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浮起的念頭,下一秒就看見厲旭提著手袋走了進來
"圭賢。"輕呼一聲厲旭微笑著臉,看似無恙的走到桌前將東西擱下,瞥一眼晟敏帶來的補品,順手的打開壺蓋"嗯~好香,還要再一碗嗎?"

 

看著厲旭為顧及他的感受掩飾自己的心情,圭賢心疼著,挺直身子想把手伸得更長的想將人牽來身邊~
"圭賢,別起來。"厲旭趕緊迎上前,就怕圭賢弄傷了開刀的傷口

"你想拿什麼跟我說就好了。"
"我想抱抱你~"圭賢輕笑一聲,嘆出擠壓傷口的痛感。


小愣了一下,厲旭悶羞地送上柔情,輕輕貼靠在圭賢的側胸上...

靜靜地,厲旭不吭聲,他知道圭賢心裡有話要說。

 

"我知道你在生氣。"

聽著,躺在溫暖的胸膛,厲旭很安慰圭賢能感受到他的心情。
”我太心急了,以為這樣就會好一些,其實敏哥沒什麼,他只是一時沒能想通,錯把這個兄弟情當成是愛,才會---”
”圭賢,我知道你怎麼想,可是我沒辦法~~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不管怎麼樣,我希望你知道,你的感受才是我最在乎的。”
”圭賢...”咀裡吐著名字,心裡想著(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滿足圭賢依如往昔以他為首的寵溺著,也就是這樣的圭賢,才會讓自己心甘情願義無反顧的只為一個人。

 

傍晚,昌垊打了電話來,說是晟敏準備了飯盒也煮了湯,晚上會和三個弟妹們一塊到醫院來看圭賢~
在晟敏一個人先到時,厲旭的反應比上次還好一些,還能有個正眼的對視,輕微到不能再輕的點頭。
圭賢很安慰厲旭給了他這個面子,雖然沒有一句招呼,但在面容上也不再有排斥的意味。
厲旭告訴圭賢,幾天沒回家的他,得回去露露臉,以免家人擔心多問...

是有意的迴避嗎?圭賢沒有探就,不管是不是為了避開尷尬,只要厲旭能順心怎麼都好。

 

離開病房,在走向長長走廊時,看見徐徐到來的昌垊,身邊還有著面容並不陌生的三位弟弟妹妹
”咦,厲旭你要出去啊?”看見厲旭手勾外套,昌垊擱下腳步順口問著
”我...家裡的人叫我回家吃飯。”
”對哦,這幾天你都在醫院,是該回家一趟了~那晚點你還會回醫院嗎?”
”會。”
”那就好,不然啊晚上要是沒有你陪他,圭賢肯定睡不著覺了~”
當著垊豪.琰.瑾兒的面前,昌垊這話說得順口,可厲旭聽著好難為情,臉僵耳紅的匆匆道聲再見的先行離開

 

”呵,他會害羞耶~”盯著厲旭那張臉,直到慢慢走遠的身影,瑾兒一臉驚訝地說
”是啊。”
”真沒想到啊,跟他平常的形象一點都不搭呢。”
”呵~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
”切~你就知道?”
”那當然!”

 

不只是瑾兒,連同琰和垊豪都對剛才厲旭所流露出的面容神態,在心裡都有著重新刷洗的印象,也無形中一點一點的消散過去對厲旭所存有的敵意。
這晚這一家子的人齊聚在圭賢的病房,比起以往要更溫馨了~

幾度,圭賢和昌垊都不約而同的留意晟敏的面容...
彼此都看見了晟敏有些不一樣了,就像回到以前那個和藹可親充滿關愛的大哥。

 

(敏哥想通了嗎?)圭賢和昌垊心中都有著同樣的問號
談笑的氛圍下~默契中的對視,彼此都知道心中的答案是一致的,這是圭賢和昌垊之間的默契,也都希望眼前這一家,可以再像以前一樣的和諧,更希望能找回過去所遺失的真情義。

 

二個小時下來的歡樂,晟敏瞄了眼手捥上的錶刻,明知厲旭有心迴避,也沒好意思佔著圭賢太多時間,催著弟妹們向圭賢道聲晚安過後,留下昌垊等厲旭來換班,自己則先一步開車載垊豪,琰,瑾兒離開了醫院。

 

”嘿嘿,你很開心吧!”使著腐笑奸眉,昌垊向圭賢挑了個眼說
”彼此彼此~”老神在在的一雙眉目,圭賢滿是自信。
”你別開心的太早,厲旭呢?他能釋懷嗎?”
”慢慢會好的。”
”真是雨過天晴啊,這叫什麼...呃...守得雲開見明月!對吧對吧~我沒說錯吧!”顯少接觸書本的昌垊,這回學著圭賢朗起詩詞來了呢。


就在昌垊讀出的詞句惹得圭賢綻出笑容時,傳來門把的開轉聲,順這聲音以為是厲旭回來了,兩人目光同時瞥向房門等著進門的人來

(這~~江玉雪?)腦子浮上同樣的人名,看進眼前踏進門的人影,頓時打亮的兩對目光,圭賢和昌垊都一樣的愣了雙眼

 

”圭賢~”帶著甜美笑容,眼底有著歉意,江玉雪直視靠坐在病床上的圭賢,徐步的來到床身旁。
下意識的,圭賢和昌垊兩人對看了一眼,心裡都在思索,為何江玉雪會找到這來?

她來做什麼?又或者知道了什麼?還是單純只是來看圭賢?

 

”怎麼,不認得我了嗎?”看著圭賢茫然的眼神,江玉雪笑了笑說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我找遍了每家醫院,才知道你在這,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說到自疚處,江玉雪微微揪著細緻的眉梢,忍不住多踏的一步腳,更貼近了圭賢的肩臂

”知道嗎?當時我好擔心你,事後我再回去已經沒看見你,我以為你沒事,沒想到你傷得這麼重,對不起...”呈著惹人憐的愁容,聲聲棉細而嬌柔的委屈聲,聽著都讓人不自覺的產生猶憐,更無謂的責怪。

對圭賢來說,根本沒理由也沒好意思要她離開,只能由著江玉雪待在病房,甚至倚在床邊的賴著

”我已經沒事了,你不用自責些什麼~”
”怎能不自責,要不是我不小心被他發現了,搞得他發火的要把你找出來,也不會害得你...”
”既然這樣那你還來找我做什麼?不怕他又來找我嗎?”
”不會的,那天之後我們已經鬧翻了!”

 

鈴~~~這時傳來手機的響聲,是昌垊的電話
從口袋裡掏出,看了一眼~”厲旭。”昌垊說出來電者,好讓圭賢知道。
頓愣之中,圭賢瞥了昌垊一眼也給了一記眼神
”你們聊,我...出去接個電話。”速速的,昌垊退出病房內,按下那已經響了好幾聲的來電

 

”喂~厲旭啊。”
(怎麼這麼久才接?是不是不方便?)
”是.....是啊,呃~圭賢想上厠所小便嘛,我扶著他去囉!”
(病房裡沒其他人了嗎?他們...還在嗎?)
”你說大哥他們啊,剛走呢~你呢?你要回來了嗎?”
(嗯,剛停好車,我這就上來。)
”什麼,你在醫院了?”
(是啊,怎麼了?)
”沒,沒什麼...那個...我肚子好餓啊,能不能幫我買碗麵。”
(哦~好,我這就去買。)聽著昌垊停頓的話語,雖然覺得怪怪的,但也不疑有他,想著昌垊留在那也是為了等他來陪圭賢,厲旭沒有再多質疑的走回停車場。

 


病房裡,在昌垊把房門關上後,江玉雪隨即撇下顧忌撲向圭賢,貼實的把自己送上懷抱,右手還吊著點滴的圭賢,只能撐著一隻手把人架離胸膛,毫不領情的說....

"這裡是醫院,不是夜店~"
"有什麼關係,知道嗎?那天之後我沒有一天不想你。"
"是嗎?但是我沒有,甚至我連妳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圭賢不帶感情,冷言冷語的回應著
"不要緊,只要多些相處,我們還是可以再找回那天的感覺~"

 

感覺還停留在夜店的江玉雪,這話聽著讓圭賢感到納悶,就算是相處也是兩情相悅的事,為什麼感覺江女會有這自信,認為他會迎合她的心意?
"我想妳誤會了,那只是一時的歡樂,不帶感情。"為了不讓江玉雪再萌生幻想,圭賢把話說得很直接
"所以才要多相處啊~我害得你受了傷,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真是無藥可救完全的處在自己思維空間裡,不管圭賢說什麼,還是再坦白的表出本意,江玉雪一點也不放在心上,一廂情願的帶著滿滿情絲,沉浸在自己的感覺中~

此時病房外,和厲旭切斷電話後的昌垊,看看錶算個時間,相信買個東西的厲旭不出半小時就會回來了,該怎麼趕緊打發江玉雪?

站在長長走廊,左顧右盼就怕厲旭隨時冒出來~

這時看見從旁經過的護士,腦子一閃,昌垊走到護理站,要護士前去病房,假藉探病時間已過之由,好讓江玉雪自己走人。

 

"小姐,不好意思,過十點醫院來看病的親友,不能留在醫院了哦!"
"我不是親友,我是病人的女朋友,難道也不能留下來照顧他嗎?"厚顏的為自己定位,讓圭賢真是傻眼的擺著愣,也感覺到江玉雪別於常人,甚至驚嘆這完全不帶羞愧自大又自滿的離譜性格
"呃~~這~~"被這一堵,護士吱唔著不知該如何再趕人
"妳回去吧,晚上有我家人會照顧我,有什麼話以後再說。"

 

江玉雪擺晃若有所思精靈的眼眸,三思後答應的說~"那好吧,我明天再來,別忘了我說的話哦,我是真心的。"端視圭賢的反應,雖然有著失望,可這失望在自己的意料中,江玉雪烙下帶有詭異的溫柔笑容,想迎上粉紅欲滴的小咀烙下一吻時,圭賢反射的把臉移開,避開湊上來的吻唇。

近靠在圭賢的臉龐前,江玉雪閃過一絲不滿意的眼神。也是意料中嗎?

雖不滿意但也不放過,江玉雪不把圭賢丟回的冷漠放在眼裡,擅自而主動的在臉夾上親了一口,這一吻圭賢沒有任何排斥之舉,欣然的就讓江玉雪自取滿足
"我走了,我會想你的。"溫柔細語在耳邊輕吐,江玉雪暫且放過不再糾纏的退出了病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