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回到包廂,一踏進裡邊就對上了小昭那雙眼,映入眼簾的這面容,圭賢有些顧忌的垂下眼瞳,移開這對視的目光,思緒是複雜的~
 
"你去哪了?"等了好一會,看見圭賢回來,銀赫隨即的把話帶上
"呃~沒什麼,出去問點事。"
"那,要走了嗎?"
"嗯,走吧。"
"King哥,那我上去拿皮包了~"
"小昭。"在小昭跨出一步腳時,圭賢頓然拖口的把人叫住
"嗯?"
 
"待會我們還有點事要辦,今天你不用跟我出去。"
"這...但是你已經..."
"不要緊,上次我說了,要補你場的。"
"哦。"淡淡的揪著眉尾,小昭這話應得十分無氣
"我再給你電話。"圭賢多留一句,在沒能搞清自己怎麼想的當下,在這情份上不論多寡,圭賢都沒好意思把關係撇得太清
"嗯。"
 
"快走吧,讓楊老闆等就不好了。"站在門邊,聽著二人的對話和小昭那對有著質疑的眼神,鍾云有意幫腔的帶上一聲催促
"我陪你到門口。"
"好。"
 
並非是刻意的纏著 king哥,畢竟將客人送到門口,也是小姐應該有的禮數。
就這樣,小昭依然捥著圭賢的手臂,走出包廂~越過小吧檯,直至廳口...
 
站在二樓廳口待命的厲旭,沒打算迴避的楚在原地,目光是垂落的,從面前經過的圭賢,在看見厲旭時,還是忍不住頓下腳步,擺過頭讓自己再看一次...
冷漠的厲旭讓圭賢揪了心,明白這一時一刻無法解開的誤解,沒能做些什麼,只能拖著無奈走下樓。
 
到了一樓大廳門口,在踏離之前,圭賢再度轉身昂首顧盼的朝二樓望一眼才離開。
目送 king哥慢慢走遠的小昭,柔情的眼眸在腦子裡混夾的畫面和猜想下,漸漸的顯得明亮而有神。
 
生氣嗎?短短的一段路,二度停留的目光,又豈會看不出這是為了誰。
油然而生的不甘,再次想起了上回因為小旭,間而打壞了 king哥上門坐客的心情...
還要教自己坐以待斃嗎?可笑!怎麼能讓自己輸給一個.....男人!?更加可笑!
 
時間凌晨一點,在 king哥離場之後,在接下來的四個鐘頭裡,小昭仍繼續待在寶藍接檯~
縱使心中有著滿滿的不爽,面對客人小昭還是很敬業,端出她該有的溫柔對待接下來的客人...
這是沒有預設的想法,可在看見人的當下,還是難忍那掩仇視的一雙眼!
 盯著眼前端著一鍋熱湯進門的厲旭,那是客人帶來的一鍋羊肉爐,讓這冷冷的冬天飲酒之餘,外加享受這熱呼呼的溫飽。
 
逼自己滅掉對 king哥的愛意,以為一切回歸正常,不再針對自己掛著仇視眼神的人,厲旭是完全沒有戒心的,萬萬都沒想過,會有一只小腳來絆住自己...
 端在兩手的熱鍋向著正前方潑灑一地,熱騰騰的湯頭濺得客人一身事小,可燙傷人事大,在撲倒桌上的那一刻,沒有呆愣的時間,也沒有道歉的機會,厲旭立即被現場的客人在驚嚇與憤怒間一把勒了過來,二人四隻手四隻腳的接連又踹又打。
 
事情發生的突然,跟著厲旭一起進去的強仁沒能反應在第一瞬間,看見厲旭被人拉過去的當下,只能靠著一己之力又苦又求又拉的趕緊將厲旭從拳腳底下搶過來。
凌亂的叫囂聲不只轟炸了整間廂房,就連站在二樓廳口處都能遠遠聽見客人傳來的唾罵聲,C區的少爺個個連忙的趕緊前去探視情況。
 
看見強仁手裡撐扶的小旭,先到場的小海和包子,驚愣的打亮雙眼上前趕緊把小旭帶走,而後跟上的晟晟,童仔,只管盡快的清理凌亂的廂房,身為組長的強仁,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向客人道歉,盡可能的安下客人的情緒,直到經理,副理上來打圓場,賠個不是...
 
小海和包子陪著厲旭回到了小吧檯靠在牆壁上坐著,速速地小海拿了熱毛巾讓厲旭擦擦微露血絲的咀角跟顴骨。
拳腳下~幸虧強仁即使把人搶過手,才讓厲旭身上並沒有留下太多的傷勢
”怎麼樣?有沒有哪比較不舒服?”小海問著。
 
擦了擦咀角遙遙頭,不管心頭這氣是不甘還是委屈,在這刻厲旭不得不承認是真的驚嚇了,這行待了那麼多年,看過許許多多毆打事件,從來就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輪到自己被打?
"你...你真的沒事嗎?"撐著兩膝包子俯身掛滿擔憂慰問著沉默不語的小旭
 
再遙一次頭,不想落荒而逃來找個地方沒用的哭,厲旭抿抿咀,試著拉長咀的掰出一個微笑,讓微笑掩飾頂在喉間的苦澀。
 
服務鈴接連響了,不放心還是得繼續手邊工作,小海,包子相繼離開了小吧檯,在獨留的空間下,厲旭允許自己偷偷掉二滴淚,但在聽見腳步聲時,又趕緊的吸一口氣,將泛起的酸澀吸進喉腔裡,眨著眼皮把淚光蓋回眼底去。
 
聽到少爺傳來的訊息,子瑜姐利用空檔到C區探就情況,見小旭垂頭垂眼的坐在小吧檯的角落,隨即揪起眼眉撐著心疼走上前...
"走,上去把衣服換一換,我載你回去。"
 
厲旭不再遙頭,也沒有多一聲回絕,保持沉默的死撐著似乎就在等子瑜姐的到來。
子瑜拍拍肩背,陪著厲旭上到四樓更衣室裡,她知道在這個時後,厲旭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而不是會讓他更顯脆弱的安慰話語。
 
這時,突然走進了一位不速之客!
 
厲旭得罪客人的事,也連帶小姐取消了該桌的檯費,早早讓圭賢買了全場的小昭,在退下這一桌之後,打算準備更衣回家休息,沒想到又讓她碰上了小旭。
小頓愣的煞了煞腳,眼前看見正脫下上衣小旭,這背身有著青一塊紫一塊拳腳留下的痕跡~
小昭絲毫不眨眼,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聽見身後有人走進,厲旭下意識的回頭看~
面面相覻的眼神,各自有著不同的面色,小昭不但一點也不怕厲旭所亮出的怒目之光,還回以自信的眼眸,擺出藐視的神態掃回一眼。
 
扳回小臉徹下目光不再惡眼對視後,厲旭沉默的將衣服套過頭伸出手袖,然而眼眸依舊不退那道怒光,是不甘心嗎?
想著為顧全少爺的利益,才忍著一口氣,逼退自己的情感,放棄無法去爭取的人,可沒想到這女人會一再的挑臖,這是當他好欺負嗎?
 
站在另一邊的子瑜,是不知情的。
在瞥見小昭進更衣室時,也只是淡淡一眼,走到衣架上取下外套穿上。
 
(怎麼回事?)見厲旭走到小昭面前,子瑜很振定的沒有吭出任何疑問,也沒有想上前阻止些什麼,繼續楚在原處的靜待端倪。
 
啪!一聲~
子瑜顫了一眼,反應小旭這突如其來的一掌...
 
"你打我!"摀著右邊小臉,小昭一臉吃驚的擺瞪兩眼。
"是啊,我就打你!怎麼,不滿意嗎?要是想扁我就直接打回來,不要像鱉三似的盡做那些小動作。"
"你...那你對 King哥做的那些又算什麼?"
"我做什麼了?我威脅到妳了嗎?不吭聲妳當我好欺負?這巴掌只是警告,要是再搞我的話,下一次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
"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怕了嗎!"
"那妳的意思是會繼續搞我了?"
 
”我就是要搞得你混不下去,你能拿我怎麼樣?"一句話從這女人的咀裡說出,不只是話語讓人聽著忍不住的激動,就連這張咀臉看了就想掐死她。
難忍這股氣的,厲旭單手揪著小昭頸肩上的衣服將人勒近身,打亮眼的直瞪著
"幹嘛,又想打我,有本事就把我打進醫院去!”
 
閃閃怒光,婉如射出劍影般,厲旭當真想狠揍眼前這個女人!
幾秒過去,衝動與理智在腦子裡僵持了好一會,厲旭收回眼底閃出的刀光,漸漸柔和的亮眸透出佹異的一絲喜雀,兩端咀角扯著看不出的笑意,似乎想通了什麼~
 
”看樣子我真的威脅到妳了...那你真要費心點把人看好,可別輸給我這個男人了!"語末,厲旭掙開揪抓的手掌甩開小昭,撇下一記冷眼,不屑地再為這個女人多留一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