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住所離開到走出大廳,厲旭心頭還是很亂,站在大樓齊樓左看右看不知要哪邊去,耗在圭賢即將返回家裡的這段空檔,要去哪?去哪...
 
厲旭愣了愣,望看左邊那頭無尾的街道,一步牽一步茫然的走,走到出了街頭,走到愈漸悠暗的街道,人少了,也靜了,慢慢的厲旭停下腳步,就地坐在花埔邊的水泥框,垂著頭默默消化那一句句不誠實的話語。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大概是十分鐘吧,還是二十分了?
可是沒有用,他一句也沒有消化,從昨夜無名的訊息,悄悄消失在枕邊的人,到剛剛為掩飾行踪而編造的謊言...
不是不知道圭賢可能的複雜過去,那對厲旭來說是早有的心裡準備,他根本不在乎,更不屑要知道圭賢所經歷的愛情故事!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他是他,是現在他和圭賢共有的世界,與他人無關,他人也與他們無關,
誰是誰都不足以影響他對圭賢所生有的感情,扎下的愛。
 
然而~這樣的認知,這一種執著,圭賢知道嗎?
 
鈴~~鈴~~
寂靜下,擾入的鈴聲,厲旭懶著一顆無力的心,一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一邊想著是圭賢打來的可能。
 
"哥..."
 
不是圭賢,是哥,是希澈哥...
在這十一點鐘的夜,撥來這通電話是有什麼事要告訴他嗎?
是不是又想來勸他別再固執,別再盲目失心?
 
(小旭,你在哪?方不方便現在過來我這,或是約在家裡也行。)
"你要幹嘛?"
(我這有份文件,是曹圭賢的背景資料。)
"什麼..."果然,還是不離圭賢的問題,頓時~厲旭覺得心好累。
 
(原來他是佳揚電子企業的副總栽,是集團大老闆的第四個孫子,還有,他已經───)
"哥,你不是吧,你真的找人查他?"疲倦滿心的厲旭,不耐煩的把話打住,對希澈試圖勸他回頭的話語,壓根多一句都不想再聽下去,尤其是現在,他已經夠亂了。
 
(小旭你聽我說,這不是開玩笑的,你知不知道他是---)
"他是誰又怎麼樣?你能不能尊重我?你這頭跑去查他,要是讓圭賢知道,他會怎麼看我?"
(他這樣騙你,你還管他怎麼看你。)
"為什麼你老是認定圭賢就是在騙我?你知道他跟我說了多少嗎,你知道我知道了多少嗎,而你又知道多少?"
 
(我是不知道,但我肯定你要是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身份,你絕對不會把腳踩進去跟他在一起!你是我弟,你什麼個性,我還不了解嗎?)
"OK,就當我什麼都不知道,那又如何?"
(呵~如何?拜託你醒一醒好不好,就聽哥一次行不行!?)
"你確定只聽你一次嗎?從小到大,每次你都要我聽話,你能不能就讓我自己作一次主?"
(你要自己作主是嗎?好...我就讓你想一晚,明天我會在家裡等你,這份資料看不看你自己選,不過希望你記住,哥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害你!)
 
"哥,我很抱歉是這種態度,但我不是那麼不堪一擊, 你真的不用擔心我會承受什麼傷害。"
(既然你這麼說,那看看這份資料了解一下圭賢的背景又有何不可?"
"......"
(凡事有個底也好面對,是不是?)
"好了,別再說了,我現在很累,你讓我靜一靜。"
 
這通電話結束了,希澈沒有再堅持的把事實擺上台面,留給厲旭思考的空間~
或許應該說,是厲旭完全不給他搶一步說的機會。
至於厲旭,對於圭賢的背景,是不是還是一樣不在乎?
是不在乎,還是害怕知道?
一而再的謊言,還有多少堅持?多少信任?
他不知道...他已經亂了,茫了,他真的不知道。
 
"厲旭。"
 
附近,耳邊...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呼喚...
這目望盼,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厲旭愣著,掛那無助的雙眸,是的,他真的很無助,看不著的前頭,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去~
 
(圭賢...)凝望就站在前頭的圭賢,為什麼會來,什麼時後來?厲旭心想著。
 
"這麼晚一個人在外頭怎麼忘了帶上外套?"話說著,圭賢走上前將外套披在厲旭身上,蹲在他面前與他相對。
"冷不冷?大晚上穿得這麼單薄,很容易著涼。"
 
厲旭兩眼還在慌愣,傻愣,心更愣,圭賢就在他面前,他很想...他很依賴...
 
騙不了自己其實再多的質疑都抵不過圭賢一顆心,他是愛他的,牽掛依舊,呵護不變,寵溺不退,這些都是真實擺在眼前,真實的感受得到,什麼身份什麼背景真那麼重要嗎?可是哥哥不知道,深陷的心,泥足的雙腳早已潰爛...
 
"有沒有話想跟我說?"
 
遙遙頭,厲旭的眼裡有淚,可他沒想讓它落下來,暗暗在吐不出話的吞哽中吞下釀在鼻間裡酸澀。
 
"還是...想聽我說?"
聽著,好不容易吞下的酸又在鼻口間泛濫,厲旭強抿著雙唇,不願讓這把淚涮去了和圭賢原本的和諧,相愛的腳步。
 
"讓我抱你嗎?"
這聲問,厲旭看著圭賢不吭聲也不遙頭,雖然這個擁抱他想要,但是他還需多一點呵護來消化才剛剛對他撒了二個謊的圭賢。
 
"還是...你來抱我?"
"什麼?"
"來,抱這裡,我背你回去。"圭賢帶著話,轉了個身蹲在面前,將背對著厲旭。
 
愣愣的清透水眸,厲旭有些傻著,原來圭賢是要他框出雙手攀在他的背上...
傻傻愣愣的看著背身幾分秒,圭賢就是這個樣,就是這個樣的圭賢,完完全全把他的心給牽制住,摸透他的心,看穿他的底,他沒擇的,這男人他真愛著,沒有保留也沒了底...
 
無助的雙手框上了,掛著委屈的小臉龐棲在頸肩上~
圭賢撐起腰使力的把厲旭背上身,朝著往返家的方向,在寂靜幽暗的街道上,靜靜背著他走...
 
走了幾步,圭賢忽然頓下步伐~
不是腳打了愣,這心也愣著,背在身上的人兒,背上的濕潤,圭賢清楚知道那是厲旭...是厲旭在流淚,緊貼的心房在微微打顫...
 
該死的自己,真是個沒用的傢伙,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已經開始讓自己所愛的他因為他而落淚。
 
"厲旭,你再忍一會,就快到家了。"不忍背上還在隱隱抽泣的厲旭,圭賢壓著內疚由生的疼,故作淡定的試著哄哄厲旭心裡的傷。
"......"
"待會我讓你當出氣包,你儘管罵,打也行,你說好不好?"
 
貼在背上的臉,厲旭輕輕的左右遙了遙,要教訓一直都那麼寵著他的圭賢,怎麼捨得。
 
"是不是不敢罵?"
"......"
"說謊的人要是不好好修理他,下次還會再犯的哦!"
 
嘶---
聽著圭賢的話,厲旭張開咀狠狠咬下一口~
雖然...圭賢忍痛的嘶聲讓他不免疼了心。
 
"好點了嗎?"
"混蛋。"
"罵的好,這真是混蛋。"
"......"
"旭,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
 
夜,街道又靜下了,圭賢沒再說話哄著厲旭的心情,腳踩心裡的歉,默默背著厲旭一步一步的走。
 
乘著小黃車回到家裡,擱在沙發上的外套,沒記錯的話,那是厲旭出門前穿在身上的外套,以為撒出口的謊不漏縫細,才知道自己已敗了足跡露了饀,最扎痛是幫他補上缺口的人。
 
到家後,圭賢小心的把背上人慢慢放下,等著厲旭脫下鞋子後又一把將他騰起架在手裡~
 
"你幹嘛。"
"帶你去洗澡。"
"我,我自己洗行了。"
 
雖然厲旭這麼說,不過圭賢沒聽進去,自顧抱著人走向臥房進入浴室~~
不變那手呵護,圭賢還是一樣的寵,一樣的愛。
 
入夜後,躺在棉床上,厲旭靜靜依偎在圭賢身邊,他能感覺到,圭賢抱著他的手在掙扎,在退縮,甚至...在害怕?不知道過了多久,圭賢才對他說了一句話...
 
"厲旭,想不想知道我的過去?"
"......"
"其實,在你上課的時後,我在路上遇到一個人,你打來我不敢接,我怕你誤會,怕你知道了會...我才---"
"別說了,我沒事。"
"旭,現在沒事不代表以後不會再有相同的事發生。"
"我不想聽。"
"為什麼?你難道不想知道嗎?"
"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不管你是什麼背景什麼身份,那都不是我愛你的原因,也不會是有一天成為我離開你的理由。"
"厲旭..."
 
這晚,平靜的過了~
厲旭再一次選擇堆埋圭賢的過去,圭賢也沒有執意的挖出自己的過去,
而明天...希澈手上那份文件還看不看呢?
 
曹圭賢,生於1988年2月15日,原籍濟洲XX市。
祖母:XXX
父:XXX(已故)母:XXX(已故)
配偶:江妍熙
長兄:XXX
。。。。。。。。。。。。。。。
。。。。。。。。。。。。。。。。。。。。。。。。
。。。。。。。。。。。
。。。。。。
。。。。。。。。。。
。。。。。。。。。。。。。。。。。。。。。。。。。
 
這是一張看似從印表機刷出來的文字,還有照片...是圭賢的照片,裡邊文字上詳細列出了圭賢原藉出生地,生辰年份,家世相關企業,父親和母親以及祖母的名字,還有一個.....妻子?!
 
(妻子...圭賢結婚了?)紙上,所有顯示的資料,厲旭只見那令他感到錯愕的關健字。
 
儘管在圭賢面前表示不在乎那過去,儘管擋住了圭賢好不容易拿出坦白的勇氣,
最後厲旭還是選擇返家,獨自私下去面對事實,承如希澈所言,既然不在乎那看看這份資料了解一下圭賢的背景有何不可?將來如果圭賢不得已又對他說撒了謊,好歹心裡有個底也好面對,是不是呢~
 
只不過...他真是沒想到...圭賢的過去已不是只有一個男人這麼簡單,還多了一個女人,還是他的妻子。
而自己不止做了第三者,還成了介入家庭的外遇對象?!
呵~這該怎麼撇得清?
 
"找人去查他,你怎麼生氣都好,但事實擺在眼前,我只希望你別讓自己矇在鼓什麼都不知道。"
"......"
"好好想想吧,別賭那一口氣,未來的日子還長著。"
"......"
"好了,我要回醫院去了,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你這麼大了,要學會保護自己,知道嗎~"
"我會的。"
"那我走了。"
"哥,這事...別告訴阿姨,還有小植,好嗎?"
"廢話,還需要你提醒我嗎?不過...你要是繼續執迷不悟的話,那我可不保證我這張咀聽不聽話。"
"你不用擔心,不管做什麼我會對自己負責。"
 
希澈走了,厲旭把話說得很堅定,沒有吞吐還是猶豫,對圭賢放了多少感情,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手裡的這張紙,確實教他震驚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厲旭一點都沒有心痛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