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了房門,大云轉身對向從走廊踩著沉重走出來的圭賢~
 
"你真覺得他會去找家豪?"
"如果他不希望我知道就一定會去。"
"就算讓你證明了又怎麼樣?厲旭是愛你的不就好了。"是呢,知其然卻不知所以,大云真不明白圭賢的執著點,明明已經握在手裡的真實...
 
"發生就是發生了,不是回頭就能改變一切。"
"你這是何苦,你放得下厲旭嗎?"
"我只知道我沒有辦法接受。"
"阿King,夠了~你放過自己吧,凡事都有例外。"無奈的,大云瞥了個眼嘆了聲無氣,勸著圭賢別再往死裡鑽。
 
"不,都一樣的,我也以為厲旭會是例外,呵~~都是這麼不堪一擊,不管你付出再多都是一樣!"
"你就當是個考驗,捱過了,那才是最真實的愛。"
"呵~考驗是嗎?"說著,圭賢走到客廳沙發桌前拿起遙控器,按至大樓專屬監視影像台,螢幕裡,出現三格監視畫面,分別為大樓管理室,與候客大廳和大樓出口處
"你儘管看著!看看厲旭是不是禁得起考驗!"
 
一樣愛莫能助的眼神,無言著~還可以再怎麼勸?
大云很清楚,解鈴還須繫鈴人,刻在阿King 內心的陰影,豈是三言兩語就能抹去。
 
一小時後,果然真如圭賢所料,在大樓的監視影像裡,厲旭的身影就這麼經過了管理室,走過大廳,直至沒有回頭的走出大樓出口。
看這畫面,大云更加無話可勸,而一旁銀赫,不忍見圭賢這張冰冷的面容,趕緊地拖一句,敲敲圭賢凍結的心
"呃~~其實這也~~不能代表什麼的哦~~可能~~厲旭只是~~只是去買個東西,或是逛逛街罷了~~"銀赫邊說邊飄著眼,飄看大云面無表情,再飄向凍結一抹冷眼的阿King,可話到一段,顧不得有多無趣,銀赫還是繼續地~"呃~~這都有很多可能的嘛~~說不定厲旭是打算去找家豪臭罵一頓呢,是不是?"
 
再一段話,愣看阿King 一點反應也沒有,索幸..."怎麼,不信?我這就跟著去瞧瞧,你等著吧~"話完,銀赫果斷收了聲,拎了鑰匙,外套就出門
 
"去看看也好,或許被這小子說中也說不定!"空下的二人,大云為銀赫這段話做了個結尾,雖然知道是多餘的話語。
 
確實,對圭賢來說,確實是多餘的,不著點的目光裡看不見那期待,待銀赫走後,默不吭聲的圭賢也離開了。
會不會跟著去看?還是窩回家裡喝酒發洩?
沒想攔著阿King 多一句慰問,大云知道這時後的阿King,什麼話都無法牽動他的情緒,這心中的結,還是得由自己去破解。
 
*************************************************************
 
(厲旭?!呵~很難得你會主動打給我。)
"家豪,我有話要問你。"
(是嗎,那正好,我剛好也有東西要拿給你,要不一會出來再說吧。)
"不,我不會再跟你見面,我打來只是想問你,你───"
(你先聽我說,你的鏈子掉在我這了,我得把它交給你是不是?)
"什麼,鏈子..."聽著應著,厲旭提手摸摸鎖骨,這才知道鏈子不在脖子上
 
(如果你不方便出來的話,要不我去拿給你?)
"不要!...不用了,我自己去拿,你在哪?"反應這一句,厲旭這話拖得急口,打住家豪的念頭,劃清這距離。
(我在公司。)
"OK,我現在就去。"原本只想在電話裡把話說清楚的厲旭,無奈掉落的鏈子,那是圭賢送給他的禮物,再為難怎麼也得拿回來。
不拖一刻的,厲旭拿了外套就出門,並選擇了搭程計程車,想節省時間,速去速回~
 
*************************************************
 
來到三生金飾,接待小姐領著他走到會客室,表示總經理臨時有客戶在,暫且走不開,請厲旭待在這稍候~厲旭不疑有他,身為一家金飾業的決策人,想必要應付的事很多...
儘管心急,也沒好意思多一聲催促。
 
一會,接待小姐端來了一杯咖啡和一盤點心,招待厲旭在這乏味的等待時刻~
厲旭點了個頭,給了一個微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再一口,而時間也一點一點的流過...
不知過了多久,厲旭覺得有點睏,也不知不覺的在這等待中瞌上了眼~。
 
 
一小時,二小時~~牆上的時鐘,從下午二點,一針一針越過,辦公室裡的職員來來去去一個接一個離開~
很快的,時間就這樣來到了晚上八點...
 
"厲旭?"
 
身上,掛著側背包,從辦公室走出來的昌垊,放眼望去,僅僅只剩廖廖無幾的二,三位職員,準備下班的他,在經過會客室時,隱隱看著玻璃窗裡,倚靠在椅子上的身影,昌垊沒想很多,單純只是順步瞥一眼瞧瞧~
可這一看,那熟悉的側臉,小愣地,昌垊打著好奇多走二步的往裡探去,想再確認是不是他腦子裡鎖定的人。
 
"厲旭~"咀裡再一聲呼著,呆看這熟睡的狀態,昌垊更好奇了,為什麼厲旭會睡在會客室,而又沒人來招呼他?
滿滿的好奇,昌垊撫抓著厲旭的肩膀遙了遙,連著幾聲呼名,試試把人給叫醒。
 
迷迷糊糊的,厲旭慢慢挑開眼皮撐著那雙疲憊眨了眨。。。
"昌垊?"
"厲旭,你怎麼在這睡著了?"
"呃~~大概是昨晚沒怎麼睡,才..."
"你來找家豪嗎?"
"嗯,現在幾點了?"
"八點了。"
"什麼!八點?"
 
"是啊,那,你看外頭~夜都黑了。"
"我怎麼會睡這麼久,家豪呢?"
"二小時前他好像出去了,不知道回來了沒有,你找他有事?"
"怎麼辦~要是阿King 回來看不到我,他一定會誤會了。"
"阿King 誤會你了嗎?"
"我不知道,他好像知道了什麼,他,他不理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打電話想問家豪,想問他是不是...但他說要把鏈子還給我,叫我來~~可是~~我竟然睡著了!我..."
 
愣看厲旭滿滿焦慮的話語,內心這罪惡感,昌垊有著抱歉,也有著恍然,瞥一眼客桌上的杯子,似乎悟出了什麼,揪皺的眼皮,臉上~昌垊的疚愧更多了些。
"你別著急,這樣吧~~你先回去,鏈子我再拿給你?。"不便透露些什麼,昌垊也只是單純能幫就幫
"不行,如果阿King 看見我沒載著他會亂想的。"
"那還不簡單,你就說...鏈子斷了,你拿去修理不就好了?"
 
昌垊半推半就說著安撫話語,那是打自真心的幫忙,而這時家豪也湊巧趕回來了...
"昌垊~你也在。"
"剛要走,看見厲旭睡著了,就過來叫醒他囉。"
"厲旭,不好意思,我臨時有事出去,看你睡得這麼熟,沒好意思叫醒你。"
"我的鏈子呢?"客套話語厲旭根本沒心情多說,他只想盡快拿回項鏈。
 
家豪從西裝內袋裡取出了項鏈,沒有多磨的直接交還給厲旭
"鏈子斷了,不過已經給你修好了。"
鏈子一拿到手,厲旭的面容就像尋回失去的寶物般,鬆懈而慶幸的綻出笑靨,把心把肝的捧在手裡珍惜著,歸心似箭的他,壓根不在乎身前站了什麼人,將項鏈掛回脖子上後這腳隨即也跨了出去~
 
"厲旭,你不是...有話跟我說嗎?"
是呢,差點就忘了為何而來,厲旭遲疑了一下,默默保守的考量這非必要~"我只想知道,你有沒有跟阿King 說了什麼?"
"當然沒有了,我避他都來不及了,你忘了嗎?"
"真的?"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對他說你跟我的事。"
"我不是怕,而且~~我跟你根本沒什麼,只是朋友罷了。"
"既然這樣,那你何必擔心呢?"
"阿King不一樣,他.....反正我不想他有什麼誤會,別忘記你承諾的,也別再找我,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瓜葛,拜拜。"一口氣把想說的話說完後,厲旭不再回頭的離開了會客室。
 
 
厲旭一走,昌垊隨即脫一句~"你故意的。"
"你在說什麼呢。"瞥一眼,安然自若的,家豪當沒聽懂的回應著
"為什麼這麼做?"
"我做了什麼?"
"少跟我裝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看著家豪依舊擺著那事不關己的樣子,昌垊失了耐性的直接把話挑明
"那又怎麼樣,只是讓他睡一覺而已。"被識破的技倆,家豪攤攤兩手不以為意
 
"你故意拖他的時間,好讓他回去沒法跟阿King 交代。"
對昌垊的說辭,家豪沒想回應,也沒否認
"我真搞不懂,你不就是想證明自己的清白罷了,犯得著製造他們之間的誤會嗎?別讓我說中,你這是存心破壞,不甘心厲旭心裡只有阿King。"
"我沒你那麼無聊的想法,你信也好不信就算,既然你沒想再幫我,就不要阻止我。"
 
"家豪,要是讓厲旭知道你利用他,他會恨你的。"這句,昌垊也一樣的真心,不想看著家豪一意孤行,傷了他人也誤了自己。
"有差嗎?為了阿King 他已經跟我劃清界線了,我還要留什麼情面!"決然的話語,家豪依舊執意而行。
 
暗底,昌垊無奈嘆了聲氣,向來不被器重的家豪,無端扛上身的嫌疑,能明白家豪內心的憤恨與掙扎,可是厲旭何嚐不也是無辜的?
希望吧,希望阿King 愛得夠深,可以捱得起這樣的誤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