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思婚紗~

身為老闆,要做的事其實不多,偶爾也得待在門市坐坐陣,也為到訪的準新人介紹每款不同的價目與優惠~
自從在夜店與圭賢瘋狂的火辣相吻,其實對江玉雪來說,僅管再大膽,要說在沒有隱閉的空間裡,燈光雖然昏暗,但暴露於人前卻是頭一遭~潛藏的叛逆因子隱隱在內心浮動著,江玉雪有著驚奇,比起隱藏在飯店裡偷腥更加刺激,內心湧起的那股悸情,可以說是波淘洶湧,激情澎湃!

 

鈴~~~每一次的來電聲,江玉雪總是壓抑不住期待的朝那櫃檯望一眼,都希望就是圭賢打來的電話。
然而,下一秒的落空,隨之浮起的失落感,有如沙坑一點一點的堆積著,堆著讓自己難以喘息...

手機裡,傳來未顯示的電話號碼,是他嗎?
屏著氣抿抿粉嫩的小咀,殷切的按下通話鍵...

 

”江小姐是吧,妳還真難找啊~怎麼樣,在夜店玩得很開心吧!有份禮物要送給你呢~我想再過個~~~1小時,郵差就會送來了吧~~~相信是很棒的驚喜!我會再跟你連絡-----”

 

沒給江玉雪回應的空檔,來電者一口氣的把話給說完,即刻的切斷通話。

面容上看不出江玉雪有任何的徬徨或驚恐,反而還流出一絲期待,能感覺和那一晚的男子有關,想到圭賢~就想盡快的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禮物?

郵差來了,送上的是一封掛號信,江玉雪摸了摸信封的厚度,猜想信封裡是照片的可能,沒有立即拆開,看了看周邊的員工,江玉雪拿著掛號信走往攝影棚裡去~

 

沒有任何不安,只想抽出那相片一探究竟...

抽出第一張相片,在映入眼簾的那一刻,江玉雪笑了~是他!

比起腦子僅有的印象,相片更加恢復了畫面,這男人真的很帥,很有魅力,如此潚灑的側影,看著被拍下的相吻畫面,江玉雪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唇邊,依晞還記得那人在唇裡所留下的味道...

滿足著,江玉雪漸漸的展露那甜美的笑容,憶回當晚和圭賢所產生的火熱,不~不是激情那麼簡單,能感覺到內心所浮起的那股悸動...

 

可笑嗎?在接到匿名信附上的照片,明知道事有奚翹,卻沒有一絲擔憂,完全沉醉其中地看著.憶著.感受著,藉由相片尋求所殘留的一絲溫存~

 

不久,電話不意外的跟上,擺明是敲詐的向江玉雪索求300萬現金。

三百萬?要說晟敏客氣了,還是小看了江玉雪,300萬她根本不放在眼裡,用來封口太容易。
不過比起取回相片和記憶卡,江玉雪更想知道一件事...

"你先別走!"很爽快的,江玉雪付了錢拿回所有存留的資料,在晟敏臨走前,江玉雪一聲攔下。
晟敏煞了腳,楚在原地不進的等著江玉雪表態

"既然你查得到我,那也表示你也能夠查到相片裡的男人,是吧!"果然,是為了圭賢而來,背對著江玉雪,晟敏揚起咀角自信地笑了笑...如此容易就讓自己給看穿,笑江玉雪敷淺也笑自己精準的確算

"那小子居無定所,要掌握不是那麼容易。"
"要不我們再談個條件吧~要是你能查得到,我再給你五十萬!"
"一百。"晟敏不囉嗦,雙倍的開回價碼
"呵~你很貪心。"
"我已經有3百萬了,再多我當是賺的,有沒有無所謂~"晟敏擺明是吊著味口
"好,就一百,什麼時後可以給我資料?"
"查到我自然會跟妳連絡~"

 

把話交代完,撇下陰沉一笑,晟敏就走了~

為何不透露圭賢任何資料?是為了怕惹上麻煩?還是為了留一手?

 

回到了住所,由於金額不大,按規矩爭求了大家的意見下,晟敏選擇直接以現金按比例分成了六等份,圭賢理所當然的拿到3分之1,再扣除公家費,其餘每人只能拿到20萬

"唉~沒想到這麼大塊肉,竟然只能拿到這麼一點點...我說大哥,你也太客氣了吧,才要她三百萬啊?"對江玉雪這條大魚,瑾兒忍不住地吐出那埋怨
"要是金額太大,我擔心她會有所遲疑~"
"賢哥,你不覺得可惜嗎?"直至現在,垊豪始終對圭賢臨陣退縮並不諒解,不是為了錢少了,而是執著於圭賢不該為了私人感情而誤了大事。

 

圭賢沒有回應,拿了錢悶不吭聲的縮回房裡,昌垊看了一眼,也對在坐掃過一眼,隨後跟著走進房。

想知道昌垊會和圭賢聊了些什麼,晟敏向垊豪使了個眼色,示意要垊豪跟上~

看著垊豪倚在門邊傾聽,琰不表任何意見自顧回到房間,瑾兒則是走到客廳看電視。

長年住在外頭的圭賢與昌垊,倆人之間會有什麼對話,對瑾兒和琰來說,沒有興趣知道也懶得參與其中。

 


房裡~

 

走進房,圭賢拿了件襯衫換穿,貌似準備外出...
這陣子以來,感受著圭賢與自家人漸行漸遠的冷漠,幾次都想著是不是不應該搬回來,又或者全然是因為金厲旭的存在?

"瑾兒的話,你別介意,她說話是那樣了~"雖無力,昌垊還是提了提,希望能解解彼此間的和諧
"我根本沒聽進去。"扣著衣衫,淡然的神色,不生氣但也沒了感情,如此形同陌路,看著都令人感到汗顏

 

"對了~我的存摺呢?"圭賢順帶一提,向昌垊要回存摺
"在這,你......"起身向一頭櫃子取出存摺,圭賢要存摺在平常看來,其實本是件很平凡的事,但在這過度期昌垊還是難免好奇圭賢的用意

"沒什麼,我只是做我該做的。"
"別讓我說中了,你是不是打算把五百萬還給金厲旭?"
"是有這個打算,到底是我欠他的。"
"看來你真是認真了,你可想清楚,五百萬呢!"
"是啊~真的不少是吧,為了五百逼得他把房子給賣了......算了,你不會明白的。"扣完衣扎好褲,取走桌上擱放的皮夾,手機

 

”你要去哪?”
圭賢取了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對昌垊問及去向,圭賢沒有回應,依舊自顧自的整裝
"喂~不是對我也這樣吧?"昌垊這一聲埋怨有著鬱悶,不甘心十幾年的交情在無聲無息中放由它盡散
"怎麼,吃錯藥了你,什麼時後變得婆媽了?"
"是你變得冷漠了!"倚靠桌邊手插褲袋,昌垊瞥了一眼委屈,露出少見的感性語調~

這模樣看得圭賢不禁顫笑一聲,伸手扣著昌垊的肩膀,簡捷的落下一聲"走~"
"你幹嘛?"
"不是想知道我去哪嗎?這就帶你去。"

 

圭賢究竟要去哪?昌垊傻傻的跟著,心裡也猜想著~~是去找金厲旭嗎?
一路走到街口,昌垊咀裡還是很囉嗦的嘮叼著"喂~到底去哪說一聲呀!"倆人平行併著走,單看圭賢那張無所謂的表情,根本沒打算回答的態度

"我可先說好哦,你要是準備去跟金厲旭約會,我可沒興趣當那個電燈泡耶。"
圭賢還是沒理人,自顧走著~


"喂,跟你說話,別顧著走啊,你到底要去哪~~~"僅管咀裡嘮叼,那雙腳還是乖乖的跟著走,圭賢心裡有著笑容,對昌垊的個性再清楚不過,十幾年的交情,這默契怎能無視,慶幸這多年來所謂的自家人,還有個能交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