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小昭沒再到寶藍上班,僅以電話向小莊大班請辭,說是想休息一段時間~
小莊大班沒有多問原因也沒有捥留,事實上~以小昭近期的表現,離開對小莊來說,可以說是不費力也不用拉壞臉的省掉一個麻煩。
 
幾天之後,圭賢逢著應酬和王老闆來到寶藍消費,這次身邊還有另外三名一道前來的客人~
而今晚這趟圭賢只是當個陪襯,不多話的坐在最左邊的位置,中間是王老闆,而王老闆左邊的是職位高過圭賢的李總(李明),右邊二位則是王老闆的左右手。
 
不過向來圭賢都不在乎這些門面,名利錢財再多也只是浮雲~而自己在王老闆心中值多少,圭賢很清楚...
 
”King哥,這次要找哪位大班呢?”經理如昔的請示 king哥的意思
”先叫錦鏽來吧。”
”好的。”
”等一下。”
”是,李大哥有其他安排嗎?”
”也把接待我的那位大班叫過來。”
”這...”聽著李明的指意,經理擺頭看向 king哥,用目光等著答覆
 
”就順著李總的意思~”圭賢很快的做出回應,好歹李總在公司都是在己之上,是不便也不該來讓李總遷就自己
”哦,好的。”在得到 king哥的同意,經理這才放心的退開包廂
”李明,你也常來這家酒店來嗎?”
”寶藍遠近馳名,當是看看酒店之首的小姐有什麼不同嘛~”
”呵~我倒沒想那麼多,也習慣阿 king的品味,他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那當然,阿king 可是經紀人,能讓他看中的酒店,相信素質絕對不差。”
 
聽著李明吹捧的話語,圭賢反應出的笑容並不自然,表裡表外的神情上,都不難看出李明夾藏著微許的挑臖意味,當然~這也只有圭賢才看得出。
以王老闆給予圭賢的職位和豐沃薪資,再加上別於其他人的彈性空間,對李明來說不只眼紅更多是不服,也因為看透李明的心態,圭賢更加低調行事,除了做好份內事,也盡可能的在處理事務上避免和李明爭峰相對。
 
經理一退出,隨即用對講機向領檯傳達訊息,讓櫃檯盡速廣播各大班前至包廂招呼客人
(本公司錦繡大班,子瑜大班請至金星廳訪客~)
 
廣撥一出,正從另一間包廂退出來的厲旭頓愣了腳步,質疑這訊息...
(子瑜姐?)心中浮上的不外乎是子瑜姐曾經提起過的心結,king哥所在包廂竟然會出現了子瑜姐的名字?
king哥是因為他而做出的改變嗎?厲旭猜想著...
不敢再奢有期望,可逃不過那滅不掉的情絲,都教自己不由自主的起了這份貪戀,希望這個不懂愛的人會來感動他,融化他那顆冰冷的心。
 
在聽到廣播,子瑜向經理詢問一番,想了解為何在 king哥的桌還找她來
"是李明的意思。"
"那 king哥知道是我嗎?"
"我看他是不知道的,子瑜姐,妳打算去嗎?要不--"
"幹嘛不去?是李明找我又不是king哥,難不成他要在李明的面前把我轟出去嗎?"子瑜這話說得倔將,也知道這是拖李明先生的福,才有機會沾上王老闆這位大客,不過要對上二年不再接觸的king哥,子瑜還是有些疑慮和顧忌,也無法預知 king哥見到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站在金星廳廂門外,子瑜吸吐一口氣,緩緩心拉上親切的微笑推進那煽門
 
"子瑜。"
 
就算沒有李明這一聲,心中期待看見厲旭的圭賢,在門打開時也會自覺性的擺頭朝門看一眼,可這走進的人影......
沒有預警的看見子瑜,圭賢立即擺愣兩眼,於心裡並非是介意過去,而是想到了厲旭和子瑜的交情,也思索著李明對子瑜被他封殺的事知道了多少?把子瑜叫來究竟是無意還是有心?
 
"這位大班好像沒見過,是新來的嗎?"眼前這風韻猶存,樣貌身材都不輸小姐的大班,王老闆亮出滿意的眼神,好奇的問一句
"王老闆,我在這待四年了呢~"
"有四年了,怎麼我都沒見過妳?"
 
王老闆這一問,身處一左一右的子瑜和圭賢短促對看了一眼,四目相視的目光中,子瑜看見了 King眼裡的心虛。
二年的心結,吞忍的委屈,是否該藉這機會爭回一口氣?
 
"寶藍有十幾個大班,王老闆交際廣闊,想插班不容易呢,要不是李大哥介紹,相信子瑜也不會有這福氣認識王老闆您了。"子瑜選擇了迎上笑臉客套的把話帶過,不是因為心軟,也不是為了厲旭,要的更不是台面上的一口氣。
 
圭賢有些詫異的抬起那雙眼,呈著疑惑看著子瑜從容的回應王老闆,沒想到子瑜會放過可以討回面子的機會?
 
一會,酒送來了~
初見的好印象,王老闆做足了面子,讓子瑜安排了五位小姐,至於錦鏽大班,王老闆也沒失禮的點了二位小姐。
很快的,子瑜就帶了五位小姐進來,若雨是其中一個,而若雨在子瑜的指示下,坐在 king哥的右邊。
楚坐在中間小圓椅,子瑜熟絡的以酒會友跟王老闆和李明寒喧了幾回,也一杯過一杯的敬過在場每位客人,唯獨跳過 king哥,要說是存心的嗎?
若要自己這機會再去拉攏 king哥這位大枷,子瑜是不屑的。
而圭賢也沒有任何表示,安靜的坐在最右邊的位置,以沉默面對此刻尷尬。
 
"對了,還沒跟你介紹這位~"王老闆不忘一提,擺手指向圭賢介紹著~"這是阿king,跟了我很久,妳不要看他年紀輕輕的,可有本事了!"
"呵~是嗎?"
為迎和王老闆的興致,圭賢沒有失禮的主動提上酒杯,呈著淡然的面容,不帶笑容也不帶聲語,僅僅只以點頭會過子瑜,把酒先乾。
喝過這杯酒,子瑜安然自若的擺回頭再向王老闆敬一杯後,退出包廂。
 
大班退場後,也就是小姐拿出該有的服務,陪陪客人聊聊天,倒倒酒,滑滑拳,唱唱歌。
看著包廂裡熱哄哄的氛圍,可坐在身邊的客人卻沉默不語沾著悶酒喝
"king哥,我敬你。"怎麼能讓自己服務的客人自顧自的喝,若雨主動的敬上一杯
而圭賢不吭聲的輕點個頭,掛著酷酷的面容,把酒喝下。
 
"唱歌嗎?"若雨試試打開話閘子,暖暖身邊這位一直掛著冷漠的 king哥
"我不想唱。"
"那,我們玩骰子,輸的喝一杯?"
"我不喜歡玩這個"
"那你喜歡玩什麼?"
"都不喜歡。"
"你好安靜哦~"
聽著,圭賢一樣的,不帶任何表情照樣輕點那顆頭當是回應
"你一點都不像會上酒店的人說~"
這句,圭賢沒有給若雨任何反應,逕自端上酒喝一口。
 
其實在準備搭檯之前,子瑜姐已經針對 king哥的各種禁忌,向若雨耳提一番了,只不過沒想到這個人會這麼悶,不唱歌也不滑拳?就連說個話也這麼簡捷...
 
三小時後,王老闆埋單離場了,這過程厲旭始終沒有踏進一步,唯獨在圭賢離開經過二樓廳口時才看見了厲旭,兩人四目相視的對看也只有僅僅的頓愣在那一秒。
在厲旭面前,圭賢根本不懂得去偽裝,青青所交代的深情望眼,在這當下早已抛至腦後,難掩心頭那揪心,在看見厲旭瞬刻,圭賢的眼眸表露出來的,都是難以割捨的落漠...
 
遺憾的,圭賢眼神所流出的落漠,看在厲旭眼裡卻是那麼無力。
似乎都在告訴自己,king哥已經不再強求了?
是否因為自己一句封殺,就這麼容易的把 king哥給打退了?
鎖眉又揪心的,在心裡厲旭真的很生氣,氣自己就這麼不爭氣,才會對 king還殘留期望,才會讓 king有機會又傷了他的心~~
 
 
--------------------------------------
 
下班後,在子瑜姐開車回家的路上,為今天奇遇怪枷,若雨難忍好奇的就在車上當是話題的和出子瑜姐閒聊著
"子瑜姐,今天妳特別跟我交代的 king哥,呵~他還真是怪枷~"若雨這話一出,正在開車的子瑜,頓時小愣的朝後罩鏡挑了一眼,不知情的若雨,未能顧忌於厲旭的存在,傻呼呼溜出這個讓厲旭敏感的人。
 
"怪枷?呵~他只是有點潔癖而已。"從後罩鏡裡,看見厲旭微微移動的小臉,無法教若雨避免一提,子瑜也只好順著話來回應
"豈止呢~妳說我不能主動勾他的手臂,他還真是連碰都沒碰到我耶~還有呢,歌也不唱,拳也不滑,都不知道他來酒店是幹嘛的。"
 
"呵~他到酒店來是為了應酬不是來找女人的。也就是這樣我才讓你坐他旁邊,多輕鬆就能賺到檯費,是不是。"子瑜並非是替 king哥說好話,不過在人品上,也從未否定過 king哥的操守,這一句子瑜可以說是很自然說出事實。
不過在說出這番話時,子瑜還是留意了厲旭的表情反應,其心裡是想了解現在的小旭對 king哥還存有多少感情。
 
"那倒是~不過他都沒有暈船過嗎?"若雨挑起那眉梢,質疑著
"喂,你問那麼多幹嘛~你該不會是看 king哥長得那麼帥,先暈了吧?"身後聽著這話題,閒著無聊的烔植憋不住口的插上一句。
"切~去你的,順口多問一句嘛,他帥是帥,不過不是我喜歡的型~還有啊,像他這種悶到爆的性格,誰要跟他在一起那多無趣啊!"
 
和 king在一起無趣嗎?
耳聽若雨提上的話題,讓厲旭不自覺的憶起了惜日 king在一起的畫面~
田園早餐,遠遠眺望著飛機慢慢的劃過在天空中...
看見他冷,即脫下外套為他披在身上...
順著他的心意,聽話的穿上背心,套上圍巾...
每次等他半小時,眉間拉都不拉一分的耐心等待...
無趣嗎?king一點都不無趣,他是很浪漫也很體貼的人。
 
可是,這個人...這浪漫情詩...到頭來卻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
難以抹去 king哥在聽見愛這個字眼之後,徬徨的雙手,和那雙充滿驚愣,疑惑的眼神...
厲旭很快打散腦子裡浮上的美好,提醒自己那只是 king哥出自情義才有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