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著一只塑膠袋,裝著一碗牛肉麵,才剛開了門踏進屋裡,就見靠躺在沙發昌垊兩腳直直的登在茶几上,腳掌還得澀的左右晃了晃~”回來啦!”

”幹什麼?”看昌垊一副得了便宜似的咀臉,圭賢心裡多少知道衝著什麼而來

”嘿嘿嘿嘿嘿!!!”

圭賢懶得多理,將袋子擱在茶几上後,走到冰箱拿出一瓶啤酒扒開拉環,灌上一口

”我看見他去找你了~"

"是嗎。"

"怎麼樣,他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叫我們別再去偷了。”圭賢沒有詳細的述出和厲旭的對話內容,他很清楚以昌垊的性格與原則,要是知道厲旭端出的好意,是絕對不會錯過這斂財的好機會~

 

其實這對他們向來以騙為生的方式來說,就算是斂財也是厲旭自己送上門的,即使昌垊有那想法也是很正常,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至於圭賢為什麼要刻意去隱瞞厲旭示出的好意?

而又為什麼會無視於這塊隨時可以撈上的大魚?

事後圭賢不是沒想過,但反應於當下那一刻也確實順著莫名的潛意識隱瞞了。

 

”就這樣?”圭賢簡單的帶過,滿心等著八卦來著的昌垊,不禁質疑著追問後續

”那他沒...跟你表示什麼嗎?”

”沒有。”

”是你不敢說吧~嘿嘿!”昌垊還是很好奇啊

”想知道?那你親自問他去~”圭賢把啤酒喝乾往垃圾桶一抛,進到自己的房間去,無謂待在原地讓昌垊繼續拷問下去。

 

待在房間裡,圭賢拿了條自用浴巾準備到浴室更洗前,將身上衣服口袋裡的東西逐一掏出擱置桌上

手機,零錢,皮夾逐一擱放後,在上衣左側口袋上抽出了厲旭留下的名片,圭賢先是愣了一下,想著這名片要是留著被昌垊看見了,又不知會惹來多少揣測,於是順手打算將它撕成二半。

 

在指間使力的那一刻圭賢煞住了手指力道,將名片攤開再看一眼,莫名的反應浮起那無法解釋的想法,疑愣地端看著名片上的名字,圭賢以鼻嘆了一聲,帶著沒有所謂的念頭,將名片插進了皮夾裡。

 

-------------------------------

 

”厲旭......”深情的雙眸夾著濃濃的憂鬱神情,背著沉重的心情在沒得到允許下,男子(子樂)逕自闖入厲旭所待的包廂內

 

這晚,厲旭在孝哥的邀約下來到尊爵酒店,只要厲旭到場,孝哥不會多約人,頂多只帶上三位較親近的小弟陪同,在經理的介紹下,幾位公關小姐各自坐在身邊陪坐著,厲旭的身邊也不例外~

 

孝哥年紀不過僅僅大了厲旭一歲,是厲旭大學時代的學長,雖然出了社會後大家走著不同的路,選擇了不同的圈子,不過對於厲旭在大學時無條件支付阿孝二年的學費,一直以來阿孝都將這份情義銘記於心,只要厲旭有難或需要他的地方,阿孝都是義無反顧的挺身出份力。

 

不過幾年下來,除了上次扁圭賢一頓之外,厲旭從來沒有開口要他幫什麼忙,對厲旭這朋友阿孝很重視也很保護,也絕不會讓厲旭沾上自己社團內的偏門事,每一次的邀請都只是單純好朋友敍敍舊。

 

大辣辣的闖進門,在厲旭沒下逐客令之前,阿孝等人都不會加以干涉~

原本有的談笑聲也在這一刻停了下來,再冷不過的氛圍持續著,就等厲旭開口

 

”孝哥,我......跟他談一下。”

”OK。”只要是厲旭開的口,阿孝都會尊重他的指意

等在阿孝將人連同所有小姐都徹出包廂後,留下子樂與厲旭單獨在在包廂內

 

”厲旭,為什麼?我們一直都好好的不是嗎?”子樂走到厲旭身旁坐了下來,沒有伸手撫握厲旭的手臂,唯恐厲旭再像上一回那樣無情的甩開"你不要不理我,我很難受的。"

 

對子樂的追問,厲旭遲疑了一會才回答”子樂,對不起,我想我們真的只能走到這。”

”為什麼?是不是我把你給嚇著了?還是我做錯了什麼?”子樂怎麼也想不透,和厲旭交往了一年,不論是感情或互動上一切都還好好的,直到前些日子的一個晚上,在夜店喝過小酒之後,在情到濃時彼此對視的情境下,雙方都帶著情意相吻時,未料不到一會厲旭突然將自己推開,沒有一句解釋的轉身離開......

非但如此,至此之後厲旭不僅避不見面,就算子樂多次追問始終都得不到答案。

原以為的情投意合所做出的舉止,沒想到換來厲旭結束這段情的反應,子樂怎麼也想不透這當中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厲旭很平靜的看了子樂一眼後將目光收回,交往了一年就算無愛也有情,為了讓子樂能徹底的放棄不再殘戀這段情,厲旭最後還是做出了解釋,完全的將自己內心的本意,帶著沉重不再保留的說出。

 

”子樂,你聽我說...你沒有嚇到我,是我沒辦法接受你,我也.......沒辦法去解釋這種感覺,只能說我很自然的排斥了~~而你也沒有做錯什麼,錯的人是我,是我搞錯了......我要的人他的心是要比我強悍的,你明白嗎?”

 

”你心裡是不是有別人?”

”要是你肯相信我沒有的話,就不會問這麼一句了。”

”厲旭~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為你改變,做一個你想要的人。但請別說結束好嗎?”

”子樂,如果你為我而改變,那你的心又怎能強悍呢?”

 

最後子樂離開了,雖然仍心有不甘,但也知道無法再強求~

厲旭所謂的強悍意味著什麼?

子樂並不是厲旭第一段同愛戀,在經歷三次的同愛戀情,厲旭已經漸漸的清楚自己真正缺少了什麼,需要什麼~

無法投入在女人身上的感情,如同無法投入在這三個男人一樣...

女人的心再強悍仍有著柔弱的一面,需要男人去呵護去疼去愛,而這也是厲旭內心隱藏的渴望

在長期偽裝的冷酷與堅強之下,厲旭一再掩蓋忽視了內心真正存在的感覺。

 

與子樂碰觸的那一吻,厲旭很自然的排斥了,這種自然反應出的抗拒,就連厲旭自己也找不到原因,徘徊在男女之間的矛盾究竟是哪邊出了問題?

 

有時後,往往人生的旅途上在經歷某個階段時,非得這麼繞上一大圈,才能讓自己看清事實,才知道究竟該選擇哪一條分叉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