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想說,還是不敢說?"
 
(是呢,自己在怕什麼?)
(就是不知道才會這麼問不是嗎?要說編造事實,撒個謊,也沒人知道~)
(除非自己被帶到這裡來,是厲旭的意思...)
圭賢默默的在心裡跟自己說話,思索他不希望是的可能
 
多給圭賢一些時間掙扎的英云,忍著不發火的情緒,冷冷的細看圭賢飄晃的眼神,在等待回覆的目光中,愈見犀利...
 
"我現在不是讓你考慮,是一定要你說。"再下一句,英云的耐性不多了
 
圭賢依然沉默著,擺向沒人的那一頭,不說也不看...
其實,話問到這裡,單從眼前這裡殺出的利眼,他已經能確定對方並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圭賢還是沒想要撒謊去否認發生的事實。
 
"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找人把你一頓,會快一點?"
"那就找吧。"早有這份準備的圭賢,擺回頭對著坐在董事椅上的那人,冷冷把話丟出口
"呵~哇,小子~挺帶種的嘛。"待坐一旁的希澈忍不住嗤呵一聲,吐出的話雖然酸苛,不過對這年紀輕輕的曹同學,這意料外的勇氣,希澈刮目了!
 
英云站起來了,走向圭賢,直盯盯的眼神像射出一只冰冷的箭耗,要把人釘到牆邊上一樣,很沉重,很嚴肅,很難看...
 
死撐著咀鴨子怎麼都不肯呱一聲的圭賢,確實很帶種,對眼前步步逼近的人沒有絲毫退却...
 
走到圭賢面前,英云再留一眼後,掙手揮出收緊的拳頭,雖然圭賢僅僅只是側退了半步,可這一擊力道不小,地上滴落了從圭賢咀裡甩出的血絲,
英云伸出左手把抓衣領揪起彎腰屈膝的圭賢,接著再一拳重重落下,揪握衣領的手沒有鬆放,朝那小腹再狠狠一擊,再一擊,衣領不離手英云,沒想讓圭賢倒下,就這樣的連著一拳又一拳,直到他覺得圭賢有些軟腳了才放過衣領。
 
"你以為不吭聲,挨一頓打,就能避開我的問題嗎?"
"........"
"問你是給你坦白的機會,你真當我不知道?"
 
叩叩~重疊的二道推門聲,辦公室裡闖進了一名不速之客~
"小旭~"
"小旭~"
"小旭...你,你怎麼來了?"
 
這門一推開,沒理三個哥哥們的招呼,厲旭直往裡邊掃看心裡牽掛的他,定著,掃見的身影,厲旭目光呆愣了一下,眼慌心愣地挨看正跪在地上的他...
圭賢用著右手在捧抱肚子,側臉明顯的片片瘀青,泛紅的咀角還流著血絲,而地上...
 
"你們幹什麼打他!"嚥下一口從心頭引上的苦澀,厲旭抬起頭,鎖緊眉頭對著哥哥們,生氣地脫一聲質問
"呃~~~"
"小旭,是這樣的,你這陣子老悶不開心,大家很擔心,你又不肯說,我們只好抓這小子來問問了~"希澈解釋著
"我不開心關他什麼?你們沒搞楚就打人,真是太離譜了!"
"不是啊,這小子咀巴死緊的,問他在連誼會那天對你做了什麼事,他怎麼都不肯說,那只好來硬的了。"
 
聽著二哥希澈這番解釋,厲旭愣了愣,揪鎖的眼眉心虛地撇下目光,擺低頭,微微瞥向圭賢看了看,內心藏著內疚。
 
"小旭,他不肯說,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我們這麼做也是氣不過才..."
"你們有沒有搞錯,看看你們自己是什麼身份,為了這麼點事,抓個學生來問像什麼樣?要是傳了出去,你們還要不要見人,公司面子往哪擱?"
"要是這小子敢說出去,我立刻找人剁了他!"性子坦率的希澈,毫無顧忌的把話殺出口。
 
這話又讓厲旭愣了,知道哥哥們不是行走黑道,也不是耍詐耍狠的人,不過聽著這些暴力的字眼,儘管幾年下來,每每聽見時,他還是不習慣。
 
厲旭懶得再說些什麼,自顧走到圭賢身邊,伸出雙手抓握他的肩臂,把人撐起來
"還能走嗎?"圭賢點點頭,沒有看厲旭,而哥哥們各自站在原處,沒有上前攔阻,因為厲旭丟了一記警告的小瞪眼給他們~
 
*****************************************************
 
離開大哥的辦公室後,厲旭沒有走遠,僅僅扶著圭賢走到會客廳,並吩咐接待部人員送來一只醫藥箱。
 
送上醫藥箱,接待人員退開了,會客廳裡只剩下二個人...
 
坐在沙發上,二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厲旭拿出去踵消炎藥膏,塗在二指上,小心使力揉著圭賢臉上青紅瘀血的地方,清透亮眸的雙瞳,有一眼沒一眼的撩看那張臉,沒敢正眼和圭賢對視。
 
反觀圭賢,深遂裡的視野,除了厲旭的臉蛋以外,哪都裝不進,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早已不在乎,他只想多看看他,突然間他覺得很想念他。
 
"厲旭..."順著情緒湧起的思念圭賢提上一只手,輕輕抓握正為他揉擦的小手,不論是眼神還是動作,都是很自然帶出的反應。
是的,他想他,想看他,想問問他,即使被他的哥哥打了一頓...
 
不一會,被包在掌心裡的小手漸漸泛起了濕熱,打顫的心悸也一陣陣愈來愈不平靜,厲旭很緊張,很難為情,這是赤裸裸的觸碰,因為他們都清醒著。
不過是掌心和手背的貼靠,厲旭就已經感到全身酥麻惹上冷,羞澀的他還是從圭賢暖暖的掌心裡把手抽走了。
 
厲旭低著頭,默默的在心裡要自己別胡思亂想...
圭賢不知道,小小一個舉動,對厲旭的影響有多大,他不想多生期望,也不想有了期望後再來落空一次,更沒想過誰來為那一晚負上責任。
 
"對不起。"一聲抱歉,這是圭賢最想對厲旭說的話,不管是為了什麼。
厲旭心頭小愣了一下,但沒有回應,繼續再擠了點藥膏,抹著另一邊側臉...
"那天...我不是有心的。"
 
聽著,這回厲旭不是心頭打了愣,而是連雙眸也揪愣了,他放下手慢慢抬起頭,不眨一眼的看著圭賢...恍然地想,原來圭賢是這樣的想法...
 
不知這樣四目相覻了多久,厲旭覺得眼眶很酸很乾澀,著幾回眼簾,像求救般不斷索取淚液來滋潤眼裡的酸刺...
這麼看著,圭賢愈看愈模糊了,厲旭那雙清透的眸子變得很水亮,可是流露的眼神讓他覺得有種無辜,有種委屈,有種...圭賢抓不明那是什麼樣的目光。
 
擺下的小手有點慌顫的收醫藥箱,圭賢不想猜索,直問上"怎麼了?"
"藥已經擦了,你趕快走,不然我那幾個哥哥要是再過來,你就走不了。"
"你...你沒話跟我說嗎?"
厲旭頓了一下,遙遙頭,沒有抬上目光看他...
 
靜靜看著一直沒有再抬頭來看他的厲旭,已經落下的逐客令,圭賢也沒什麼好厚下臉皮再纏著人來問...
擱著心頭不捨,圭賢莫奈的小嘆一息,站起身再留看厲旭一眼後,退出了會客廳。
 
圭賢走了,不需要再偽裝的生冷和死撐的脆弱,厲旭騰起雙臂軟軟地趴在會客桌上歇著心裡的揪疼。
他覺得好累,明明只是因為很美,明明只是忍不住偷偷拍下一張又一張,他只是想看著沒想去擁有...真的沒有...可是,卻無意的發生了。
 
真的沒想過嗎?
無力控制這潛意識裡的貪戀,總教自己不自覺的多踩一步,在看到真實的前方,一步一步的深陷...
厲旭開始有點後悔在知道連誼會名單有圭賢之後,不該踏出這步腳讓自己丟了矜持也丟了心。
 
不知過了多久,耳後突然闖進了一個聲音~
 
"厲旭。"
 
這聲音......
 
趴在桌上,厲旭疑愣地鬆開揪閉的眼皮,慢慢撩起那雙簾,一愣一愣的抬起頭,
猛然回眸一望.......是圭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