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樓---
叮~!電梯門打開了,走到門前,厲旭微笑著,這是他和圭賢最溫暖的窩,而裡邊有太多太多他倆一起留下的美好。
"厲旭?"
"嗯?"
"是不是在害怕?"
"不是...云哥,赫哥...謝謝你們帶我來,我想...我一個在這就行了。"
"你要自己進去?"
"嗯。"
"呃,那怎麼行~~要是阿King又像上次那樣失控,我們--"
"不會的,他是無心的,圭賢絕對不會傷害我。"
"可是---"
"算了赫仔,讓他去吧。"
"喂,再出事我們可擔不起,阿King也會很後悔。"
"這樣吧~赫哥,你的手機給我。"
"啊?要手機做什麼?"銀赫一邊問一邊拿出手機遞上
"你們先回去,如果有什麼事,我就用這手機打給云哥,這樣可以嗎?"
"那也行哦~"
 
不管行不行,厲旭都不想有人打擾這一刻。
在目送大云和銀赫倆人走下樓梯後,厲旭轉身提手按下門鈴~  
 
一聲,二聲,再二聲...這門和云哥所說的一樣,圭賢根本不會開...
"圭賢~圭賢。"拍著門板,厲旭一聲接聲的喊,裡邊的人聽見了嗎?
 
靠坐在客廳沙發前的地板上,那身落漠的背影,茫然無措絕望失志的眼神,在聽見外頭的呼聲後,起了一點反應...薄弱,無力的撩起那雙眸,呆頓的動了動沒有焦距的目光,看向那門板
 
"圭賢,我回來了...圭賢..."
 
(厲旭...)厲旭回來了,這心怎麼會不驚喜,圭賢慢慢亮起那雙深遂,慢慢挺起肩背,目光也慢慢綻亮著...
不可以的,對嗎?總有一天厲旭會知道陳兆昇就是他的父親,也會知道陳家耀的死是他間接造成的...
 
"圭賢,你開門好嗎?我好想你,好想見你...圭賢..."
 
慢慢的走到門邊隔著一道門,圭賢的心好痛,把不開的門,比起厲旭他更想看見他...
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這自私要怎麼捨?
他扛不起,他扛不起厲旭將來所要承受的傷害...
 
"圭賢,我站著腳好痛,你快開門讓我進去好嗎?"
"圭賢...你不疼我了嗎?"
 
幾秒過去了,心疼的話語依舊換不到一扇門,厲旭有點驚訝,向來把他捧在手裡疼的圭賢...
 
"好,你...你再不開門,我就用腳踹門,把腳弄斷算了,反正你也不會心疼。"不放棄的,眸裡那雙堅定的眼神,厲旭沒放棄的再呼著,加重話語勾著裡邊的人來應應他~
 
咔~!門開了,門總算開了!
呵~厲旭綻出一笑,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圭賢絕對不會忍心放著他把腳弄傷,他就知道圭賢還是心疼他的。
 
"圭賢~"門一拉開,一看見人站在眼前,顧不得圭賢還垂著目光不看他,厲旭即刻就撲上前,打開雙手圈住圭賢,把臉塞進懷裡緊緊縮著雙手牢牢的抱住他~
 
貼上的溫暖,他的厲旭...圭賢完全不敢領取,落漠的掛著那雙眼,揪著一臉莫愁,揪著眼眉,揪著心,浮不起任何貪戀教這雙手來摟抱懷裡的他...
 
"圭賢,我好想你,為什麼不來看我,我以為你不理我,不愛我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不愛你...)心疼厲旭這番話,找不著勇氣來面對的圭賢,只能無奈的把話留在心口對自己說,默默在心裡疼,在心裡痛...
 
"我知道你不是,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
可以說對嗎?自知這是不能說出口的真心,更知道必須做些什麼來停止這個錯誤。
可是...他做得到嗎...
 
"圭賢,你知道嗎?我好怕,這幾天...沒有你在身邊,我每晚都好怕,我怕一個人,媽媽不要我,爸爸也不要我,我...我怕你也..."
 
聽著厲旭的害怕,圭賢的內心更痛更掙扎了
(怎麼可以...)痛心的無奈,掙扎著也害怕著,害怕厲旭會傷心,害怕厲旭會流淚...
要自己說出割捨的話他真做不到,也不可以...不可以...
 
"我好愛你,我怕失去你,圭賢..."厲旭抬起貼在胸口上的小臉,靜靜看著他,慢慢湊近他的唇,柔柔的貼上,嘟著微微的翹唇,親一下,吻一口,磨一回,找尋那曾經的溫暖,他的愛。
 
僵著那口乾澀感受厲旭送上的柔情,找不著那勇氣,圭賢吞盡這口痛莫奈垂閉一眼,也封上了唇口,這份柔情他不能取,也不敢取...
 
"圭賢..."感受圭賢迴避這一吻的反應,厲旭的心有點傻,有點刺痛,可他不相信,不相這些感覺,固執著,厲旭再湊上小咀,貼著他那一口僵硬,親著他不肯來包圍的唇葉,倔氣的伸出小舌鑽進唇縫裡,倔氣的挑著舌根~
 
面對這樣的厲旭,這一吻,圭賢的心和腦感覺就像被分裂一樣,很暈很痛很折磨,想狠狠的把小舌吞進口,想忘情的包圍它,但是腦子還是不肯放過他,不斷的在提醒他不能貪取,提醒他要打住心!
就要崩潰的圭賢,在掙扎中提上雙手,輕輕的推開了厲旭,徹離這口不能再深陷的吻唇。
 
這一回,厲旭的心更傻更痛了,死揪那對快飊出淚的眼眶,不願接受圭賢的冷情,固執的再把咀貼上,賴在唇口上吻著他~
可是圭賢...還是沒有來吻回...
 
失望地,厲旭的心也一樣崩潰~再也撐不住那心痛的知覺,難過的哽出泣聲,帶下眼眶裡的淚,無助的擱在唇邊抽泣"圭賢...我不要...我不要..."
聽著每一聲都教他心撕裂肺的泣聲,圭賢咬著牙根,痛恨這無能為力。
"不要傷害我,你說過...不讓我哭的..."拉著一聲一聲委屈的泣聲,淚眼婆娑的棲在臉龐,倚在圭賢唇邊哭訴。
"對不起..."可以說什麼,除了對不起,什麼都說不得,圭賢的心好痛,壓著每一陣酸澀,和厲旭一樣眼裡都裝著滿滿的淚,只能死撐不能流下。
 
"我不要聽對不起,我要聽你說愛我...你愛我的對不對,你愛我的..."
"不是..."扛著茫然的思緒把話逼出口後,圭賢遙著滿頭昏眩,彷彿魂不附體般,僅剩那空殼還屬於自己。
"什麼..."
"我不能...不能再錯下去。"
"圭賢,你說什麼呢?我不明白?"亮著不明的眼眸,厲旭等著,心裡希望是自己聽錯了。
 
圭賢停了一下,吞哽了一口,遲遲沒有帶上目光,遲遲掛著那雙無神無距的深遂,努力壓著心顫心慌,逼自己說出他這輩子都不想說的話。
"厲旭...我們...分手吧...我..."吐出這一句,早已分不清僅剩的知覺是什麼。
"你要跟我分手?"
不敢正面回答,圭賢用著很輕很小的力,在掙扎中點了一下頭。
"你不會的...你說過,沒有我你也扛不住。"
"我也說過...我沒辦法接受不忠的愛情。"除了用這樣的藉口,圭賢根本不知道還可以找什麼理由才能讓厲旭相信他偽裝出來的決心。
 
相信嗎?早已沾滿淚的眼眶,厲旭傻傻的看著,心就像被石頭壓著,吐不出一聲氣,於心裡他真有那麼以為,以為那是真的...
 
(不會的,絕對不是的,圭賢的愛那麼濃,那麼真實,他的感覺不會錯的)堅信著,於在心裡肯定自己所感受的他~
厲旭輕輕遙遙頭,遙走那雙傻眼的目光,遙走所有腦子以為的真實。
"我不信。"哽著話語,厲旭固執的再把小臉埋進懷裡,緊緊的環住他~"我不信...你不是這麼想的,你不是,你不是!"固執嗎?他就是固執就是這麼死心眼,那又如何!
 
"你不要那麼傻,我...我不會再對你...付出感情。"圭賢擺下目光,揪眉垂眼的再把話逼出口,逼著自己再加一句無情。
"真的?"厲旭抬起小臉,仔仔細細的看著他。
沉默著,圭賢無力的垂著那雙眼,實在不想再說出傷害的話。
"好,那你看著我說。"
"......."
"怎麼不看?我要你看著我說。"
"......."
"說啊,怎麼不說,怎麼不看?"
"......."忍著厲旭連三追問,心虛的圭賢怎麼都不敢挑上正眼來看厲旭
"我要你看著我說,清清楚楚再說一次!"厲旭真生氣也激動的失控了,歇斯底里的抓掙圭賢的兩肩,不罷休的追討他的眼神
"我叫你別傻了.....我不會再愛你!"圭賢終於脫口了,逼著自己騰出正眼把話逼出口。
 
聽著圭賢這聲無情,當下~厲旭的眼眶不著一刻就飊起了淚水,晃著那雙教人多看一眼都無法狠下心的眼眸。
是,圭賢真的不忍心,看著厲旭那張無助,淚盈滿眶心痛的模樣,圭賢好恨,恨自己違背心意說出這些無情的話,恨自己又多一次傷了厲旭的心。恨不得用一把刀狠狠刺穿自己的心臟,不讓自己再有機會傷害他~
 
"你騙人,你說什麼我都不信。"無可救藥的死心眼嗎?不論圭賢說什麼,倔氣的厲旭怎麼都不相信,也不會接受。
"厲旭..."這是令圭賢出乎意料的,他知道厲旭愛他,他也愛厲旭,可沒想到厲旭會這麼堅定,這對愛的執著,信任...圭賢慚愧了...
"是你說一輩子,你休想...休想把我甩了。"
"厲旭,你..."
 
砰一聲~這時,門口突然闖進了四名男子,其中二名各自把著槍頭,對著屋子裡貼在一塊的兩個人。
傳來的撞門聲,愣看眼前這四名不速之客,驚慌的瞬刻,圭賢下意識揪住厲旭的手臂,將他拉至身後護著。
"你們要做什麼?"
"很不明顯嗎?"舉槍的人,逗弄的晃一下手裡的槍,挑一眼,說得輕鬆。
"不好意思,本來應該等你們說完再進來,不過聽著你們的對話這麼感人~實在忍不住想看看這位小情人到底長什麼樣,讓你這麼狠得下心。"
 
圭賢把著沉默,不吭一聲,牢牢抓住手裡緊扣的小手,冷靜的盯視眼前把槍的人,和跟在兩旁的男子,沒想做無謂的反抗,只管護著身後的厲旭。
從未見過的場面看著雖然驚嚇,但是厲旭一點也不害怕,默默低下頭看著那雙手,感受著掌心裡流出的每分力,他知道,他知道圭賢是騙他的,他知道...他的愛一直都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