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盜文-亦不接受任何改文}
 
 
-----承前文(欲走還留)-----
 
 
圭賢~你是不是已經開始恨我了?
請原諒我無法做到對你的承諾,如果可以再愛一次,我會好好歸還你所有一切的愛。
起動的飛機直線的掃過加速跑道,緩緩離地升起,劃過天空,衝破雲霄
厲旭帶著殘缺的愛,徹底遠離了圭賢存在的國度。
 
 
 
----------四年後----------
 
 
 
挑高的一樓大廈,從外看去顯得壯觀,俐落的建築線條,讓一樓空間顯得更加寬敞,趕著上班打卡的上班族,男的西裝鼻挺,女的短裙套裝,個個手上提著公事包等著搶搭電梯。
 
"早,Kevin(烔植)"
"早, coco。"陽光般的笑容一直是烔植的招牌,也讓他生得好人緣,再加上傻大個的爽朗性格,同事們對這後輩可是當著弟弟予以厚待。
瞄著烔植手上提著一大盒咖啡禮盒,coco 調侃著"一大早提這咖啡禮盒,特地買來請我們喝的嗎?"
"這是總栽指定的。"
 
"是嗎?那肯定是高級貨囉!"
"你想喝啊,待會凹幾包給你!"烔植低下頭小聲地
"看看~拿鐵啊~太甜了,我不愛~"瞥一眼看,coco 遙著頭打消念頭
"不甜啊,我覺得挺好喝的!"
"呵呵~跟在總栽身邊久了,連口味都相投了啊"
"去你的,那種沒知覺的人,誰會跟他臭味相投。"
"小聲點,被聽到你就完了你!"
"那好啊,我巴不得他把我徹了!"
 
烔植(Kevin)-曹圭賢私人助理,負責圭賢大小鎖碎事務(簡稱跑腿),畢業後進入東信傳播有限公司當一名小職員
因為看準烔植是個沒心機單純的傻大個單細胞生物,圭賢欣賞他敢言敢怒的爽朗性格,特地將他升聘為總栽私人助理。
 
對居高臨位的曹圭賢而言,上至總經理下至小職員,面對他個個皆是理所當然的必恭必敬,婀諛偽言,能夠有個心直口快的人在身邊調劑一下耳根子,對著乏味可陳的事務下,算是能讓自己刺激一下聽覺感觀。
 
-----------------------------
 
"Nelson(圭賢)~等~~別那麼心急嘛~~嗯~~"女子嬌羞的吟著聲線吐出話語,覆蓋於粉唇上的火熱,探入的舌根,女子故作衿持撥開圭賢心急的手掌,白色絲邊襯衫在圭賢的二手磨蹭下脫離了黑色短裙...
耐不住那慾火,圭賢直接托起女子的腰臀,將她架到辦公桌,桌上部份物品揮落一地,隨即伸手解開自己的褲腰,準備野戰辦公室時...
 
叩叩叩!!!
 
"有人~~Nelson~~嗯~"女子輕吟的吐出,可瞥開的蜜唇隨即又被覆蓋
圭賢不作聲也沒打算應門,直接卸下女子的襯底,將分身筆直的挺入...
能傾倒在仰慕的人面前,女子由著圭賢佔領柔軟的私處,發出滿足的愉歡呻吟~~
 
 
許久之後...........
 
 
楚在門外等候的烔植,靠著門邊雙手環胸,憋滿一臉屎氣,等著裡頭的人處理他所謂的正事!
終於~看見女子儀容端正的從辦公室走出來,烔植用那鄙視的眼神瞄了女子一眼,提著咖啡包走進...
 
眼前的圭賢完全看不出剛打完一場熱戰的模樣,從容的走到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拉拉領帶等著烔植報告事務...
這樣的圭賢真是讓烔植受不了,完全不把高尚的房事當一回事,想來就來完全不理人,搞完還一派無所謂的德性。
 
"一大早的,你也太離譜了吧!顧著辦你的正事,我手上這些正事都不用管了是吧!"
 
圭賢沒作聲,由著烔植嘮叨的唸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拿來吧。"圭賢沒有正眼去看烔植,俯首對著昨晚還沒處理的文件
"這些都是你昨天還沒處理好的文件,優先頓後我都幫你歸列好了,你可別搞亂了,那~還有你的咖啡。"
"謝謝。"
"我拜託你,沙發,休息室有的是地方,別老挑桌上行不行啊,你不嫌亂我可嫌煩。"
 
趕著文件的圭賢,始終沒有抬頭看烔植一眼,專注投入的眼神,看待公司事務的認真態度,可以說是唯一還值得讓烔植欣賞的一點。
 
”珍兒,若彤,蕙如,紫青,個個都不到三個月,現在又換這個誰的,換女人像換衣服一樣,都不知道你在搞什麼...我看以後我乾脆連名字都不用記了!”不論烔植咀裡喃喃自語的唸些什麼,只要是對的事,圭賢大多都不會生氣,也不會回應些什麼。
 
收拾好桌上擺置物品後,烔植總算安靜的退離辦公室。
 
自學校畢業後,圭賢短短四年時間,父親就將名下的一間傳播公司全權交給他執掌。
對處理事情的冷靜,準確的判斷,快狠準的決策,在廣告界的評價可說是列屬前矛!
雖我行我素卻不失分寸與原則的作風,讓許多廣告界的前輩們對他是可敬又可恨。
 
集中力百分百的圭賢,很快的在中午用餐之前搞定了所有的文件,按下內鍵要秘書進來索取
 
"這些文件都可以拿出去了,下午還有其他事嗎?"
"除了廣告部還有個會議要開之外,其他沒什麼了。"
"要討論什麼?"
"是關於曹先生之前收購的華人新百代公司名下藝人所有未完成的廣告。"
"OK,吩咐他們把最後報告送上來。"
"嗯,好的!"
"你出去吧。"
 
秘書退出辦公室後,圭賢拉了拉脖子上的領帶,解開第一顆扭釦讓自己鬆懈一身緊崩,踏實靠躺在椅背上遙向另一頭對著72寸大屏幕~~
沒事做的時後,圭賢喜歡看電視,看看自己所執掌的公司名下所有作品
 
叩叩叩!!!
 
聽到有人敲門,圭賢瞥了房門一眼,再回頭看著電視,原本不想理會的他,又再傳來叩叩叩的叫門聲,再瞥一眼,圭賢這才關掉電視,扳回一副正經"進來。"
 
 
 
烔植又送來幾份文件,走到辦公桌前
 
"這是今天的。"
"放著吧。"
"還有這個~"烔植將手中的牛皮紙袋呈放於桌前,讓圭賢自己拆來看
 
打開一看,全都是一張張模特兒相片,"幹什麼用的?"
 
"下個月國際服裝展示會。"
"這不需要我,交給設計師做主就行了。"
"你沒有特別想要指定的嗎?"
"我是公私不分的人嗎?"
"有時後是啊!"
"........."圭賢愣了眼,雖聽著不悅耳,但也不否認如烔植所言
 
鈴~手機響起,圭賢小瞪烔植一眼後,拿了電話接聽"Nelson~嗯~OK,我會到的~好~~拜~"
趁著圭賢聽電話想開溜的烔植,腳還沒來得及跨出門邊,隨即被圭賢叫了回來
 
"Kevin。"
"啊~"
"晚上我會去始源的 CLUB,你去不去?"
"始源哥的 CLUB!好啊好啊~"
 
始源-是圭賢在商場上結識的一位朋友,交情不錯,性格大方豪爽直率,在商場上沒什麼野心,因為是家中的老么,父親對他沒什麼要求,只希望他乖乖的待在公司做好他的職位就夠了。
 
為了方便自己娛樂,始源還設了間俱樂部會所,時常召集周圍的好朋友到訪歡聚相談~
俱樂部裡陳列的項目很多,有撞球間,小酒吧,卡拉OK,麻將廳,以及他個人最喜歡的撲克牌專用廳,對喜愛打撞球,混混小酒吧射射小飛標的烔植來說,只要一聽到圭賢要去始源的俱樂部,一定立刻合不攏咀的連聲應好。
 
載著烔植一路開往俱樂部,看他滿心歡喜期待的模樣,圭賢覺得烔植簡直像個小孩子,而自己就像大哥一樣,帶著他出去玩樂。
 
"你待這自己玩吧,我進去了。"
"喂,你別喝太多酒,我可開不了車送你回去。"
 
圭賢沒有回應他,直接走進撲克廳
 
"Nelson來啦!快~就差你一個呢。"始源揮揮手,讓圭賢快湊過來
"童哥,赫哥,小海~"圭賢打過招呼
"等我這把玩完嘿!我要梭了。"拿一手葫盧牌面的銀赫,掛著十拿九穩的得意笑容說
"我也梭了。"東海一副淡淡然地
"喂,我先梭的!"銀赫不服氣了
"我不能壓你嗎?~"東海一抹鄙視眼神瞥向銀赫
 
"我的牌面比你大耶。"銀赫最討厭東海老擺著一副女王的模樣了
"我最後一張都還沒翻呢~"東海不甩他,自顧說著
"你們不用爭了,我同花順。"神童不囉嗦的直接亮出底牌,封住那動不動就爭咀的赫海
"................."穩操勝算的銀赫傻愣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童得澀地大笑
 
"梭梭梭~還沒看清楚就急著梭,怕別人不知道你牌爛啊!"東海斜瞪著眼,咀裡不忘碎碎唸
"什麼啊,你也不是一樣~"赫仔擺著一臉無辜
"你們倆別吵了,我可是拿鐵支來著。"始源淡定地翻開底牌
"行啊~夠振定。"圭賢笑了笑對始源說
"坐吧~"
"你一個人嗎?沒帶上那位小鬼啊?"赫仔說
"在外頭玩著吧。”
"呵~烔植這小子挺可愛的啊,跟你這麼久還這麼單純。"赫仔聳聳眉頭咧咀說著
 
"是啊,要不我也不會把他留在身邊用。"圭賢抽張牌邊說著
"瞧你那張咀臉,幹嘛~小弟弟你也有興趣嗎。"東海
"是啊,怎麼你吃醋了啊~"銀赫
 
兩人這翻對話,妨彿無形地刺中了圭賢的往事,聽進耳的他臉色稍稍僵了一下
 
"你有毛病啊,我會對你這男人吃醋?"話剛講完,東海頓了一下,想著藉機調侃,刺刺銀赫也爽,於是語帶諷刺的說"哼~就算我喜歡男人,也找個帥一點的,眼睛大一點的,像你?呵呵,排骨雞一枚~"東海擺出不屑眼神
"我哪排骨了,你就那屁股大!"銀赫也不甘勢弱啊
”你說什麼啊!”
"好了啦,你們二個別吵了,快抽牌吧你們,真是~"整晚老對著二張爭不完的咀,神童的耳朵簡直快炸了
"呵呵~你們二個還挺有意思的,又愛吵又老湊在一塊。"始源的脾氣好多了,對他來說,像這樣大家好朋友湊在一塊熱熱鬧鬧的,是最快樂的了!
 
銀赫-電影工作者(攝影師,剪輯製作)
是東信電影傳播有限公司的外聘攝影師,灑脫風趣無厘頭的性格,在圈內博得極佳的好人緣,因為是外聘的,不列屬於公司旗下員工,對圭賢這人人敬畏的身份,銀赫沒有太多的拘禮
 
圭賢喜歡到片場欣賞整個拍攝過程,間而慢慢的搭上銀赫,幾年中累積了不少默契與友好的交情
不過在圈內呢~老喜歡結識朋友拓展人脈的銀赫,常常在於他展現出的過份熱情,總讓人誤認為他是男女通吃的情場浪子,灑脫的他也由著大家去猜想,從未否認過些什麼,至於他到底喜歡男還是女呢?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大伙結束牌桌上遊戲後,銀赫找上烔植打了場撞球,東海和神童則在一邊觀看,一邊比劃飛標技術~
唯獨圭賢一個人稍顯沈悶的坐在小吧前,自己叫了杯酒喝...
 
"怎麼,一個人坐這喝悶酒,有心事?"看見圭賢一人獨坐吧台,死黨中的大暖男始源湊了過去,順手搭肩附上一句慰問
"沒什麼,今天趕了不少文件,有點累。"圭賢故作安然,扭了扭頭說
"也難怪,把整個公司都丟給你,換作我就不行了。"
"你可以,只是你不要。"
"要來幹嘛,像現在這樣不挺好的。"
 
在圭賢眼裡,他很羨慕始源,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的決定,其實自己也沒什麼好怨,除了肩上的擔子大了些以外,今時今日還能讓自己笑著過日子,和這些不算遲來的死黨,比起以前那孤單的自己,應該滿足了。
 
也許~圭賢自己很清楚內心的缺塊,也許~根本不知道
也或許...是根本不想去承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