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辣辣的在街頭相吻了好一會,厲旭還是害羞的撇開了小咀,臉紅地不敢再對著圭賢那抹深情

”厲旭又害羞了。"淡淡一抹溫柔深情的笑容,圭賢欣慰著自己所愛的人,有著純潔的心靈,只屬於他所擁有~

 

醜陋嗎?

在圭賢的內心,自認自己就像塊爛泥,哪怕是任人踐踏,還是讓人瞧不起,怎麼鄙視都好~

他的厲旭永遠都是這麼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人。

 

”這...這是街上..."

"放心,這麼晚了,沒什麼人會經過~”

"但是我們是...”

”是什麼?”盯著厲旭尲尬的兩眼,圭賢這是明知故問”你想說我們是男人對嗎?”亮著雙眼厲旭輕輕點了點頭

”只要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何必管別人的眼光呢!”說著,圭賢順眼晃去,望向右方的大樓,隨口提出那好奇”厲旭...這裡...你怎麼會在這?”

 

厲旭沒有正面回答,牽拉著圭賢走進大樓,越過中庭,直到電梯口等著搭乘~

電梯停在13樓,小手沒鬆開,走到65號門牌前停了下來

 

門邊上張貼的那張法院查封公文涵,圭賢不意外的對那公文掃了一眼,再看著厲旭熟練的用那鑰匙轉開了門把,難免疑惑那把鑰匙的來源,沒有顧忌很多,直覺就脫了口問”旭,這房子不是被查封了嗎?你怎麼會有鑰匙?”

”我借來的~”背對圭賢,厲旭抹過那心虛,把話說得順口。

 

真是借來的嗎?厲旭似乎很熟悉於這房子的一切,帶他走進客廳,看向廚房,推開臥室門,掃盡廣大的主臥室,裡頭有著隔門,隔壁是間客房...

 

”厲旭,這房子?”圭賢有著似曾相似的感覺

”有沒有覺得它很面熟呢?”

”這?”經厲旭這麼一提,恍然地~才知道這似曾相似的感覺是自己畫出的理想屋,圭賢不敢置信地,再回頭走進那臥室,隔局的門板真是塊和室門!再看進浴室~

”你那天畫的理想屋...和這間樓房...記得嗎?那天,我問你相不相信緣份...”

明白了,圭賢真是明白得一踏糊塗,沒想到自己無心畫出的理想屋,卻是早已存在的實體物?!

 

”圭賢,你說我們以後搬來這裡住好不好?”厲旭真的希望,圭賢聽著雖開心也很驚喜,卻也莫名的浮起一股不安的預兆,也不免好奇為什麼厲旭對這屋子如此熟悉?

”這屋子不是被法拍了嗎?”

”是啊,等法拍那天把它贖回來不就好了。”一心只想告訴圭賢緣份所創造的懊妙,渾然不知在喜悅之中漏了話柄

”贖回來?”

”呃,我意思是買下來。”厲旭僵著臉,趕緊地鋪蓋話語,就怕圭賢知道房子的由來而心生自疚。

”厲旭,你對房子的格局這麼清楚,這房子是你的,對嗎?”對擅於察言觀色的人怎能輕言瞞過,圭賢不諱言的直問著

”我...”被這麼識穿,頓然中厲旭啞著口,一時間想不出掩飾的藉口來

”也就是你已經把它賣了還是抵押了?所以才被銀行拿來拍賣......是不是?”牢牢端倪厲旭的面容變化,那抹心虛和徨徬都在告訴圭賢,賣掉房子的原因是讓厲旭難以其齒的,究竟是什麼?

 

單看厲旭三緘其口,飄移不定的目光,圭賢已經能肯定自己心中所猜想的可能。

”是為了那五百萬,對嗎?”僅管如此,對該面對的事實圭賢沒打算逃避,不可能要自己當不知道的含糊而過。

頃刻~厲旭把頭抬,望著圭賢那雙正視的眼瞳,揪鎖的眉梢流露那充滿矛盾的內疚與無奈...

”圭賢,過去的事我們都不要再去想了好嗎?”在心裡,厲旭生氣自己無端挑起,才讓圭賢為那騙局揪了心。

 

圭賢沉默著,遲遲都沒有再說出一句話來~

從未看過圭賢的面容上寫出這樣的情緒,厲旭擔心著,就怕圭賢介懷於過去那騙局,無法面對他...

”圭賢,你不要不說話好嗎?我......我很怕這樣的你。”靜靜的厲旭貼上身子環著腰腹,吐出薄弱的氣聲。

 

倚在身上抱著自己都感覺到那陣冰涼,圭賢這才回了意識,感受到厲旭的不安,趕緊地要自己鬆鬆那僵硬的面容,打開雙臂踏實的回應貼來的擁抱,咀邊不忘安撫”旭,別怕,我沒事...我只是......”

”我知道,可是如果不是這樣,我們怎麼會在一起呢,對不對?”

 

話雖如此,可對圭賢來說,如同親手毀了自己的夢想屋,這諷刺...怎麼釋懷...

 

”雖然被法拍了,我還是可以把它買回來的。”厲旭還是沒能理解圭賢在乎的是什麼,單方面的以自己所想,安慰著圭賢,卻不知這話無形中傷了圭賢的自尊心。

沉重的,圭賢裸露那沉重的面容將厲旭撐離懷抱...

”厲旭,如果你希望我能放下過錯,就不要把它買回來。”呈著一雙凝重的眼眸,圭賢語重心長的說

”可是......”

”我們的夢想屋~就讓我來創造,好嗎?”

 

這不是逞強,哪怕回到虛偽的生活有多卑賤,圭賢只想在僅有的真實中保有這份尊嚴。

如果要靠厲旭的能力才能實現理想,只會讓自己更加瞧不起。

 

”圭賢,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餓不餓,我們去吃宵夜?”

”好。”

 

在吃完宵夜後,圭賢依然帶厲旭到飯店留宿~

床上纏棉的倆只身軀,捨不得退離的分身,圭賢用愛佔有厲旭的一切,寵溺的將人抱在懷裡,親吻著那小咀,瞥離又覆上反覆地~

舔著耳垂,吻著脖子,鎖骨,肩背,手臂......今晚的圭賢有著吐不盡的愛,沉溺在厲旭的身體上,捨不得鬆開手,只想多幾次的感受這份真實。

完全的迎和圭賢所有的愛撫,不只是圭賢,厲旭也一樣的寵溺圭賢

是自己敏感嗎?能感覺圭賢有著沉重的心思,滿滿的不安...

沒有多問,厲旭靜靜的在心裡心疼。

 

”厲旭,跟著我苦不苦?”

”不苦。”

”真的?”

沒想到圭賢和自己一樣也渴望安全感.....

看著圭賢的那雙深情眼眸,厲旭親了一口,給了一個溫暖的貼靠後,還以柔情埋進胸膛,細聲呢喃吐出擱在咀邊許久的話語~”圭賢,能不能答應我......不管你做什麼都會把我算在內?”也許利用圭賢當下的心緒是不對的,但這也是最好的機會。

”嗯?厲旭你...”

”那麼就算不在身邊,我也能在心裡陪著你,對不對~”

 

這教圭賢情何以堪,這是何德何能,是老天爺的關照?還是上帝的憐憫?

像自己這麼一個沒有價值身無分文的人,也配得起這麼珍貴的人所給予的愛?

”旭,我答應你,不管做什麼,我都會記著有你。”

”我知道圭賢是不輕易承諾的人。”

 

渺小而卑微的心,總能在厲旭愛的呵護下尋回被自己遺忘的尊嚴,圭賢為自己能給厲旭想要的承諾而感到一絲安慰~~

”是啊!你好壞,老吊著我的心,拐著我的承諾一次又一次。”想起了曾經說過要讓厲旭為他而笑,圭賢帶出輕鬆的話語掩飾心頭那塊鬱結,不讓厲旭看見自己內心的狼狽

”可是圭賢真的都做到了不是嗎?”

”答應的話我不會忘記,厲旭要是傷心,會不理我了。”

"圭賢,我不會不理你的。"

"真的?不管發生什麼事嗎?"

"嗯。"

 

說著,圭賢那雙手又開始不安份的在身上游移,貪心的雙唇又纏上那張小咀,厲旭連忙推開圭賢,沒好氣地輕聲應”還來,已經二次了,你不累嗎。”

”不累,對著你多幾次都不累~”貼上吻唇,輕輕地~撫著小腰溫柔慢慢地撐跪在厲旭的身上,沉醉地親一下吻一口,深深吸吮唇裡的甜蜜,小舌被圭賢惹火的舌吻翻舔得好害羞,禁不住連幾著幾聲的嗯喘...

圭賢輕輕地鬆開吻唇,掛著一雙喚散的深情眼眸,看著身下他的厲旭

”厲旭,知道嗎...你對我有多重要。”

 

”圭賢~你今天怎麼了?”第一次感受到圭賢如此這般的纏溺著,雖然充滿了深情,可就是說不出哪邊不對勁,厲旭擺著那疑惑的雙眸,忍不住去關心

”厲旭,我愛你。”愛的話語又一次從唇縫中傾吐,即使說上數百次都抵不過心中千萬個愛~

"厲旭,能不能~也給我一個承諾?說你也只愛我一個?"

"圭賢..."

"很自私對不對,我什麼都給不了你..."

"不會,你給了我很多愛,很多~~圭賢,我也愛你,只愛你一個。"

"厲旭..."圭賢笑了,含著淚笑了,就算是自私,厲旭準許他自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