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等著厲旭的情緒稍稍撫平後,圭賢抱起厲旭進到浴室裡,在輕輕放下時,厲旭一個身又抱著他~
圭賢隱隱笑了笑,沒想剝開小手,厲旭的依賴讓他感心疼,也讓他覺得可愛...
寵溺的~圭賢提上一只手摸摸臉龐,親親他的唇,由著他遷就他的依賴,在摟抱的身軀中,拿上蓮縫頭,沒有一絲瞥離的為厲旭沖著熱水澡。
 
賴在身前,厲旭灑嬌著湊上圭賢的咀巴貼了一下,而又靦腆小羞的抿抿唇,雖然圭賢掛著看不明的眼神,不過對厲旭送上的柔情,即使只是淡淡的親觸,都能輕易勾動他的心,也輕易的牽出他對厲旭多一分佔有的慾念
圭賢又隱隱的笑了,眸裡透滿深情,輕輕慢慢的棲下頭吻舔這口小咀,帶著他寵溺的愛,呵護厲旭的羞却...
 
厲旭還是那麼美...就連從鼻間迂出的嬌喘聲都那麼撩人,一喘一吐都讓圭賢無法自拔的一聲一聲陷入情慾裡~
圭賢屈膝捧著小腰臀將厲旭抱坐到浴缸邊,在交貼身軀中撫握分身挺腰沒入那道密口,圭賢不忘收著力,在慢慢加快的擺動中頂至深處...
 
"啊~~嗯~~圭賢,啊~~"穿越水聲的愉歡呻息是快樂是滿足的,儘管圭賢的深入雖然還是讓他覺得痛著,可厲旭就想要,四年堆積的不論思念還是渴望,此刻此時,他就想要圭賢狠狠的愛他,深刻被佔有
"啊~~賢~~嗯,啊~~圭賢~~"聲複一次又一回,厲旭忘情的叫喊著,在慾海中釋放他最深的思念,最深的渴望
 
再次的激情,對圭賢來說,不止是肉體上的滿足,更是喚回了自信的愛,不再為過去感到虧欠還是彌補,而是讓過去加深他對厲旭的愛
 
洗淨了一身舔稠後,圭賢像以前一樣的幫厲旭裹上一條毛巾,再將他騰在懷裡,抱著他來到衣櫃前更衣。看著圭賢不著一絲冰冷的幫他套上衣服,厲旭很安慰,距離和時間並沒有帶走圭賢的寵溺。
 
這一夜,厲旭非常依賴圭賢,整晚溺在床上哪都不想去,灑嬌地窩在圭賢的懷裡,
踏踏實實的感受他在身邊,就在他身邊。
 
棉床上,兩只相貼的身軀,縈繞耳邊溫情愛語不斷,半夜幾回,僅管閉著雙眼,厲旭還是睡不著,一次又一回的抬著那小臉,靜靜的看圭賢睡覺的模樣,偶時摸摸他的臉,偶時淺的在圭賢唇上落一吻...
是想讓自己清清楚楚感受圭賢真實的在他身邊嗎?
也許是吧,厲旭很珍惜,想多要些感覺,讓自己知道這不是夢,圭賢回來了,確確實實的回到他身邊...
 
"嗯?厲旭..."
"呃,我吵醒你了嗎?"
"怎麼還不睡?"
"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來,我捨不得睡。"
"傻瓜,以後我們每天都會在一起。說不定日子久了,你就膩了。"
"那你呢?你會膩嗎?"
"你不要嫌我煩就好了。"
"我才不會。"語末,厲旭又縮進圭賢的胸口,柔柔的在懷裡蹭了蹭,圭賢覆上一手,多一分踏實的摟著他,撫撫他的肩膀,背身,他知道熬過這次分離的厲旭,失去了很多安全感,才會如此的依賴,對圭賢來說,是很欣慰的,他和厲旭都一樣,都害怕再失去。
 
"厲旭,明天...王老闆約我去吃飯..."
"然後呢?"
"我想他意思是要我再回去幫他。"
"........"
 
對話靜了下來~~
厲旭呆著小咀,擺愣那雙不安的眼瞳,圭賢默默嚥下咀裡的苦澀,
似乎彼此都知道,他在顧忌什麼,而他又在想些什麼...
 
"你不想我去的話,我可以不去。"
"真的嗎?"
"......嗯。"這聲,雖然夾有那麼一點沉重,然而~始終厲旭的感受才是他最在乎的
懸著微張的唇型小小猶豫後,厲旭抿下咀把話吞回肚裡,沒有再說什麼的把臉往裡貼,默默的依在懷裡想著一些事,一些話...
 
"怎麼不說話?你生氣嗎?"摟在身邊,不放心厲旭悶聲不吭的反應,在靜了一會後,圭賢還是問了
厲旭沒有馬上回應,在心裡他還在掙扎,他並不想干涉圭賢的工作,只是他不想再像以前一樣,總在夜裡守候...
 
不過曾經鍾云告訴他,因為圭賢所涉及的案子牽扯到信譽問題,相信不論股票經紀,還是公關經紀人,圭賢都不適宜再重拾舊業...
 
這是鍾云有心的暗示嗎?如今再經由圭賢這麼一提...
對一個坐過牢,沒有學歷,失去人脈,身無分文的圭賢來說,能夠深得王老闆的青睞,重用...
厲旭能理解,那是一個機會,可那自私的心...
 
"厲旭,我想你知道,你的感受才是我在乎的。"
"圭賢,我...我只是不想再---"
"我知道。"圭賢打住話,不讓厲旭說出為難
 
感受到圭賢的體諒,厲旭心裡反而起了內疚,吐不出一個話,怕是這樣的自私辛苦了圭賢...
 
"圭賢,你答應我...以後都不會再離開我好嗎?"
"不會,這輩子我不會再離開你。"
"圭賢..."
 
 
一年後..........
 
客廳裡,厲旭坐地在沙發前,桌上有著一本大大的相薄,手裡小小一疊等著排列的相片...
 
一張.......滿滿幸福的掛在小臉上,厲旭滿意的看著剛貼上的相片
再一張.....靦腆的笑容,憶著相片裡甜蜜的他倆
這麼地,隨著一張接一張,有圭賢幫他拍下的獨照,也有他幫圭賢拍的獨照,照片裡的圭賢,還是那麼帥~~
不過~~比起各自的獨照,相薄裡更多是他倆的合照,這一年裡不論到哪,就算只是逛個街,厲旭都不忘用手機拍下他和圭賢的點點滴滴,每一張都讓厲旭看著好滿足...
 
這時,從房裡那道走廊來到客廳的圭賢,抹上寵溺一笑的走到厲旭身邊,彎下身騰過一只手溫柔地撫搭在小腰上,輕聲問一句"相片還沒整理好?"
"沒呢,洗了一百多張呢,哪那麼快弄好~"
"那你慢慢用,我先出去了。"
"哦。"
"不親我一下嗎?"圭賢傾頭挑挑那眉梢,等著厲旭來吻他
小頓一秒,雖然知道圭賢不會只是親一下就滿足,厲旭還是很乖的迎上這片唇,
 
果然~這口一貼上,圭賢就不客氣的闖進舌根來挑弄小舌,在一口一口深吸輕吮中不自覺的棲下身子,也情不自禁的框住小腰,摟著人抱著他,忘情地想著多吻一會,再要一些...
"嗯~~唔~~嗯~~"欲罷不能的吻唇,小手慣例的提到胸口處,他就知道圭賢老是這樣的,不會輕易放過他的柔情
"圭賢...嗯...別..."已被圭賢壓倒在地上的厲旭,在緊密的唇縫中小吐聲息,不著方向的抓握圭賢過份的那雙手
 
可過份的雙手繼續過份著...過份的伸進衣擺裡,過份的插入底褲脫去防礙他倆相愛的隔層,過份的剝開厲旭的大腿,過份的棒握著分身往那密口深深埋入
"啊~~嗯~~圭賢...啊~"
"厲旭..."貪著這刻佔有,圭賢沒有多磨蹭,加快速度戳著緊緻柔軟的內壁,厲旭一聲一喘挨著不停擺動的身子,吐出一字字
"你...你不...不出去了嗎...嗯...啊...停..."不管厲旭說什麼,圭賢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激情過後.....................
 
站在浴室鏡子前面,圭賢還沒滿足吻著小咀,一口一口好溫柔的舔取厲旭獨有的香甜,僅管過份了,厲旭並沒有生氣,也不止一次像這樣的放任圭賢來佔有他。
"再親下去,你就別想出門了。"
"呵~"
"以後不讓你親了,每次你都不停下來。"
"我不是說了嗎?你知道的。"
 
厲旭沒有再頂咀,是的...他知道,每一次圭賢要出門應酬,陪老闆去酒店時,就特別容易起了不安份的慾念,圭賢告訴他,要帶著他滿滿的愛,這樣不管是逢著美酒還是身伴美女,他只記得家裡有個他最愛人在等著他回來。
 
不過~~厲旭覺得圭賢其實是想多留一點甜甜愛愛放在他心裡,好讓他在獨守的夜晚能夠好睡好眠...
不管是什麼原因,圭賢也都是因為愛他才有的......過份。
 
"別喝得醉薰薰的回來,不然不讓你抱了,滿身酒味難聞死了。"
"遵命,老婆大人!"
"臭美,誰是你老婆了。"
"呵~戒指都載上了,不是你還有誰?"
"才一個戒指就想綁我一輩子,太便宜你了!"
"是啊,真是太便宜我了,要不再多加一張紙如何?"
"神經。"
"厲旭,我是說真的,我要做你一輩子的男人!"
"呵~~你來真的啊?"
"不好嗎?"
"你真的想要的話,我就陪你去。"
"真的?"
"嗯。"
"那我們就計劃去瑞典旅行,順便在那裡註冊,你說好不好?"
"呵~"
 
厲旭又呵笑了一聲,這抹笑容很甜很美...圭賢的話語逗得他好開心也好幸福,
不是因為有了象徵一輩子的枷鎖,而是因為有著圭賢愛他一輩子的心~
 
 
================================== 完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