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圭賢接管的東信傳播,為著父親酬備三年的東方影視,公司各部組管開始準備宣傳廣告,身為東信總栽,圭賢除了每天定時開會,過濾所有設計師規劃的藍圖之外,也要兼掌東方影視的業務,接應所有來自各國影視傳播機構的訂單。
 
這是父親的指意,希望圭賢親力親為來了解公司所有運作以及流程~
怎麼說都是唯一的兒子,將來的申氏始終還是要交給圭賢。
 
不過,對圭賢來說,雖然解開了父子情仇,還是堅持著只經營當年為保住厲旭耗盡資金買下股權的東信傳播。而今身任東方影視副總栽一職,單純只是以兒子的身份暫代職務,盡一份力幫忙父親開發管理,好讓東方影視扎下根基,穩定業務...僅此而以。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東方影視開幕慶典]還有十天,為讓東方影視能在業界打出響號,父親曹大東陸陸續續各別邀請十幾家大老闆,設宴款待打暖交情。
為此,圭賢可說是不落一天帶著幾年來都跟在他身邊的助理炯植,依照父親的指意應酬這些父親所邀請的賓客。
 
大飯店,大酒店,以酒論商,以酒會友,這是不需要察顏觀色的默契,只要稍稍扯個眼眉,圭賢就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才能擄獲對方的歡心~
不,不是知道要怎麼做,而是他必須去做!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還有五天。。。
 
在父親引薦下,圭賢前往華義飯店會見某大影視公司的總監,盛款相待目的還是一樣,不過相較於圭賢的身段,始終薑是老的辣,不論邀請的人是總監還是大老闆,只要面對曹大東,個個不落三分面,合約一出似乎沒有一個不賞臉不爽快的簽字成交。
 
這天,為應酬這位總監,圭賢熬到了凌晨二點才回到家裡,披著濃濃的酒味沒有睡在臥房,靜靜的獨自進到書房,扯扯衣領稍稍鬆開領帶後,人就直呼呼的窩在小沙發上睡著了,圭賢很累,不是沒想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只是圭賢不想吵醒已經躺在床上入睡厲旭,還有厲旭抱在身邊的。。。他的兒子。
 
默默待在書房的圭賢,等到隔天醒來時,厲旭已經帶著兒子到補習班去了,餐桌上留著一份早餐,一份報紙,以及掛在椅背上一件乾淨的襯衫,領帶,褲子。
三年了,厲旭一直都是不漏一天為他做著這些事...
拿起衣服圭賢扣著扣子,打上領帶,套上外套,神情還殘留昨夜的疲倦,不見精神,更不見笑容。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還有四天。。。
 
從上午十點出門,直至晚上凌晨二點,一天加著一天,圭賢不只累著,更加忙著,忙著開會,忙著洽商,忙著應酬父親所安排的飯局,酒會...等等。
已有多久沒有抱抱厲旭?已有多久沒有跟厲旭聊聊天?
甚至...已有多久沒有好好看看厲旭了?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還有三天。。。
 
今天,圭賢很想念厲旭...
 
"旭,忙嗎?"
(剛下課,正想去吃午飯,你呢?吃了嗎?)
"還沒有。"
(那---)
"待會還有個會要開。"
(哦。)
"厲旭,我....."其實圭賢很想問厲旭,能不能過來公司,讓他好好看看他,抱抱他。
 
(要不要我買午餐過去跟你一塊吃?)
"好啊好啊!現在就來嗎?"耳一聽,圭賢表情可說是180度瞬間耀閃,沒辦法,厲旭就是知道是嗎?不管多少次,就是能把他看得透底。
 
(呵~到你那邊少說也要半小時路,你得給我點時間買東西才行。)
"不用,你直接來,我...我這就叫 Kevin(炯植)去買不就行了。"
(也好,那你等我吧。)
 
掛上電話圭賢可開心了~
等不及好想立刻就看到人,圭賢根本坐不住來應付半小時的等待,一會吩咐炯植買好吃的來,一會走到酒櫃挑了一瓶象徵思念的紅酒Sauvignon Blanc白沙威濃。
滿意地看了看,圭賢捧著這瓶紅酒擱在桌上,喜孜孜的等著,他要告訴厲旭,他有多想他。
不止,待會他要緊緊抱住厲旭,狠狠吻他的小咀,用吻告訴他,他真的很想他~
 
可沒想到幾分鐘後,厲旭打來一通話,說兒子小西沒人看顧,老師和職員都外出去吃飯了,補習班只剩一位職員留守,他走不開不能來了。
 
拿著手機在耳邊,一聽到厲旭為了小西,圭賢馬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悶吐一氣的說~
"不是還有一位嗎?你請他幫忙看一會不就好了?"
(就他一個人要接聽電話,又要接應可能隨時會來訪的家長,怎麼有時間照顧小西。)
"那還不簡單,把外出的牌子掛上,門鎖起來當是午休時間,那他就可以好好照顧小西了。"
(不行,就他一個人,我不放心。)
"厲旭,就二個小時而已。"
(算了圭賢,下次吧~小西才剛學會走路,對周遭的東西都很好奇,我怕他到處走。)
"....."
(晚上我等你回來,這樣好嗎?)
 
可以說不好嗎?
再多也只能悶在心頭說不得,也沒資格說出口,厲旭全心全意付出的可是自己的骨肉,要怎麼去無奈?
 
這一夜回到家的時間,圭賢更晚了,酒味也更濃了些...
厲旭睡了沒有,走到房門外圭賢沒有進去看,又一次在書房裡度過,他真的很累。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還有二天---
 
晚上,圭賢來到龍皇大酒店,這一次招待的對象是政府高層行政人員,這一類的人在圭賢的眼裡是最容易上手,他們要的東西很簡單,除了錢,還是錢,至於美女是奉送的。
不論是錢還是女人,都是明買明賣你情我願,而圭賢總能十拿十穩成功收取這些人的意志。
 
但是這次有點小麻煩~
時間已經來到了凌晨二點,這些高層公務員還沉在包廂與美女飲酒作樂,不但沒有散場的念頭,還提出買小姐出場到另一家酒店消費的要求。
 
(哇操,還真能凹,這是打算要玩到幾點...)默默坐在最邊角的炯植,心裡暗暗碎唸著。
 
"Kevin,看著點。"位在炯植身旁的圭賢,把頭棲向耳邊小聲地丟了一句簡捷的話語,隨即起身靜靜走出廂房。
 
如此精癖的一句交代,僅管聽著不是很悅耳,不過幾年下來炯植早就習慣了,向來他這位老闆 Nelson說話都是這麼省事,其實不用多問都知道,Nelson這腳出去是為了誰~
 
是啊,除了金璞軒還有誰能讓Nelson牽腸掛肚坐立難安的呢?
不對,應該說是金厲旭...可雖然知道炯植還是習慣叫璞軒,也只能以璞軒作為稱呼,
因為.....Nelson有交代,厲旭只能是他叫!!
(唉~還真是個幼稚又霸道的情人,連名字都歸他管,怎麼看厲旭哥都不是個沒原則沒個性的人,怎麼受得了Nelson的佔有慾呢。)默默的,炯植暗暗又一陣碎唸。
 
廂房外---
 
步在走廊上,圭賢掏出手機,一邊走一邊撥上電話號碼,直到大廳才停腳等著電話來連繫。
嘟嘟。。。嘟嘟。。。嘟嘟。。。等了幾聲遲遲還未接通,圭賢拿下擱在耳邊的手機,重新再撥打一次~~~
 
"厲旭,你睡了嗎?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沒事,你說吧。)
"我還在酒店走不開,今晚可能要到天亮才能回去了。"
(嗯。)
"你...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好。)
"....."圭賢有些眼傻的頓著口,對厲旭這單一字的回應,他忽然不知道要怎麼接著話來說,也忘記了自己本來想說的話。
(還有事嗎?)
"沒..."
(那我掛了...拜...)
"哦。"
 
嘟------
 
電話切了.....真的切了.....
呵...收下手機,圭賢苦呵一張臉默聲嗤嘆,其實也沒什麼不妥,先不提不該在大半夜擾醒了人,但要說等不等,那真是多餘,這麼晚的時間點想必厲旭早就睡了。
 
 
回到包廂,看著 Nelson拖了張撲克臉走進來,炯植心想...完了完了,這下子甭想著什麼時後走了,要嘛他留下讓 Nelson早早回家哄哄他的厲旭,要嘛就是一起待著看 Nelson借酒消解鬱悶,以便隨時送他回家。
 
看看~!才坐下來的圭賢,把酒就是一口乾,炯植已經知道圭賢選擇哪一種了。
(唉...真是個玻璃製造的老闆,我錯了...璞軒哥果然是有個性有原則的人。)又一頓暗藏的心頭聲,炯植兩眉揪高高地,默默嗤笑這號在公司位高權重東信傳播曹大總栽被愛牽著鼻子走的模樣。
 
 
凌晨五點---
 
夜熬到天亮,站在第二家酒店的櫃檯付完第二筆帳之後,總算可把這票高級人員給塞飽了胃口,看著大伙各自領著買出場的小姐搭上車一個個離開,炯植鬆了口大氣,不過...苦惱的是他還有個麻煩在後頭...
轉身看去,醉意不淺的圭賢瞌垂兩眼靠在沙發椅背上,也不知是腦子打茫了還是腄著了?!
 
"Nelson,喂~Nelson,醒醒別睡了,你要攤了我可背不動你呀!"
喊了幾聲,沒動沒靜的人,炯植苦了張臉好無奈,這不是開玩笑,雖然自己的個頭是高了點,但比起體魄,圭賢可壯多了呀!他當真是背不動這麼大一個把身子放攤的人。
 
索幸~有錢好辦事,炯植拿出圭賢的皮夾,抽了張大額紙鈔請託服務人員幫忙將人抬上車,
沒錯吧,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最怕是有錢找不到人解決時,可怎麼辦呢?
 
車子來到圭賢住所的大樓外,打開車門拉起倒趴的圭賢,炯植試著使勁地拉了幾次,還是拉不起圭賢攤軟的身軀。
不過炯植還沒有放棄,喘口氣再試一次,再一次...
投了投了,真的投降了,就當是自己欠鍛練力氣不夠大吧!想拉起完全沒意識的人還真是不容易~。
 
0-9-1-9-8-7-0-6-2-1
拿出手機,看著醉醺醺的圭賢,炯植遙遙頭,垮著束手無策的表情,在手機瑩幕上逐一點下厲旭的手機號。
 
幾分鐘後,厲旭下來了,和炯植一起把圭賢扛出車座後,厲旭轉過身子屈著膝蓋要炯植幫忙將圭賢攬在他背上。
 
"啊,呃...他很重耶,你可以嗎?"
"放心吧,背不動我再請管理員幫忙。熬了一晚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炯植沒有再堅持,也確實折騰了一整夜他真是累了~。
 
炯植走後,厲旭使勁一扛,雙手鎖在後腰背著圭賢走進大樓,徐徐慢慢走向電梯處,
重不重?背不背得起?
 
。。。。。。。
。。。。
。。。。。。。。。。。。。
 
一步,一步,接著一步...這肩上的人,怎麼會背不動~
曾經,他不就是這樣背著酒醉的圭賢走在大街上,還記得那時後的圭賢.........
漸漸,臉上厲旭露出淡然欣慰的笑容~
 
隔日,中午十二點。。。
 
臥房裡,大大的床,圭賢一個人躺在床上,只有一個人。
已有多日沒有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覺的他,棉床的柔軟和那熟悉的味道,勾起了圭賢滿足的面容,還瞌著眼的他翻著身子想抱抱他最想念的人兒~
 
(厲旭...又不在身邊了.....咦?是什麼...)矇矓意識中,感覺有個東西抓在手裡,圭賢收了收手掌,慢慢挑開眼皮瞇看一眼~
 
這是.....?
 
包在掌心裡的是一張紙,圭賢把手縮近眼前,傻著那似曾相似的眼神盯著那張紙,愣愣坐起身,對著紙頓思了下,像是想起了什麼,趕緊地~圭賢有些心急的把紙張打開來看。
 
[圭賢,記得嗎?唯恐你的手因為抓不到東西而驚醒,特地把紙塞在你手中,我帶小西先出門去了,如果中午沒有飯局困住你,我們一起去吃飯,你說好嗎?]
 
紙裡厲旭寫下的二句話,圭賢很快的看完了,可兩眼還目不著點傻呼呼的打著愣...漸漸的,漸漸的...圭賢勾起了咀角,嘆出一絲笑容,靜過二秒後,轉頭朝那鏡枱的方向看去~
 
圭賢又笑了,直看著鏡枱上擱放的物品,笑得滿足,笑得欣慰。

 

4月30日---距離這一天,還有一天。。。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