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小吧,阿孝把圭賢和垊豪的對話,截入手機讓厲旭聽...

隨著對話的內容,厲旭的面容起了許多變化,從驚愣,酸澀,揪痛到無奈,深鎖的眉頭,懸在口中吐不出的感受...

坐在阿孝的身旁,厲旭很能忍,微低的頭半垂的眼簾,抿抿咀憋著胸口那道氣,極至緩慢的從鼻腔中慢慢釋放,惹上的酸意厲旭試著深吸一口氣將它吸回肚裡去

 

”你沒事吧?”

”我沒事。”厲旭淡淡的遙了頭,而後又點了點頭確認自己的情緒

”你的直覺挺準的,圭賢確實不是個逃犯,我查過他們口中的滿爺...”

”滿爺?”

”嗯,他是千門的首腦,很多小孩都被他拐帶而來,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現在做的事業可高檔了~我想他們應該都是被滿爺拐帶來的小孩。”

 

”我說過了,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篇故事,圭賢不是你想的那麼壞。”

”你還不死心?”

”我不知道,我想靜一會~~你先回去吧。”

”你一個?我不放心。”

”我不會有事的。”

”好歹讓我留個小弟在這看著你,不礙事的。”

”隨你吧。”

 

阿孝離開了小吧,也留下一個小弟看守著...

接踵而來的真相與存在的問題,厲旭真需要好好想一想靜一靜,對圭賢只管愛的他,從來就不曾過問身世問題,一直都只是單純的愛著,而今似乎無法再一廂情願只執著在愛的定義上。

 

圭賢是無辜的,沒有人甘願這麼過日子,厲旭並不介意這樣的背景,不過對話裡的字字句句,都在告訴自己,圭賢和這票人是無法切割的情義,相對的~對這位大哥付出在圭賢身上的關愛,是不是也和這份情義一樣繼續存在著?

帶著壓抑的心情撐回到家後,在沒人看得見的房間裡,腦子不斷懸著病房裡的對話,垊豪的話語如此犀利又酸澀,圭賢究竟是存著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這段感情?

而自己對圭賢來說,又算是什麼定位?

 

想著再現實不過的問題,胸口那陣酸隨之湧上心頭,跪趴在床邊安靜的哽咽,迂出無聲的啜泣~

(圭賢,我好怕...我是不是要失去你了?)浮上的念頭讓厲旭更是無助,恐懼這可能將不再擁有的寵溺。

 

------------------------------

 

又一天過去了~

(沒意外的話,圭賢在未來幾天都不會再出現了,是嗎?)厲旭在心中給自己答案,好做為心理準備,反正圭賢向來都是如此,不出五天都不會有他的消息。

 

瞥一眼看著桌上的手機,怎麼響都輪不到圭賢的名字浮上螢幕,不是沒想過主動打給圭賢當是關心都好,但是只要想到圭賢不解釋也不交代的忽視,厲旭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要去打這通電話,更不想是因為自己開口要才能得到圭賢的回應。

 

該說自己太矜持還是太過固執?

 

-----------------------------

 

站在隔窗外看進還躺在加護病房的晟敏,已經來到關鍵的第七天,穿上無塵衣,圭賢拖著沉重的心情踏進病房~

佇立在床邊好一會,圭賢吐出胸口的沉悶,帶著埋怨的氣語對昏迷中的晟敏說

"你是打算就這麼睡讓我內疚一輩子嗎?"吐了這一句,圭賢真的無奈,雙唇抿了抿,咬咬下唇,吸一口氣再迂出,這道氣很長,壓力很大,懸在咀邊的話讓圭賢很掙扎。

 

靜靜的~圭賢拖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了下來,垂著頭三思後,慢慢揚起,掛一雙愁悵看著昏迷中的晟敏

"那幾個小鬼個個都說我在你心中的份量最重,還說只要我開口你就會聽到,就會醒來~~如果真那麼有用的話,你怎麼還不醒?是我說的話你不愛聽嗎?"

 

說完圭賢靜坐了好一會,無力看著晟敏依舊一點反應也沒有,圭賢猶豫著懸在咀邊準備說出的話語

"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搬出去......好,我不搬,只要你醒來,我答應你絕不會搬走。"

即使面對厲旭都無法說出任何一字承諾,而今對著晟敏,圭賢卻要逼自己說出一個違背自己心意的諾言。

圭賢沒得選擇,不可能要自己看著晟敏一直昏迷下去卻什麼也不做。

 

一切都是註定的,晟敏真的醒了,在圭賢來看他說了話之後,沒過多久就這麼莫名奇妙的恢復了意識。

弟妹們個個都很開心很興奮,也很欣慰圭賢肯聽大家的勸,為晟敏付出心意。

圭賢當然也慶幸可以喚醒晟敏,至少~總算可以卸下這無謂的責任。

 

很悲哀的~所有的喜悅笑聲,連同圭賢所說出的承諾,厲旭也感受到了...

載上耳機聽著阿孝截取的對話內容,厲旭看上去情緒很平穩,面容沒有太多的神色,僅僅只是為圭賢鬆了一口氣,卸下心中那塊大石,不用再背負一個責任...

 

"人已經轉到普通病房,打算繼續監聽嗎?"

"不用了,已經夠多了。"

"有什麼還可以幫你的?"

"有,陪我多喝幾杯。"

"呵~你看起來挺好的,不是裝的吧?"

"不知道,也許下一秒我會哭也說不定。"嗤著一聲苦笑,自我安慰的苦澀笑容,厲旭佩服自己在這時還能壓得住心

"真是這樣的話就好了,我就怕你憋在心裡。"

"那樣不好嗎?"

 

想哭?回家把門關了,怎麼哭都行~再狼狽也得披著大衣帥氣的走回家不是嗎?

靜靜的,阿孝沒有再出任何聲語來打擾厲旭需要沉淨的心思,默默的陪著他喝著一杯杯苦酒~

 

來了這家小吧無數次,對音控所播放的歌曲從來就沒留心過,這會迴盪在這空間裡的音樂,厲旭的耳根突然變軟了,是心太涼還是心太靜?

 

------------------

{真實}

你說的話,在我的心中生了根,愛的很深,所以心會疼

記憶在我的心中翻滾,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像我一樣笨

只怕再問,對彼此都太殘忍,我能感覺另外一個人

我等~等笑容換成淚痕,愛在崩潰的時後比較真

 

太多疑問,知道答案又如何,原來容忍不需要天份,只要愛錯一個人

心痛比快樂更真實,愛為何這樣的諷刺,我忘了這是第幾次,一見你就無法堅持

孤獨比擁抱更真實,愛讓人失去了理智,會不會是我太自私,拒絕更寂寞的日子

放不開也看不見未來,難道這種不完美,才是愛情真實的樣子

---------------------

 

歌詞裡所帶出的每一串字,好像衝著自己而來,句句都刺入心頭,刺到令自己無法喘息的痛.....

壓不住心頭那陣酸,放由一波波酸澀直衝鼻骨,恨自己眼眶不夠大,裝不下也扛不住泛起的淚水,死撐的雙眸依然鬥不過眼瞳的酸澀,厲旭放過自己也放過無力再支撐的眼簾.....

這麼看著厲旭滴下眼淚,阿孝心裡很難受,心疼厲旭壓抑的情緒,無奈只能呆坐,安慰的手臂只會讓厲旭在大廳廣眾下敗露脆弱的一面,阿孝很清楚厲旭不喜歡狼狽的樣子。

 

心痛的揪著眉間,揪著眼框,一抿再抿的雙唇,眼淚不聽話,眼眶不爭氣,但至少還能控制這張咀不讓自己發出任何的聲音.就算流淚也要潚灑一點是嗎?

厲旭抑抑頭睜睜眼,告訴眼瞳可以了,讓自己深呼吸一口氣,吐出不規律的長長氣息

”阿孝,我該回去了~”

”嗯,走吧....”

 

阿孝沒有多一聲問,只想盡快的送人回去,好讓厲旭盡情的在房間裡發洩。

一樣的打開車窗,為的是讓風速把淚吹乾讓自己清醒一些。

在風速的幫忙下,厲旭的情緒穩了很多,回到房間的厲旭,沒有再像上次一樣的跪趴在床邊哭泣,而是呆坐在床邊,看著牆上自己畫出來的圭賢

 

(厲旭~我無法給你什麼承諾,玉墜就當是我的心,我現在把我的心交給你...)

指尖摸了摸鎖骨上的玉墜子,憶著圭賢的話語

(我不搬,只要你醒來,我答應你絕不會搬走。)

緊接飄送的話語,讓厲旭揪了心也皺起了眉頭....

 

不論圭賢給了多少寵溺,說了多少愛,都無法開口對他說出一句承諾,而偏偏卻把他稀有的承諾給了晟敏...

潛意識燃起的妒忌心,厲旭心口上好酸好酸,甚至起了幼稚的想法,想著是不是該讓自己出個意外,才能把圭賢的承諾給逼出口?

腦海中的記憶,有如排山倒海迎面而來,和圭賢所有美好的畫面,浪漫的甜蜜話語,圭賢所有給予的寵溺,厲旭突然覺得好諷刺,捧在掌心卻握不著這個愛,一切都好像只是個夢,無能為力也無法作主去抓住夢裡的真實....

無力地....厲旭嘆出了一聲嗤笑,笑自己如此悲哀,只能靜靜的等著別人分一些愛給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