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昭這麼反將一軍,厲旭真是氣炸了。
然而~不見了三個星期,即使人沒有來到寶藍,king哥還是把人買出去...
還能教自己怎麼想?就連一個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唉~注定要被那個婆娘看死了。
 
一聲長長的氣嘆得好無力,坐在小板凳上的厲旭,回到家又窩在浴室洗衣服了,不過雙手一點也使不出力來,傻看揉在手中的衣服突然覺得自己好傻,怎麼會去跟一個小姐為一個男人爭風吃醋呢~
 
(該死的 King,為什麼還要買小昭出去呢?她真讓你這麼開心嗎!)想到這,厲旭更無力了,也真是沒得爭,相信小昭可以很大膽的對 King哥表白,可是自己呢?恐怕說出來只會把人嚇跑了...
 
------------------------------------
 
 
同日下午3點時分.........
 
(圭賢,看我今天帶了什麼給你!?)
(哇,漢堡!你怎麼會...)
(呵~上次啊,我看見你啊,對著漢堡店那張廣告紙吞口水呢~我想你一定很想吃對吧。)
(厲旭,你真好。)
(來,這碗我幫你洗~你快點把它吃了,要不然啊,那個母夜叉待會來了,你就不能吃了。)
 
(別這樣嘛~我還是會來看你的!)
(真的?)
(是啊,等我放暑假時,我就回來看你。)
(嗯,我等你。)
 
婉如昨日重現般的夢境...
躺在床上沉睡中的圭賢,隨著夢境裡逐漸消失的那個人,想一手把人抓住的意念,催醒了陷入夢境中的意識...
微微撩起捨不得睜開的眼簾,才知道已經回到了長大後的自己,坐起身子揪著那道深遂的眉間,這夢讓圭賢的心覺得很痛,很不捨~
 
 
厲旭......是否還記得小賢?
 
 
站在浴室的洗手台前,一樣剛剛睡醒的厲旭,右手拿著一把牙刷,左手握著杯子,提上杯子清清喉潄潄口,隨後用著清水洗了把臉...
吐出一道清涼的氣息,厲旭抬起那小臉看進鏡子裡的自己,清澈的眼眸藏著各種複雜。
是疑惑?掛心?還是...內疚?
 
(圭賢,看我今天帶了什麼給你!?)
(哇,漢堡!你怎麼會...)
(呵~上次啊,我看見你對著漢堡店那張廣告紙吞口水呢~我想你一定很想吃對吧。)
(厲旭,你真好!)
(來,這碗我幫你洗~你快點把它吃了,要不然啊,那個母夜叉待會來了,你就不能吃了。)
 
(別這樣嘛~我還是會來看你的!)
(真的?)
(是啊,等我放暑假時,我就回來看你。)
(嗯,我等你。)
 
湊巧嗎?厲旭也做了同樣的夢,對著鏡子疑惑這莫名而來的夢境。
這是十年來小賢第一次出現在自己的夢裡面,像一張影碟般的真實播放著少時的畫面。
 
(說好的暑假,為什麼你不來?我一直在等你...)
(厲旭,你不會來看我了,是嗎?)
 
很懊妙的,身處兩地卻作了同樣的夢境。
圭賢在夢裡想抓住厲旭的手...
可厲旭卻在夢裡,多加了這二句他不曾聽過的話語~~
是小賢在怪他嗎?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厲旭為自己當年的失言感到內疚,也掛心著...小賢現在的過得好不好...
 
走到衣櫃前,停留於腦子裡的畫面,厲旭有眼無神的將衣櫃打開,呈著若有所思的眼眸,穿著隨心挑選出來的衣服,正逢公休日,厲旭還是很習慣的拿出耳環,穿載於右邊耳洞上,
打算出門嗎?要去哪呢?
 
”小旭,你今天不是休息嗎,那麼早就起來?”
”我想去出逛逛...”
”那你等會,給你炒個麵,吃吃再出去吧。”
”哦。”
 
擺著沒神沒氣的神色走到收銀檯前坐著,兩手撐在櫃檯上托著下巴,呈著一臉沈沉思的模樣,似乎小賢在夢境裡的話語,還惹腦厲旭的思緒...
電視上說了什麼沒留意,惠姨說了什麼,總要問上二次才曉得要回答~
 
”喂,在問你話呢~你這腦子又在想什麼了?”端出二盤炒麵,盯著厲旭那不帶精神的面容,惠姨看得出這孩子的不對勁
”啊,沒,沒有啊,你剛說什麼?”
”若雨在那上得怎麼樣?”
”我怎麼知道,你問子瑜姐不更清楚。”
”還生氣?”
”氣有什麼用,妳都答應了。”無氣的,在惠姨面前,厲旭真心覺得沒有立場要去堅持什麼。
 
"既然這樣,你就把她叫回來住吧,老在子瑜那佔床,怎麼好意思。"
"知道了。"
”我知道你怎麼想,到底這是我給她的環境,會有這麼一天不意外。”
”妳這麼辛苦,不也是想我們成器嗎?就這麼把學給休了,妳不遺憾?”
”那你該知道當初你休學時,我心裡是怎麼個遺憾了嗎?”
 
(.........根據警方表述,下午接獲了一名匿名女子的控訴,舉報遭受迷藥性侵,針對這被控訴的關係人兆揚實業副總栽陳家揚,下午檢警前至兆揚總公司........)
 
逢著話題,耳邊傳來電視新聞主播報導的內容,惠姨朝電視瑩幕瞥了一眼,藉用這篇報導順帶一提”看到了沒有,有錢有地位還不夠大器啊?最後還不是被警察給抓了!讓你們成器了又怎麼樣,我只求你們乖乖的不要做壞事,將來有個幸福的歸宿這就夠了~”
 
聽著,厲旭沒有回咀,感受惠姨出自內心對孩子的關愛與期望,也憶起當初為了惠姨的病情毅然退學時,是知道惠姨並不讚成也真心不捨,不過對厲旭來說,惠姨給他的太多了~反哺恩情更無所謂犠牲。
 
”還有,你要是想我遺憾少一點,你衣服就少洗一點。”
”什麼啊...”
”什麼?別以為我老糊塗了,好好的衣服我看都快要被你洗爛了。”
”哪有,只是偶爾洗一下而已...”
”以前是偶爾,那最近是怎麼了?還有啊,剛才去陽台時,那一排衣服...”
”唉呀~不跟你說了,我吃飽了,先出去了。”抵不住惠姨一句多一句的追問,不想敗露心事的厲旭,速速把最後二口麵塞進咀,抽了張紙巾隨意擦擦,拎上側背包一掛就出門。
 
惠姨沒有多囉嗦的把人叫住,養了厲旭這麼多年,什麼個性她是知道的,反正該點到的話語也已經表達出口,借這機會說出來,無非也是想厲旭知道他並不孤單,至少還有個惠姨懂他的內心世界。
 
--------------------------------------
 
厲旭還記得小賢嗎?
 
夢境重現了圭賢難以忘懷的少時畫面,厲旭的笑,給予的關懷~
短暫夢境吊著內心相愁的滋味,讓圭賢想要的更多...
開著車子,沿著公路越過那熟悉的路間,這一趟圭賢沒有停在這個路間遠遠的眺望小鎮~
而是直接駛進了鎮頭,順著大路小街,回到和厲旭初識的路口...
麵店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手機通訊行。
 
新的招牌,新的門面,連同整面牆壁都是全新粉刷。
停滯的車子,坐在裡邊是一雙落漠的眼眸,對著眼前這個三角窗的店面,圭賢再也看不到殘留的一絲影子,也無法藉由場景給腦子憶回任何畫面。
掌控方向盤轉著轉著,轉到了厲旭當年居住的方位,這是早就被拆得一乾二淨,枝架不留的酒家,撇下那無奈的目光,遙頭晃腦的嗤出一聲笑,不知道自己還妄想能再看見什麼?
 
靜著好一會,圭賢卸下沉默,嘆出一口氣踩下油門,以時速20公里行駛在街上,感受小鎮十年的洗禮,看進街頭街尾大大小小的招牌,卻找不著記憶中的景像~
準備要離開時,不經意的,在拐出大馬路時,看見了咕咕雞漢堡店.....
沒想到這家漢堡店還好好的活著呢~抬頭再看看這招牌頓時暖了心~
 
圭賢揚起了咀角,目光不離招牌,思想夢境裡的奧妙...
是夢在牽引他再來嚐一口嗎?還是夢在告訴他這家漢堡店是唯一留下的場景?
 
”歡迎光臨~”
一進門,櫃檯等著客人來點餐的服務生,馬上送上親切的招呼語。
不過對圭賢來說,就算沒有親切的招呼,看進這四周已經能感受到滿滿的親切感~
 
”請問要點些什麼呢?今天我們...........”服務生掛滿笑容介紹著餐牌,也熱心的推薦今日最優惠,例行公事的說著長長一大串,圭賢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傻傻的站在櫃檯前,也沒給上任何選擇
”呃~~還是您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呢?”
”嗯?特別想吃的...”掃了一眼櫃檯上的圖片,圭賢像找到寶似的,露出那微笑,揚著彎彎的眼眉說”就這個。”
”好的~那還有要什麼嗎?”
”不用了...”
”要加一杯飲料嗎?”
”我只要這個。”
”哦,好的,收你68塊。”
 
付了錢收回發票,圭賢有著滿心期待,也很快的拿著他滿心期待的漢堡,朝向樓梯走上去~
不過在離開櫃檯時...
 
(今天真是妙了,遇到二個一樣的人耶!)
(啊,什麼意思啊?)
(就是什麼都不要,就只要那個漢堡啊,還點了同樣的口味...如果不是身高差太多,還以為是同一個人來點餐呢~)
 
隱隱聽見背後服務員細聲的對話...
好奇的,聽著服務生口中的那個人,圭賢挑挑眉梢的暗想著
(誰呢?呵~和我一樣?)帶上這念頭,在雙腳踏上二樓往裡掃一眼,打算找個位子坐時,這一眼...
 
(厲旭.....)圭賢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是厲旭!
可是厲旭為什麼會在這?難道是他又搬回到這個小鎮住了嗎?
想上前招呼,但又想到厲旭對他的鄙視的觀感...
頓時打住的這雙腳,這去還是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