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你是不是厲旭?)充滿著期待而又徬徨的眼眸,過去和旭日一切對話與互動,甚至隱瞞著是厲旭的事實,在腦子全都一掃而空,圭賢只想知道厲旭在不在電腦前,是不是正在跟自己說話

 

(圭賢,我沒有失望。)

盯著螢幕直到看見了自己的名字浮現於眼前,圭賢解放似的笑了,手腦一起蹦出此刻僅有的字語

(真是厲旭!)

(對不起~~我讓你這麼為難。)

(傻瓜!對不起什麼~你在哪?讓我見見你好嗎?)日思夜想心頭掛念只為一個人,自私自卑在這瞬間早已抛至腦後,厲旭才是真正操控圭賢一切反應的開源者。

 

在圭賢面前厲旭變得軟弱,可在厲旭面前,圭賢何嚐不也失了方寸~

是宿命嗎?就當是吧!愛是種魔力,當愛來臨時,就像被心魔控制著,難以抗拒也抵擋不了七情六慾中所帶出的情愛。

 

---------------------------------

 

和圭賢一樣的期待,厲旭很快的從賣場走出來,走到圭賢每次呆坐的地方,左盼右望尋找圭賢即將到來的身影

”圭賢......”圭賢來了,就在那對街,圭賢也看見厲旭了,彼此這麼站在對街相望著,不讓厲旭跨越危險的馬路,圭賢自己先行闖進馬路中央,等著淨空的兩端車影。

 

比起夜晚,午后時段行駛的道路上,往來車輛要來的多,沒停刻的車影在圭賢前後來回呼嘯而過,看得厲旭更加心驚膽跳,死盯著參夾在車水馬龍中那單薄的身軀,越過順逆二端的快慢車道,

厲旭整個目光都放在圭賢身上,迎接的腳步沒有多留神,心急的走上前就希望能爭取少一秒的等待,卻疏忽了往來的人車~

 

叭叭趴!!!~~~喇叭聲按得急促,應聲擺頭一望,這才發現逆向行駛的機車正朝著自己迎面而來,厲旭慌著呆若木雞的眼眸,無法反應於緊迫的瞬間~

”厲旭,小心!”

以為就這麼要撞上來了,撲來寬大的身子,緊緊將自己踏實的裹在懷抱裡~

急迫的瞬間,沒能來得及飛身撲蓋,圭賢僅僅將人包覆著,用自己的身體守護他身上的一塊肉,誓死都要守護的命根。

 

就差那麼一點點,騎士瞪大眼看見圭賢穿過的身影,又驚又慌的顫扭著雙手,擦過圭賢的手臂,這一擦騎士重心不穩之下翻了車,直直的滑落地面滾了幾圈~

 

圭賢鬆了口氣,總算有驚無險的把人給保住了。頭一抬什麼也沒理,連忙檢查懷裡的人有沒有擦傷一根毛”你有沒有怎麼樣?有沒有撞到你?”

厲旭整個人都傻了!不是被嚇傻,而是被圭賢當下這一刻反應感動得傻了眼

"厲旭?你怎麼了?"看著一臉傻樣,圭賢以為厲旭被嚇到恍神,撫著兩臂輕輕晃~

"沒..."草率回了神也應了聲,下一秒赫然看見圭賢的手袖湛出血漬,慌張的厲旭頓頓愣愣的說"圭賢,你---你的手。"

"沒什麼,你沒事就好。"圭賢帶出淡淡的一笑,對他來說沒什麼比厲旭安危更加重要

"圭賢。"厲旭好感動,想撲上身子投入懷抱時~~~

 

"喂,你這是怎麼走路的,突然衝過來,這帳怎麼算啊!"隨車滾落的騎士,扒了扒身上的黑土碎沙,立即踩著大步氣沖沖的一來就往圭賢的右肩推了一下,奪理不饒人的教訓著 。

看著騎士豪不客氣的向圭賢推了這一下,厲旭那不甘勢弱的性格就忍不住爆了出來,伸出強硬的手掌抵住騎士胸口,不讓他再踩進可以碰到圭賢的距離,也順勢地反手抓起騎士的衣領,厲旭掛著一雙冷酷帶殺的眼神,水亮的眼眸子瞬間變得冰冷,穩如泰山的自若神色,脫出嚴厲的一句

"幹什麼,你拿什麼理來跟我算?用用腦子搞清楚自己的方向再來放肆!"說完,厲旭連推帶掙的拽開騎士。

 

被厲旭這麼頂開,騎士退了幾步,雖是滿臉不服氣,也自知確實違規了行駛,看著眼前厲旭那一雙銳利的眼神,看似不好惹了,騎士悶回那股氣,興然作罷識相的搬起機車,自認倒楣地揚長而去~ 

擺著那雙眼直到騎士遠遠離開,厲旭這才慢慢退去那犀利的目光,轉回頭擺回身子,也隨即帶上那充滿柔情棉意的溫柔眼神,小咀不忘展露那靦腆的笑靨,深情的看著圭賢~

 

厲旭這一連串下意識做出的反應,看得圭賢不禁露出一笑,驚愣中帶出的笑意,厲旭完全不自覺是因自己而生,疑愣地看著圭賢奇怪的反應~

"怎麼了?" 

圭賢深情微笑地遙遙頭,牽拉著厲旭走到人行道,離開那危險的道路

"剛剛你真是嚇到我了,下次別再衝出馬路了知道嗎。"捧撫小臉,圭賢像在教小孩似的對厲旭叮嚀著

"嗯。"厲旭溫柔微笑著

"你剛剛好強悍,那個人都被你嚇走了~"

"那樣不好嗎?難道要被欺負嗎?"

"好~不過下次這種事讓我來就好了。"

"為什麼?"

"我要保護你的嘛。"

 

圭賢總是爽朗的把愛表現出來,每每都讓厲旭一抹羞澀的低著頭,難為情的避開圭賢那對赤裸裸的深情眼眸。

瞥一眼圭賢手臂上的傷,不解釋地拉著圭賢走進便利商店,簡單的買了瓶食塩水和便利急救包,再拉著圭賢的手搭上計程車來到同一家飯店。

 

圭賢沒有多問,由著厲旭牽著他,踏心的感受厲旭一連串所流露的真性情。

進到房間,牽拉的小手沒鬆開過,厲旭要圭賢坐到床邊,輕手避開傷口幫圭賢脫去上衣,走到浴室弄了條沾濕的熱毛巾,以很輕的力道擦去傷口周圍乾固的血漬,拿著食塩水打開便利包,細心的將傷口消毒包紮好。

 

處理完傷口後,厲旭將東西擱在一邊的床頭櫃上,圭賢滿足的看了看傷口處,咀邊想對厲旭說些什麼時,厲旭一個身極至溫柔的貼進胸膛~

厲旭好灑嬌的把頭埋在圭賢的懷中磨了磨,感受圭賢懷裡的溫暖

"厲旭,你..."

"圭賢~對不起~~對不起。"靠在圭賢懷裡,厲旭薄弱而卑微的吐出滿滿歉疚。

對圭賢,厲旭是真心自責著,在等待之中,一昩的只知道自己的苦,卻不曾想過對方的感受,圭賢一直都是萬般的呵護著,盡可能給予滿滿的寵愛,而自己卻亂了方寸說出一句句中傷的話語~

 

"傻瓜~~是我對不起你~~我沒能好好陪你,就連你的要求也做不到。"

"沒關係,我再也不會逼你了。"

"旭?你...你真的不後悔嗎?我真的沒能---"話還沒說完,厲旭湊上咀把話給封了口,不讓圭賢為難在這話題中

"圭賢,你愛我嗎?"淺淺的親吻後,鬆開的吻唇沒有離開很遠,厲旭輕聲地問~

 

就算說出再多肯定的話語,厲旭接收的愛還是充滿著不安全,圭賢定住這一刻目光,在心裡他是很肯定的,而該如何讓厲旭才能不再質疑自己所給予的愛呢?

 深遂眼眸流露濃情蜜意,圭賢掛著這對堅定的眼神牽著厲旭的心,沒有雜念的覆上那柔軟,圭賢把滿滿的愛傳入這口小咀,讓厲旭將愛踏踏實實的吞進肚...

 

幾天來的糾結,折騰和那滿滿的思念全都傾洩在這抹深吻中,吸吮彼此獨有的甘甜,厲旭沒有被動著,伴隨吻唇慢慢的爬上身,圭賢很自然迎和厲旭貼上的柔情,輕輕撫抱著將人撐坐在大腿上,厲旭不再生澀,學著圭賢~大膽把小舌鑽進圭賢的唇腔裡挑弄。

 

不適應厲旭回應的熱情,圭賢鬆開了吻唇,微笑著,挪身將厲旭壓在床上,溫柔的在唇邊細聲說出"旭~讓我吻你就好。"

"嗯..."厲旭靦腆地抿抿咀,明白圭賢要的感覺。

圭賢還是喜歡羞澀的厲旭,輕輕的圭賢貼回柔軟,用愛寵溺著身下的人兒,吻著親著輕撫著,一心要讓厲旭能好好享受帶上的情慾,感受他的愛撫。

 

退去彼此身上的衣物後,圭賢依然貼心的拉過棉被,一樣的讓厲旭能自在的窩在棉被與他相愛著~比起消除那爆張的滿身慾火,圭賢更想將心中的話藉由此刻的氛圍好好傾吐,讓厲旭能更明白他真正的情感 

"旭,知道嗎,從來我就沒有想過你是來滿足我的需要。”

”圭賢對不起,我---”

”我知道你只是氣話,但是~確實沒有什麼比佔有你更能表達我對你的愛,也許你覺得這樣很敷淺,可是這麼抱著你,吻你,甚至...這都是我們的愛不是嗎?”

 

"我太貪心了,不該給你壓力..."說著,厲旭把頭埋進圭賢的懷裡蹭著

”不,是我給的太少,才讓你感到不安穩。”

”不是,你對我很好,真的很好。”貼在胸口上厲旭頻遙頭,聽著圭賢的自責,厲旭心裡更加自責

”旭,我要你知道,你從來就不是我的一部份,你是我唯一的愛。"唯恐愛變得沉重,圭賢沒有說出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圭賢。”

"你願意讓我繼續愛你嗎?"

"圭賢,能不能答應我,你會永遠都一樣愛我?"

”我會,我只會愛你一個,永遠的~”

"圭賢,我也愛你。"第一次,這是厲旭第一次不害羞的把愛說出口。

 

圭賢的心感覺到好暖,心口浮起那悸慟,情不自禁吻上那小咀,輕摟著厲旭的腰間,伴著深情的吻唇,握那分身在撐開的大腿尋找那私密處,溫柔慢慢的埋進那深處

"啊---"隔著一段時間沒接觸的密穴,圭賢推入那火熱,這張力還是讓厲旭禁不住發出一聲痛吟

"旭~我弄痛你了嗎?"

"沒~我不痛。"屏著氣息,厲旭柔情地微笑,要圭賢放心

"我會好好疼你,寵愛你~。"厲旭放軟了身子,圭賢輕柔的將分身一寸一寸挺進柔軟的內膜裡,讓厲旭慢慢適應埋入分身的張力,順著厲旭低吟的喘聲,不斷來回的深入加快,把愛一分一分的注入厲旭的身體裡,讓自己身上的血液溶入在厲旭的血液中,在體內佔據著厲旭的愛,也送進了自己的愛~。

 

敷淺嗎?這是最真最踏實的佔有,愛的蜜語從口中說出很容易,然而要將自己交給對方,倘若沒有真愛的存在又何其容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