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賣場後,來到住所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打開冰櫃伸手準備拿下啤酒時,昌垊猶豫著,這是圭賢交代幫他買回去的....

真要讓圭賢這麼靠酒撐著度日嗎?
在遲疑過後,昌垊果斷的把手徹回,就看圭賢會有什麼反應,哪怕是生氣都好!

 

一進家門,落入的畫面,三位弟妹都坐在飯桌上吃飯,而晟敏正在陽台,跪蹲在圭賢面前跟他說話~

(說什麼?)腦子想著,雙腳徐步的走向陽台...
隔著玻璃門,聽見晟敏正在勸圭賢去吃飯,昌垊想起從早上到中午他準備外出去找厲旭之前,還沒見圭賢出房門一步,現在又縮在陽台不肯吃晚飯...

 

一天不吃,就算沒胃口,肚子也會咕咕叫的吧?
昌垊看著有點生氣,氣圭賢真打算這麼頹廢下去,眉頭深鎖著,提手往玻璃門敲了二聲,以手指劃示意要晟敏退開,換他來跟圭賢說說看。

 

"圭賢,怎不吃飯呢?要是餓倒了,萬一厲旭來找你的話,那多糗是不?"昌垊這一句讓圭賢收回無神的兩眼,轉過頭掛那一絲不解直盯昌垊看,貌似等著昌垊解釋這番話
"我今天去找厲旭了,我想他可能會來看你。"
"你找他做什麼?你幹什麼去找他!"沒想到在聽見自己透露見過厲旭之後,圭賢會起了情緒,揪起他的衣領如同警告的口吻回應著

"難道你不想他來嗎?"

"你還不明白?他放得下就讓他走遠一點,我不要他再跟著我這種一身髒沒前途沒希望的人在一起你懂不懂!"說完,圭賢掙開雙手,隨即起身推開玻璃門,什麼都沒帶上直往門外走出去。

 

是單純外出買東西?還是想出去透透氣?又或者是想避開有可能隨時來看他的厲旭?
昌垊很無奈圭賢總有些堅持,人常說愛情是盲目的不是嗎?
為什麼圭賢就不能自私一點,大膽再去把愛要回來呢?


朝著門的方向看著圭賢出去後,晟敏走向從陽台踏進的昌垊質問著
"你跟他說了什麼?為什麼他突然跑出去了?"
"難道你想看他關在家裡一輩子嗎?"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他現在心情不好,要是去外頭喝了酒,你說會怎麼樣?"
"會怎麼樣?他心情不好你應該早料到了,你現在反問我?"
"你這話什麼意思?"
"自己做過什麼你很清楚,是你把他搞成這樣的!"
"昌垊哥,你怎麼能這麼說大哥,賢哥他---"想幫晟敏說句話的垊豪,隨即被情緒當下的昌垊打住了話語

"你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給我閉咀!"
"昌垊哥,是不是聽到什麼讓你誤會了?"第一次看見昌垊用質問的口氣對著大哥說話,瑾兒難免好奇是什麼原因才讓昌垊莫名的發出這把火?

 

昌垊雙手插著腰,沒打算再保留的道出晟敏利用了圭賢,存心傷害厲旭的真相...
果然是自家人,一個個靜悄悄的晃著那雙眼,似乎不認為晟敏這麼做有何不可?

真是如同厲旭所感受的,對圭賢有這樣的結果,大家一點也不以為異?
諷刺這所謂的拜把兄弟妹,試問有哪一個能真心的關心今日的圭賢?

------------------------

 

在見過昌垊之後,這晚厲旭沒有上小吧喝酒,早早的回到家中

進門時,看見二妹拿了一封信,神神密密的走到面前,竊聲的說著
"二哥,這信..."
"嗯?什麼?"
"法院寄來的耶,你怎麼會買自己的房子?"厲旭一聽,心裡有數的取下二妹手中的信封,看著標告的字串,雙眸盡是落漠的遺憾著


"二哥你什麼時後賣掉的,怎麼.....你缺錢用嗎?"
"這信~有誰知道?"
"我收的信,你說呢~"
"嗯,別過咀~我先回房去了。"
"喂~你還沒回答我耶!"

 

厲旭根本沒有心情去解釋這些,拿了信直往樓梯踩。
進到房間後,隨即打開看~厲旭哪都沒看,知道是法拍寄來的公涵,一眼就朝那法拍日的鎖定日期看~

首拍定在三天後,早上10點----

厲旭想起了圭賢交給他的存摺,腦海裡也帶上了曾經在海邊看著日初,從圭賢手中為倆人勾畫出的夢想屋.....

 

還能夢想嗎?

將來等我存夠錢,我也要買一間像這樣的房子!)憶著惜日話語,厲旭還是戒不掉這口心痛的感覺,隨著畫面與思緒一幕幕的拼湊,再想著昌垊向他解釋的真相

(只要圭賢再進一步,我們絕對可以拿到更多的錢,可是圭賢不做了!)
為倆人塑造的夢想屋想賺更多錢的圭賢,卻也為了他放棄可以再賺更多錢的機會,這取捨之間,心意都是一樣的,一樣只為一個人。

 

(圭賢.......)心裡念著名厲旭很掙扎,到底圭賢一直都對自己很好不是嗎?
就算是錯,也是不得已~~可以這麼解釋嗎?
能不能教自己義無反顧的再傻一次?

 

-------------------------------

 

從住所離開後,圭賢搭車來到小吧,這厲旭常來的地方。
是想緬懷過去嗎?
圭賢叫了瓶紅酒,一個人獨坐吧檯前,唇縫裡吐出長長的白煙~

 

(自己做過什麼你很清楚,是你把他搞成這樣的!)
(我真不敢相信你會把圭賢的過去當是籌碼去刺激厲旭,你對得起圭賢嗎?他愛厲旭你是知道的!這麼做你叫圭賢怎麼有臉去面對他?)
(現在這個結果你開心了!你這算什麼大哥,這算什麼一家人,那是圭賢啊!你知不知道厲旭對他來說有多重要?你卻親手把他給毀了!)

 

因為忘了帶上手機,掉頭折回的圭賢,沒想到卻讓他聽見了昌垊揭露的真相,也才恍然於厲旭拖出的一句話~

此刻~圭賢的心境出奇的平靜,平靜的沉思著,憶著過往的種種,迴盪著如今聽在耳邊令他恍然又驚愣的話語...

 

對晟敏,圭賢很無奈,先不論他做錯了什麼,多年來確實這麼照顧這幫弟妹,也為任務所留下的爛帳處理得妥妥當當的,這情義怎能抹滅。
可為惜兄弟情,沒有果斷的保持距離挑明立場,才讓晟敏繼續踩著錯誤的腳步,間而傷了厲旭...
這錯誤,該算在誰身上?

而自己呢?阿孝罵得一點都沒錯,一句話真這麼重要嗎?
厲旭有勇氣接受醜陋的他,而自己卻沒勇氣去面對一個為他吃盡苦頭的人...

 

(這算什麼愛?)大腦自問著,圭賢嗤嘆一聲,比起厲旭所付出的,這才知道自己的愛有多薄弱多渺小,有多自私。
(能再見厲旭一面嗎?呵~)浮現的想法就連自己覺得好笑,自嘲這自私的妄想。

 

舉著酒瓶,圭賢倒上了一杯8分滿的紅酒,揪著眉間夾著滿滿的思念,手握大肚杯,懷著對厲旭的思念,圭賢沒停歇的一口乾了這一杯,希望酒可以把這口思念沖回肚裡去,不要再飄進腦子裡,左右大腦的理智。

 

"請問你是曹圭賢嗎?"身後突然來了一位年輕男子,確認自己的身份
"有什麼事嗎?"
"外面有人找你。"
"什麼人?"
"我不知道,我只是進來傳個話而已~"把該說的話帶完,年輕男子就走了,圭賢下意識的轉過頭,朝那門口望,猜想著究竟是誰會到小吧來找他?

 

會到小吧的.....是阿孝又想來訓他幾句嗎?

如果是,以他的個性早就直接找人了,怎會拖人進來知會一聲...

不是阿孝的話~~~難道是厲旭?


想到是厲旭的可能,在這刻這心境,掛著強烈的思念,
圭賢在心裡告訴自己~能不能讓自己不計後果的再自私一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