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六十坪大的樓房,站在門口往裡望去,先入眼的即是大客廳,客廳的右方打造了一座小吧檯,精細的木工配著高檔的材料配備,在圓圓小小的投射燈照射下,不僅照亮了整座小吧檯,也讓客廳更加添了柔和的光線
不只是小吧枱,廚房,客廳,走道,衛間,臥房,都是圭賢在買下這棟樓房時,額外花了一筆不少的金額,請專人設計師繪圖打造!
充滿時尚的室內裝橫,裡頭的擺設卻很簡單,該有的不會少之外,其他什麼多餘的裝飾就沒有了,圭賢不喜歡屋子太繁雜,東西愈少他愈覺得舒服。
 
站在小吧枱,圭賢泡了杯咖啡,先是嚐一口後,端在手裡走到客廳沙發前坐了下來,拿上遙控器打開電視,安逸的看著股票走勢。
鈴~手機響著,看一眼瑩幕,是他旗下的一名小姐祖兒打來的電話
(King哥,我人在摩琳咖啡廳了,可是我還沒有人來載我耶,不是約好一點的嗎?)
圭賢看了看錶上時間一眼,而後回應"你等會先別掛斷,我問問~"接著,圭賢再用另一隻手機搜了搜連絡人按出
"梁老闆嗎?我阿King,嗯~~~是,這樣~那~~OK~~好,知道,拜!"確認切上電話後,圭賢再聽回另一隻手機"祖兒,時間改了,妳三點再來吧!"
(有沒有搞錯啊~)
"嗯,臨時有事。"
(那怎麼不早說呢,害人家那麼早出門!)
"妳附近逛逛吧,別埋怨了,要知道這些大老闆總有些臨時事務要處理。"
(那好吧~)
 
應付完小姐後,不到一會,手機又響起~是鍾云打來的電話
(看了今天的恆生指數了嗎?)
"正在看....."
(你猜對了,那小子沒聽你的。)
"賠了多少?"
(才五十幾萬,看樣子他在試你~)
"呵~不意外。"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富華,永康那二頭我已經搭好線,等我消息吧!"
(OK,再跟我說。)
 
掛上電話後,圭賢呈著沒有焦點的目光,大腦靜靜的思考
婉如在盤算著什麼,計畫著什麼,而下一步又是什麼。
不論是什麼,圭賢的面容是淡然的,而心緒~很平穩,很靜...
 
靜了好一會之後,另一隻手機又再響起~~曉桐?
"......"按下電話,圭賢沒吭聲,等著讓曉桐先說
(接了電話又不吭聲,這麼不歡迎我打來嗎?)
"在等妳說。"
(明天下午陳家耀會到永康會客,談什麼我不知道。)
"嗯,好。錢這二天我再滙到妳的戶頭。"
(什麼時後滙都行,我知道你不會少給我的。)
"......."不多話的圭賢,大半不會回應些什麼,總是靜靜不吭聲的聽著,也僅僅只在重點回應簡單的話語
(對了~最近生意很淡,要有空的話去逛逛吧。)
"我會去的。"
(不嫌麻煩的話,也帶朋友去看看嘛,昨天進了不少新款,就這樣了,拜~)
 
曉桐沒拖拉的斷了線,圭賢再一次呈著沒有目光的眼神,靜靜地沉思。
像這樣不需要回遊藝場看帳,調整機台比分時,白天圭賢幾乎都待在家裡待命,等著客戶打來,等著旗下小姐打來,等著各種消息...
 
-------------------------------------
 
下午一點至三點時刻,這是大部份夜生活的人起床的時段。
平常沒什麼事時,厲旭都是睡到自然醒~
不過今天子瑜姐有吩咐,託他帶烔植去買個幾套衣服。
為此,厲旭調了鬧鐘,早早一點就起床梳洗打理一番~
比起平常...在非上班的衣著上,厲旭更講究了!
打開衣櫃掃了一眼,取出一件帶有蕾絲邊的白襯衫和一件白色長褲,再套上一件藍灰色背心...
 
厲旭提了提脖子對著衣櫃裡的鏡子,抽出壓在背心裡頭的蕾絲領,而後從拉出衣櫃裡的小抽屜,取出一只耳環,穿在他一直留有的右耳三個耳洞上,這是厲旭只有在私下出門時才會套上的裝飾品。
最後厲旭拿出吹風機,把微捲的髮瀏給吹直了,撥了撥瀏海,將兩邊垂落的髮梢撥到耳後~
 
看看,厲旭可花了半小時以上的時間打理儀容呢~
不過對他來說,一點也不覺得麻煩,也許是從小看著阿姨們每天不厭其煩的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關係吧。
不管是不是為了工作所需,在厲旭眼裡,端裝的儀表讓人看著都舒服,而自己心情上也會愉快一些。。
 
今天沒有子瑜姐接送,沒有交通工具的厲旭,只好步行到地鐵站去。
雖然烔植這小子經常闖禍惹麻煩,不過還蠻有時間概念的,約好二點在預定的街頭會合,烔植還沒到點就來了,倒是厲旭過了二點還不見人影~
似乎是很習慣了,在等待之餘,烔植左右晃了晃,口渴的他打算買個飲料喝喝~
 
買好飲料回到相約點,厲旭還沒來.......時間:2點20分
(真是沒一次準時的。)咀邊喃喃自語的無聲嘮叼了一句,不過對厲旭這種遲到大王,烔植也真是慣了。
 
椅著欄杆,一會向左看看往來的車水馬龍,一會向右看看路邊各式各樣的門市招牌,烔植就這麼無聊的打發等候的煩悶........時間:2點30分
 
(這個厲旭哥...)烔植心裡開始有些燥了,吸著手握的飲料杯,不知不覺的飲料喝完了,左右看看,找了個垃圾桶丟置後,再看一下時間:2點40分
 
(不會是忘了吧...)烔植開始質疑,厲旭到底起床了沒,不過才剛浮起的念頭,這會總算看見厲旭遠遠到來0
 
 
望著徐徐而來的人影,烔植盯看那一身打扮,擺出鄙視的眼神直到厲旭走到面前...
"喂,相親啊,摸到現在才來。"不用多問,光看厲旭那頭順髮,都能想像要花多少時間來吹了,烔植真是受不了厲旭總是為了儀表,在那裡磨蹭時間的習慣。
"幹嘛,不滿意啊!要知道今天是花我的時間來帶你去買衣服耶。"
"算了,快點買一買吧~先說好哦,不要挑太久,我最受不了逛街了。"
 
 
對烔植的埋怨,厲旭懶得理會,自顧自的步著他的腳步,踏進百貨公司,直搭三樓男飾服裝櫃列,逛著一櫃過一櫃,偶時停下來提個幾件,頂在烔植胸前比了比,滿意時就要烔植去試穿,覺得不適合時就歸還服務人員,接著看下一櫃...
一小時下來,烔植漸漸沒了耐心,每在厲旭停下來時,就懶懶的在一邊找個沙發賴著。
 
"小植!來試試這件。"撐著衣架往右一擺,懸空的手沒人來接應,厲旭轉過頭瞥一眼,果然~這小子開始不耐煩了~
"喂,叫你過來試衣服。"厲旭加大聲量的呼叫坐在一旁沙發上撐頭瞇眼的烔植。
"啊~~還試啊,你饒了我吧,我已經試了很多件了。"求饒似的咀臉,烔植扛著鬆垮的肩膀,懶懶散散的走到厲旭身邊來。
 
"你以為我喜歡啊,現在是挑你的耶,我都還沒看呢~"掙亮眼又瞥一眼的,厲旭沒好氣的回應著
"啥,你也要買啊?"
"不一定啊,看到喜歡的再說。"
"我的天啊~別折磨我了~"
 
又一小時後,總算把衣服買得差不多了,不過烔植的耐性也差不多了,咀邊開始囉囉嗦嗦的煩著厲旭早點放人。
 
"好了沒啊~我腳好酸耶!"
"才逛一會你就受不了。"
"呵~你這叫一會啊,都逛二小時了耶~"
"別再囉嗦了,你愈煩我我逛得愈久。"僅管身邊烔植嘮叼著,厲旭還是很自在的逛著他所喜愛的服飾櫃,可憐烔植拿厲旭沒擇的提著四個紙袋乖乖跟在後頭。
 
走著逛著~來到一間隔著玻璃窗的名牌服飾店,看著廚窗衣模身上所穿的米白色外套,厲旭忍不住停下腳...
"怎麼,喜歡這件外套?"
"不錯~"
"進去試啊。"
順著這話語,倆人即便踏進這家服飾店...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