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手術室外頭,個個掛滿愁容坐在椅子上等著,唯獨晟敏一個筆直的站在手術門外,呈著一雙堅定的眼神直盯門欄上方亮出的紅燈,內心不斷的呼喊著,圭賢你千萬不能有事,圭賢你可以的...

不久,打亮的紅燈總算消失了,自動門也開了,大伙圍在醫生周圍,等著告知圭賢的狀況~~所幸,圭賢渡過了這一關,也暫時送到了加護病房裡...

 

”為什麼圭賢會出意外,他上哪去了?那天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不捨圭賢滿身傷痕昏迷的模樣,晟敏既心疼又憤怒的對昌垊質問著
”我不過是告訴他厲旭也許會來看他,叫他把飯吃了養好精神等他來而已。”對晟敏的直指,昌垊不是很想理會,事實上為了圭賢的事,對於晟敏,昌垊很難再拿出以前視為大哥的敬重

”也就是圭賢不想見厲旭,所以他才會跑出去的。”
”為什麼到這個時後你還要把責任推給別人?”
”因為這是事實!沒有你跟圭賢這麼說,好端端的他都不會跑出去!”

 

”夠了,你們別再吵了行不行,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後。”看眼前二位哥哥這麼吵著,一向沉默的琰,忍不出爆出喝止聲。

這一聲讓倆人都消了音,各自收回火氣,不再多瞧一眼的轉過身。
該說誰對誰非?

所站立場不同所產生的差異,卻都忘了這存在的心意,說穿了都是一樣的只為一個人...

 

過了三小時,前來觀察圭賢情況的主治醫生,在為圭賢診斷過後,帶著沉重的面容從病房裡走出來

”怎麼樣醫生?”
”請問你是他什麼人?”
”我是他大哥。”
”暫時是沒有生命危險,不過.....你弟弟情況不是很好。”
”什麼意思?”


”他的意志很薄弱,先前給他做了掃描,腦部的血塊完全沒有退散的跡相,腹腔也一再反複的湛血.....其實病人求生的鬥志還是很重要的,雖然這麼說不太科學.....我想你們進去看他時,多說些話或者讓他聽些什麼的,也許可以激發他的意志...”

從咀吧說出這種毫無根據的方法,就連醫生自己都有著心虛,是在安慰家屬嗎?

昌垊能感受到存在圭賢的潛意識裡,找不到活下去的動力......

 

隔著玻璃窗,看進躺在病床上的圭賢,看著大家輪流的守在病床邊,不斷對昏迷中的圭賢說話,道出心中的遺憾,虧欠,自責...

這些話語聽在耳裡,昌垊感到很陌生,那是從來沒有過的感性,也才知道存在彼此之間的心結,會有這麼複雜這麼多...

 

在晟敏的勸說下,琰,瑾兒,垊豪都很聽大哥話的先回家等消息。而晟敏沒放棄,一直守在圭賢的身邊,握著毫無知覺的手掌,一廂情願的期待能有個奇蹟喚醒圭賢~

真的有用嗎?

不是沒想過上前跟圭賢說個二句,恐怕那也只是不自量力的多餘,昌垊嗤嘆著,苦笑晟敏這徒勞無功的心意。


到了清晨,隔窗一直守候在病房外的晟敏和昌垊,被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給吵醒了~
兩眼擺愣的,倆人匆匆站起來,晟敏心急的抓住其中一位護士追問著

”病人怎麼了?”
”病人的血壓一直在下降...”短促的一聲回應,護士連忙趕進病房裡幫忙.....

 

隔在玻璃窗外,看那醫生正在病房裡搶救圭賢惡化的病情,晟敏心裡很懊悔,不斷猜想著究竟是誰下的毒手,是過去被圭賢受騙的人嗎?難道是?
"昌垊,你想會是誰把圭賢打成這樣?"

"重要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就讓圭賢白白挨這頓嗎?"
"夜路走多終遇鬼,多行不義必自斃~試問我們真能穩操勝算嗎?”
"什麼?"
"這是圭賢前陣子才告訴我的......呵,多諷刺,真的...很諷刺。"哽著淚液昌垊愈說心頭愈是酸,提起圭賢曾經預知的話語,這諷刺...如此可笑。

 

恍然的~昌垊的話圭賢的想法,從不知道圭賢會有這樣的認知,晟敏頓愣著也傻了眼,飄移的雙眼有著顫抖,是無法理解?還是覺悟?

 

真要教自己眼睜睜的看著圭賢一次又一次的跟死神耗下去嗎?
不~圭賢根本連耗的意念都沒有,甚至是閻羅王不肯收,圭賢卻死賴著不走.
昌垊再也看不下去的轉身離開病房~

 

一出病房,門才關上,昌垊急促的掏出手機就撥......在這時後管他答應了誰,他只知道圭賢需要厲旭,他只知道這通電話如果再不打,這輩子他都會後悔!
電話打完了,再回到病房裡時,見醫生正從隔房裡走了出來~~

”醫生,他怎麼樣?”晟敏趕緊地上前關切著
”暫時沒事了,目前血壓恢復到正常的指數,他的狀況需要隨時留意,多觀察~護士會留在這看著,只要能即時發現,應該可以穩住他的病情。”
”謝謝。”


醫生走後,倆人一樣的走到玻璃窗前,看著護士在裡頭為圭賢換上點滴,也在點滴管子上注入另一隻針管的藥

”你打電話通知金厲旭了?”晟敏斷定著昌垊剛剛退開病房,為的是向厲旭透露圭賢的情況。
”是啊。”昌垊不諱言的直說了,無所謂晟敏會有什麼想法
”為什麼?你不是跟人答應過了嗎?”
”難道你還感覺不到嗎?”昌垊沒有把話講明,就讓晟敏自己覺悟吧,到這時後昌垊相信,除了厲旭,沒有人可以再為圭賢帶來活下去的動力。

 

至於晟敏,感覺到了嗎?
晟敏怎麼也不想去承認這種不科學的方式,只有連續劇才會上演,只有刻意營造的戲碼才會有奇蹟,造假出來的奇蹟!
但是~很殘酷的,回頭再想起,過去為了留下圭賢所假造出來的戲碼,沒想到會真實的降在圭賢身上~

一連串的事實不斷呈現在眼前,親自鎖定的目標人選,就這麼把圭賢傷得剩下半條命。

是上天在懲罰嗎?晟敏懊悔著,咒罵報應找錯了人,這報應該由自己來承受,看著圭賢受苦心裡就像被千刀萬割般的心痛著。

 

--------------------------------

 

”厲旭,你快來祟仁醫院,圭賢出事了~你一定要來!”

 

火速的,厲旭很快的更換外出衣抓了外套,車鑰匙即便匆匆的踏出家門。
剛從東邊爬上來的太陽,還不夠精神打亮眼~
厲旭抬頭向著天空望一眼,霧濛的灰色天空,完全的對照了此刻灰色的心情,想起剛才夢裡的畫面,不禁讓厲旭顫出一身寒慄...

 

(圭賢是來跟我告別的嗎?不會的,你不可以就這麼丟下我...)握在方向盤的手掌,壓不住那害怕不斷的颤抖著,心裡不停的對著圭賢空喊,告訴他警告他~
盈盈水亮的眼眶,厲旭牢牢的揪住眼眉沒有讓淚珠滴下來,他要讓這把淚流給圭賢看,要圭賢知道這把淚是他惹的...

 

從停車場一路跑向正門口,再快步的踏進醫院,搭上電梯,隨著逼近的距離,每一步踩著煎熬走得無力...

拐向長長走廊,看見昌垊就在加護病房外等著...

 

一看見厲旭,昌垊解釋著圭賢的情況,並告訴他圭賢求生的意志很薄弱....

隔窗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圭賢,昌垊說了些什麼厲旭根本沒有心思再聽下去,滿腦子只想盡快穿好隔塵袍,立刻到圭賢身邊

”現在不是訪客時間,你們不可以進去的!”看見厲旭準備要進隔間病房內,護士連忙的阻止讓人再進入
”小姐,通融一下吧,他是病人最想見的人了...”
厲旭根本顧不得護士說些什麼,一個腦直轉門把擅自走進病房內,護士還算通情理,不再阻止。


走進那病房,圭賢就在眼前,可是卻不能像以前一樣看見他就把自己抱進懷裡~

怎麼接受圭賢就這麼躺在那...


走到圭賢的身邊,撐在眶裡的淚一滴一滴的順著臉夾滑落,厲旭張著雙唇吐著心口上的刺痛~

”圭賢...”厲旭叫得好徬徨好無助,兩手顫抖著不知該放哪邊,要放哪邊,他只想緊緊的抱住圭賢

”圭賢,我來了...你看見了嗎?”坐在病床邊,厲旭兩眼汪汪的看著昏迷中的圭賢,拖著啜泣聲顫抖的吐出話語,握著手心裡的他的手,能怎麼做,可以做什麼,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賢...”聲聲無力的呼喊,止不住心口哽出的陣陣啜泣,撫握的手掌捧在胸前,顫抖的雙唇深深的吻在手背上,厲旭吻得心疼也吻得難受,淚眼婆娑的將圭賢的手貼在臉龐上,要圭賢感受他臉上的淚水,要圭賢知道他現在有多傷心多害怕...

 

厲旭難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斷吞吐著內心揪痛的氣息...

不知過了多久厲旭才將貼在臉夾上的手放了下來,無力的趴在床邊,握著圭賢的手小聲的哭泣著...”圭賢...不要......不要離開我好嗎?”

 

伴著啜泣喃喃自語趴哭了好一會,厲旭收收鼻腔裡的淚液,抬頭撐著發脹的眼眸,不再流露脆弱的抿抿咀,哽著淚扯出笑臉,掛上被自己勸出來的自信微笑著
”圭賢,我不哭.....你喜歡看我笑......”話語停頓著,突然想起圭賢曾經提起的一句話,厲旭抑不住那心痛再次湧上一波酸淚,頂住胸口崩潰的拉出長長啜泣聲.......

”你說過以後都要讓我笑,不讓我哭的...”

 

沒辦法,在圭賢面前厲旭還是不爭氣的柔弱了,害怕失去讓厲旭怎麼也無法堅強。

再次貼回圭賢的手心,灑嬌的哭泣著,希望圭賢能夠感應到他還是那麼愛他...

”你起來...你說要做我的長頸鹿...我現在哭了...圭賢...”

 

生氣.委屈.固執?沒有了......那些全都沒有了...

所有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厲旭只想要圭賢好好的,只想要圭賢可以立刻起來,起來看看他,抱抱他,再像以前一樣的寵溺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