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在未到醫生所預定的時間下,惠姨單方面向醫院申請,表示願意負責一切在出院後所引發的病因,隨後帶著厲旭離開醫院。
走出醫院大門,停在門口等候的車子,是大云稍早接到厲旭的電話,特地前來接送,準備載他前去圭賢被拘監的看守所。
 
來到看守所,雖然惠姨說要先進去和圭賢談幾句,勸勸他...不過這念頭被厲旭攔下了~
因為厲旭還不想讓圭賢知道他已經了解一切真相的事實;也不想讓惠姨再為他的事再操心。
 
於是,大云先進去了,帶著厲旭要他轉達的話語,進到會客室等著法警帶圭賢出來...
十幾分鐘過後~法警推開會客室的門走進,隨後跟上的圭賢垂喪那顆頭,雙手並拷,沒有抬起頭來看一眼,默默走到大云對面椅子坐下。
 
影入眼神的反應裡,沒有初見的訝然,大云定住兩頭微微揪皺的眉梢,心有不忍的看著圭賢那張明顯被揍過面容
"還捱得住嗎?"默嘆一息,大云淡定的問一聲...
是的~那不是他第一次看見圭賢臉上落有青一塊紫一塊的模樣
 
"死不了。"相同的反應,圭賢的臉上只有黯然沒有委屈
"再撐著點,我和赫仔盡量在找人疏通了。"
"我不是叫你們別管了嗎!"
"但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好歹也---"
"不用,什麼都不用做,我無所謂,我只要厲旭平安就好!"
"呵~厲旭平安?你什麼都不讓人幫,也不聽別人勸,盡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你以為這樣厲旭就會好嗎?就會平安無事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厲旭發生什麼事了嗎?是不是那老頭對厲旭做了什麼了!"
"沒人對他做什麼,是厲旭自己想不開自殺。"
"什..."驚聞,圭賢瞬間呆目愣口,完全毫無勇氣去確認這消息。
"前天晚上,厲旭吞安眠藥尋死,幸好藥量不夠,撿回一條命。"
"......"
"知道怕了嗎?你儘管再繼續照自己意思去做,你試試下次厲旭還是不是會這麼幸運。"
"......"
"不是什麼事你想怎麼做就能掌握,他現在就在外面,見不見你自己看著辦!"把話說完,大云就走了,留下向法警索取的訪客名單和一枝筆,也留給圭賢冷靜的空間好好想想。
 
還需要想嗎?就像大云所說的,厲旭尋死的念頭要是還有下一次呢?
倘若厲旭出了什麼意外,他這生拖著空殼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可以見厲旭一面,是他完全不敢生有的奢想,多少次同在看所守,隔空貪著厲旭離他很近的感覺,僅僅如此,都能讓圭賢感受這身空殼還有一絲溫暖,還有知覺。
 
沉默的低著那顆頭,直至耳邊再傳來打門聲...
不著點的目光漸漸亮起了灼亮,沒勇氣抬起頭,默默藉那余光,知道厲旭正向著他走來,走到他面前,坐在他面前...就在他面前...厲旭就坐在他面前...
滾滾沸騰千萬千的思念,燃燒著深處那塊冰冷,圭賢屏著氣息壓住內心那顆不平靜的心,慢慢撩起那雙不敢多貪的深遂,懷滿愧疚的看著眼前的他。
 
 
四目相視,閃閃淚光,不論是厲旭還是圭賢,都藏不住~
這日日夜夜都盼著,想著,念著,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他說的人,等到真的見到了,厲旭卻一個字也吐不出...只見那雙眸帶著淚光不停顫動...這是圭賢,最愛他疼他寵他的圭賢...
 
"為什麼這麼傻。"一心只為厲旭的圭賢,做什麼都只希望不要拖累厲旭的自己,看著厲旭面色蒼白憔悴又虛弱的模樣,這心就像被千刀萬割一樣,不只心疼更多是自責。
"我沒事了。"厲旭遙遙頭,不為想不開的事另做解釋,但看圭賢臉上一處處瘀青紫紅...
"你的臉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打你?"柔柔的聲語,厲旭挨著心頭那口疼,滿臉不捨的問。
"沒有...我只是洗澡的時後不小心滑了一跤。"圭賢趕緊把話抹過,不讓厲旭多生疑
"真的?"
 
"答應我,以後不要再做傻事,好嗎?"身上的傷比起厲旭,圭賢根本不在意,他只想肯定厲旭會好好的活著。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以後不能再避著我不見。"而這也是厲旭最想要的肯定
"厲旭,我們---"不變的堅持,圭賢還是不想拖累厲旭的將來,可這話還沒吐出,就被厲旭的話給擋下了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我說過了,你...你休想甩掉我!"
 
傻眼厲旭那雙依然倔氣的眼神,深遂裡隱隱浮上看不著的感動,沒忘記厲旭淚流滿面的抱著他說,不論他做了什麼,說什麼,他都不會信,也不會走。
是的,他的厲旭就是這麼固執...
然而~~這固執,可以領取嗎?
 
"圭賢,我好想你,我知道你也是的,你想要讓我享福,想我過著無憂的生活,好~我等你,我等你出來讓我享福,好不好?"
 
等...要讓厲旭等他七年?怎麼能夠...
疑愣的深遂不敢多睜多看,吞一口酸澀,圭賢嚥下心頭浮上的妄想,落漠的垂下目光。
這樣的愛太自私,更不該是厲旭來承受。
 
"圭賢,我沒辦法阻止你怎麼想,但是...你也無法阻止我怎麼做。"等不到圭賢吭一聲來回應,厲旭倔氣的脫出這聲固執
 
((曹圭賢!訪客時間到了,你該回去了~))
一旁,法警看了看手錶,指了指手中的警棍,示意要圭賢自己安份的離開那個位子
 
"好好照顧自己。"離別前,圭賢最牽掛的依然只求厲旭一切安好。
"我會,但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的!"再一聲肯定,厲旭要他記住這承諾。
 
張愣的唇口吐不出這承諾,圭賢抹下歉疚的目光,不敢再抬頭看一眼的黯然站起身,向那道門口走去。
 
"圭賢,我明天還會再來的!"
 
背後這一聲,勾著圭賢藏不住那雙頓愣的腳步,他收到了,聽到了,也知道,知道厲旭一定會再來,於心裡,他很感謝厲旭這份堅持...
夠了,這樣真的夠了,他曹圭賢能有這麼一段回憶,有這麼一個愛,真的夠了!
這樣的想法,知足認命的圭賢,沒再回頭多貪一眼的離開了會客室~
 
 
回家路上,駕車的大云,從後罩鏡瞥看了幾回,乘在後座的厲旭,一路都向著窗外看,體力尚未恢復的他,雖然面容不見紅潤的氣色,可睜亮的那雙眸,不僅烔烔有神,還透著希望~
能感覺到厲旭內心的那份堅持...大云默默鬆吐心頭那口壓力,欣慰著,他知道厲旭已經找到了出口,不會再把自己鎖在死巷;也相信圭賢在未來的牢獄日子裡,不再孤單。
 
車子駛進了街口,來到了惠姨家門口,這剛剛才下車的人忽然又轉身,呼一聲云哥,打住就要踩下油門的大云~
"嗯?有事?"
"你等我一下,我上去拿個鑰匙就下來。"
"小旭你要幹嘛?"
"我要去把圭賢的車子開回來。"
"那怎麼行~你才剛洗了胃,身體都還沒恢復。"
"沒事的惠姨,我好很多了。"
 
"你...過二天再去開回來不就好了?"
"我只是想趁大云哥還在這,可以順便載我過去。"
"不行,不行,這麼一段路,讓你自己開回來還得了。"
"惠姨,你讓我去吧!"
"呃~~厲旭,不如...你把車鑰匙給我,一會我讓赫仔跟我一起開過來吧!"
在大云主動提議下,圓了厲旭的要求也安了惠姨的擔憂。
 
-----------------------------------------------------------------------
 
這一晚,躺在床上拿著圭賢留給他的信,看了一次又一回,想了很多,也反省了不少...
憶著過去經歷的,想著現在面對的,至於將來~~厲旭不願去顧算,到底未知的將來誰都無法預料,他只知道什麼才是他最在乎的,最重要的,和最珍惜的。
 
入夜後,躺在床上輾轉難眠的惠姨,腦子還翻著虛驚一場的畫面,不放心厲旭獨自待在房間,順手披了件薄外套踏著輕盈的腳步走上樓,悄悄的轉著門把,輕輕推開一小縫~~
 
從門縫裡,探進裡邊厲旭那張睡得香熟的面容,靜靜的端倪了好一會,把月來沒一天能好好平靜睡一覺的孩子,看著那小咀時不時的還會勾上一角,惠姨這才鬆了口氣~
有時想想,這孩子真容易滿足,不就才一面罷了,心情變化可以這大!?
呵~~這不就是愛情嘛!
 
---------------------------------------------------------
 
隔早,在惠姨還沒上樓叫人時,厲旭已經自己走下來...
愣著小驚小喜的目光,惠姨真是看傻了。眼前的小旭不只又像以前一樣盛裝著衣,吹了一頭斯文又帥氣的髮型,還揚著笑容對她喊了聲~"惠姨,早!"?
"你~~要出去?"
"嗯。"
"找圭賢?"其實不用問也知道,現在的小旭心裡就一個圭賢
 
厲旭抿抿咀默認著,沒好意思回答
 
"不能過二天再去嗎?你身子才剛好一點。"
"你要是不放心,我搭計程車去。"
"可是....."
"惠姨.....圭賢一個人在那裡很孤單,我只想陪陪他。"
"就算你去了,了不起就那15分鐘,有什麼用呢。"
"因為我...圭賢賠上了自由,除了去看看他,我還可以做什麼?對不起,這陣子讓您這麼操心,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做傻事了。"
"真的?那就好了,你要想開一點,未來的路還長著呢。"
"嗯,明天開始,我要回去上課,好好把書唸完,才不會辜負你...還有圭賢。"
 
聽著厲旭還是一樣句句不離圭賢~~
無奈人總有著私心,要看自己一手拉拔的孩子去等一個監牢裡的人,身為半個媽媽怎麼會少了顧忌,少了心疼。
然而~能看到小旭振作起來,再怎麼不樂見還是納悶,惠姨也沒什麼好求了。
 
就這樣~~厲旭如願的每天都前去看守所探視圭賢,貪著僅有的15分鐘~
幾天下來,圭賢的話很少很少,大都只是應應聲,點點頭,少少的看他一眼...
這樣的圭賢讓厲旭看著很擔心,不管這過程他說了多少話,傾訴多少思念,都無法讓圭賢拿出勇氣來領取他的愛...
尤其是圭賢臉上的傷,更讓厲旭愈看愈質疑,幾天了~臉上的瘀青不但沒有退減,每一天都還有新的傷痕?不是沒問過為什麼,只是圭賢總是以不慎摔傷跌倒等等之由來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