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在希澈留下文件返回醫院後,厲旭還待在阿姨家裡沒有離開,默默看著手裡拿的資料,靠坐在床頭靜靜的想...
 
妻子,江妍熙.......
 
看來看去,目光始終不離這五個字,擺在眼前的事實,這真相,這一擊,厲旭當真難以消化,這再也不是與他人無關,更不是想愛就能戰勝的勇氣,而自己的立場又在哪裡?
 
還能有立場嗎?
說穿了,一份證書白紙黑字,不管哪一字,都沒有資格...
 
鈴鈴~~鈴~~~
 
手機響著,拿起看一眼,是圭賢...
對了,傍晚出門時,他告訴圭賢要到樂行上課的,算算~~距離下課時間已過了一小時,還沒回家的自己,圭賢很擔心的吧?
圭賢一直都是這樣牽掛著...
 
"厲旭,你還在樂行嗎?"
"我...我回家了。"
"回家?呃~我才剛從家裡出來,你是什麼時後回去的,剛剛嗎?"
"不是,我是指在阿姨這。很久沒回來看看,剛好哥也在,所以..."
"是嗎..."
"嗯。"
"那...你今天會回來嗎?"
"......"
"厲旭?"
"我不知道..."
 
不知道這一聲,兩頭都靜了~
回不回去,厲旭確實不知道,愛上有婦之夫的這條情路,他還沒想好下一步要怎麼走。
 
這通電話就在消了聲的音息中悄然結束了,沒有打下續號,沒有畫上句點。
圭賢沒有再打來,而厲旭也沒有感覺到圭賢聲音裡的落漠~
向來都是牽掛他的人...
 
入夜了,阿姨敲了敲門,端來一碗湯麵,說了幾句關心的話語,怕他餓著,又怕他悶了心。
沒忘記阿姨曾交代的話,這個家隨時開著門,在他需要溫暖的時後...
 
可是......
 
擺在桌上冒著熱呼呼的湯麵,吃下一口,心是暖了,但是胸口更悶了,厲旭大大倒吸一息嘆出壓悶的那股氣,這心頭...不好受,真的...
 
車子撞上了,兩腳跌倒了,心裡受傷了,他有地方可以丟下殘破不堪的零件,可以修理,可以求助。
 
可是......圭賢呢?
 
他沒有的,是不是?
如同當初在醫院,不願求助任何親友的幫忙,是不是?
 
想到這裡,恍然的一瞬間,隨著一幕幕記憶中的畫面飄進腦海,厲旭開始細細回想這些日子以來,圭賢過去種種怪異的反應~
 
擺在廚桌上的空酒瓶,洗碗糟的酒杯,堆滿煙頭的煙灰缸...
簡陋的屋子,簡單的衣櫃,簡單的起居,簡單的朋友圈...
任誰會知道簡簡單單的一個人,隱藏在背後所扛的身份,竟是大企業大集團的第三代?
而圭賢卻寧可讓自己淪為身無分文兩袖清風,從副總栽退至基層從業員,做著一份工,一個人生活,過著平凡淡薄的日子?
 
(厲旭,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我想跟你一起生活,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你願意嗎?)
耳邊,腦裡,那一天,這句不管多久都不會忘記的話,是圭賢...
 
(厲旭,我愛你,我真的愛你,我都希望你能在我身邊。)
又一句,圭賢是這麼渴望著...
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只有他和圭賢,一幅又一幅美麗的畫,那是圭賢想要的生活。然而...
 
(厲旭,你能相信我嗎?有很多事,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你,也不想...我怕你知道了...會離我而去。)
圭賢又是這麼害怕著...他是知道攤開自己的過去將會換來什麼樣的結果!可僅管知道,幾次圭賢還是拿出了勇氣想對他坦白。
 
(圭賢...)心頭唸著,腦子也想著,捨不得圭賢默默一個人承受無奈與苦悶,厲旭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圭賢選擇離家出走?
 
電視電影裡,富家少爺不顧一切抛下所有名利光環的戲碼,多不勝數~
為了追求自由?為了想走自己的路?甚至為了愛人遠走他鄉...?
圭賢是這樣的嗎?而又是為了什麼呢?
 
電影的鋪陳都太美好,現實紿終還是歸於現實,落根於富裕的家庭,慣養的生活習性,所事所非,所接觸的人事物,這需要多少勇氣才能帶上義無反顧的決心,毅然逃離現實?
 
(圭賢...)心頭再一次掛唸,獨自空守漫渡的夜晚,不知道圭賢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睡著了?
 
拿起手機指握號碼鍵,厲旭緊緊鎖起了眉頭,這才驚覺自己有多不小心,渾然不知梢早前的來電,圭賢沉沒在手機裡的話語,落漠的聲音裡夾藏了多少無助。
 
"阿姨,我...我要回去了。"
"現在?不留在這睡一晚嗎?"
"我還有些事沒做。"
阿姨沒有多留,不變那牽掛要厲旭好好照顧自己。
 
有什麼沒做的事?
那只是搪塞的藉口...厲旭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怎麼做,怎麼走?而又要怎麼告訴圭賢他心裡的迷惘?
 
開著車子從阿姨家離開後,駛在路上,對前方的路,厲旭真的很茫然,拿不定的心就像二條線在拉扯著他...在情理法之間,有哪一樣可以拿來說服自己繼續盲目的愛下去?
 
盲目.....
 
呵~~笑自己才知道什麼叫天真,以為的理智,以為的深思熟慮,熟不知盲目是早就潛伏的認知。
 
還要傻下去嗎?
明知不可為而為的結果,會不會是再一次的活該?
 
不知不覺,拿不定的心,拉扯的掙扎,手握的方向盤還是轉回到他和圭賢的家,
沒辦法的是不是?他就想著圭賢,就想看見圭賢...
走進大廳,搭上電梯,厲旭一步一步走往他知道,他早就知道這個可能將會讓他佈上滿身荊棘的男人身邊。
 
(圭賢...)推著門走進屋裡,放眼的這第一目,圭賢就坐地棲著頭趴在沙發前的那張桌子上,而桌上擺放三瓶看似見底的紅酒瓶,以及握在手裡還沒喝完的那一瓶...
 
厲旭看得有些傻,愣愣的多幾步靠近,一步揪著一步疼,擺空的紅酒瓶不只是桌上的三瓶,還有落在地上的二瓶,圭賢這是拿了多少酒存心來把自己灌醉?
 
"圭賢..."
 
一聲,圭賢沒反應。
再一聲,還是沒動靜。
 
"圭賢..."厲旭棲下身子單腳跪地的蹲在圭賢身邊,把手撫在圭賢的肩背上輕輕遙晃,再一聲。
 
依然沒有反應的人,這讓厲旭剎時心頭揪了一下,兩眼慌神的打著愣,怕就怕過量酒飲沉在昏死的狀態中!?
趕緊的,厲旭扶起趴在桌上圭賢,將他靠在胸膛,一手摟著他,一手托捧半邊臉,唇在耳邊輕聲的喚著~
 
"圭賢...別嚇我了圭賢,你醒醒...圭賢..."
 
終於,圭賢迷迷糊糊的撩開眼皮,撐著那雙酒醉迷矇的目光,疲憊的看著落在眼前似真似夢的影像。
"旭.....?"
"呵,圭賢...你,你怎麼樣?"
"厲旭...厲旭..."
 
厲旭說不出話,圭賢伸手又輕又重的撫摸他的臉夾,母指揉揉捏捏像在確認手裡的真實般,圭賢那對無助眼眸讓他看著很心疼。
 
"旭,我好想你。"
"圭賢..."
"厲旭..."看著近在身邊的厲旭,深遂的眸裡流出每一抹的目光都是無助,圭賢把眉間緊緊的拉鎖,鎖著隱隱泛起水光愈漸灼亮的眼瞳,他不捨,他訝異,他還無法確認看見的人兒,撫在手裡的這張臉,他是不是還擁有著?
 
一愣一愣,圭賢的把唇慢慢湊近厲旭咀邊,含著溫暖的唇瓣,溜進縫裡吻抱那只小舌溫柔的吸吮,真真實實滿足厲旭咀裡的甜,屬於厲旭的,屬於他的。
 
厲旭沒有阻止圭賢,任他無度的索取,抱著他,吻著他,脫去他的衣褲,把他禁箇在自己身下,撐開他的雙腿,掏出那只脹得又大又挺讓厲旭有些畏懼的分身,長軀直入~
 
"啊--嗯~圭賢...嗯...啊..."少了愛撫的滋潤,圭賢失了溫柔不斷擺動腰身的戳著他很痛,很痛...
可雖然痛著,厲旭還是沒有做出任何掙扎抗拒的反應,默默一聲一聲保守的唉出痛吟,由著圭賢不帶溫柔放肆的佔有他。
他知道圭賢不是故意的,圭賢已經醉了,已經忘了前一晚的激情,忘了他的傷口還沒完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圭賢停下來了。
忍著肉體磨擦的折騰,厲旭好累,脫軟的擺下扶抓在圭賢兩臂上的雙手,乾吞咀裡釀不出的唇液,眉間上的皺痕還緊緊鎖著,厲旭真的很痛...而圭賢,似乎還沉在忘我的醉意中,不退還擱在厲旭身體裡的炙熱,兩眸渙散的看著厲旭,忘我的把吻貼上,滑著舌根滋潤厲旭那口乾枯的唇瓣。
 
厲旭。。。厲旭。。。厲旭。。。
一聲厲旭,吻一口,又一聲厲旭,再吻一會~
唇鬆了,瞥開了,耗盡的意識,圭賢沒有再擺動身子,沒有抽出分身,攤軟的直接趴在厲旭側胸上。
 
"圭賢?"厲旭試著喚醒圭賢,可是圭賢不再有任何反應,相信圭賢已經昏昏沉沉的醉進了夢裡~
 
靜靜抱著圭賢好一會後,厲旭提起雙手想把圭賢推開,又撐著雙手想坐起身...
人是推開了,圭賢那只火燙燙的分身也抽離了身體,但在厲旭吃力的挺起背腰時,驚見圭賢射入的晶瑩摻著紅紅血絲慢慢從兩腿間流了出來...
厲旭定住身子愣著不動,心裡很慌沒有遇過的情形,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圭賢...圭賢..."厲旭轉頭看向圭賢無助的呼著他,抓著手臂不停的晃擺。不過晃了幾下後,厲旭放棄了...
 
因為圭賢一點都沒有醒來的意識,因為使力去推圭賢的時後,厲旭發現本來慢慢流出的血絲反而更多了些,他不敢再亂動,默默躺下身子靠在圭賢身旁...
 
這樣安份安靜的歇著,能感覺兩腿間不再有黏稠的液體流出,總算...厲旭放心了些,也漸漸的在疲憊中跟著圭賢沉入夢裡。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