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 king...有著令人生畏的淡然~
圭賢拿過小昭的酒杯,倒了八分滿的酒量,再將擱置桌上那只透明袋裡,取出藥丸投進酒杯,而後持起杯酒在指掌裡輕輕晃了晃,讓藥丸遙散在酒飲中。
 
"你想幹什麼?"
”這是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你讓厲旭吃了什麼,現在我就讓你感受一下厲旭是怎麼忍受這個滋味。”
"你!"
"把這杯酒喝下,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你憑什麼?"
"如果你希望被警察關在拘留所盤問,吃上官司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走出這個門。"
 
視著桌上的那杯酒猶豫了一會,進退兩難間,最後小昭還是把酒喝下了
 
”我只說一次,別讓我再看見妳在寶藍上班。如果妳再對厲旭做出任何傷害的事,我相信這記憶卡裡所存取的記錄,會帶給你不少困擾。”圭賢亮出烔烔嚴峻的目光,正氣凜然的放出警告。
 
在把話說完之後,圭賢按下服務鈴讓來少爺把單子結了帳,並告知小莊大班前來一趟。
沒一會,小莊大班來到銀座廳,這門推進,就見小昭坐靠在沙發椅背上,整個人昏昏沉沉遙遙欲墜的模樣
"king哥,這..."
"她吃了二顆K他命,把她帶走好好看著她。"
"好~~我會的,不過~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等她清醒一點時,妳再好好問她吧。"語末,圭賢即刻站起身,一旁鍾云銀赫青青也跟著站起來,彼此都沒有多說一句的相繼退出廂房,也離開了寶藍。
 
king哥離開了,至於小昭~~小莊大班根本無力攙扶一個意識不清醒,體態盡失的人,
也只好麻煩少爺將小昭架到了一間空包廂,綁著手腳暫時就讓她獨自待在包廂裡,好好發洩K他命所帶來的藥力。
 
對於小昭突然嗑藥,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事有蹊翹,不過真正的始因只有小昭自己才知道。
當然,那幾隻八卦貓不用問也都看得出,這是 King哥給小昭的懲罰。
至於厲旭怎麼想?
 
在逼近下班時間點,king傳來了一通簡訊
(睡不著,很想看看你,不知道待在大門口有沒有機會能看見你離開的身影  圭賢)
很明顯,這通簡訊,根本在告訴厲旭他人就在大門口!
厲旭垂掛冷眼的看著手機上顯示的字句,若有所思的猶豫著~~~見嗎?
 
五點,厲旭下至一樓大廳櫃檯旁打了下班卡,準備和子瑜姐,烔植,若雨離開時~
"呃...你們等我十分鐘,我出去找個人,很快就回來。"
"啊?找人?"
"哥,你找誰啊?"
"好了~你們問那麼多幹嘛,坐一邊等會就是了。"
"子瑜姐,不好意思,我很快回來。"
"去吧。"
 
雖然厲旭不曾再跟子瑜姐提起 king哥,可到底看著這孩子少說也有八年了,厲旭什麼個性,情緒好壞,子瑜和惠姨一樣的,都是看在眼裡。
光是在車上討論的那盆素心蘭,從後罩鏡瞥見到的厲旭那副神情,子瑜已經不難猜出厲旭和king之間還是有著連繫,甚至是~~存在著解不開的關係。
 
走到寶藍大門外,左右盼一回,就看見 king哥的車子就停在 30公尺遠的右邊方向,
厲旭頓了幾秒,吸了一口大氣緩和情緒,也吐出一口煩躁。
坐在駕駛座,在看見那思念的身影出現時,灼灼深遂的眼瞳沒有一絲飄移的鎖住目光焦點
"厲旭。"呢喃輕呼一聲,這是那一夜之後,事隔六天終於盼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圭賢是受寵若驚的,沒想過厲旭會出來見他。
 
朝著 king哥的面前走去,厲旭僅僅盯了一眼就徹開了目光,圭賢那雙深遂的眼眸婉如催眠鏡,就怕多看一眼就會失了魂,亂了心...
"厲旭,沒想到你會來---"
"是不是你做的?"
"什麼?"
"小昭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你生氣?"
"這算什麼?幫我出氣嗎?你幹什麼這麼多事,你是不是想讓寶藍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我那天被小昭下藥了?還是你想讓所有人知道我跟你發生關係啊!"出人意表的一舉,單純只想揪走傷害厲旭的人,未料這心意卻換回厲旭潑了一身冰冷的水。
可是厲旭是對的,這麼做確實欠缺環境考量,疏忽了厲旭的顏面與隱私,比起冰冷的心圭賢更多是自責。
 
"我沒這麼想過,我只是不想有人欺負你。"圭賢有些灰心的道出本意,無力的解釋著
"你以為這麼做我就會感激你嗎?你把我當什麼了,我用得著你來保護我嗎?還有,請你以後不要再送那些無聊的東西來,這麼做只會讓我更加討厭!"
"那你告訴我,究竟要怎麼做你才能接受我的誠意?"
 
一句誠意打入耳邊,活生生的字意在告訴自己,六天以來 king所想的所做的,依然不在愛的啟點上!想到這~厲旭內心更恨的撇下了一記鄙視眼神,鄙視這依舊不懂愛的人。
"你做什麼都沒用,你不是很會封殺小姐嗎?我告訴你,我現在就封殺你!"厲旭揪緊眉間堅決的烙下一聲封殺後,沒有多一秒停留的果斷轉身
"厲旭!"這情急,圭賢趕在人離之前提手扣住了厲旭的手臂。
無奈厲旭執意的帶上憤怒,反應於瞬間的使勁揮甩圭賢來不及緊抓的手掌,遠遠的徹離。
 
圭賢沒有再追上前的念頭,一次次感受著厲旭打回的冰冷,每一次都讓圭賢的心頭像壓了一顆大石,難以呼吸也無力去做些什麼,只能呆呆的看著身影慢慢消失於眼前。
 
-----------------------------------
 
厲旭捱著心頭淚,沿路提上手背拭去眼角裡的淚珠,吸一口氣緩著情緒,隨後再走進寶藍大廳時~
"厲旭哥,你哭啊?"
"沒有,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哭了!"
"兩隻眼都看見了啊,瞧你~眼眶都紅了~"
"那是沙子不小心跑進去了。"
"兩眼都進沙子啊,這麼剛好?"
"是啊,你再問信不信我讓你眼睛也進沙。"
"我看你是吃了炸藥,火氣這麼大~"
"好了別抬槓了,回家吧。"子瑜打住烔植的好奇,推著話語踏出門口,將三人趕上車,而在駕車駛出寶藍大門口時,子瑜不忘留意了還停在30公尺遠那輛不陌生的車型,掃過坐在車子裡的人影。
 
雖然是在自己的意料中,可這親眼一見,子瑜難免還是有一些些的震驚,看來小旭和 king之間存在的,不會只是同性朋友上的交情這麼簡單~
不僅如此,從小旭情緒的反應上也不難看出,小旭是真的愛上了!
然而~究竟兩人之間出了什麼問題呢?
一方面king對小旭又是懷著什麼樣的情種?
這麼的,子瑜一路上思索著,也擔心著小旭是否能放得下?
 
-----------------------------------
 
清晨六點........
看著厲旭離開後,圭賢寒滿心的坐回車上,沉靜黯然的待在車上捱著厲旭丟下的冰冷。
還可以做些什麼?這刻~圭賢突然覺得很陌生,似乎怎麼做都是錯,問題出在哪?是自己太過武斷,還是對厲旭的了解太少?
孤坐了半小時後,圭賢才緩緩的踩上油駛離寶藍。
一路上,僅管思想沸騰,可這腦海裡卻是空的。
 
 
叮咚!叮咚~~門鈴傳來了二聲響,屋裡的人提著一件飽暖的長版棉袍,匆匆從臥房裡走出來,在披上後才把門打開
 
"king哥!你怎麼來了?"青青瞠亮眼的隔著鐵紗門,應著門外這從來不曾獨自登門的 king哥,尤其是在這個時間點...雖然心中有著疑惑,不過對這恩人,青青是毫無防衛的直接開了門讓圭賢進屋
 
"對不起,會不會...打擾妳睡覺了?"冒昩的前來,圭賢很抱歉,然而此刻的心情,當真想找一個或許可以幫他解開鬱悶的人
"不會~你也知道嘛,我們這種夜貓子哪會那麼早睡~~坐吧,你要不要吃點什麼?我去做點給你?"
"不用,我只坐一會。"回應著,圭賢走到沙發坐了下來
"你...怎麼了?"青青坐在單人沙發上和 king哥垂直相對,並主動把話先問上
"我~~"難以其齒的,教自己該如何來開口說出心頭事
"是不是跟那位厲旭有關?"單從 king哥近期對這位厲旭的獨鍾,青青很輕易的就能猜出
"嗯..."青青直接把話帶上,正好讓圭賢卸下難以開口的話語,也有些難為情的肯定著
 
"你剛剛去找他了?"
"嗯。"
"他不理你?"明白向來不多言的 king哥,青青主動提問,試著幫 king哥探究事情的始末
"是。"
"那你知道原因嗎?"
"他...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甚至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圭賢小心翼翼的選擇該與不該說的話語,將原本想說出厲旭斥責他的事給塞回肚裡去,因為對他來說那些並不重要,他只想知道要如何做才能捥回厲旭的心。
 
"那你覺得他還愛你嗎?"撐托著下巴,青青小揪咀的問,這問題很直接,也很現實,畢竟所有的情愛糾結,有愛是最基本的條件。
"以前我確定,但是現在..."
"如果你想知道他還愛不愛你的話,你可以試試他呢~"
"我不想試,就算他...不...我都不想放棄。"
"所以呢?你想問我要怎麼做才能感動他是嗎?"青青已經清楚知道 king哥真正需要的協助
"嗯..."
"既然他不理你,那你就不要理他吧。"
 
"什麼?"想到之前鐘云和銀赫激著他要他放棄厲旭,沒想到青青也...
"別誤會,我不是叫你放棄,我這招啊叫做欲擒故縱。你就暫時不要去找他,不過哦你還是要在他面前偶爾出現一下~讓他產生若即若離的不安。"
"可是他要是真的不理我了呢?"
"那有什麼差,反正他現在也不理你啊,就當死馬來醫囉!"聳肩挑眉的,青青把話說得很很輕鬆,但又很實在
 
"這樣真的有用嗎?"再一聲質疑,圭賢真心不希望再用錯了方法,把厲旭逼得更遠
"唉呀~你就照我說的試試嘛,你照往常一樣有應酬就去寶藍,要是碰見了,你就深情款款的望他一眼,只是望哦!可別去纏著他了。"
"那好吧,我試試~"
"放心,只要他對你還有感覺,這招可好用了,要不然也不會列在孫子兵法裡,是不是~"
"嗯...青青,謝了~剛才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才好。"
"謝什麼,能不能成功還是得靠你自己呢。"
 
欲擒故縱嗎?就像青青說的,厲旭已經不理他了,既然如此,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