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江玉雪的過程,厲旭的心情很平靜,反倒圭賢盡是不安穩,心慌徬徨與無助一刻沒退散的掛在臉上。
厲旭待在床邊剝著手裡的橙子,不時的瞥看圭賢帶滿複雜的深情雙眼~

"幹嘛這麼一直看著我,怕我突然不見嗎?"
"是啊,我真的怕你突然磞的一聲消失了呢。"
"胡扯~"剝下最後一塊橙子皮,厲旭將橙子端在手的示在圭賢面前"拿著。"
"你不餵我吃嗎?"
"讓我先去洗個手。"圭賢為何如此纏膩,厲旭是知道的,也盡可能的順著他寵他~

 

在厲旭進厠所洗手的同時,要來的還是來了,江玉雪就這麼毫無預警的走進來,聽著那雙高根鞋的腳踏聲,剎時間,圭賢擺愣雙眼看著她走到身邊來,厲旭呢~厲旭還在厠所!

"圭賢!嗯?怎麼只有你,沒人陪你嗎?"探了探四周,房裡空無其他人影,江玉雪覺得來得正是時後呢。

響亮的鞋根一進耳,隨即帶上的就是一個女人嘹人的聲線,待在厠所的厲旭知道江玉雪來了,沒打算立刻現身,還想多觀察一會

 

"有,當然有。"
"那人呢?"
"在厠所。"
"不會又是昨天那位吧~不過不要緊,待會叫他走就行了。"
說著,看見圭賢手裡的橙子,江玉雪不帶禮貌的就把橙子從手裡拿過~

"你想吃橙子嗎?我幫你~"
"不,不用,把橙子還給我。"圭賢擺著很嚴肅的表情,伸手要江玉雪把橙子歸回。

 

不想破壞氣氛,江玉雪乖乖的把橙子放回圭賢的掌心上
"我以為過了一天,你會想通,沒想到你還是這麼冷漠。"
"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你朋友應該告訴你了吧,我不會怪你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其他我可以當沒事發生的~"雖然江女沒有明說,但擺明是仗著騙局勒索的真相,有心把圭賢牽制住。

 

聽到這,厲旭甩甩兩手,按下馬桶沖水把,特地加大空間裡的聲音,讓外頭的人知道厠所裡的動靜。

走出厠所,厲旭投給了圭賢一記傻愣的眼神,圭賢不例外的呈著心虛縮回了目光,厲旭慢慢的走到床邊,和江玉雪對看著

"咦,不是昨天那位?"
"圭賢,你朋友?"
”他是---”
"我知道你一定是他們其中一份子吧?你不用怕,我不是來找你們算帳的,我只想找圭賢而已。"名字還沒吐出來,江玉雪就急著把話擋在前,果斷的說出他所認定的身份
"圭賢,她是誰?"為掩飾自己是知情的,厲旭姑且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無辜模樣。


"嗯?怎麼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我怎麼知道妳是誰?什麼一份子我沒聽懂?"撇開圭賢一家,厲旭要讓江女知道自己和騙局無關
"厲旭,她~~她叫江玉雪!是我---"
"我是她女朋友。"不等圭賢介紹,江玉雪自作主張的為自己灌上這層親蜜關係
"是嗎?怎麼圭賢你有女朋友嗎?"斜視的眼神,厲旭冷冷的道出
"厲旭..."輕呼最愛的人兒,圭賢揪著眉間透出一絲為難,像是懇求厲旭的諒解

 

"厲旭嗎?就讓我留下來照顧圭賢,可以嗎?"
"什麼?"
"你一個大男人,照顧人這種事還是女人細心一點。"
”妳.....”厲旭真的被這句話給考倒,最恨遇上這種將自己看得太滿,總是把性格合理化來看待所謂的體貼,柔情,細心~其實一點都不知道對方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把話說完,江玉雪開始當厲旭不在場,牽起圭賢的手貼在自己的臉夾上,輕聲細語的說著她想傾訴的柔情話語,當然這動作確實讓厲旭心頭不是滋味,而圭賢也盡可能委婉的把手抽走。
看著兩人的互動,厲旭嗤出一聲氣,笑看江玉雪可以厚顏到什麼程度!


一會江女為圭賢切了顆蘋果,想親自給圭賢放入口中時,礙於厲旭就在身旁,圭賢趕緊搶下切好的蘋果"我自己來就行了。"

圭賢吃著江女切的蘋果,而厲旭則吃著自己剛才為圭賢剝好的橙子,臉上沒有太好的臉色,說是不屑嗎?算是吧~而大部份都是故意表出的態度。
厲旭放由江女當著他的面纏溺著,其實是想給圭賢一點苦頭嚐,讓圭賢知道他是怎麼的吞下這口悶虧。

幾經在江女煽情的話語下,圭賢看見厲旭那對冷冷的眼神裡,閃過吃味所惹上的一絲揪心刺痛,圭賢內心就像被針扎一樣,心疼又自責。
可是能做些什麼?為了讓江女把矛頭指向厲旭,圭賢不能有太大反應,就怕挑起江女的不滿。

 

真是不懂得什麼叫識相,擺著冷眼盯看眼前沉默的側臉,江玉雪當真覺得厲旭的存在十分的讓她感到礙眼!

尤其是發覺圭賢似乎還很在意這個人,究竟他是圭賢什麼人?


為想證明自己的感覺是不是對的,江玉雪更進一步的做出親蜜的舉止,就看厲旭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別這樣,妳都不會害羞的嗎?"堵著兩手,無奈江玉雪的大膽,圭賢將這貼靠撐離~

真是不知羞恥的女人,這麼把自己貼上去,厲旭揪起眉尖呈著一臉委屈的看

 

"怕什麼,你忘了嗎?在夜店時我們這麼親著,你都不怕了~"

話語重現了不堪的畫面,圭賢擺下眼瞳不敢多看厲旭一眼,也不管江玉雪會不會生氣的直接把臉側向另一邊,避開這只唇印,可沒想到江玉雪還是厚顏的要把咀貼上~

 

"你幹什麼!"

厲旭真是忍不住了,起身心急的抓住江女的手臂把人拉開

"你沒看見圭賢不想親妳嗎?"
"廢話,不想親我難道他會親你嗎?"
"呵~那你看好了。"嗤呵一聲後,沒有任何預兆的厲旭俯下身子主動吻了圭賢一口,圭賢小驚愣的呆著雙眼,好奇厲旭這個挑臖存著什麼用意?

"喂,你....你好噁心啊,你.....你是男的耶。"
"那又怎麼樣,你沒看見圭賢他都沒避開嗎?"
"你動作那麼快,要硬來我也行啊~"說著,江玉雪也學著厲旭,一個傾身湊上咀巴的來個突襲~


啪!~

"不要臉!"厲旭毫不客氣的賞了江女一巴掌,瞠亮一雙鄙視,道出一句不要臉。
就在貼上唇的前一刻,反應不及的圭賢,被厲旭頃刻間的動作給嚇到了,擺那呆愣傻傻坐看眼前這一幕。
圈住細長的手臂,江女一身精瘦的骨架對厲旭來說,要單手把人拉起身子根本是輕而一舉的事,怎能由著她碰圭賢一根毛。

 

"你!你敢打我?"
"為什麼不敢,你打得過我嗎?"說完,厲旭揪抓江女的手捥繞過床緣,拉著江女往房門走
"放手"江女使命的掙脫著,厲旭定下腳脫出一聲警告"你要是認為力氣大得過我就儘管掙扎吧!"

是啊~眼前抓著自己的是個男人,不是平常和她爭風較勁的女人,江玉雪擺愣二眼,吃悶的浮上這念頭。


沿路,厲旭扣住江女手捥,拐過長長走廊,鎖定開刀房專用電梯處前的空地,煞手一放把人掙甩至角落

"你想幹嘛,這裡是公眾場合!"亮出自信的一雙眼,就算眼前是個男人,可看厲旭這副斯文清秀一點殺氣都沒有的面容,讓江玉雪毫不退讓的展現潑辣的性格
"你還知道害羞嗎?真不知羞恥的女人,不發火你當我不存在!"就算是爭執吵架,除了加重語末的重音外,所釋出的音量其實跟他平常沒什麼落差,不聽內容看上去的話,厲旭真是顯得弱多了。

 

"你這麼個男人喜歡圭賢,是誰不知羞恥?"江女瞥出那鄙視的眼神對著厲旭從上往下的掃過
"是男人又怎樣,圭賢是無法拒絕我的。"厲旭擺出那得意,不顧忌自身性別的把話頂回去
"是嗎?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來的?"
"我管你是什麼,總之圭賢是我的,你最好離他遠一點。"

"呵,那我可要提醒你,要是不想圭賢難堪的話,最好對我客氣點!"雙手環抱著胸下,江玉雪流露那穩操勝卷的自信眼神,是要端出王牌了嗎?


"難堪?我才要他好看,竟然讓我忍受你這個女人。"
"那當然,如果他不想勒索的事被揭發的話,怎麼都要聽我的~"
"我知道,他勒索你三百萬嘛~"佈局勒索?厲旭早料到了
"知道你還敢這麼對我?不怕我我把事抖出來嗎?"
"就你被騙嗎?你那三百萬算什麼,我可是被他騙了五百萬!"扯著淺淺的恥笑咀角,嗤之以鼻冷冷的吐出話語,厲旭卸下那單純,以奸制奸的抵制江女的心機

"什麼?你也......"
"你說,他怕你多一點呢還是怕我多一點?要是有證據儘管去告他們好了!不嫌麻煩的話就通知我一聲,可以順便拿回我的五百萬~我還謝你了!"
"你!"

江女一臉吃鱉的頓愣著,厲旭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的唬住她了,只要現在把火點上燒燒江女的尾巴,隨時都可以讓江女像狐狸一樣的落荒而逃~
火?怎麼做才能一點就能瞬間燃起這把火?

腦子閃過了同樣的畫面,可以嗎?厲旭很快的飄過那心虛的眼眸,為了打退江玉雪,顧不得可與不可,厲旭鎖住了堅定的目光決定放手一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