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前的厲旭,突然看見一名男子出現,厲旭停住腳步滿懷關切望著圭賢的身影,沒好意思上前插一份關心,呈著一雙失落的眼眸看著男子將圭賢扶上車。

飄零的目光隨後又擺亮著,好奇於將圭賢帶上車的男子身份,厲旭轉身快步回到車上,盯住前方那輛車跟著駛離~

厲旭跟得很保守,維持二個車身的距離,順著大路拐進街道,半小時的路程下來,已經是離開了仁川城市。

 

車上載走圭賢的究竟是什麼人?要載圭賢去哪裡?

厲旭一路好奇著,也擔心著~更牽掛著圭賢身上被毆打的傷勢。

前方車子慢下來了,離自己30公尺處,厲旭將車停至路邊,看著車子開進大樓停車場,無法再跟進,只能朝著大樓空對望,相信會有人好好的照顧圭賢。

 

厲旭垂下頭沉默地流出欣慰的笑容,雖遺憾無法將圭賢帶入自己的感情世界中,卻也慶幸地滿足著圭賢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份情絲,摸不著的愛不曾改變,僅管這篇愛情故事依舊沒了下文,如今加注了情絲,總算也多了些色彩...

厲旭沒打算去質問阿孝,怎麼說都是出自關心的作為,至對阿孝口中所說的欺騙並沒有太多的興趣想知道,厲旭在乎的是一顆真實的心,一份踏實的愛。

 

-------------------------------

 

”大哥發生什麼事了,圭賢哥怎麼會這樣?”

”是誰幹的?”

 

一進屋,弟妹們看見圭賢滿傷身,連忙脫口就問,晟敏沒有趕著回答,將圭賢先扶回房裡歇著

"這間一直都是空著等你們回來住的,你就先~暫時在這養傷吧。"
"為什麼你會去那裡?你知道我被那幫抓了?"從搭上車一路回來,心中盤懸這疑問,相信晟敏不會只是湊巧路過。

 

晟敏沉默不答,沒想讓圭賢知道這陣子自己一直私下看著他保護他。

 

"你一直跟著我,是嗎?"就算晟敏不說,圭賢也猜得出這唯一的可能

"我只是怕你有危險~~不過還是慢了一步,看來跟蹤的技巧有待加強哦。"語末輕鬆的帶過,為的是不讓圭賢對過去自己流露出的情絲感到敏感

 

"是啊,是該加強了~"抓那尾語,圭賢當不知情的配合著

"肚子餓了吧,我去煮點什麼的讓你先墊墊肚。"

"謝謝...."

"謝什麼,跟我道謝也就是跟我見外了,什麼時後變得像女人一樣婆媽了?"

各自留下輕點的笑容後,晟敏退出了房門。

 

卸下一身疲憊,圭賢挪著屁股讓身體以最舒服的角度靠躺在床頭,兩眼四處掃晃看盡房間所有的陳設,不難看出這間房是特地為他保留的,光是桌上擺著那台電腦,就能知道那是為他準備。

晟敏還是一樣視如己出的相待,所給的溫暖就像個家,一個雖然沒有父母卻充滿關愛的家~

 

感受即時伸出援手的晟敏,圭賢正面的反省著對晟敏的態度是不是有些過了?

至始至終晟敏都不曾透露任何有關情意的字眼不是嗎?

是自己太過敏感了嗎?輕輕的,圭賢微微扯著從被毆打的臉夾笑了笑,雖然有些痛,但心裡倒是暖暖的。

或許是和昌垊長年在外頭四處遊蕩太久,從不知道內心底層那孤單的自己,其實也很渴望家的溫暖~

 

靜下的心,圭賢安穩的閉上雙眸讓自己小息片刻。

小息的片刻並不寧靜,一會瑾兒敲門打進

”圭賢哥,你還好嗎?”

”不是第一次被打了,還熬得住。”

”唉~沒想到那個金厲旭會找人扁你,最初還以為他單純呢!”

”抓我的人不是他。”

”當然不是他了,抓人這活哪需要親自動手,只要他呼個二句,有的是人替他辦事~虧你還對他手下留情。”

”不管是不是,怎麼都是我們先騙了他,真要這麼做也是該我承受的。”

”你看你,還替他說話,要不知道的話還以為你跟他有什麼呢~”

”好了,要沒什麼事的話,哥想睡一會...”圭賢不想再聽下去的打住話題,畢竟和厲旭之間沒人比他更清楚。

 

打發了小瑾,圭賢想起了厲旭,想從腦中捕捉厲旭的模樣,難以忘懷厲旭在他面前強忍的眼淚如此心疼,不敢奢望厲旭能諒解自己做出的抉擇,只希望厲旭可以慢慢撫平內心的傷痛。

腦海才剛飄上的影像隨即又在一聲敲門聲給送走

 

"賢哥。"垊豪走了進來,和小瑾同樣帶著一份關懷的心意,男人間不會有太多的囉嗦,簡單的一聲招呼,帶上關切的眼神,就能了解

"只是皮肉痛,沒什麼~"

"你會留下來吧?"其實這一句是代晟敏問的,垊豪一直都是心向著晟敏,十分聽命於晟敏所有一切安排,對圭賢將來會不會留下來跟大家一起住,即使晟敏沒有向他提起,單純的垊豪也知道大哥晟敏一直都希望這個家可以完整。

"不知道,不過先住著看看吧。"

"我們都在等著你們隨時回來。"

"嗯,我知道。"

 

真的打算住下來嗎?

圭賢真是這麼想,也許將來會改變主意,然而在這當下,不否認這裡的確給了他安定的感覺,飄泊了十來年,是該找個停靠的港彎讓自己好好歇口氣。

 

緊湊的又一聲叩叩叩~這回又是誰?

門開了,還沒看到人先看到冒著熱煙的大碗公,一天沒吃東西的圭賢,即使是淡淡的清粥聞著都特別香~

晟敏很快的煮好了一碗絲瓜粥趕緊地端來,讓餓了一天的圭賢填填肚。晟敏很體貼的將碗擱在桌上後,拿了把扇子將剛煮好熱呼呼的粥借由風力降些熱度,好讓圭賢吃的時後不燙口。

用兩手捧了捧磁碗的邊緣,晟敏確認碗粥的溫度不燙手也不燙口後,才放心的將碗端至圭賢面前。

被狠踹幾腳的兩肩讓圭賢抬不起手勁,遲遲沒見圭賢接下這一碗,晟敏看了看,見圭賢掛著一臉為難自嘆沒用的兩手,晟敏疑愣了一下後淡淡的微笑著說

"不介意我餵你吃吧?"晟敏很小心,就怕圭賢心生抗拒,連他最微薄的心意也拒之遠外

"嗯。"圭賢真的餓,就算是難為情的互動,空洞的胃也不允許自己拒絕晟敏的好意。

 

這畫面很和諧,看著很溫暖~無論存在晟敏內心的是什麼樣的情種,這一幕看著都像家人般,哥哥呵護地照顧著最疼愛的弟弟。

 

粥吃完了,晟敏抽了張紙巾讓圭賢自己擦擦咀

"謝謝。"圭賢還是很客氣的相待,雖然對晟敏是卸下了心房,圭賢的態度還是很保留,始終不希望有什麼再讓對方產生多餘的情絲。

 

在所有人不再前來打擾後,圭賢才真正進入了熟睡狀態

這一睡~睡了很長的時間,直至隔天下午房內發出拖拖拉拉的碰撞聲,近距離的聲波讓已經充足12鐘頭睡眠的圭賢漸漸清醒。

兩眼一睜側頭一瞧,昌垊正在房間擱放著一袋又一袋的物品

"你在幹嘛~"

"我把東西搬過來啊。幸好咱不是很多東西,要不啊可真折騰死我了。"

剛睡醒的圭賢,還處在昏沉的意識,一臉沒打彩的精神讓昌垊誤以為圭賢不想留在這住,擠腦想著去說服的話"我知道你不喜歡,不過我還沒找到地方呢,咱就先待在這住些日子吧~"

"我沒說不住這。"

"是嗎?那你就是同意囉?"

"你東西都搬來了不是嗎?這算不算先斬後奏?"

"有什麼分別啊,你人都在這了~不過話說回來,早叫你不要再去找金厲旭了,你偏不聽,看吧~弄得一身傷回來。"

"不關他的事。"

"你還替他說話啊,嫌被打得不夠啊,是不是要等到斷手斷腳才覺悟啊!"

 

圭賢無奈的嘆口氣,不想再爭辯什麼,對於自家人理念上的標準點,圭賢慢慢感受到彼此間的差異

(是因為自身對厲旭有著歉疚,才會感到慚愧嗎?)圭賢捫心自問著,自知厲旭才是真正的委屈,而這點看在這些弟妹眼裡,反而一昩的當是威脅到自己的敵手。

 

既可畏又諷人的心態,想想過去的自己,是否也是這麼自私著?圭賢給自己嘆出了一聲嗤笑,曾經何時懂得去體會什麼叫良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