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省去不見一夜行踪的解釋,圭賢用了一句"臨時有事"來避開始源的質疑,而這七天他在做些什麼?對那一夜的激情,又是怎麼來看待?
 
走在校園裡,圭賢不改以往的模式,每在下課的空檔,還是呆坐在各處花園步道邊的石椅上,懶懶地掛那兩目不著點的深遂,左看看右望望...
目光依舊不帶期望,影入眸中的人影,比起以前打不著亮的目光,更加黯淡了~
 
轉性了嗎?怎麼看著這些女孩愈看愈沒期待了...
想努力好好去欣賞一張張可愛,美麗,甜甜的小臉蛋,甚至教自己下流一點,盯著女孩的重點曲線看下去...
 
唉~
 
嘆一聲,圭賢好無奈的徹下目光,豈止是眼睛沒了期待,這顆心像人工心臟一樣,毫無悸慟規律的跳著,就連身理上一點癢癢的感覺都沒有?是自己性冷感,還是性無能了?
(不,會,吧...)圭賢還真有點擔心呢~
 
唉~
 
又嘆一聲,似乎這類的嘆息聲,是圭賢抒發情緒時少不了的重低音,愛情這玩意對他來說,還真的是很無奈來著...懵懵懂懂捉不著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明明已經發生的事,嚐過的滋味,圭賢覺得還是像一場夢一樣,好像有過,又好像沒有過?
 
然而~揮之不去的感覺不斷浮上腦子,飄進心裡,這是什麼感覺?他知道的,也沒想去否認它,最無奈是~每次帶著一份心找上始源時,最後總是欲言又止的吐出和心意不相符的話。
 
該死的自己,好夕一句有這麼難開口嗎?
不過,仔細想想,想說的話這要怎麼來問?而又...以什麼立場去問?
說穿了不就只是見了一面的人,說是女人就算了,還可以用好感當是藉口,可厲旭是個男人...
 
心虛的圭賢,對著同樣是男人的始源,不光只是難以其齒,更怕招來多生多揣的瑕想~
 
瑕想.........
 
是啊,要讓人知道他和厲旭犯上同愛戀,將會承受什麼樣的壓力,還有異樣眼光,和那些指指點點,鄙視嘲諷的話語呢~
 
只要想到這些顧忌,未知的結果,別說是欲言又止的這張咀吐不出心意,就連這雙腳都沒敢重複多踏一次,隨著一天天下來,慢慢被時間沖涮的勇氣,圭賢也沒再找上始源了~
是不是該把那一夜和厲旭發生的關係,當一夜情抹過?
厲旭。。。他又是怎麼想的呢?會不會認為他不負責任?
 
不負責任?
呵~腦子閃過這念頭,連自己都忍不住打出一聲嗤氣,男人跟男人要負責什麼!?
天,真是太可笑了!
 
可是.....
 
(圭賢,我喜歡你。)
(你喜歡我嗎?)
 
二聲話語一樣揮不去,一樣不斷在腦子裡徘徊,如此不聞不問的消失,厲旭會不會失望了,還是在傷心...
 
想到這,心頭揪刺的感覺很扎實,是的.....他不想,也捨不得。
 
 
"圭賢。"
"嗯?"不帶力的挑一眼,淡看眼前走來的始源,沒心情開口的圭賢,等著始源自己說
"怎麼一個人坐這發呆?有心事?"
"能有什麼心事,我向來都是這麼坐的了。"
"是嗎?"
"找我幹嘛。"
"有人要找你。"
"嗯?誰找我?"
"厲旭的哥哥。"
 
(厲旭!?)聽到關鍵字,再加上後頭的哥哥二個字,圭賢眼愣的亮了一下,想著是厲旭的意思嗎?
 
"他叫你現在去學校正門。"
"哦。"聽著始源代為轉告的話語,圭賢只是單純的以為,完全不疑有他的站起身,朝著校門慢步而去...
踩著慢步的圭賢,路上少不了做些心理準備~想想一會見到厲旭,要說些什麼呢?
不過比起想說的話,圭賢更想見見厲旭。
 
遠看圭賢漸漸變小的身影,始源心裡雖然有點擔心,不過也知道厲旭這二位哥哥行事總有個分寸,真要使壞的話,了不起只是把人打一頓罷了~
(圭賢就...你自求多福吧!)始源心想...
 
走到校門口,眼睛飄都不用飄,就看見一輛氣派十足的毫華轎車停在路邊,車頭佇立著小小一只白金色天使的人形,前頭方型商標裡是獨獨一個R字...
圭賢那雙悠黑灼亮烔烔有神的深遂,被眼前車子的來頭有點呆掉了,腳步也愣滯不進,即使不認得車型商標,光看那外型,已經充滿富貴逼人的氣勢。
 
坐在車子裡邊的人,不會真是厲旭哥哥吧?
 
(他呢,有三個哥哥,你別看他嬌小的身板好像沒什麼,他的背景可大著了,所有來金字頭的百貨公司,都是來自金氏企業獨家直營.......)圭賢恍然的想起了腦子裡好像有這麼一段話,看來前方這輛勞斯萊斯,應該就是厲旭的哥哥開來的吧。
 
腦子才剛想起,勞斯萊斯的車窗正巧降了下來,車上的人沒有多吭一句,僅僅對他瞥了個頭,要他坐上車~
 
雖然這時心裡已經起了不安的預感,不過既來之,也只好安之了。
始終,圭賢心裡的重點只有一個...他真想看看厲旭。
這車還是坐上了,車子也慢慢加速駛離了學校外的範圍...
 
 
遠處......
遠在校園裡邊的一個身影,沒來得及開始把腳踩快,就見離自己30尺外的車在眼裡呼嘯而過,一對清澈的雙眸,隱約看見了那張一直都住在腦海裡的面容...
呆滯不明白的眼神,疑愣擺下的目光有些擔心,揪心地想,這車要去哪呢?
 
"喂,大哥,你...你在哪?"
(小旭啊,放學了?)
"嗯,下午沒什麼課,想早點回去。"
(怎麼不出去逛逛呢?)
"大哥,你在公司嗎?"
(是啊,怎麼?有事找大哥嗎?少見哦~你要來公司逛逛嗎?)
"呃...我只是問一下而以,好啦,我要回去了。"
 
唯恐大哥英云像平日那般,又來一頓要他見識公司規範的鼓勵話語,厲旭趕忙的不等英云來回應就把電話給切斷~而後小喘一口氣,再想想...
車子確實是大哥的專用車,既然大哥還在公司,那麼車上的人不是二哥,就是三哥了?
可是...圭賢怎麼會在車上呢?
 
 
----------------------------------------------------------
 
金氏大樓-總栽辦公室
 
來到了金氏大樓,和厲旭的二位哥哥一起踏進電梯,看著樓層的按扭亮著21層再看看電梯裡的設備,圭賢感覺好眼熟,隨後經過了櫃檯,再走進辦公樓,最後來到了擁有兩面門板的隔房才停下了腳。
 
這是一對實木鋼製的豪華門板,門上掛著一樣豪華的五個字[總栽辦公室]
希澈簡略的向秘書知會了一聲,提上手敲了二下後將推開了門...
 
看著敝開的兩道門,射出的兩道光芒,影入眼裡的畫面,婉如走進電視劇裡的場景般,一樣的寬大,一樣的氣派。
 
"大哥,就是他。"走進辦公室,大云像是交代托付的任務,對坐在董事椅上的英云說,希澈則是走向一面牆,在玻璃櫃上取了一瓶酒,倒上了三杯酒,不作聲色的用耳朵聽著,也同時將酒杯遞給大哥英云,以及坐在沙發上的大云
 
坐在董事椅上,英云掛著嚴肅的面容盯看眼前弟弟帶進來的男子,灼亮的黑瞳像在檢視一件古董,細細端看是否完美無瑕...
 
(嗯,挺帥的)這是英云第一眼對圭賢外貌上的評價。
再順著那張俊俏的面容,慢慢帶下目光,端正的五觀,白白的皮膚,一米八的高度,不算太瘦的體魄...對圭賢的外型,英云很滿意,尤其是那雙悠悠深遂裡透出的亮,既不輕浮也不見銳氣,雖然和他一樣都有著一對大眼睛,不過比起自己,這男子的眼神看上去要柔和的多了
 
"坐。"
"呃,不用客氣了,有什麼你就直說吧。"
"很好,夠坦率,相信我問什麼你會誠實的說吧。"
 
聽著,精明的圭賢,腦子立即閃起危機意識,眼珠子小小呆滯了一下,掛上無辜的神情遙愣個頭,做出輕微聳肩擺手的動作,為這番話裡藏機的口語不作任何回應與承諾。
 
"有沒有女朋友?"
"我不是一定回答你,是吧。"
"你說呢?"
"理由?"
"呵~~"英云笑了笑,笑得很潚灑,而潚灑裡勾出陰沉的銳光,接著一句
"沒有理由,就要你說。"語末,英云收起笑容,翻愣一道犀利的怒光
 
此刻的三秒裡,很靜...誰也沒有吭一句...
不見縫隙的雙唇,圭賢似乎沒打算作答的意願
 
"喂,小子,欠揍是不是,我大哥要你說就說,耍什麼帥。"希澈拍了一下桌子,吆喝的放出警告
"沒有。"圭賢不甘願的回答了,不是因為畏懼拳頭,只是好漢不吃眼虧
"在連誼會的晚上,你把我弟背回房間後,你在哪裡?做了什麼?"
 
在哪裡?做了什麼?
對這赤裸裸的質問,圭賢心虛了,直愣愣的呆著唇口,真是咯不出一個字
(照實說?呵~豈不是找打?不說?照打不誤是吧!)答不出聲的圭賢,在心裡預算著說與不說間的後果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