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搭著計程車來到厲旭常去的小吧,昌垊這抬頭看了看,這小吧一點也不陌生

"要沒記錯這是金厲旭常來的地方,你們不是在這約好了吧,都說我沒興趣當電燈泡了~"
"你這不是來了嗎?"
"那是你把我拐來的耶~"
"呵~是嗎?既然被我拐來了,那就再拐進去吧!"

 

昌垊停下腳步擺著無趣的面容,嘔氣似的沒打算動動那雙腳~~

圭賢跨了幾步見昌垊沒跟上,回頭這一看,沒好笑的在心裡嗤笑著,笑昌垊像個大孩子生小孩氣

"喂,老大不小了,別擺那臉讓我笑。"
"看不慣你別看啊!"
"走吧你,就想我搭著你才肯走~"話擱著手也擱著,圭賢就這麼搭著昌垊的肩膀,半推半搭的走進小吧
"什麼啊,你少臭美了你。"昌垊咀吧還是囉囉地呱呱唸”喂,你手別搭得太緊啊,要是被你那個金厲旭的看見了,你當心他吃我的醋啊~"

 

圭賢一副怡然自得地抹過那淺淺的腐笑,繼續擱搭著走到一間VIP房面前才停了腳,擱淺在肩膀上的手也縮了回來

"難怪你不怕他看見,原來把人藏在房間了~"
"他不會這麼小氣的。"
"要不你試試?"
"幹嘛要試,我不會拿他來尋開心的~進去吧。"

 

這門一推開,即使兩人同時現身,映入眼簾的還是自己所深愛的男人,厲旭流露那深情的笑容後,才看見了圭賢身邊的昌垊,疑愣地~想著昌垊為何而來?

"厲旭,我帶個朋友來,這你見過吧?"
"嗯。"
"HI~"

輕點了頭,咀角扯了扯,沒能立即適應陌生感,厲旭的面容好生硬~
但在內心上是欣喜的,圭賢不再把他藏起來,第一次的帶上朋友來看他。


"旭,是不是不習慣?"見厲旭疑愣的模樣,圭賢關心著多一聲問
"不是~~"即使咀裡說不,厲旭那張臉還是很僵,圭賢輕輕微笑著,迎向前走到身邊,厲旭自然的抬頭望一眼,可沒想到圭賢隨之覆上吻唇,礙於昌垊就在眼前,厲旭驚愣地打亮那雙眸連忙地把咀撇開...

 

和厲旭一樣地亮著雙眼,更多了闔不上的那張咀,這一幕昌垊真是看傻了眼,沒想到圭賢可以如此自然而大膽的親這一口...
"哇靠,你不是吧,第一次看見你們就送我這麼大的驚喜..."
"看不慣?"
"呵!我慣不慣不要緊,我只知道他一點也不習慣。"昌垊朝著厲旭瞥了一眼指了指~

"你也真是的,好歹顧顧人家的感受,你這讓他多難為情。"看看厲旭那張再燒紅不過的臉龐,昌垊忍不住對圭賢這我行我素的行為小訓了一句

 

"厲旭,對不起,把你嚇著了。"圭賢在身旁坐了下來,撫撫厲旭肩膀輕聲說。
厲旭微遙著頭,帶那羞澀露出淺淺笑靨。

圭賢是故意的,為了讓昌垊能一眼看穿厲旭的性格,也能體會他們之間的感情深度,特地有此一舉。而另一方面圭賢清楚知道,以昌垊的個性,一定會說幾句話來打打暖場,那麼間接也能消除厲旭對昌垊的戒心與陌生感。

"你看你,把他搞得多尲尬~"
"我沒事...還沒請教你叫什麼名字?"
"昌垊,沈昌垊!"

 

沈昌垊?聽這熟悉的名字,厲旭想起了第一次在KTV逮住圭賢時,圭賢所冒充的名字,原來就是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的人

 

"厲旭,想什麼呢?"
"我想到之前你被我......那時你就說了這個名字。"
"對呢,你不說我都忘了,這該死的,哪不好說偏拿我的名字當擋箭牌。"
"呵~我當時應該把真名給說了,那麼你就可以早點找到我了~所以說都是註定的,你註定是我的。"說著,圭賢又再次無視於昌垊的存在,深情的看著厲旭...

 

"喂喂喂~要談情說愛閃邊去,我在這呢!"深情對望真讓昌垊吃味啊,忍不住滴撇下一句,擋擋這氛圍繼續燃燒
"聽不慣你就別聽囉~"
"你以為我想聽啊,是你把我拐到這裡來的耶!"
"我哪有拐你,腳長在你身上。"
"什麼啊,早告訴你我不當電燈泡了。"
"我沒當你是電燈泡,我當你不存在而已~"

"圭賢..."厲旭在桌底下拉了拉圭賢的衣袖,要他別再說了
"厲旭,怎麼了?是不是哪不舒服?"手臂橫過肩的擱在肩臂上,圭賢溫柔地關心著厲旭的不對勁
"我沒事。"
"是不是冷氣太涼了?"不遲疑地圭賢脫下自己的外套
"我,我不冷。"見圭賢一廂情願的脫了那外套,厲旭連忙的否認
"又想騙我,你手都涼了~"大手撫握擱在桌上的小手,圭賢想起在海邊時,厲旭忍著冰冷也不讓他凍著的那一刻"穿著吧。"貼心地~圭賢就這麼主動的將外套披在厲旭的兩肩上。

 

這剎時,厲旭真是啞了口,該說後知後覺還是太過關心了?

圭賢這一股腦只想著厲旭哪邊不適,絲毫沒察覺厲旭要他閉上咀的用意。

睜眼端倪眼前這兩人的互動,驚訝於厲旭一個動作就完全勾住了圭賢的心思,昌垊深深的感受到圭賢所投入在厲旭身上的感情。

 

一會服務生把酒端上,並先附上配酒的花生和魷魚絲~~
圭賢無顧忌的和昌垊閒聊,而厲旭就這麼靜靜坐在身邊聽著,默默的幫圭賢倒酒,就連桌上拿來配酒的花生,厲旭也幫他剝好擱在小碟子裡...

 

一會服務生送上先前預點的熱炒~
厲旭夾了幾隻蝦子到小碟子上,在擱下筷子準備剝蝦時
"我來。"
"不...不用..."
"這油膩膩的,會把你的手給弄髒了。"圭賢毫無掩飾的把體貼當著昌垊面前表露無遺,厲旭的心裡是暖暖的,可面容盡是尷尬著,手邊不知該做些什麼,空無話聊的對著昌垊又顯得難為情。
"我去外頭拿幾條熱毛巾讓你擦手吧。"厲旭姑且找了個藉口,離開廂房。

 

兩眼看著厲旭直到踏出房門,圭賢露出極淺的笑意,其實毛巾可以叫服務生送來,不過圭賢沒有阻止,知道厲旭是特地找理由讓自己離開一會,掩飾這抹羞澀~

"你得了吧,這麼體貼?真的假的。"
"有什麼問題?他值得我這麼做。"對昌垊瞥一眼,圭賢肯定的回應,也繼續手邊剝蝦的動作。
"你是真的啊~呵!我真服了,你這改變也太大了吧!"昌垊驚嘆地遙遙頭,拿起桌上那杯酒乾盡杯底。

 

蝦子剝完了,圭賢順手拿了桌上的紙巾簡單擦一下,再盯昌垊一眼,端起酒杯一樣乾盡,將酒氣帶出的火熱暖暖心口,似乎準備要說些什麼的三思著...

"不是我改變了什麼,而是我從來就沒有過。"圭賢帶著一雙正視的目光,不帶玩笑的對昌垊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
"從來我就不知道愛是什麼感覺,在我們的生活裡就只有騙,哪怕是去喜歡一個人,也都是偽裝出來的虛假......有時我懷疑到底在我們身邊有哪一樣才是真實的?"

 

有感而發所激出的情緒嗎?就當是吧~
延續著,圭賢為自己再倒上一杯酒,又是一口吞盡喉,將積壓許久的內心糾結,藉著燃燒的烈酒娓娓道來...

門外~手裡拿著三條熱毛巾,在推開門的前一刻,聽見圭賢傾吐的話語,厲旭好心疼,揪著兩眉打轉不自覺泛出的淚光,揪心地感受圭賢內心的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