就想看這狗咬狗的戲碼

"婷婷你就大方點,人家要喜歡的話,就當是做做好事也無妨是不~"思思說

"對嘛,書上不是有說嗎,施比授更有福嘛~"列屬子瑜所帶的小姐小四,見大家說得起勁,忍不住也插上了一句話

"不對,是有容乃大。"坐在小四身邊,同樣也是列屬子瑜的青青,聽著字義一時興起,沒有他意的加湊一句

"什麼大,奶子大啊?"圓圓無厘頭的單從同音話來問,惹得小姐們一陣嘩哈哈的笑聲。

 

酸言涼語一波接一波的掃過耳,一旁默默收拾的厲旭,低著那顆頭暗自挑眉亮眼,哇了口無聲的讚嘆,這些年輕小姐說話好犀利啊!

聽著話語,忍不住撇頭瞄了一下小昭,當下厲旭更佩服了~小昭不但沒動氣,反而還流露那抹得澀的光采面容,似乎似乎很享受被大家這麼連諷帶刺的衝著她來?

 退出房間後,厲旭對著房門鄙視的瞥一眼,心裡覺得小昭這女孩外表看似溫和柔弱,可內心底子一點也不單純。尤其是對付男人的手捥上,真是高手來著~

 

-----------------------------------

 

過了幾天,若雨放假回到家裡,惠姨炒了幾道菜,要子瑜和烔植過來一塊吃頓飯,若雨看起來沒什麼變化,還是像以前那樣乖乖的,這讓厲旭放心不少,想想惠姨就這麼一個女兒,要是若雨學壞了還是出了什麼狀況,這真不知要如何向惠姨交代了。

 

"對了小旭,過幾天你們有個少爺要離職了,我已經跟公司說了,讓小植補這空缺。"

"啊?不是吧~妳讓小植也做少爺?"咀邊問著,厲旭看向烔植那張臉,見烔植一副欣然接受的樣子,想必子瑜姐已經擺明了

"不然怎麼辦,書沒得唸了,還給我簽爆信用卡,不讓他去吃點苦頭怎行!"子瑜這麼說,在坐的都很識相的不多勸阻,也確實烔植日子真是過得太爽了,磨練一下也無妨,讓他嚐嚐賺錢的辛苦。也體驗一下實實在在的掙錢,不要老是異想天開的做那些不自量力投機的工作。

 

話題停下來之後,厲旭兩眼不定的飄移著,不帶目光的眼瞳向下看了看,而後又往上抬了抬,嚼著飯菜那口小咀,似乎有話想要對子瑜姐說~

 

"對了,子瑜姐...你知道公司一個叫 king哥的客人嗎?"厲旭嚥下那一口飯,忍不住還是開口問了

"當然了,在公司有誰不知道~"對厲旭提起圭賢這號人物,子瑜是很平淡的回應著,彷彿是個和自己搭不上邊的客人。

"他做什麼的,好像很罩得住?"夾著菜,塞入口,厲旭邊吃邊問著,看似閒聊,可在心裡厲旭有著滿滿的好奇

"他做經紀的,手上有一批小姐可高檔了,很多大老闆想尋歡都指名要他安排,還有啊~別看他年紀輕輕的,他可是在遊藝場的圈子裡,很多老闆想挖角的人才。"

"這麼厲害?那他人怎麼樣,看他的模樣好冷酷哦~"

"他只是話不多,人品嘛~還不錯,算重情重義了,那麼多人出高薪請他,他都沒背棄當初提拔他的王老闆。"小瑜不暇思索的一一道出她所了解的阿king

 

"哇~這你都知道,那妳應該跟他很熟囉?可是為什麼他都沒有點你的班啊?"

”當然有了,最初我可是他固定的班底,沒有一次他來不找我的!”

”那後來呢?”

”在當時我那組有個小姐喜兒挺討阿king 歡心的,每次來阿king 都會買她出場。”

”每次啊,那關係不就很親密了?有沒有帶她去開房啊?”

”這種事我可不能亂說~通常小姐是不會透露這檔事。”揮擺了一下小手,子瑜否定這話語,

其實對小姐這種隱私,不管自己知不知道,就算對方是親人也不會過咀,這是子瑜身為大班一直懷有的原則。

 

”那就是有了...”很短促的,厲旭眼底閃過那道非常微小的落漠,隨即又亮起雙眸,緊接著再問~”那後來呢?”

”呵~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阿king突然 不再找喜兒了,還放話說以後只要是我帶的小姐都不準搭他的檯呢,當時啊~那些大班心裡不知道有多爽,真是氣死我了!"

”總有個解釋吧?”

”他這人不解釋的,跟你說了他話很少的~不過就我所知,只要跟客人開過房的小姐,他是不會要的......我想也許是他發現喜兒跟其他客人開房吧。”子瑜聳聳肩很平淡的帶過,雖然失去阿king 這個大枷有些遺憾,不過一年下來,也已經是沾不上邊的客人了。

 

”那當然了,要換作是我,我也不喜歡啊~”厲旭確實不喜歡,但也不難看出這是為King 哥幫腔而無意流露出的反應

”幹嘛~要小姐為你守身如玉啊?好不好笑~要有本事就把人帶回去包養嘛~”

”也許他真的有這麼想過,說不定他正想包的時後剛好發現了呢?”很莫名的,就連厲旭自己也沒發覺,他正悍衛著king哥的為人,又不經意的再脫一句。

”呵~你倒是挺替他說話的嘛,怎麼~~幹嘛突然問起這個人了?”連著二句被厲旭堵回來,子瑜納悶了,才想起好端端的這小子怎麼問起 king哥了?

 

"啊!呃~~"被子瑜姐這麼反問著,一時間厲旭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

"厲旭哥~你該不會是對人家有意思吧~~嘿嘿!"烔植挑著眉尾,露出那詭異的眼神,扯出一張腐笑的咀臉說

"你有毛病啊,他是男人耶,我只不過...好奇問問罷了。"冷冷的瞥一眼,厲旭先是不客氣的打回烔植那番話,而後又頓愣的解釋著

"是~~嗎?可是我好像沒看過你交女朋友耶?該不會是你對男人才有興趣吧~"烔植這是擺明存心調侃。

"是啊,我還暗戀你好久了呢?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嗯?"厲旭不甘勢弱地擺出挑眉弄眼的臉色把話順著說。

"切~"

"狗咀吐不出象牙,我哥可是十足的男人耶!"一旁若雨瞥了個冷眼,吐槽烔植這胡搞的玩笑話

"這麼大人了說話還這麼不負責任的~"子瑜也忍不住唸上一句

"呵~年輕人開開玩笑而已,由著他們吧。"惠姨和藹的笑了笑,像這樣看著三個孩子們的吵咀聲,惠姨可喜歡了,這和平常只和厲旭一塊吃飯要熱鬧多了。

 

回到房間後,躺在床上休息時,腦海裡有著那個人的面容.....

奇怪嗎?厲旭並沒有抗拒自己去憶著那張臉,但也不覺得這是像烔植說的那回事。

至少在目前認知上,認為這只是很單純的欣賞一個讓他好奇的人,一個長得很帥又很特別的男人!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