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個星期過去了,這當中圭賢一共來了三趟,不論來還是去,都不見厲旭的身影。
難道真的這麼無緣嗎?人就在同一棟大房子裡,同一個區口,卻遲遲沒能碰上一面?
 
第四次~圭賢順著趙老闆的意思來到了三樓舞廳,在踏上三樓梯口,看見了和厲旭同守一區的少爺,圭賢欣喜著,想著厲旭應該也來到了三樓,也想起了往日在厠所的邂逅...
 
只要前去化妝室小撇時,圭賢都會有份期待,期待能再出現巧緣,和厲旭在厠所裡碰頭~
二次的小解,解不開心頭的鬱悶,伴隨著思念,想見的人影...
到了第三次,圭賢是刻意的再去一趟~~
踏進厠所那一刻,看盡空無一人的洗手間,圭賢給自己大大的嘆了一聲嗤笑,笑自己扭屈的心態,笑自己的痴傻。
 
再回到了舞廳廣場的桌位,趙老闆正和小姐在舞池裡跳舞,獨自呆坐在位子上的圭賢,對身邊的小姐沒有多理會,獨自一個人喝起了悶酒,這晚~圭賢真的很想念厲旭...
手機拿在掌心上,猶豫著...也說服著自己...一次,一次就好。
號碼撥送出去了,可響鈴沒停止的一串串飄進耳~~
圭賢無奈的按下了停止鍵,紅色的停話鍵婉如紅紅的心臟,按下的手指就像頂壓心口上一樣,隱隱作痛~
 
二小時下來...圭賢喝上了不少酒,雖然酒量向來不差,可在低落的情緒牽引下,圭賢的體態顯得疲憊了些。離場時,藏不住那思念,圭賢還是向少爺詢問了~
”能不能幫我叫厲旭,我有事想找他。"
"小旭啊~他沒---"正要回應的小海,話還沒帶到即被身旁的晟晟搶下話語
"他今天休息,沒來上班。"
"休息?那~沒事了,謝謝。"雖然話是這麼回應著,可瞥見小海那不對勁的目光,似乎有話想告訴他?圭賢沒有心急的追問,撐著三分醉意,跟上趙老闆的腳步走下樓
 
-------------------------------------
 
在離開寶藍後,圭賢再和趙老闆等人去海產店吃了頓宵夜,直至凌晨四點才回到家裡。
拖著一身疲憊筋骨,捱著六分醉意,一回到家圭賢就攤在沙發上,拿起了手機按了按...撥出他一路忍到家急切想找的人
 
"小海嗎?我是King。"
King啊?你等等哦)停了十幾秒後,小海接著應了聲(king哥,什麼事?)
"我打擾你工作了嗎?"
(沒有啦,我只是找個安靜點的地方聽,你說吧!)
"關於厲旭的事,他怎麼了嗎?我看得出你好像有話沒說~"
(唉~跟你說吧,其實厲旭十天前已經離職了。)
"什麼,他沒做了?"
(是啊。)
"那...知道他為什麼不做了嗎?"
(他沒有說,不過他交代我們不要告訴你,所以~)
"......."
(要不要...我幫你約他出來?)
"他是有心避開我又怎麼肯出來見我?"
(我是說用我的名義,把他約出來,我想只要見了面什麼都好說~)
"把他騙出來只會讓他更生氣。"
(唉~那我真是幫不了你。)
"你告訴我就已經是幫了,謝謝你小海。"
 
僅管沒有說出原因,圭賢也知道厲旭是為了要避開他才離開寶藍。
不是青青的招術無效,而是對手根本無心戀戰...
真的可以棄得這麼徹底嗎?就連這個唯一可以碰面的機會也棄了?
可是...厲旭是愛他的,不是嗎?
 
(king,我好想你...)仰靠著椅背,瞠著無力的目光,想起在床上時厲旭吐出的思念是那般深刻,難道是藥物作隱下吐出的胡言亂語嗎?
圭賢深深吸了一口氣,也深深的吐出那不捨...
倘若愛是兩情相悅,而非單方面的去強求,那是否就該教自己就這麼算了?
想著憶著...圭賢真的累了,帶著滿滿的愁思沉入夢鄉~
 
夢裡,浮現了厲旭靦腆溫暖的笑容,甜甜的笑著,對著他笑~
厲旭的笑容很幸福,很美,很舒服~~看著厲旭的笑容,彷彿來到了世間桃源,屬於自己的桃源,沒有煩惱,沒有壓力,也沒有了仇恨...
閉著雙眼,圭賢睡得很安穩,咀角微微的輕扯著,流露那滿足的甜在夢鄉裡,滿足的看著那雙揚彎清徹明亮的眸子,甜入心坎的心型小口~~
 
下午三點..........
 
伴著美麗的夢鄉,圭賢就這麼躺在沙發上睡著,一直到了下午三點才懶懶的挑開眼簾...
沒想到只是瞌個眼小睡片刻,會睡了七小時這麼久,圭賢扭了扭脖子,鬆鬆筋骨,大口吞吐一口氣息,沒忘記夢裡的笑容,圭賢拿起擱在桌上的手機,斟酌著可與不可~
短促半分鐘的思量,圭賢不再猶豫的打開簡訊畫面,以指畫了一串字後,送出
 
(厲旭,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知道是我太想念才能在夢裡看見你  圭賢)
 
 
下午六點........
 
今晚沒有任何應酬的圭賢,獨自出門找了家餐館吃飯~
坐在餐桌前,吃一口左看看,再一口右看看,咀裡嚼著飯菜,一口比一口更加無味。
再次的左邊掃一眼,右邊掃一眼,掃盡每一桌的客人,心頭忽然掃過一陣涼~
孤身度過十個年頭了,像這樣獨自一個人用餐,從來就不覺得何來孤獨,可看盡餐館裡的景像,這才發現自己淒涼的一面,既無親人可靠,也無愛人可依...
 
(能不能告訴我,在哪才能看見你?   圭賢)
(不想煩著你,但是真的很想你,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圭賢)
 
這是不敢懷有太多期望發出的簡訊,可除了簡訊,圭賢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連繫...
很無奈的,隨著時間每小時的掠過,遲遲沒有反應的手機,送出的簡訊和自己一樣,都很孤單。
是否,真的到此為止了嗎?
 
不想放棄的圭賢,起了衝動直接撥出了電話~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候再撥~”詫異的,這回連響聲都沒了期待。
聽著手機裡的語音系統,圭賢心更痛了,沒想到厲旭連手機都給關了...是衝著他而關嗎?
可是...厲旭是愛他的,不是嗎?
還是...厲旭已經不愛了...
 
 
這晚,圭賢又在夢裡看見了厲旭...
 
站在面前,看著厲旭仰望著那雙清澈的眸子,溢滿溫柔的對著他笑,厲旭的笑容還是那麼溫暖那麼甜,圭賢好滿足的在夢裡摟著厲旭,就連現實躺在床上的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揚彎那咀角,沉醉在這夢境裡...
迷矇中~厲旭一雙清澈的眼瞳,漸漸的抹上了一片水亮光澤,婉如要將自己融入眼裡的明眸雙眼在頓刻間,影像交錯!一顆斗大的水珠在眼前飄落~
剎然間~圭賢的小腦顫了一下,猛然驚醒!
 
圭賢打亮了迷茫的雙眼,挺起傭懶的背椎,感受心悸引上的一陣揪痛。
斗大的水珠,那是厲旭滴下的淚珠...
 
(厲旭...)圭賢緊緊縮起了眉間,捱著內心自責無力的吐出一聲名...
難以原諒這滴淚是他給的,怪自己的後知後覺,才讓厲旭泛滿了盈眶,才讓向來開朗的厲旭失去了笑容...
 
(厲旭,原諒我的笨拙,這才知道對你一直都不只是朋友的感情,如果再一次,我不會讓那滴淚在你的眼眶裡落下   圭賢)
 
帶著自責的心情,圭賢送出了這通簡訊~~~
厲旭......看見了嗎?
 
半夜,軀膝靠在床頭邊,雙手的掌心裡捧著手機,厲旭雙眉緊緊鎖閉的看著屏幕顯示的字串
”笨蛋...”笨拙的字眼讓厲旭再次從心口哽出。
 
明明是個再聰明不過的人,對愛卻如此這般遲頓~
明明已經處在沉睡中的人,就這麼容易的被手機短促一聲來敲醒。
笨蛋傻傻的撥了一通再一通簡訊...等不到的回應...
熟不知另一頭的人唸著一聲再一聲的笨蛋。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